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封将租的地方是个酒店式公寓。
      一路上,两个人没说什么话。
      等进入公寓,两个人依旧无言。还是言叶看着宽大的落地窗和窗外的风景,说了一句:“风景不错啊。”
      看着一手帮她拎着行李箱,一手端着披萨的言叶,封将只能说:“要不要进来喝杯水?”
      言叶微笑:“好。”

      封将租的地方,条件很不错。落地窗的窗帘是自动的。现在是正午,封将用遥控器把薄纱帘合上,纱帘上精致的绣花仿佛被阳光打落在地上。
      房间内有瓶装水。封将把橱柜、冰箱探了一圈,发现再没有别的东西。
      封将递了一瓶给言叶。
      “你要住这边,需要出去买点东西吧?下午带你去超市。”
      “不用了,”封将说,“我网上叫吧。”
      “也行,”言叶不强求,把披萨放到茶几上,很自觉地坐在沙发上,说,“饿吗,先吃点。”
      “我不饿,你饿的话先吃吧。我要处理些工作。”封将说。
      言叶抱起双手,自在地往沙发上一靠:“吃饭也很重要,不然身体扛不住。”

      面对言叶,封将总是在思考解决问题的最短路径。
      言叶这副样子,明摆着就是如果封将不吃,她也不吃,还会默默地盯着封将。想一想那个场景,封将的汗毛就竖了起来。
      在言叶灼灼目光下,封将说:“好像,先吃点也不错……”
      言叶似乎满意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封将默默咀嚼,食不知味。
      封将不说话,言叶也沉默着。言叶如果不想冷场,是一定能找到话题的。封将捉摸不透,言叶是继续贯彻她“食不言寝不语”的家教,还是......

      其实,她们两个现在的氛围挺微妙的。她们并不是那种陌生人之间不说话会觉得尴尬的关系。实际上,如果说一些有的没的,两个人感觉可能会更尴尬。
      如果要深入聊一些事情,封将实在是把握不住要往哪个方向走,稍稍走错,可能就会翻出两个人还没准备好面对的东西。
      就像是在茂密的丛林中,不知道那个方向会不会有野兽,那个方向会不会有沼泽,最后,两个人只能在这一小片空地坐下,面对面吃一顿下午茶,维持着随时可能终结的“岁月静好”的状态。

      封将其实也摸不准,她和言叶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别说当下这种毫无预期的久别重逢,哪怕是高中时候,她也说不清她和言叶的关系定位。
      同一个年级,但是是不同班级。
      言叶早早就来“搭讪”封将,但是最后也没能把她拽进篮球社。
      后来,在言叶一而再再而三套近乎之下,封将晕晕乎乎地被她骗到了学生会的面试中,后来糊里糊涂加入了学生会。
      两个人一直有往来,但要说是朋友......封将没办法理直气壮地认可这种关系。
      大概,她们最明确的关系,就是当年同为秋高校花。
      曾经很多人想给她们分个“大”“小”校花,最后也没有分出伯仲。
      因为学校的名字叫秋高,学校论坛一度有个热贴,叫“秋色平分”,就是专门谈她们两个人的,这个帖子到现在还时不时被顶起,总有学长学姐告诉学弟学妹,两大校花平分秋色那几年,才是秋高颜值的巅峰期。

      平分秋色?
      封将心里一直觉得可笑。
      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和言叶有什么可比的。
      虽然说不上自卑,但是封将一直觉得自己是处处比不上言叶的。
      说相貌吧,封将知道自己不难看,因为外貌就对她展开追求的人从小到大也有不少。
      但是,封将知道自己不是那种讨喜的外型,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不讨喜的好看不一定是优势。
      更何况,除了外貌之外,言叶性格好,家庭好,成绩好,体育好……
      因为言叶在生命中出现,封将看人标准一直很高。
      总之,封将是认可言叶的,只不过她不觉得她和言叶应该被摆在一起。

      吃完比萨,封将主动把垃圾收拾好,然后看向自在地坐在沙发上、毫无离开的意思的言叶,一时无话。
      “你......有什么打算?”封将问。
      言叶轻轻挑眉,眼神意味深长,问:“等你?”
      封将心里哀嚎,都怪她虚伪的那句请你吃饭。
      见招拆招吧。
      “我要处理一些工作,又刚吃饱,要不然......”
      晚上见?
      封将话还没出口,言叶说:“我想休息一下。”
      封将以为自己得逞了。
      言叶接着说:“沙发可以用吗?”
      封将一下没反应过来。

      “哦,休息,在我这儿?可以呀。”
      嘴上说着可以,心里继续哀嚎。可以什么啊,这家伙就是赖在这儿了。
      得到了应允,言叶马上躺下,合上眼睛。
      封将心道,言叶这家伙,有些地方很精致,符合她大家闺秀的身份,有些地方却随性得男人都自叹不如。
      毕竟曾经是篮球队的王牌。
      言叶都闭上眼躺下了,封将也不能把她拖出去扔了。微微叹息。她把落地窗的第二层纱帘放下,室内变得更加昏暗。
      这样的午后,格外静谧。
      作为大都市白领,平时的午休时间就是随便吃口饭,在公司繁忙地度过,封将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氛围了。

