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海燕 ...

  •   结束了在现世无所事事的最后两年后,四枫院菜才想起自己那把只能用来切西瓜的浅打根本无法打开穿界门。
      思忖再三后,她狠下心拿出了四枫院家专用的贵族穿界门。
      虽说这么做可能会被本家的长老骂,但总比逾期要好。
      如果她没有按期回去,可是既要被四枫院家责备,还要被自己的顶头上司嫌弃的。她可还没忘记卯之花烈当初使用一种怎样的笑容对她说:“阿菜来开这个先例不就好了?”
      
      一回忆起那个画面,四枫院菜便忍不住抖了一抖。
      回到尸魂界时候正值中午,艳阳高照得她有点恍惚。
      
      卯之花队长依旧是那个万年不变的温婉发型,同时也笑得万般温婉地对她道:“阿菜,在现世做的很好,现在归队吧。”
      
      等等,很好?!
      
      四枫院菜压抑住自己超想笑出的心,然后恭恭敬敬地点头离开卯之花队长的办公室。
      自己房间的室友似乎还是小杉梅子没有改变,她从现世根本啥都没带回来,这个时候才想起本来应该带一些东西给尸魂界的熟人,比如小杉梅子啊海燕他们。
      
      而对方问起她现世的情况的时候她才惊觉自己在之后的两年都没有见过一次松叶本里,甚至于走的时候,都没能回京都看她一次,当然就算她有这个心,她也无法从自己都说不出名字的那个地方回到京都去。
      
      这么一想,她也就释怀了。
      
      “好羡慕啊,四番队从来没有人能够去现世执行任务……一定很好玩吧,我听说女协那边经常都在提案说要去现世玩呢……”小杉梅子感慨道。
      对着小杉梅子一脸艳羡的模样四枫院菜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告诉她其实自己在现世根本就找不着路这个事实。
      
      她只能扯开话题:“女协的话你就不用全信了,我了解乱菊,她为了让报纸销量上去可是什么都能编的。”
      成功被窜开话题的小杉梅子很激动地开始讲述阿菜不在尸魂界的时间内发生的各种八卦:“诶说到这个!你知道么,六番队的朽木队长,他竟然收养了一个流魂街的孩子当义妹,而且……据说那个孩子长得和绯真夫人一模一样!”
      
      四枫院菜惊了:“啊……?”
      “真的,现在叫朽木露琪亚,就在十三番队!”
      尽管小杉梅子说的那样理直气壮看起来根本不可能有假,但是阿菜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以朽木白哉的性格,娶绯真应该已经是极限,绝不会允许自己第二次违逆朽木家的家规,给家族荣誉抹黑的,并且还是在绯真死了不久后就收养那个孩子,如此风口浪尖上,真的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
      
      “难道没有人拦着朽木队长吗?”四枫院菜半天才回了这么一句。
      “朽木家的家主,谁敢?”小杉梅子反问。
      也对,谁敢。
      
      看见窗外的三番队成员好像在练习鬼道,四枫院菜不由得想起自己在现世的时候总是被松叶本里用鬼道虐的要死要活,如今好不容易回了尸魂界有了客观条件,她果断觉得必须去找斑目一角打一场。
      在和斑目打架这件事上,她向来都是想到就做毫不犹豫的,所以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桌子后,四枫院菜便拿起浅打冲出了队舍:“梅子我去十一番队一趟!”
      
      “喂!阿菜!”
      
      梅子似乎还想说一点八卦,但是四枫院菜已经跑得没影了,除了去十一番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的瞬步发挥的这么超常水平。
      
      ……
      
      四枫院菜想要冲进十一番队的时候被两个门卫拦住了,看着十分脸生的两个人,又无从解释起。
      估计那两个家伙肯定是从真央毕业不久不然怎么可能会当门卫呢真是。
      
      “喂,问你话呢,来十一番队干嘛,我们十一番队闲杂人等禁止进入!”
      四枫院菜无奈地撇嘴:“我可不记得更木队长以前有下过这种命令,我赶着去和斑目打架,快点让开!”
      
      两个门卫面面相觑,斑目一角在十一番队的地位很高,这会儿这个疯疯癫癫的家伙说是要和他打架,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一定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可是——
      怎么看都不像啊!
      
      “哟,这不是四枫院菜吗?”
      闻声转过身的阿菜果不其然看见一张极为妖孽的脸,以及脸上是十分嫌恶的表情:“你在这儿干嘛?”
      
