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现世 ...

  •   “四枫院菜,你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
      
      躺在地上的少女已经说不出话,而穿着死霸装的光头席官将刀放到身后,笑得一脸揶揄。
      再边上则是习惯了看他们俩对打,或者说习惯了看斑目一角虐四枫院菜的十一番队队员。
      
      一群人看够热闹,正要散去的时候,道场一侧的墙忽然被撞开。
      穿着队长羽织的更木剑八皱着眉走了进来。
      
      “……队、队长?!还有副队长?!”
      
      道场边的绫濑川弓亲站起来,直直地跨过四枫院菜的身体走过去:“队长和副队长来这里干什么?”
      没等更木剑八回答,就有一个清亮的女声从门外传进来:“你们回来了?”
      
      队员们齐齐鞠躬:“队长夫人好!”
      
      走进来的乌冬二白无看了一眼更木剑八和草鹿八千流,问:“晚饭已经煮好了,要提前开饭吗?”
      “呀!!小乌冬最好了,小剑我们去吃饭吧!”八千流从更木的肩膀上跳到乌冬二白无怀里,而后回头催促着高大的男人。
      
      “那么今天就提前开饭吧,你们也收拾一下去吃饭吧。”乌冬二白无笑着说,“诶,一角,那边躺着的是阿菜吗?”
      
      光头三席很是嫌弃地回答了一句是,然后就打算去吃饭,却不想队长夫人拦住了他——
      “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一点啊一角,把她扶起来吧,正好一起吃饭。”
      
      “就是就是,我最喜欢小菜菜了,光光仔你总是欺负她!!”草鹿八千流又是一跃,踩在斑目一角头上,双手抱着他头晃来晃去。
      
      “啊喂!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不,副队长我错了我错了,您先下来啊下来啊。”一角在心里叫冤,每次都是四枫院菜来挑衅他,说要加入十一番队,但是身手又弱的可怕。
      看着闹成一团的八千流和一角,弓亲感叹了一句不美丽就去吃饭了,白无却往着四枫院菜的方向走了过去过去弯下腰道:“阿菜,一起去吃饭吧?”
      
      “……不用了,夫人,我回四番队了。”
      四枫院菜挣扎着起来后朝她摆了摆手,随后便跌跌撞撞地出了十一番队道场。
      十一番队的队舍后面拐个弯就是真央后山,受了刺激的阿菜自然是先去苦练一番。
      
      就算在接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她一直在被斑目一角揍,但是起码用了三十年让自己不至于伤一次就休养一个月。
      死神的生命那么长,过去这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就没了。
      所以她想,总会有那么一天,自己斩术能够达到十一番的要求。
      
      ……
      
      朽木家传来家主夫人去世的消息时,四枫院菜正在给自己的后辈山田花太郎打下手。
      那个散播八卦的队员看着一屋子似乎燃起了生活希望的四番队护士觉得相当有满足感,继续眉飞色舞地添油加醋。
      
      四枫院菜想自己于情于理都应该去参加一下这场葬礼,毕竟朽木白哉多年以前和她一样受着四枫院夜一的所谓照顾。
      虽然很清楚朽木白哉一定没有把这些当成美好的回忆,但是在如今的四枫院菜眼里,故人往事,总归都是不太一样的。
      
      他们结婚的时候她没去祝福。
      当时她给的理由是忙,而实际上她是觉得无论怎么祝福都太虚伪了,因为她明明是清楚一个毫无灵力的流魂街女子在朽木家会是什么结果的。
      当时志波海燕还嫌弃了她一番,说她太悲观了。
      四枫院菜是怎么说的呢?
      
      哦,她说我不像你。
      
      现在朽木白哉已经变成鳏夫,她当初的预料成了真,她在为这位故人怅然的同时,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安慰。
      但不管怎样,这一次她肯定是要去朽木家走一趟了。
      
      朽木家的格局她很熟悉,守门的自然知道她是四枫院家的人没有多做阻拦,上一次过来还是冬樱大会。却不想第二次和绯真见面就只能看看她的遗像。
      看照片上的样子,称为少女都不为过。
      可就是这么一个还只是少女模样的人,在明知自己结局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嫁给了朽木白哉。
      
      “四枫院家派人前来吊唁夫人。”通报者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
      
      常年冰冷如霜的脸似乎有一点松动的痕迹,朽木白哉抬眼看了下来人的身形便知道是谁,所以干脆也没有开口。
      安静地行完一礼后,四枫院菜只是站在一边。
      
      来吊唁绯真的人很少,仅有的几个也几乎都是朽木白哉的属下,四枫院菜四下张望了片刻,还是不知道到底要和朽木白哉说什么好。
      最后竟是朽木白哉先出的声,他说谢谢你过来。
      四枫院菜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还好吗?”
      
