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第 42 章 ...

  •   一直熬到凌晨三点,苏奉和公关部的铁娘子执笔,写了一份计划书,里面拟定了几种应对模式。
      不过,他们决定目前还是按兵不动。
      几种现实的对策都是下策,消极应对,难以挽回损失。而他们还想抓住最后的时间,让“上策”成为可能,而这一切,需要一个“一锤定音”的有力武器。
      封将气消了之后,也不得不承认,他们这几个中间层的人,确实没有能让公司愿意投入更多的“对策”。
      很多时候,不是没有错误的一方就能理直气壮。
      更强大的敌人设了局,摆了宴,你被迫卷入其中。他们拿走了本来属于你的东西,你却无从反抗,如果不接受他们留给你的残羹剩饭,对手还有更绝的手段。
      这就是这个行业的强盗逻辑,甚至是大部分人类的争斗中的逻辑。

      封将从入行开始,就一直直面这种逻辑。她虽然几度扭转局势,却没有哪次完全反败为胜。
      但是,直到今天,她也不甘于接受所谓的规则、施舍,总是想拼一把。
      值得一提的,是封将和傅欢泊的区别。两个人虽然都有反抗精神,表现却很不一样。
      傅欢泊在任何场合都是彬彬有礼的,哪怕是面对已经明里暗里把她往死里整的石琳,她也绝不会有任何失礼的行为。傅欢泊骨子里有一股自持、清高。而封将就不是这样,很多网民的描述:“石琳在公共场合和封将都保持一定距离,估计是怕封将生气了直接动手。”
      这个说法虽然有点夸张,但是也说明了封将的性格。

      面对会议室的低气压,苏奉说:“不要气馁,这个时候咱们才更要行动起来。对了,侯宪平联系到了吗?”
      问题的对象是封将。
      “每天至少联系一次,还是没有联系到。”
      “继续联系吧,石琳的计谋能成,与侯宪平的沉默有很大关系,这个你知道吧?”
      “嗯。”
      “公和私要分清楚。”
      “我知道。”
      相比之下,侯宪平与傅欢泊、封将的关系比与苏奉更亲近一些。苏奉是提醒她,不要逃避,查清真相。

      一轮会议结束,封将锤了锤自己的肩膀,正想问谁能开车把她捎回酒店,苏奉对她说:“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啊?不要吧......”
      苏奉十分惊讶:“有事儿?这个时间?”
      “我要回去睡觉。”
      苏奉突然问:“你和谁一起住酒店?”
      “言叶......”
      苏奉:“搞到手了?”
      “你......什么意思!”
      苏奉一副“我早知道”的样子,让封将有种暴力冲动。
      “你来一下,很快。”
      回办公室放了杯子,封将又刷了一下手机,看到言叶十二点多已经回到酒店了,放下心,才去了苏奉办公室。

      苏奉的办公室是封将的两倍大。封将对他的办公室觊觎已久。
      像往常一样,封将往办公桌桌沿上一坐,看着对面的苏奉,说:“什么事儿?”
      苏奉把电脑屏幕转向封将,封将直接凑近了看。
      “喂,你是要躺在我办公桌上吗?别让别人看见,到时候我可说不清。”
      封将懒得搭理他,快速扫完了电脑桌面上那封邮件,原本玩笑的心情烟消云散。
      “真的?核实过吗?”封将问。
      “确实是那个人的秘书,但是目的就不知道了。我确实想带你去。”
      “约的什么时候?”
      “今晚7:00,冥冥私房菜。”
      那个私房菜封将听说过,在老弄堂深处,名不见经传,只接受老顾客和老顾客介绍的新客,并且要预定,价格比很多五星级酒店还要贵。
      “我今天要和言叶一起看剧。”
      “什么剧?”
      “《我来自天使之城》。”
      “确实一票难求,几点开始?”
      封将心想,倒不是票的问题,主要是......专门约了言叶一起看,这是爽约啊。
      “八点。”
      “如果跟我去的话,你只能赶上下半场,你自己考虑,但是我非常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
      ......
      “我去。”封将妥协了。

      邮件里明明白白写了“封将小姐方便的话,也请一同出席”,她不去的话,有一种不想在行业内混的感觉。
      但是封将必须承认,就算对方没有明确提到她,她还是会和苏奉一起去。这种人约着见面,一定是有惊天的计划,出于对职业的热爱,封将不可能不好奇,而出于对自己上司苏奉的关心,封将也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去。
      “言叶呆几天?”
      “好几天吧......还没定回去的时间。”
      “明天白天给你放假,陪她去玩吧。”
      封将翻了个白眼。
      苏奉这是吃准她对工作的态度,如果真的有事儿,她不可能不来。
      “我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封将说。
      “嗯?”
      “冥冥私房菜,谁请客?”
      “......反正不用你请。”

      苏奉开车把封将送到酒店。
      在电梯里的时候,封将就开始担心要怎么和言叶解释歌舞剧的爽约。如果会面时间比较长,她可能连下半场也赶不上。
      进入酒店房间,反手锁上门。
      室内只有玄关的小夜灯亮着。
      封将先去看了一眼裹着被子熟睡的言叶。远远地看不太清容貌,只能看到被子随着言叶的呼吸轻微起伏。
      总觉得,这样的场景很让人安心。

      在外面出了一身汗,封将先去冲了个澡。裹着浴巾出来后,床上的言叶换了个姿势。
      “言叶?”封将柔声叫道。
      言叶嗯了一声。
      “吵醒你了?”
      “没有,本来就在等你。”
      “我说了不用等我的......”