      “找斑目……”她看着绫濑川弓亲戏谑的笑容,一字一顿地说下去,“切……磋……刀……法!”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弓亲扶着他自己的腰笑个不停,“你……我看你刚回来,不然还是算了吧,等会儿被打的几个月不能自由活动就不好了。”
      
      “喂!我什么时候被他打的几个月不能自由活动过了吗?!快点让你们队里的守卫放行!”四枫院菜顾不得形象地叉腰大喊。
      “那看来今天我有必要打得你几个月不能自由活动啊,四枫院。”
      
      她正和弓亲说话,没有注意后面,一直到斑目一角走到她眼前很是狂傲地哼了一声后才看见。
      一角的身后还跟着个看上去就是个愣头青的红发小青年。
      不过这些在她眼里都是闲杂人等,一看见斑目什么都是浮云。
      
      “好久不见斑目,我要加入十一番队!”
      “你能换句吗?!”光头青年的动作和表情加起来像是在阐述什么叫做恨铁不成钢一样。
      “……不能。”加入十一番队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绝对没有因为在现世呆了三年而被遗忘。
      
      “阿散井,你给我把她给打趴下了,我先进去指导其他队员了。”斑目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我看你这辈子别想加入十一番队了!”
      弓亲也花枝招展地跟在斑目身后走进了十一番队的大门。
      
      “得……得罪了!”红发小青年鞠了一躬,而后举起他的刀就这么攻了过来,阿菜急忙用自己的浅打去挡,却不想那个小子控制力道比斑目还差劲,一下子就好像要杀了她一样。
      
      天知道她原来虽然悲剧但是至少斑目还是把她当女人看很给她面子的啊!
      于是这一天就在四枫院菜在十一番队门口挺尸结束,据说新来的阿散井恋次因此深得三席斑目一角的赏识,破格让他直接当了六席。
      
      ——踩着前辈上位什么的……这种新人会遭天谴的。
      乱菊拍着她的肩膀这么安慰她,虽然这安慰的话语听起来也好像有哪里不对。
      
      此刻阿菜正在居酒屋继续挺尸,被乱菊拉过来一起喝酒的人依旧是九番队的刺青少年桧佐木修兵。
      每当松本乱菊光顾居酒屋当晚的营业额就会翻倍,所以老板一般都会免她的单,混吃混喝都成为了一种荣誉性的习惯,而乱菊还十分骄傲,对此阿菜只能表示自己无力说什么。
      
      “对了,修兵少年还在长身体你总是把他拉来喝酒真的好吗?”
      “……但是三番队的吉良实在是太羞涩的我都不好意思总是叫他出来喝酒,还是修兵好啊……你说是……是不是啊修兵~”
      看上去乱菊已经有了几分醉意,阿菜笑了一下随口道:“不是还有海燕吗?”
      
      如果当时不说那句话的话。
      如果自己没有和乱菊去居酒屋。
      如果自己没有被阿散井恋次打伤。
      
      那么,是不是还能够当他还在一段时间?
      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时间,哪怕只是假象和错觉。
      
      她会以为只是大家都比较忙碰不到一起而已,她会以为那个爱笑又爽朗的黑发青年还好端端地当着十三番队副队长。
      
      可惜那只是如果。
      现实是在她说完那句话后,桌上其余两个人的脸色就变了。
      
      “海、海燕么?原来阿菜你还不知道啊……”醉酒的乱菊拿起桌上的杯子又灌了一杯子下去,“海燕他……不在了啊……”
      四枫院菜像是没有听清楚一样,很认真地问了一句:“啊?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我说海燕……海燕他……”乱菊干脆直接拿了那壶酒往嘴里灌。
      阿菜像是想要得到他人的否认一样看向桧佐木修兵,问:“海燕他……他没事对不对,乱菊只是喝多了说胡话对不对?”
      
      刺青少年犹豫了半晌,到底没编出什么谎话来,垂着眼道:“志波海燕副队长他……在前年与他的妻子一起遇害了。”
      
      “哈哈哈哈哈哈,开什么玩笑!海燕可是副队长,都也是三席,怎么会这么简单遇害啊真是,你们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即使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桧佐木那样认真的神色是不会说谎的,但是还是不想相信海燕他会不在了。
      
      那家伙那样的天才怎么会轻易死呢?
      他才成家娶妻多久啊,怎么可能就死了呢?
      
      四枫院菜拿着刀冲出了居酒屋,但她不知道自究竟要去哪,只能漫无目的地在流魂街跑着。
      身体里很明显已经没有一点体力,却还是不知疲倦地踏着夜色向前跑着,仿佛再多跑一会儿,她就能冲开这夜色看到曙光了一样。
      
      同样是因为四枫院夜一才认识的人,志波海燕和朽木白哉之于四枫院菜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从小到大她都羡慕着志波海燕却从不嫉妒,因为那样好的一个人真的值得拥有这一切,并且,他从不真的嘲笑她资质差,总是尽可能的帮着她,教她。每一次海燕伸出手揉她头发她就会觉得自己呆在没有夜一的尸魂界还是很有价值的,至少——
      
      至少还有海燕。
      可现在……
      
      她连海燕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她是不知道海燕死的时候是不是有想到过见她一面,但是那个时候,她恐怕还不知道在现世的哪个地方转悠着。
      她甚至连送一送他都没能做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