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观念差异 ...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可能更不了,大家见谅。
    多多留言刺激我的创作激情吧。
    下次更新,冰焰就被女主拐带回家了——家里还等着一个@###
  •   付芷兰只觉得雷声滚滚没有停,脑袋炸开了花,心里百感交集,一时间又开始怀疑自己在做梦。亏得她见过大风浪,也经常在晋江上看小说,基本常识并不缺乏,还算是能够及时反映过来。
      按照冰焰的说法,难不成他,来自女尊?
      “冰焰,你们那里是女人当政么?男人地位比女人低对不对?”付芷兰先顾不上其他细节,只揪住最关键的这一点探问。
      冰焰稍稍有些迷惑。
      在他的认知范围内,女人聪明智慧能够生育后代是更接近神的尊贵生灵,而男人样样不如女人从出生起就是奴隶,这是天经地义自古不变的道理啊?不过国师大人讲过,随着朝代更替男人被女人训练教化的越来越聪明,已经可以胜任更多的工作,因此到了大周立国的时候,对男人多了施恩少了束缚,规定只要嫁为正夫的男人就可以脱离奴籍,在家中能够拥有比一般男人更多的权利,如果一直恪守夫德相妻教女没有被休弃,那么正夫在年老色衰之时也能得妻家奉养,不会被扫地出门流落街头自生自灭。
      “妻主大人,难道神仙圣土不是这样么?”冰焰忐忑不安,怀疑这里与大周有所区别,他不懂规矩万一犯了忌讳,被妻主厌弃该怎么办,应该趁着妻主心情好,赶紧问明白才对。
      “啊,嗯。”付芷兰不知道该怎样解释这个敏感的问题,于是将皮球踢回去问道,“我们这里的确与大周的风俗不一样,不过一时间也很难向你解释清楚。你不妨将你们那里的情况简单说明,我听听若有差异就告诉你。”
      冰焰暗自欢喜,听起来她并非蛮横不讲道理,她居然愿意听一个男人解释问题。她应该是开明的好主人吧?他迅速回忆男子守则中各项规矩,分辨轻重缓急,琢磨着是不是要避重就轻地讲,捡着对自己有利的说。
      付芷兰发现冰焰不像是野蛮愚昧无法沟通的人,他的言谈举止都体现出训练有素的样子,神志也很清醒,对她的态度一直恭敬无比。她的戒备不知不觉开始降低,情绪也不由自主往同情与心软的方向转化。
      冰焰赤、裸的上身遍布伤痕,旧伤未愈,新伤绽裂,他应该很难受,却跪得笔直,丝毫不敢怠慢,应答着她的问题。他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若是长在现代社会才刚刚成人。如果冰焰所言句句是真,他来的那个女尊世界对男人一向如此不当人对待,他也实在太可怜了。
      他凭空出现在她的面前,无论是劫是缘,都是她无法逃避的责任吧?她不能视若无睹吧?
      此时此刻,付芷兰已经彻底放弃了扭头离开的念头。她想至少应该将他带出荒山野岭,为他买些正常的衣服,帮他治疗处理伤口。然后再将他送往收留所之类的地方,这样才算是符合人道主义的基本原则。
      但是他口口声声管他叫妻主大人,他认定了是被她轻薄,她该如何是好才能摆脱这种尴尬的误会呢?难道要为他系统地讲解一下现代社会的道德标准,宣传灌输男女平等的观念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怕是自己三言两语讲出来,他根本不会信,信了短时间内也未必接受的了。
      付芷兰一边盘算着怎样甩脱麻烦,一边加速将晾在石头上半湿不干的衣服穿好。虽说对面跪着的是女尊世界来的温顺男人,不过她也不习惯继续穿着内衣与一个陌生成年男子讨论正经问题。万一对方以为她又要“轻薄”他,那她可比窦娥还冤。
      冰焰的逻辑和条理非常清晰,简要地讲述了大周男子守则中一些重要的规定。所谓男子守则并非一本书,而是集合了《男训》、《男戒》、《妻纲》这些自古相传的经典著作,专为约束规范男子行止思想的教条。其中还有一本是针对嫁为人夫脱离奴籍的男子而写,罗列出繁多名目,只要男子触犯任何一条都会遭受严酷惩罚,被休弃重新沦为奴隶还算是下场好的,一般情况是浸猪笼、沉塘、填井或裸、体游街再当众施以绞刑腰斩诸如此类。
      冰焰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不用指望能为人正夫,因此故意将有关正夫的规矩多说一些,反正他永远也不会触犯,不必担忧。
      付芷兰听得乍舌,拿封建礼教对古代妇女的束缚相比,冰焰讲述的大周对男子的各项规矩似乎更为严苛。光是男人出生起就为奴隶,等同畜产物品可以被母亲和姐妹肆意买卖这一条,就已经是毫无人性。而男子想要脱离奴籍获得少许可怜人权的唯一机会,就是嫁为女子正夫,这个居然已经是先进文明的表现。
      她光顾着惊讶了,基本已经忘了自己刚才说的,如果有区别她会告诉冰焰这件事情。
      妻主大人一直很耐心地听他讲述,没有打断他,也没有指出区别,这是不是说明在神仙圣土要求男子遵守的规矩与大周其实大同小异,至少他偷工减料讲出来的这些应该是一样的吧?如果多数都相似,他自信能够遵守,因此心中忐忑不安也渐渐淡了下来。
      付芷兰的目光在冰焰的身上游移,人犯懒坐在毯子上,双手在背包之中翻找着趁手的工具。因为是仓促中决定旅行,付芷兰的背包里根本没有预备包扎止血的药,好在她依稀记得自己汽车的后备箱里应该是有个急救包。她想要不然等雨停了,她将冰焰带回车上,再为他疗伤,希望那会儿不算太晚。但是冰焰手腕上那冰冷的锁链还是早点弄开更好,免得一会儿赶路的时候碍事。
      当然她谨慎地提前询问了一句,免得万一那是人家大周的奇怪风俗,她自以为好心除掉锁链说不定要办错事:“那个,你手腕上的锁链,也是你们大周的规矩么?”
