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封将一直觉得,老天爷对言叶是充满偏爱的。
      刻薄脸A和八卦嘴B同学,都有标准的身材,化着精致的妆容修饰样貌,穿着也时尚而得体。走在路上,如果与这样的女孩擦肩而过,大都数人都会想,哎呀,成城市美女挺多的。
      毕竟在这个时代,只要用心,谁都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但是,言叶就不一样。
      她的美,是那种走在路上会让人回头一看再看,稍微花痴一点,会看到失神,稍微胆大一点,就想上前要联系方式,而且是那种觉得哪怕做不成朋友,只是认识这样一个人都是幸运的心态。
      这可不是封将杜撰的,从高中开始,言叶身边的各种男生女生,通过写信、在论坛发言,甚至当面告白,都表达过这种想法。

      高中时候,几乎全市都知道秋高有个校花叫言叶,好看到能让人看呆那种。
      那几年,基本上成城市所有的高中生、甚至大学生都有来秋高门口蹲点,来一睹这位校花的风采。
      关于言叶,特别有名的事情,就是她在的地方,经常有男生骑自行车翻车。有一次,言叶站在校门口,一个外校的男生骑车直接撞在了路边的水泥墩子上,飞出去好几米。言叶走过去把他拉了起来,男生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呆呆地扶起车子低头跑了。
      这绝对不是夸大的传闻,因为水泥墩子那次是封将亲眼目睹的。

      当然,当时流传度最广的说法,并不是秋高有个校花叫言叶,而是秋高这一届是双校花,风格不同,大家实在是没办法决定哪个更美。
      只不过,当时说言叶好看的,有男生也有女生,但是说封将好看的,几乎都是男生。本校的女孩子们对这个“双校花”嗤之以鼻,觉得是男人们审美扭曲才会把封将奉为校花的。就这一点来说,也能看出来言叶和封将的不同。

      在红房子西餐厅重逢,言叶脸上的错愕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温和,大大方方地向封将走来。封将也只能放下手头的餐具,站起身来迎接。
      不论封将外表多么淡定,都不能掩盖封将心脏狂跳的事实。大概是因为,心虚吧。
      高中那些事儿,一时理不清,总之就是中间有很多波折,结局也不太体面......本以为自己的脸皮在娱乐圈已经炼成了铜墙铁壁,但是看到言叶,还是不淡定。
      言叶会以什么方式开头呢?
      这个念头刚闪过,言叶就给了答案。
      “好久不见。”淡淡一句,仿佛给这么多年的空白划了句号。

      “好久不见。”封将有样学样。
      “怎么在成城市?”言叶语气很随意,垂眼看了一眼封将的行李箱。
      “工作原因。”
      “刚到?”
      封将心想,不愧是秋高人气最高的女生,同学老师不分性别年龄都很喜欢她。这么多年不见的人,随便问的两句话,却那么自然,还带着关心,让封将很难反感。
      “嗯。”
      “要来成城市发展吗?”
      言叶这句话略带调侃,语气把握得很好,属于那种封将想回答也行,不想说话笑一笑也行。
      不过,封将还没有说话,八卦嘴B女生马上抢答:“封大经纪人怎么可能来成城市这种小地方,肯定是因为影视城啦!”
      “啊,是北山影城吗?”刻薄脸A说,“听说马上就要开园了,还有几部大制作会在那里开拍,你是来跟戏的吗?啊,傅欢泊会不会来?能给签名吗......”
      一串话说得封将脑仁疼。不过她还是礼貌回答:“确实是因为北山影视城。不过我现在已经不跟艺人的日程了。”
      其实,封将来成城市确实是因为傅欢泊有新戏要开拍,傅欢泊也会来。但是这些都是高度保密的事情,肯定不能和她们说。

      两个女生依旧很激动,问有没有办法第一批去影视城玩,然后热情地要加封将的微信。
      封将把二维码给她们。这是她的私人微信,反正不怎么用。
      言叶在一旁默默看着,等两个女生激动完,她才对封将说:“你快吃饭吧,我们打扰了。”
      然后带着两个女同学回到一层入座。

      封将坐下,默默地吃完了她的早餐,结账,起身,拎起行李箱准备离开。
      这段时间,封将对那两个女生的记忆又被唤醒了一点。总之就是高中时候她不怎么喜欢的人。
      言叶这个人,有一点很神奇,她和什么人都能处,哪怕是封将明知道她心里不喜欢的人,言叶和她们一个小组做功课啊,偶尔一起逛街啊,力所能及帮忙啊,完全不会有心理障碍。
      封将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餐厅人不多,想默默离开肯定不可能。
      封将远远地和言叶她们招了招手。两个女同学挥着手机,说:“有空联系啊,我们带你转一转成城市!”
      言叶轻轻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
      封将懒得深究,赶紧转身离开。

      离开红房子,封将站在路边,掏出手机,回复了几条工作上的信息,正准备打车,就有一只手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封将扭头。
      是言叶。
      实话说,突然这么近距离看到言叶,封将还是有一种不真实感。

      “你去哪里?我送你。”言叶亮了亮手里的车钥匙。
      封将注意到,言叶的手指干干净净,不像高中时候,手指上经常会缠着绷带。
      言叶高中时候,是校篮球队的王牌。
      挂在她指头上的钥匙衬着言叶的手掌心。
      言叶的掌心纹路很深,因为经常打球,有一层薄茧。这点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
      “这么久没见了,这点小事别客气,我的车就在那儿。”
      言叶指了指旁边的露天停车场,那边只停了一辆车,一辆深蓝色的SUV。好品牌。
      封将突然想起了言叶高中时候骑的山地自行车,好像也是这个颜色的。
      “去哪里,我送你。”
      高中时候,言叶也说过一样的话。
      虽然从自行车变成了汽车,这家伙的品味和言行还真是一成不变。

