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在排队等着下飞机的时候,封将抽空看了一眼自己的粉丝群,发现粉丝今天依旧乖巧稳定,放下心来。
      当然,她是开小号潜水的状态。
      这是她的顶头上司苏奉布置给她的任务,苏奉说,毕竟现在娱乐圈水浑,对手指不定用什么手段搞事情,粉丝圈也没前几年那么纯粹了,还是要盯紧点。
      道理是没错,但是封将至今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作为一个经纪人,会有粉丝。

      按照粉丝的话来说,一开始是因为看她“当面和娱乐圈太后娘娘开撕”十分过瘾,后来渐渐了解了封将的为人处世,觉得这女人真不错,在外顶天立地堂堂正正,对内话少可靠温柔体贴——后半句主要是说她对待自己负责的艺人傅欢泊的态度,总之,不论是作为上司,还是娶回家当老婆,都是很不错的。
      当然,大家三次元没有交集,只能作为粉丝略表支持了。
      粉丝眼中的封将让封将自己感到陌生。
      在她看来,自己无非是倒霉,刚入行就险些成为大佬们打架的炮灰。好不容易熬过去,以她有仇必报的性格,自然要抓住一切机会,给罪魁祸首“娱乐圈太后娘娘”添堵。

      封将的粉丝群每天都有一定的活跃度。
      有个产出粉,每周至少产出一个条漫,把娱乐圈现实的角色画成古风人物。比如,封将是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她的对手则包括掌握了傀儡皇帝的祸国妖后,在大后方瞎指挥的大臣,出卖军情的小人,等等。
      每次封将在娱乐圈有什么风波,这个粉丝都会以古风条漫的形式把故事讲出来。
      在粉丝的笔下,封将是绝对的正面人物。
      这个粉丝已经坚持画了一年多了。封将难以想象自己能让别人挂念这么久。

      还有一个长情的活跃粉丝,叫阿楸,从封将两年前最低谷的时候就在了。
      这个阿楸平时不产出,不战斗,但是封将能感觉到她是起着主心骨作用的,每天早午晚问候大家,及时传递关于封将的最新消息,万一有什么意外情况,她也会对时局合理分析,把大家的情绪引导到对封将有好处的方向。
      曾经有封将的黑子说这就是封将本人。
      要不是封将太了解自己,她几乎都要信了。
      没错,这个粉丝每次的引导对封将都是有好处的,但是封将可没这本事,以她的性格,怕是只会喊“杀呀”之类的。

      等待下飞机的队伍开始移动了。
      封将给苏奉和傅欢泊发了一条报平安的信息,就暂时把手机收了起来,跟着人群,下了飞机,登上机场大巴。
      封将进入这一行,走过的地方并不少。但是还没有来成城市出差。
      她离开成城市的时候,机场只是一个很小的建筑,走两步就能走到头。此时此刻,坐在机场大巴上,看着窗外看不到边际的机场建筑,她没有丝毫熟悉的感觉。
      这才正常吧。
      封将细算了一下,准确来说,十二年了,生肖都能转一圈了。
      这座她出生,在高中二年级告别的城市,物是人非,才是正常的。
      好在,封将虽然有一定的曝光度,但到底比不上艺人。
      此时此刻,封将顶着一张妆容精致的冷脸,也收获了不少侧目,但是并没被人认出来,只是被人当成一般的好看的白领,还能享受片刻的清闲。

      封将,当红女明星傅欢泊的经纪人。
      两年前,封将作为实习生,入职娱乐圈头部公司星锐。刚入职没几天,公司就遭遇了史上最大危机,头部艺人傅欢泊遭遇了全网大黑,这背后有好几个竞争对手下血本的推动。
      公司保不了傅欢泊,也承受不了傅欢泊陨落带来的经济损失,高层集体装死。傅欢泊的前经纪人见到这阵仗,紧急辞职,阴差阳错地,封将接手了傅欢泊这个烫手山芋,简单来说,就是被推出去当炮灰。
      当时,所有人都觉得她和傅欢泊要打包一起凉透,两个小姑娘想不开的话,没准要手拉手去自杀。
      然而,名不见经传的封将却带领傅欢泊杀出重围,重回巅峰。

      因为惊艳的外表,干练的风格,有勇有谋的表现,封将被粉丝誉为“优雅暴徒”“常胜将军”。
      当然,很多人并不相信这种单打独斗、草根逆袭这种故事。很多传闻甚嚣尘上。
      比如,有人说,封将其实是娱乐圈大佬的私生女,或者是情人,说她是以另类的方式出道的艺人,还有说她是某特大公关公司安插在娱乐圈的棋子......