      “您是问下奴手腕上的锁链么?”冰焰早已习惯了手腕上的锁链,若非妻主大人询问,他几乎都要忘记,他停顿了一下,恭敬回答道,“大周男子在十四岁成人之时,会由主人赐予锁链佩戴在左腕上。未嫁的男子外出,除非特殊情况,锁链的另一端必须由女子牵着或者拴在车马之后,以示约束以防走失。”
      付芷兰心中惊讶与同情交织,忍不住问道:“这种东西不会戴一辈子吧?”
      冰焰小心翼翼解释道:“在大周,男子嫁人后,钥匙由前主人转交给男子的妻主,若是能讨得妻主欢心,或为妻主添了女儿,就有资格取下锁链,以后外出也不必再戴。而且大周律法比前朝对男子更加宽宏,不仅是正夫,就连侍夫、小侍也有机会解下锁链,比普通没有名份的男人显出得宠的身份。”
      付芷兰注意到冰焰在讲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憧憬和羡慕,倘若他说的话和动作表情都是假的装出来的,那他的演技绝对比奥斯卡影帝还传神。所以,也许,他所言句句属实。也许,她认为的他的凄惨遭遇在他来的那个大周,十分普通寻常。
      观念上巨大的差异敲击着付芷兰的心神。接下来她终于在包里摸到了一把折叠刀,她拿眼瞄了瞄冰焰手腕上看起来像是纯铁打造的锁链,估摸着自己那把折叠刀毫无作用,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她现在开始怀念家中珍藏的那把□□,说不定能对这种古代制造简单的锁孔有用。
      暂时无法帮冰焰除去锁链,付芷兰难免觉得愧疚。冰焰依然一丝不苟跪在石地上。两相比较她忍不住更加自责,决定让出自己坐的毯子。至少她身上有完整衣物,而冰焰伤口绽裂仅一块遮羞布蔽体,模样实在有点凄惨。付芷兰站起身,拎着包让出了屁股底下已经坐热的毯子,对冰焰说道:“你去毯子那边。等雨停,我带你离开。”
      冰焰喜出望外,没有想到只是经过这么简单的几句盘问,妻主大人竟然改变了主意,愿意带他离开。是不是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他的态度温顺恭敬,哪怕他容貌丑陋,她仍然不再排斥。她是个善良的人吧?
      她让他去到她刚才坐着的毯子那里,是为了什么?他不及细想,又怕怠慢了妻主的吩咐,赶紧膝行爬了过去。忽然他灵光一现,明白了妻主如此吩咐的意思。她是考验他的见识和侍候人的本领么?他小心地将地上的毯子捧起来,盖上自己的后背,然后趴平成座椅的样子。
      在大周,女人出行在外,男人负责背负沉重行李,休息的时候,男人卸下行李,一部分忙杂务,一部分就充作家什物件侍候女人休息。当然平民小户的女人是养不起那么多男人的,所以通常讲这种排场的女人一定是出身富贵。
      看来他的妻主也不是一般人。虽然他脊背上有伤,不过久经训练,自信由着妻主或坐或靠应该没问题。实在支持不住,他就改为伸展四肢趴伏做软垫,想来如此温柔的妻主应该不会介意。
      望着冰焰奇怪的动作,付芷兰彻底傻了眼。猜测着莫非冰焰那姿势是等着她往他伤痕累累的脊背上坐?哪怕是隔了一条毯子,他也会疼吧?
      这回她不再问风俗,直接就说道:“冰焰,我……我的意思是地上凉,我又没有多余的衣物,你有伤在身,该坐在毯子上歇会儿。我不累,站在边上就行。”
      “啊?”冰焰惊讶出声,几乎怀疑自己伤重到出现了幻听。他强提真气,确认自己依然清醒,那么他没有听错了,妻主大人居然不是想用他当成座椅,而是允许他坐在毯子上休息?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她为什么会对他这样好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