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封将记着她第一次见到言叶的场景。
      高一开学没多久,封将在体育馆外等人。体育馆很大,篮球、排球、乒乓球队在各自的地盘练习。
      封将往门口一站,离门比较近的打篮球的几个男生就开始互相推搡,封将隐约听到几声“学妹”“美女”“要电话”之类的。
      以封将的性格,自然是一脸不屑,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直直盯着那几个男生看了一会儿,看到几个男生都觉得没意思了,才背靠在门上,给自己的朋友发信息。

      学校要求学生发型统一,或是短发,或是单马尾。封将手腕上总戴着个皮筋,有人时候就扎个马尾,稍没人注意,就把皮筋撤掉,让长发披下来。
      当时的她,就披着长发,长袖校服拉链敞开,一只脚还蹬在墙上,以这样一副造型,遇到了言叶。
      “同学,你也是高一新生吗?是来参加女篮社团活动的吗?”
      封将以为,自己这副打扮和冷淡的表情,相当于是把“生人勿近”写在脸上了。没想到还会有人搭讪,听声音还是女生。
      这人声音清爽,带着笑意,倒是不让人讨厌。
      封将本来想冷漠说一句“没兴趣”,但她抬眼,从这个人的脚一路看到脸的过程,却一时失语。

      高中对学生的衣着有着严格的要求,校服裤分两种,薄长裤和厚长裤,裤型仿佛和人体有仇似的,再细的腿穿上都像大象似的。
      像封将这种,敢冒着被教导主任训话的风险穿牛仔裤的人,毕竟还是少。
      在秋高里,看到学生的腿的情况,只有两种。
      一种是好朋友相约蹲厕所。
      另一种,就是校外活动时间的体育馆。
      封将眼前就是两条又直又长、腿型堪称完美的腿。
      封将视线继续向上,发现这个人身姿挺拔,身材凹凸有致。一直手抱着一个篮球,指节修长,一根手指上绑着细细的绷带。
      看到脸的时候,封将心想,嗯,老天真是不公平。
      最后,封将估计这个人的身高也将近一米七,在北方女生里也是挺拔的存在。

      这么说吧,当时那个体育馆的走廊里,封将记忆中,挺黑挺暗的。
      但是言叶这家伙,仿佛连光都偏爱,整个人自带柔光一般。
      所以,当时,封将的第一反应是眨了眨眼,确定眼前是真的有这么个人后,问:“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来打篮球的?”
      美女丝毫不意外,继续笑眯眯地说:“这个时间只有女篮的活动,我还以为你是队友,”说完,美女露出了有点可惜的表情,说,“你要不要考虑加入篮球社?你个子这么高,可以试一试。”
      封将说:“我等人呢,没兴趣。”

      后来,封将才知道,那个女生就是名气很大的“另一个校花”,言叶,也是高一新生,就在封将的隔壁班。
      开学那些天,两个人都没见过,是因为言叶跟着校队在外参加篮球赛。作为高一新生,就能外出参加比赛,足以看出她篮球是有一定功底的。
      “而且你知道吗,言叶是咱们学生会的言风学长的亲妹妹啊!我要是能生这么一儿一女,我人生就圆满了......不对,应该是嫁给言风学长,和言叶成为亲人......”
      当时和封将走得比较近的女生跟封将说“梦话”。
      封将听听就算了。校花校草什么的,她都不感兴趣,也许是家庭的原因,她比较早熟,是那种对校园生活都没太大兴趣的人。

      封将和言叶的第二次见面,是当天下午放学。
      封将的家离学校不远,一般都步行。走着走着,一辆自行车在她身边减速。
      封将本来以为又是搭讪的男孩子,一脸不悦地扭头,看见的却是言叶。
      “嗨,体院馆见过的同学,去哪里,要不要我带你。”
      封将记得自己当时很奇怪,怎么有人就能套近乎套得这么自然。
      怪不得人缘好。
      哪怕如封将,也实在算不上不喜欢这个人。只是不想和她有交集罢了。
      “不用,再见。”封将说完,加快脚步,远离了自行车道。

      之后,封将在学校和言叶见面的机会飙升。看来这位大美女是真的参加比赛归来,把重心放在校园了。
      言叶似乎对她的冷脸习以为常,每次见面都主动打招呼,每次都自然而然提起新的话题,比如哪里哪里可以免费领有学校校徽的运动短裤,你参加了什么社团,你杯子真好看哪里买的,有没有兴趣加入xxx社团......
      为什么总想让自己加入社团呢......有什么好玩的?
      封将甚至怀疑自己加入社团言叶会有什么回扣。
      如果两个人成年后以这种方式相遇,封将肯定觉得言叶是做销售的。

      总之,这么一来二往,两个人(不论封将愿不愿意)总归是熟悉起来,至少在别人眼中是这样的。
      其实,封将自己也觉得挺有新意的。
      主要因为,封将一直觉得自己挺不招女生喜欢的,言叶这么个大美女能一再贴她的冷脸,至少是表现得喜欢她,让封将也不禁好奇,这个女人图什么。

      “看见那个橘色的建筑吗?那就是传媒大厦,新建的。”
      言叶的声音把封将的思绪拽了回来。
      封将顺着言叶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一栋高高的,很有设计感的橘色的建筑。据说取义是旭日东升。
      不过看起来就像一个大橘子。
      “......成城市民没人吐槽吗?”
      “有啊,但建都建了,成城市的大部分出版社,报社,杂志社都在里面,不过影视机构倒是不多,你去那儿是做什么?”
      “签合同。”
      工作上的事儿,没什么意思,封将也没细说。