      言叶再接再厉:“成城市交通很方便,去哪儿都是一脚油门,走吧,我不是跟你客气,认真的。”
      说完,言叶已经自顾自往车那边走了。
      都说到这份上,封将也懒得推脱,便拖着行李箱跟了上去。

      言叶发动汽车。
      封将出于礼貌,想找话题聊一聊。
      “头发留长了?”封将说。
      言叶愉悦地笑了一下:“嗯。”
      高中时候,言叶一直留着再普通不过的学生短发。
      现在的言叶,留着再普通不过的齐肩长发。只不过,发型的普通根本掩盖不了她的漂亮。
      普通的白色T恤,普通的牛仔裤。同样的道理,普通的衣着根本掩盖不了她的魅力。
      十二年过去了,言叶一点都没变老,不仅仅是容颜,连气质都依旧带着一股少年感。

      封将自认为自己这些年变化也挺大的。
      比如,读高中时候,她总是披散着自认为很好看的一头秀发,老师怎么说都没用,就是不剪短,也不扎起来。
      现在她却剪了短发,鬓角别在耳朵后面,用粉丝的话说,有一种“带着一股杀气的女人味”。
      封将不太理解什么叫“带着一股杀气的女人味”,这个发型纯粹是图方便。
      她已经没有了当年非要“逆天行事”,让自己看上去好看一点、与众不同一点的那股劲儿了。

      言叶突然从驾驶座倾身过来。
      言叶的身影遮挡了阳光,一股自然的清香袭来,封将甚至感觉到言叶的头发扫过自己的肩膀。
      没等她反应过来,言叶就抽身离开。
      “安全带,”言叶浅浅地说了一声,一脚油门,车驶出停车场,问,“去哪里?”。
      “传媒大厦。”
      “商务区新建的那个?”
      “坊城巷旁边那个。”
      言叶点了点头,握着方向盘驶向大路。

      封将不是一个话多的人。虽然需要发言的时候从不含糊,但是封将一直秉持着能不说话就不说的原则。
      不过,好歹是言叶义务当司机,总不能太心安理得。
      “你现在做什么呢?”封将主动问。
      “我在成城大学当老师。”
      “好大学啊,我记得你本科就在那里?”
      “嗯,研究生也是。”
      “不错啊,挺顺利的。”
      “还是你厉害,走得远,见得多。”
      “就是个小幕后,混口饭吃而已。”封将半认真地调侃。
      “这次在成城待多久?”
      “中间可能会离开,但是前后要待三个月左右。”
      言叶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浅笑说:“挺好的,比我想的久。”
      “怎么,太久了怕我占你东道主的便宜?”
      “求之不得。”

      车上了立交桥,右手边就是河景。
      “你家还在新河景?”封将随口问。
      新河景是河边上比较早的一个小区,封将记得高中时候言叶家就住在那边。
      “我上大学就搬走了,我爸妈现在住在成大附近。我住在静澜湖边儿上。”
      “静澜湖,富人区吧,你跟董瑞泽过得不错呀。”
      这话出口的时候,封将感觉自己的心也停了半拍。
      不舒服。
      言叶闻言,轻轻扬眉,嘴角又擎起笑容。这次的笑容比之前都要明显。
      言叶玩味地问:“我和董瑞泽?怎么了?”
      封将搞不懂言叶这个人。
      和董瑞泽住在富人区就这么开心吗?

      封将高中的时候,一开始是很不喜欢言叶的,有一个原因就是她觉得这人明明特聪明,啥都知道,但是偏偏什么都不说破,还一个劲问你问题。
      封将耐心不好。
      言叶这种性格,特别克她。
      “董瑞泽,你老公,什么怎么了。”封将恨不得翻她一个白眼。
      “封大经纪人还关注我的私生活?”
      “行畅说的。我们之前遇到了,加了微信。”
      行畅也是他们的高中同学,是那种联系很广,谁的事情都了解的人。
      “你们怎么聊起我来了?”
      “高中同学聊天,谁能绕开你啊,言叶大美女。”封将最后大美女几个字,故意说得阴阳怪气。

      言叶失笑,说:“那我猜猜,行畅肯定是这么说的,‘封将大美女啊,你记得咱们高中另一个校花吗’,我说的对吗?”
      ......只能说是一模一样了。
      而且言叶那个“封将大美女”,还专门模仿了行畅的语气。
      封将无语,把视线转向窗外。
      这几年成城市发展得确实很好。以前的河边都是光秃秃的石滩,现在却修成了公园,绿树趁碧水,远远就能看到慢跑、骑车的市民。
      车里安静了片刻。
      言叶开口,淡淡地说:“我没结婚。”

      封将猛然回头,看着言叶。
      对比认真开车,表情淡淡的言叶,封将觉得自己的表情太过震惊,干咳了一下,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不是订婚宴都办了吗,怎么没结?”
      “说来话长,就是没成。”
      封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往下问。
      毕竟是别人的私事。
      沉默片刻,封将问:“那你,现在,谈着呢?”
      “没有。”
      “......哦。”
      谈话暂停了,但是两个人脑子里都转悠着事情。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