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第 43 章 ...

  •   网上现在广泛传播的,都是徐成四五十岁时候的照片。虽然他年轻时候也是个面容周正的演员,但是有了金钱、权力的加持之后,步入中年的他似乎更有魅力。
      面前这个人比封将想象中要更矮小、佝偻一点,乍一看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老头。毕竟现在徐成已年过花甲,他的独生子都是个成天揩女明星油的中年大叔了。
      面前的徐成甚至可以称得上和蔼,他友好地和苏奉打招呼,看封将的眼神像是长辈看晚辈。面对这样的人,封将也很难摆出冰山的态度,不过她丝毫不敢放松。因为他知道,这个人咳嗽一声,整个娱乐圈都能地震。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能眼都不眨一下牺牲掉别人。
      面对这样的人,凡人只能庆幸自己目前不是他的猎物或者牺牲品。

      主厨屁颠屁颠挤到包厢里。看来徐成确实是他们的大主顾。
      主厨只递给徐成菜单。倒是徐成让主厨给苏奉他们递了一份菜单。
      封将扫了一眼,发现自己看不懂。
      这家店的菜名都神神叨叨的,下面用小字详细罗列着具体的食材和烹饪方式。封将发现自己从菜名到食材到烹饪方式都看不懂。
      最可怕的是,这些菜都不是明码标价的,很多都写着随季节浮动。
      封将真心希望这顿饭不用他们请。
      徐成客气地问他们有没有想吃的。苏奉表示,都听你的。
      徐成和主厨又交流了几句,主厨一副遇到知音的样子退下了。

      徐成的眼睛在苏奉和封将的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封将身上。
      被这个人看着,总让人有种错觉,仿佛这个人特别欣赏自己。
      徐成对封将说:“比传说中还有魄力,小姑娘,了不得,我们石琳给你添麻烦了吧。”
      这句话说得,仿佛和石琳之前那些你死我活的厮杀,只是孩子们之间打闹似的。不过确实,如果徐成有意调停,这个圈子里的任何是非都能被模糊,被颠倒......不过,为什么呢?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徐成亲自出山,开口就和封将提石琳?

      徐成笑了笑,接着说:“听说你很聪明,看来确实是,你在思考我的来意吧?这样吧,你猜一猜,如果猜对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任何要求,只要我能做到。”
      只要能做到,这个里面就有文章可做了。封将不是那种会被大佬的空头支票忽悠得晕头转向的人,她说:“好处就不必了,您的心思我也猜不透,不过我猜,您见我肯定不是石琳的意思,她不知道你来吧?”
      徐成点点头:“果然很聪明。”
      封将观察着徐成的眼睛周围的皱纹。
      虽然营造出一种慈祥的感觉,但是封将却感受到了形成那些皱纹所需的力度。
      徐成紧紧盯着封将。不论他来是出于什么目的,他都是势在必得的。
      徐成说:“和石琳僵持了这么久,不想彻底赢她一把吗?我可以帮你。”

      封将看了苏奉一眼,见他没有反对,说:“您要对付石琳?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如果你想动她,应该不需要我们帮忙吧。”
      徐成转了转自己手上戴的一串檀木,说:“他是我的妻子,我怎么会想要对付她呢?只不过她太过年轻气盛,我想让她学到点东西罢了。”
      封将显然对答案不满意。
      徐成:“说来惭愧,我唯一的儿子不是很争气,但是他毕竟是我的儿子,以我的能力,不想让他吃亏,还是做得到的。石琳千不该万不该试图控制徐闵。”
      说实话,封将对徐成说的话存疑。凭她了解到的信息,以及她的直觉,他不认为徐成是那种疼儿子的人。
      儿子是幌子,想要控制棋子才是真的。

      封将又看了看苏奉,两人对视一眼,估计想法一致。
      封将:“恐怕我们没什么能帮您做的。”
      徐成:“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其实,应该是我为你们做些事,你们在筹备的电影,确实是石琳做得不对,如果要翻盘的话,我应该能帮上忙。”
      徐成没有说他具体能怎么帮忙。
      封将和苏奉也不必问。
      以徐成的实力,只有他想不想、想怎么帮,没有他帮不帮得上的问题。
      如果要靠舆论,那就是比谁声量大。石琳手里的媒体资源只是徐成的传媒帝国的枝杈。如果徐成真的出山,那绝对是可以颠倒黑白的程度。
      往大说,如果要走法律渠道,就算不说徐成手里的关系,哪怕是他手里捏着的石琳的把柄,也足够让石琳丢盔弃甲,任人拿捏。
      如果徐成做得绝一些,他甚至可以让其乐,让石琳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他决定用苏奉他们的力量对抗石琳,大概是真的没打算放弃石琳?