      “你这次住哪儿?”言叶问。
      “租了个公寓,就在传媒大厦旁边,步行十分钟吧,挺方便的。”
      车下了立交桥,拐了个弯,传媒大厦就在眼前了。

      言叶把车停在路边,车都没停稳,封将手已经在行李箱上,好像随时想开门跑走似的。
      言叶看了看封将的姿势,什么都没说,把车停好。
      “谢谢你了,有机会请你吃饭。”
      这么说也就是意思意思。
      封将伸手开车门,拉了两下,却发现怎么都打不开。她带着质问,看向好整以暇的言叶。
      言叶说:“抱歉,安全锁模式。”
      但是却没有要开门的意思。
      “......能让我下车了吗?赶时间。”
      “我开车肯定比你打车快,放心吧。”

      封将捉摸不透了。
      言叶这人一向是彬彬有礼的,这么浅笑着偏偏不给人开门......封将有点发怵。
      “什么时候?”言叶问。
      “嗯?”
      “你说有机会请我吃饭,什么时候方便?我什么时候都行。”
      还有这事儿?
      大美女、大小姐,言叶女士,竟然真缺这一顿饭?
      封将吐槽无能。

      但是总不能跟她说,我就是敷衍你的,你别当真......
      封将觉得真动起手来,自己肯定打不过言叶。
      封将叹息,决定速战速决:“等我把这边的事儿处理完,赶不上午饭我请你吃下午茶。”
      在这附近吃个商务餐应该是很方便的。
      言叶的笑容更明显了。
      “......还有事儿吗”
      言叶:“没。”
      说完,“咔嚓”一声,车锁打开。

      封将正想下车,拎着行李箱的手却被言叶按住了。
      “你签合同,不用行李箱吧。”
      “不用......”
      说完封将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应该说“用”,绝对应该说用得到。
      “那行李箱就放车里吧,我等你。”
      果然。
      封将又挣扎了一下:“......不用那么麻烦。”
      “不麻烦。”言叶看着封将的眼神温柔又包容,让封将想起自己的上司苏奉家里特别喜欢她的一只小狗。
      不过,封将才不会被言叶一个眼神欺骗。
      言叶才不是小奶狗那种无害的生物。
      言叶说:“我就在停车场等你,快去吧,祝你大杀四方。”
      “你......”
      “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封将提了一口气,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她知道,不论她说什么,言叶都能像打太极一样,柔柔地给她顶回来。
      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封将默默把提起来的气吐出去,说:“我尽快。”
      然后转身,踩着高跟鞋,大步走向橘子大楼。
      言叶有什么目的?是不是因为当初那件事......那件事,还有那件事?
      封将发现自己心虚的事情不止一件。
      而且,言叶这人,也挺奇怪的,就不怕她一直工作到晚上吗?她还真就能硬等?

      封将的高跟鞋咚咚咚踩过传媒大厦一层的大厅。
      她努力把所有的思绪抛开,专注到即将面临的谈判上。
      因为是周末,电梯人不多。
      不过,直到电梯缓慢停在23楼,封将的思绪也没有完全清空,脑海中还飘着一个念头:言叶和董瑞泽......没结婚啊。
      不过,等电梯门一开,她走出去,已经是毫无破绽的冷静果决的形象。

      与整栋楼的空旷安静不同,23楼人头攒动,电话声、交谈声不绝于耳,完全没有二线城市周末应有的景象。
      封将刚出门,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女人就迎了出来,一身职业套装,挂着非常完美的微笑,向封将伸出右手。
      “本来说要下去接你的,看着电梯停在23层,我就想着是不是您先上来了。我是刘哲,是《馋联》和《迷梦》的主编。”

      《馋联》原本是一本美食杂志,在刘哲的手里,和自媒体联动,从美食杂志转型成为一本生活杂志,旗下各种公众号、短视频在平台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迷梦》则是一本连载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的杂志。在各种社交媒体、文学平台打得不可开交的当下,《迷梦》这种纸刊的销售额竟然可以与同类型线上平台有一战之力,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
      几年时间内,《馋联》和《迷梦》两本月刊异军突起,成为了行业新标杆。虽说成功往往有着偶然因素,但是这两本杂志的主编却是同一人,这不得不让人承认,这一巨大成功的背后,这个人的作用有多大。
      而这个女人,多少一线城市的大型出版企业、传媒公司想请她去,一律请不动。刘哲扎根于成城市,在这家“思哲工作室”,她无人可以动摇的女王。
      虽然叫做“工作室”,却占了传媒大厦整整一层,可见其规模和野心。

      这是封将第一次和刘哲见面。这个在封将眼中打扮有点过度的女人,就是这一行业奇迹的缔造者。
      封将明白,在刘哲的完美笑容背后,一定有着杀伐果决的内在。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封将真的不想用“清算人”这样的身份与这个女人第一次见面。
      刘哲身后乌压压地站了一片人,衬得她气场更加强大。
      “听说有名人要来我们思哲,大家都想第一时间见到。”
      “刘总抬举,贵社进进出出的人应该不少吧,我没什么特殊的,把话带到而已。”
      封将一边说着,一边径直往里走,倒像是这里的主人。
      走到沙发区,封将指了指,说:“就在这里谈?我是无所谓。”
      刘哲敛了敛笑容,说:“这里嘈杂,我们去会议室吧。”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