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第 41 章 ...

  •   魔都夜未央。
      车子行驶的路段愈加繁华。
      到了世纪酒店,马上就有礼宾来开门、拿行李。封将说她放了行李就去公司,小王就在礼宾的指引下把车停到前面等她。
      虽然外面翻修得光鲜摩登,但是一旦走进酒店,就能感受到历史沉淀的氛围。大厅以砖木结构为主,天花板中间悬挂着一个奢华、复古的水晶灯。两边墙上用超大幅的黑白摄影作品装饰,照片的内容是这座大楼在建造时的一些场景。
      一楼的酒吧坐着几位外国宾客,男士穿着西装,女士穿着晚礼服。在这样的场景似乎不论怎么穿都不会夸张。

      封将注意到言叶往酒吧那边看了几眼,问:“想喝酒吗?”
      “不急。”
      封将解释道:“一些西方名人在这里住过,酒店名气很大,很多外国人都会专门住这边或者来拍照。”
      入住的过程很顺利,前台的经理还认出了封将,和她闲谈了几句,并且又询问言叶是不是她新签的艺人。
      封将再次解释说言叶是她的朋友。
      之后,礼宾一路带她们去房间。
      等礼宾离开后,言叶说:“这么多人都觉得我是你签的艺人,你要不要考虑干脆收了我。”
      封将完全不理会言叶的异想天开。

      两张较为宽敞的单人床在房屋中间,房间内还有专门的小酒吧和按摩浴缸。她们的窗户正对着黄浦江,窗外霓虹闪烁,视野繁华而开阔。
      不过,她们没什么时间欣赏风景,因为言叶要赶去公司。
      “你晚上怎么计划?去公司开会我不能带你。”
      “没关系,不用顾及我,我这么大人了,也不是第一次来上海。”
      “你是想在酒店休息,还是出去转转?”
      “出去转转吧。”
      “那你跟我一起走吧,等下让公司的车送你。”
      “不用了,你不在的话,我还是喜欢自己转悠。”
      “哦对,你愿意的话,还可以参观一下我们公司。然后你再自己转一转。”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两个人简单收拾了随身的包,就离开了温度适宜的酒店。
      小王开着车,拐了两个弯,就驶进了地下车库。果然很近。
      “星锐在上海有两个办公点,一个在虹桥,一个在浦东,浦东比较新,现在是总部,主要职能部门都在这里,虹桥那边以培训艺人为主。其实应该带你去那边看看,更有意思。”
      封将一边大步走向电梯,一边向言叶介绍。
      进了电梯,小王问封将:“姐,去几层?”
      “苏奉在哪儿呢?”
      刚才路上联系苏奉没有联系到。
      “不太清楚,可能是在会议室。”
      封将说:“那去66层吧,”然后对言叶说,“上楼看一眼吧?”
      “嗯,听你的。”

      小王刷了自己的工作证,按了66。
      电梯的运行速度很快。离开地下的部分,玻璃一侧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言叶分心看着外面的风景,本来想和封将交流,却发现封将和小王抬头盯着快速变换的楼层数字,表情愈加严肃。
      电梯的速度减缓,64——65——66,到达了目的层。门一开,正对着的空间就是一副繁忙场面,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来来回回,或是拿着文件与身边的人探讨,或是拿着电话据理力争。
      见到封将走出电梯,有几个人立马就围了过来。
      “封总你总算回来了!”
      “姐,苏总和徐总在会议室等你。”
      封将对周围人点点头。说:“我马上去,先回一下办公室,让安娜来一下我办公室。”
      小王说:“姐,那我先回部门了,有什么事儿再招呼我。”说完还和言叶示意了一下,言叶送他一个微笑,小王一边后退一边憨笑,还撞到了别人身上。
      封将扯了一把四处释放魅力的言叶,说:“去趟我办公室吧。”