      她们的房间有两张床,但是每一张都是双人床的大小。
      言叶往旁边一滚,掀开被子,态度很明确。
      封将无奈,爬上了言叶的床。
      空调开得很足。酒店配备的被子比较厚,但是刚刚好。
      言叶给封将盖好被子,又隔着被子把她紧紧搂住。
      “想你了。”
      言叶说。
      封将觉得自己绝对是累到脑子坏了,说道:“我也很想你。”
      然后,言叶的吻就压了下来。
      封将配合着,两个人的吻由浅入深。但是封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力不从心。倒不至于有多累,只是头脑中思绪纷乱,她甚至没办法专注眼前的人。

      言叶察觉到了封将的心不在焉,乖乖侧躺着,面对着封将,说:“工作没有进展吗?”
      “嗯,没有反败为胜的武器,侯宪平还失联,对了,今天我白天可以休息,陪你四处逛逛。”
      “晚上有事吗?”
      言叶十分敏锐。
      封将心里有点愧疚:“歌舞剧我可能要后半场才到,苏奉那边有个很重要的会面,我要陪同。”
      言叶连犹豫都没有,说:“既然是很重要的事情,就努力去做吧。”
      封将伸出手,拨开言叶的发丝,抚摸她一侧的脸颊。
      “......谢谢。”
      “虽然是女朋友,但我也是头号粉丝。加油。”
      浅浅一吻之后,两人相拥而眠。

      在言叶的身边,封将又睡了沉沉的一觉,以至于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两个人在酒店的餐厅吃了一顿西餐。
      封将提议了几个可以去玩的地方,都被言叶以太远而否决了。
      “你晚上的会面很重要的话,还是回酒店收拾一下比较好吧?咱们就在周围逛逛吧。”
      在有名的天堂书店打了卡,两个人吃了一顿下午茶,还逛了设计师服装店。
      “这两件衣服哪个好看?”言叶问。
      “白色,黑色太普通了。”
      看到言叶心满意足买到喜欢的衣服,封将的愧疚感又消解了一点。
      傍晚时分,两个人回到酒店,梳洗打扮。毕竟言叶要去看的歌舞剧对仪容仪表也是有讲究的。
      之后,两人便出门,各自打车。在分别的时候,封将探出车窗,在言叶的脸颊上隐晦地留下一个吻。
      “好好享受,晚上见。”

      冥冥私房菜。
      苏奉和封将汇合的时候,要见的人还没有到。那个人的秘书打电话来请罪,说飞机延误了,赶上晚高峰,现在路上有点堵。
      等苏奉挂了电话,封将说:“你觉得他为什么会联系你?”
      苏奉:“不知道啊......很快就知道了吧。”
      闲来无事,苏奉忍不住问:“你和言叶怎么确立关系的?谁告白的?这么快。”
      “就,就自然而然......”封将觉得过程讲起来太狗血,不想细说。
      “我一开始就觉得她喜欢你,”苏奉很得意,“但是没看出来你喜欢她。”
      “现在呢?还是看不出来我喜欢她吗?”
      “如果你真的喜欢,言叶就会知道,她很聪明。”
      ......
      所以呢?我不聪明吗?封将总有一种苏奉在贬她的感觉。
      封将问出了怀疑。
      “你的聪明在不同领域分布不均。”
      “......你还真是不留情面。”

      封将手机来了信息。是言叶。
      “我入场了,剧院有卖周边,我准备买件文化衫,你要什么?”
      “不用管我,你好好看剧就行。”
      “那也给你买一件文化衫吧,M码可以吧,这个应该宽松一点好。”
      “你定。”
      “好的,等你。加油!”
      耳边突然传来苏奉的声音:“你怎么说话这么直男?”
      “你竟然偷看我信息!”
      “我本来就坐在你旁边,不小心看见的。”
      “什么叫说话直男?”
      “挺好的,个人特色,给你一个忠告,好好珍惜言叶,再遇到这么好的就难了。”
      这我当然知道!
      但是你这个拉踩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封将气结:“你......”
      “好了,工作场合,调整一下状态。”
      封将无语,明明是苏奉先开始的。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等苏奉、封将他们等待的人姗姗来迟的时候,言叶已经在剧场就坐。灯光变暗,演出马上开始。
      言叶把买的周边产品的袋子放在脚下,手机静音。
      虽然没有封将的陪伴,但是言叶知道,弄到票一定没那么简单。她要珍惜封将花的心思,一定要认真欣赏。

      不过,这种一票难求的舞台剧,第一排的位置除了属于封将的座位空着,紧挨着的座位竟然也是空着的。
      不知道周围的人会不会当她闲得慌,一个人买了三张票。
      等灯光完全熄灭,幕布拉开,歌声响起,那个空位上终于坐了人。
      言叶用余光判断,那是一个打扮华贵的女人,不过也没有过多注意。

      同一时刻,苏奉和封将起身,一一与来人握手。
      “徐老,久仰。”
      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老头,就是约他们见面的人,是娱乐圈的泰斗级人物,从当年叱诧风云,变成如今呼风唤雨的幕后,他就是石琳的丈夫徐成。

  • 作者有话要说:  双休日不更新,祝大家周末快乐!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