      青年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没有她想象中的责怪之意,但却叫她更手足无措了。
      
      之后一直到葬礼结束离开朽木家,四枫院菜都是神色恹恹。
      
      ……
      
      躺在四番队房顶上晒太阳的时候四枫院菜动了动自己的手臂,伤并不重,不知道应该说是斑目一角下手轻了还是自己水准上升了,这段时间去十一番队都能够碰到更木队长的夫人乌冬二白无小姐,虽然并不清楚她为什么嫁人了还是用原本的姓氏,但是看十一番队的队员对她的尊敬程度,更木队长和她的感情肯定很好。
      
      四枫院菜向来是个与尸魂界这个集体社会脱节的人,比如她在夜一出事了三天后才在朽木白哉鄙视的眼神里知道情况,比如她在更木剑八结婚五年后才知道十一番队队长有妻子。
      
      乱菊把她的这种脱节行为归结于过于沉迷被斑目一角虐。
      四枫院菜:“……”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想加入十一番队!
      
      “喂阿菜,你又在偷懒吗?”刚想起曹操,曹操就到了。
      她嫌恶地偏过头去顺带甩掉乱菊的头发,非常有自知之明地表示:“我只是找不到留在那的价值罢了,反正我没什么帮忙的潜质。”
      
      “是你自己没什么上进心吧,我可是忙的要死要活。”
      “天呐你一个十番队的跑到我们四番队来闲聊,还有脸说自己忙得要死?”四枫院菜坐直了以便于俯视刚刚躺下的乱菊。
      
      “哎呀哎呀,也偶尔让我稍微清闲一下嘛,十番队没有队长,平时分到的任务也不会很多,不过琐事特别多啊……”乱菊轻笑着抱怨了两句。
      两人就这么并排在屋顶上躺着晒了会儿太阳。
      
      大概是察觉到了四枫院菜心思不在这,乱菊随口问了声:“你怎么了?”
      四枫院菜:“绯真死了。”
      乱菊:“……我记得你们没什么交情?”
      
      是没什么交情,甚至于见面也只见过那么一次而已。
      但四枫院菜还是没办法把这件事这么简单地揭过去忘了,因为她实在很担心朽木白哉。
      
      对于四枫院菜的这个想法,乱菊的意见是——
      “我觉得朽木队长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四枫院菜挠了挠头,说大概不是吧。
      乱菊知道他们之间有那么一点青梅竹马的情分在,最后什么都没说,只在临走前拍了拍她的脑袋状似安慰。
      
      ……
      
      “现、现世?”四枫院菜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嗯,为期三年的驻守工作。”
      “可、可是从来没有四番队队员去现世的先例啊?”她很不解。
      
      “所以,阿菜你就是先例。”卯之花队长转过来温柔一笑。
      说真的,这位队长笑得越是温柔,四枫院菜心里就越是慌,慌到最后,她似乎也只有接受这个安排的选择了。
      
      她驻守的城市是京都。
      这么大的一个城市,当然不可能只派她这么一个来自四番队的废柴死神驻守,所以偶尔偷个懒也无妨。
      
      从穿界门出来的时候她还在想,那她或许可以趁这个机会找一找现在隐匿在现世的几位朋友呢。
      只可惜她对灵压的感知不行,试了几次后根本一无所获。
      
      “啧,估计是浦原搞的鬼。”她将刀插在树上,狠狠地抹了一把脸。
      
      不过这状况也算是意料之中了,毕竟倘若连四枫院菜这样的废柴都能轻易找到藏在现世的浦原喜助和四枫院夜一的话,那一直在找他们的尸魂界其他人又怎么会这么多年都没他俩的消息呢。
      
      想到这里,四枫院菜又忍不住拔出树上的刀比划了几下。
      她其实不怪夜一走的时候没带上自己,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水平,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四枫院夜一都没有再回来过,这让从前一直坚信四枫院夜一绝不会有事的四枫院菜忍不住也有点恐慌。
      
      只是废柴如她,再怎么恐慌也无济于事罢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