      封将去卧室找了一个薄毯子和一个小枕头,走到沙发旁边。言叶自觉地睁开眼睛,支起脑袋,让封将把枕头垫在下面,然后由封将给她盖上薄毯。
      “睡吧。”封将说。
      “你呢,不休息一会儿吗?”
      “我中午不习惯睡觉。”
      言叶:“要出门的话,叫醒我,我送你。”
      封将嗯了一声。
      言叶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合上眼睛的言叶,更像一个安静睡着的天使,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封将在心里默默叹息。
      明明觉得两个人不必再有联系,但是偏偏遇到,而且自己就是说不出拒绝的话。言叶执意要做什么,她好像只能顺着言叶的节奏走。
      封将默默地走向卧室,关上房门。

      封将合上门后,在卧室工作,时不时需要打个电话,她压低了声音,但是隔着门板还是能听到朦胧的声音。
      客厅中的言叶轻轻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卧室的门板。
      她小声说了一声:“欢迎回来。”又缓缓闭上眼睛。

      等封将忙完工作,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窗外的日光渐浓,显出了傍晚的红。
      走出房间,客厅窗帘还合着,已经有些黯淡了。
      言叶正靠在沙发上玩手机,姿态自在,两眼清明。
      “醒了多久了?”封将问。
      “没有很久。”言叶手指飞动,似乎在回着别人的信息。发完信息,她把手机收起来,眼睛看向封将,一副又耐心又礼貌的样子。
      封将:“晚上什么安排,吃什么,你定。”

      封将是觉得,言叶好歹等了她一个下午,不太好说“咱们楼下吃个三明治吧”这种话。她似乎已经忘记了,言叶只是在她这里睡了一个下午而已。
      言叶眼神似乎明亮了起来。
      “你不赶时间的话,我带你去和有意思的地方。”
      “随你,你开车。”
      言叶眼睛直勾勾看着封将,眼神带着笑,好像封将刚才答应了她什么天大的事儿似的。
      面对这样的表情,封将竟然心里升起一丝愧疚感。
      言叶嘴角一勾,郑重点了点头,仿佛答应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
      “收拾一下,赶快出门了,等会儿要堵车吧。”封将转身回房,打断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

      成城市有两个核心商业区,一个是老城区,一个是新商务区。
      传媒大厦和封将租的公寓楼都属于新商务区。
      老城区的商业中心就是红房子西餐厅和秋高附近。
      言叶要去的地方,就在秋高旁边。
      开着车沿河向北,一路上,封将从一个陌生的地方回到“成城”,回到她记忆中的城市,回到她熟悉的地方。
      “你还记得咱们高中在红房子拼桌那次吗?”言叶问。
      “......嗯。”
      如果可以,封将真的不想记得。

      过了红房子西餐厅,言叶找了个停车场停好车。再往前,就都是小街巷了,开车不如步行。
      封将看着周围刚放学的高中生,问:“这些是咱们学校的吗?”
      “是,咱们校服改了一次,还是蓝白相间的,不过和以前不太一样了。现在这些应该是补课的初三生。这边现在是初中部了,高中部搬到了新城区。”
      言叶、封将她们读书的时候,秋高只有一个校区,就在这边。
      “你家以前也住这附近,还没有拆,等会儿要不要去看看?”言叶问。
      封将一脸冷淡:“不用了。”
      言叶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华灯初上时,人间烟火气。
      秋意渐浓,白天虽然还是盛夏的感觉,到了晚上,空气中夹着凉意。
      此时此刻,漫步在熟悉的街道上,封将不免想起,高一入学时候是九月,高二离开时候,也是秋季。
      那时的封将,素面朝天,每天必须穿校服,却花小心思在发型上,搭配上,想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回想起那时的状态,如果一定要概括,大概是茫然。不论封将表现得多么早熟,她的内心都是茫然的。不知道未来要去到哪里。当时她的未来,都握在别人的手里,母亲的选择,继父的选择……无数个他人的选择,会将她的命运推向未知的地方。

      现在,她穿的戴的,都是自己当年难以想象的。她现在在事业上取得的成就,虽然过程坎坷,但是这个年龄有这样的高度,也远高于她当年的预期。
      在即将迈入三十的当下,封将故地重游,触景生情,虽然明白自己的未来握在她自己手里,但还是被这样的场景包裹,内心有着些许惆怅。
      即便是这样的时候,她依旧被茫然所笼罩。
      也许是气候和季节的原因吧。
      “在想什么呢?”耳边传来带着笑意的问候。是言叶。
      当然,和身边这个人也有莫大的关系。
      和言叶走在这条路上,封将觉得有些恍惚,仿佛自己还是当年那个高中生。
      长得好看的人,日光和夜色都偏爱她。
      霓虹的冷色,小店溢出的温暖的橘色灯光……都让她的容颜更加无可挑剔。
      光影勾勒出她的轮廓,氛围感十足。夜色旖旎,而她兼备夜色的静谧和性感。
      封将皱了皱眉。
      她不懂每次看到言叶这种心紧一下的感觉是为什么。

      言叶似乎没有察觉到她的思绪,说:“这边。”便带着封将从本就狭窄的街道拐向了更为狭窄的后街。
      刚才的街道,是慕名而来的游客聚集的地方。这些后街后巷,是真正的行家才能找到的好地方。
      狭窄的街道两旁是极具个性的店铺,门面虽小却别有洞天。
      这个地方,封将来过。
      这样的风景,封将却没见过。
      她隐约记得,这条后巷以前就是一些门面小、环境差、价格低廉的网吧、发廊、裁缝铺、五金店之类的地方。
      但是现在,她已经经过了一个门面简约的地下音乐酒吧,一间即将打烊的买手店,一个门前有一片花墙的民宿。
      言叶带着封将在一个粉蓝色人造光源处停了下来,灯光交映处是墙上的“Cohol”店名,左右看看,却找不到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