      徐成:“怎么样,合作吗?打上漂亮的一仗。”
      徐成看看封将,又看向苏奉。
      苏奉沉思了片刻,然后说:“我们需要考虑一下。”
      徐成:“不需要考虑,举手之劳而已。”
      说完,他主动伸出手。
      徐成的言外之意是,如果他铁了心要“帮助”,那么苏奉和封将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苏奉别无选择,只能和他握了握。
      封将的态度,也一如既往,打不过就先存活,抓住机会再反击。
      徐成又对封将颔首,说:“不是我当着苏总的面抢人,如果封小姐哪天想另谋职业,我徐成随时欢迎。”
      封将配合地笑了笑。

      厨师终于上了菜。
      几样精致的小菜之后,就是一人一只的大螃蟹。螃蟹已经被厨师分解好了,又摆回了举着钳子气势十足的样子。
      封将看着眼前的螃蟹发愁。
      她对吃其实没有太多讲究,面对这种带壳带刺的更是无从下手。虽然这个螃蟹已经被肢解了,封将还是觉得吃起来费力。
      桌子上有一个精致的调料架,上面有很多瓶瓶罐罐,没有写字,很多封将都不认得。
      徐成倒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不仅很满意眼前的螃蟹,眼光还落在了调料架上。
      还好苏奉比较有见识和眼力,赶紧拿起一瓶半透明的红色液体递给徐成。

      一顿饭,食不知味。
      封将尽量吃干净了壳内的东西,避免浪费,但是实在是技术不过关。
      倒是徐成,很熟练的样子,吃得干干净净,还把螃蟹摆回原样,一副栩栩如生的样子。
      封将突然想到,不知道徐成这个大鳄在他的商业帝国中吞掉他的猎物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娴熟和优雅,吃得一个肉渣都不剩,手指还是干干净净的。

      饭后,徐成还提出要不要送苏奉和封将一段路。他们自然是拒绝,看着徐成的车消失不见,才放下心。
      站在路边,两人一时无言。
      苏奉先开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先去找言叶吧,明天早点来。有紧急情况我会联系你。”
      封将看了看时间,现在应该还赶得上下半场。
      心系言叶,她拦了一辆出租就出发了。

      在出租车上,封将倒是接到一个意料之外、期待已久的电话。
      看着来显,封将平复着心情,等响了四五声的时候,才接起电话,用几乎不带感情的职业声音开场:“嗯。”
      “不方便说话吗?”
      侯宪平爽朗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封将在外面接电话的时候,如果不方便说话,一般都不加称呼,避免被有心之人偷听,多年下来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没有,方便,你说。”
      “我看到你给我发的信息了,一直在深山老林里,没有信号,什么事儿?”
      “深山老林?你在深山老林做什么?”
      “已经杀青的一部电影,要补拍几个镜头,欢泊不是还没有进组吗,我就赶尽趁热打铁把这边......”
      “谁告诉你傅欢泊没有进组的?”
      “之前你们公司和我对接的那个人通知我的......”
      “哪个新人?”
      “我哪记这个......怎么了?”
      侯宪平从封将的语气中听到了不对劲。

      “傅欢泊已经进组了,剧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你还没来。”
      “谁啊?谁在那边呢?老王在吗?”
      “不在,剧组在成城市影视城,一个熟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儿?”
      封将握着电话的手微微缩紧,说:“你真的不清楚怎么回事儿的话,其实是好事。”
      侯宪平自然听懂了封将的言外之意,说:“我真不知道啊,我没必要搞这些......”
      侯宪平那边环境乱了起来。他说:“我这边今天就能收工,弄完回县城和你联系啊。小傅还好吧?”
      “在假剧组呢,不让她乱跑。”
      “也好。”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封将把手机贴在心口。
      如果,假设侯宪平没有说谎,那么......
      封将有一种强烈的不和谐感,仿佛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仿佛揭开真相的线索都已齐备,只需要人为把线索串联起来......

      * * * * *

      言叶不知道《我来自天使之城》在欧美巡演的时候是怎样的效果。但是在这个装备了几乎所有最新的舞台科技的大剧院,想必是其他地方都没有的视听盛宴。
      这部剧严格来说,是没有男主角的。男一的作用更像是推动剧情的配角。
      故事围绕着两个在同一个街区长大、彼此竞争但是又惺惺相惜的女生展开。导演大量地使用同一个舞台呈现实际上在不同空间甚至时间发生的事情,两位女主的独白在很多时候看上去像是沟通甚至是问答。
      上幕即将迎来结尾。
      两个人的独白在观众面前形成了一曲合唱。
      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言叶也被震撼到眼眶潮湿。
      两位女主角合唱结束,余音仿佛还在耳边萦绕。几秒钟之后,全场起立、掌声经久不息。

      幕布落下,灯光打开。进入了中场休息时间。
      言叶拿起包,准备去一下卫生间,却发现隔着一个座位那个人也站了起来。四目相对,对方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言叶不免震惊。
      竟然是石琳。

      言叶还在想,是巧合?还是阴谋?石琳便开口了。
      “可以和你单独谈谈吗?我的工作室就在楼上。”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你记得我是谁。”
      “对不起,咱们不算认识。”
      “是我唐突了,让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石琳,是一名经纪人,可以占用你一些时间吗?”
      “抱歉,我没兴趣。”
      言叶不想和这人有任何往来,不过也不至于落荒而逃。从小受的教育让她想方设法体面地离开。
      “我和你的朋友封将也很熟悉。”
      果然,看似在和自己搭讪,其实根本就是冲着封将来的。
      石琳的手段令人防不胜防。言叶不敢乱说话,考虑要怎么脱身才合适。

  • 作者有话要说:  必须道个歉,昨天没上班,完全忘记已经周一该更文了......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