      封将的办公室就在这层的走廊尽头,也是一个朝着黄浦江的办公室。关上门,外面的骚乱被隔绝,言叶觉得自己终于能喘口气了。
      “不愧是你,我可能真的上年纪了,这种场面总觉得有点窒息。”
      封将笑道:“得了吧......”
      言叶自己坐在了沙发上:“需要的话我在这里等你也行。”
      “别,我们不知道要多久呢,你玩一会儿自己回酒店,别等我。喝什么?茶,咖啡,矿泉水。”
      “矿泉水吧。”
      封将递给言叶一瓶矿泉水。
      言叶接过,道谢,看着窗外的风景。

      封将刚入行,处处遭人为难。后来,她和傅欢泊熬出来了,就有了这个办公室。封将倒不至于像很多领导一样,执着于面积最大、风景最好的办公室,但是此时此刻,她确实有一种骄傲地与言叶分享的心态。
      你看,我在我的领域里是成功的。
      你看,以我现在的能力,也许能与你经营好我们未来的生活。
      这样的心思,一直潜伏在封将的心里,此时此刻才明晰。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然后门缝中挤进半个脑袋,是个扎马尾的小女孩:“封总,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安娜,叫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这里,封总。”女孩把手里的信封递给封将。
      “谢谢你,有事我会再叫你的。”
      虽说封将送客很迅速,但是小女孩还是一脸满足。可见女孩子也是十分敬佩她口中的“封总”的。

      工作场所中的封将对于言叶而言是陌生的。她用心欣赏着这一切。
      封将打开信封,掏出里面的东西看了看,确认了信息,然后递给言叶。
      “什么东西?”
      “最近很火爆的一出歌舞剧,明天晚上,两张。你先拿上。”
      封将觉得言叶应该挺喜欢这种东西的。
      言叶接过票,是两张《我来自天使之城》,哪怕是从来不关注歌舞剧的人也会听说过的剧目,百老汇的常青树。单看票面价格就已然不菲,这种一票难求的剧目的实际价格怕是要翻十几倍。甚至,这种票不是拿钱就有的。
      果然,言叶说:“啊,这个,我超级想看......”
      言叶上前,牵住封将的手,轻轻晃动,然后把自己的上半身贴了上去,说:“封总,你真好。”
      当一个一向端庄的美女突然用一种“我知道我自己很美,我就是要故意魅惑你”的表情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封将感受到的一阵恶寒。美女美是美,但是美女蛇美女蛇,不免让人担心这人肚子里是不是藏着坏水。
      封将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言叶坐回沙发上,往后一靠,解开自己一颗扣子:“
      “封总准备怎么索要报酬......”
      “你......给我正常!”
      言叶哈哈大笑:“我早就想这么演一回了......”

      封将虽然一脸刚正不阿,但是不得不承认心里还是很受用的。给人精心准备了礼物,看到对方喜欢,自然开心。办公室索要报酬......
      封将突然觉得,要不是急着开会,也不会不可以。
      原来自己好这口?
      封将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之后,封将让安娜送言叶下楼。
      “有事打电话。”
      安排言叶出去,封将才能全身心投入工作。
      看着电梯门合上,言叶的笑容被隔绝,封将才走向会议室。
      前面有一场硬仗要打。

      会议室的氛围和封将想象的太不一样,不是风起云涌,而是愁云惨淡。
      “怎么了,没招儿了?”
      等封将走到身边,苏奉才发现她。
      一向注重保养的苏奉有了淡淡的黑眼圈。
      “封总,你回来了!”
      “封总!”
      法务部和公关部的同事看到封将,都有一种看救世主的感觉。
      这两个同事是苏奉这几年培养的嫡系。
      封将在苏奉旁边的座位上坐下,摆了个轻松的坐姿:“徐总呢?”
      法务部的小奶狗:“气得摔门走了,说要是没办法应对,咱们,就是会议室里的人,一起卷铺盖走人。”
      封将:“又不是第一次了,从我入职到现在,都被威胁走人几十次了。”
      “我们没有您那么跌宕啊封总,”法务部小奶狗说,“我们可承受不起领导这样的厚爱。”
      “公关倒是有路可走,但是挽回不了损失,只是面子上不输而已。”公关部铁娘子总结。
      “这样啊......”封将看向苏奉,“苏总,你在想什么呢?”
      “被动,太被动了,”苏奉难得严肃,“目前为止,不论怎么做,都只是输得不太难看而已。”

      经过苏奉的调查,星锐确实是出内鬼了。比如,傅欢泊的合同里,只规定了扮演的角色,却没有对戏份等做具体规定。对于法律的外行人来说,粗看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的,星锐也没有领导层层过问合同的先例。但是,对于稍微往歪道上思考的人,这个合同里能做的手脚就很多了。
      比如,你演这个角色,但是制片方可以把你的角色剪成女三号。
      显然,这样的行为是不道德的,在法律的层面,是灰色地带,没办法制裁。虽然有风险,但是显然,有更大的利益诱惑对方去做这些事情。

      “联合投资方施压呢?”封将问。
      “投资方中的一部分人,不一定不知道这件事,”公关部铁娘子说,“他们之所以没有动静,无非是不想得罪石琳和她背后的势力,而且,影片顶着傅欢泊的名号,票房应该不会差,投资方肯定能小赚一笔。我们鱼死网破去曝光,投资方的利益会进一步受损,但是,他们不一定会去憎恨先出手的石琳,而是会怪罪正当维护利益的咱们。”
      铁娘子的分析绝非杞人忧天。人性就是这样。

      “打官司也考虑过了,”苏奉说,“但是事情本身没有书面上可以一锤定音的东西,打官司的话,石琳从中作梗,周期长,有没有结果也不一定,但是电影宣发上映的周期是很短的,依旧无法挽回咱们的损失。”
      “但是购买力最强的是傅欢泊的粉丝群体吧?石琳不怕粉丝集体抵制吗?”法务部小奶狗提出疑问。
      原本的内鬼被清退之后,他刚被苏奉提拔为法务顾问。虽然法律方面在行,对于娱乐圈却还不是很熟悉。
      “以傅欢泊的影响力,就算她的核心粉丝群体不买不看,这部剧也不会亏损,”封将解答,“作为傅欢泊的经纪人,我这么说可能有点自卖自夸,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对于石琳来说,比起这部剧少赚点,更可怕的还是傅欢泊进一步大火,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她尤其害怕傅欢泊获奖,那样的话,傅欢泊未来的发展可能真的会慢慢脱离她所控制的市场。徐总那边能提供什么?”
      最后一句,封将是问苏奉的。
      毕竟,这件事要怎么应对,很大程度上要看公司愿意出多大力、冒多大风险。

      苏奉给法务部小奶狗摆了摆手,小奶狗开始介绍情况:“徐总不是很积极,因为其实算下来,就算是最坏的情况,公司也是可以盈利的......”
      封将说:“他疯了吗?他难道不知道对于公司来说,艺人的名誉和发展才是更长远更重要的利益吗?他只能看见眼前一部电影的盈亏?”
      眼看着封将要冲去徐总办公室拍桌子,苏奉摆了摆手,说:“上面有上面的想法,如果咱们没有赢面,徐总的按兵不动也是没有办法的。想让上面改变决策,咱们得想出对策。”
      交流了一圈,又陷入了最初的僵局。

      讨论着讨论着,两个小时就过去了,苏奉让大家休息五分钟。
      封将回办公室冲咖啡,顺便看了一眼手机,刷了刷下属的汇报,然后仔细阅读言叶发来的信息。
      言叶给封将发了几张照片,有冰淇淋、咖啡和打包的小点心,还有一个定位。
      封将一看,言叶已经摸到本地年轻人爱去的一条小众人气街道了。
      言叶给封将发的信息:知道你在忙,我把觉得好吃的都买了点,你回来可以吃。
      封将忍不住勾起嘴角。
      突然有了一种,自己工作虽忙,却能支持媳妇过轻松快乐生活的感觉。
      封将觉得言叶值得这样的生活,必须过这样的生活。为此,封将可以加倍努力。
      封将给言叶回复了“好,晚上不用等我”,然后收了收嘴角的笑容,就端着咖啡回会议室了。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