      如果问封将怎么看自己,她会觉得,自己是一个走钢丝的打工人,一个有着不服输和报复心的普通人。
      她没有翻手为云指点江山的能力。
      如果有,比起所谓的对手、敌人,她其实更想掐死自己的上司,因为她现在的工作量相当于三五个人的活儿,一个命令,就要丢下手上的工作,飞到别的城市出差。
      比如现在。
      昨晚睡前,苏奉一个电话,她今天早上五点多就出门,赶七点的飞机,九点多的时候降落在成城市。
      好饿,好困。

      下了大巴,取到行李,走出机场大厅。
      正值八月下旬,虽然成城市早晨的空气有些凉,但是夏日的气息依旧浓厚。眼前的城市绿意盎然,在耀眼的阳光下慢慢苏醒。
      这样的温度、湿度,倒是让封将有些怀念。
      清晨,排队等出租的人不是很多。
      封将上了出租车,司机用有成城市口音的普通话问她去哪里。
      封将的会面约在十一点,还有点时间。
      来之前,封将查过交通,了解到成城市现在南北向建了好几座高架,交通很便利。鬼使神差地,封将说:“去北城街心广场。”
      封将一边告诉自己,是来出差的,不是来旅游或者怀旧的,一边又告诉自己,面对突然砸到头上的这种破事儿,不要太认真,先吃饱喝足再说。
      至于为什么吃饱喝足要跑大半座成城市,封将没有深想。

      接近街心广场的时候,封将终于有了点熟悉的感觉。
      广场周围复古的百货商厦建筑群,一座环形天桥,和远处低矮建筑中露出的一个钟楼尖,让封将有些晃神。
      如果忽略广场中间新建的纪念碑和天际线处层层叠叠的高楼,这个视角的风景,和十多年前几乎没有变化。
      远处那个钟楼尖,属于封将的高中,秋山中学高中部。
      这里的街道,就是封将从小到大骑着自行车驰骋而过的地方,这附近的建筑,大多都有属于她的回忆。

      出租车在一栋屋顶漆成红色的独栋建筑前停下。门口的侍者几个大步过来开门,帮封将提行李箱。
      这样周到的服务,却不属于酒店,而是一个西餐厅。
      红房子西餐厅,成城市的第一家西餐厅,比成城市第一家麦当劳开的都要早。这里也是第一个推广brunch(早午餐)这个概念的餐厅。刚才,封将想吃一顿早午餐,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地方。
      昨晚,得知今天要来成城市,封将就随手搜了一些成城市的资料,发现这家红房子竟然还开着,然后刚才一个冲动,就让司机把她送来了。

      进入餐厅,封将就被侍者带到了餐厅最有标志性的座位:一二层中间的高台上唯一一个座位,临窗,是整个餐厅的“C位”。
      封将还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有一种说法,红房子西餐厅的这个“C位”是只有美女才能坐的。因为这个座位从街道上大老远就能看到,是餐厅的门面。
      其实,如果消费者要求坐这个座位,侍者不让,那于理于法餐厅都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这个说法也就是大家的一种夸张罢了。
      不过,中学生很多时候就是很无聊。封将记忆中,当时学校还有女生打赌,几个人装着不认识,前后来红房子,看谁会被引到这里入座。
      封将不会为了那种赌约专门来红房子西餐厅,她中学时候也没这个消费能力。不过,机缘巧合,她来过这个餐厅两次,确实每次都坐在这个座位。

      封将点了一份松饼,一杯美式咖啡。
      虽然现在封将发展得很好,也有了打车跨越半个城市“吃早午餐”的这种想法,但是毕竟小时候家境普通,之后又无缝衔接成为工作狂,她对食物总归没有太高要求。
      她不喜欢那种会流汤溅汁的食物,怕弄脏衣服,所以选择松饼。
      她喝咖啡是为了提神,觉得美式咖啡有效果,所以只喝美式。
      本来想琢磨一下等会儿会面的细节,但是,坐在这个地方,看着窗外的风景,封将发现自己的思绪收不回来。

      熟悉的风景。
      陌生的城市。
      封将的母亲当初不顾家人反对,远嫁到成城市。
      封将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意外去世。那之后,母亲并未回去找娘家人,而是留在成城市,只身拉扯女儿长大。
      直到封将进入高中,母亲认识了她现在的丈夫,才带着封将一起再嫁到了广州。
      所以,成城虽然是封将的故乡,但是她在这里从来就没有“根”。
      十多年过去,怕是连一些枝枝杈杈的联系都没了。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惆怅。一定要说原因的话,大概是......

      就在这时,风铃声响起,是有客人进来的声音。
      成城市毕竟是二线城市,一大早跑来吃早午餐的人还是少,不能和北上广比。
      封将下意识地把视线转向门口,想看看除了自己还有谁这么想不开,一大早跑来红房子吃饭。
      走进来的是两个女人。
      她们对侍者说:“我们有三个人。”
      封将看到她们的第一反应,是两个女生都化了全套妆容。
      大周末的,估计等下有一整天安排吧,也不嫌累。
      虽然封将也顶着一脸精致妆容,但她是来出差的,等会儿要去撕人,这可不一样。
      封将现在根本没有平日和周末的区分,她的生活就是工作,不工作的时候就在家里休息。

      然后,她隐隐觉得这两个女生有些眼熟。
      不会这么巧吧?刚回来就遇见熟人。
      封将还没想起来这两个人是谁,两个女生就看到了她,反应很大。
      “啊,那不是,那不是那个谁!”
      “封将!是封将啊......”
      “她怎么在这里?不是早就去南方了?”
      “大经纪人啊,没想到能遇到名人!”
      ......

      封将平静地看着她们,内心默默吐槽:我的名字是封将,“将来”的意思,读一声,不是四声。
      不过,封将已经完全想不起这两个人的名字了。好吧,算扯平了。
      这两个人应该是封将的高中同学。
      虽然记不起名字,但是封将努力回想,还是能区分她们,比如,一个是刻薄脸A同学,另一个是八卦嘴B同学。
      不过,现在两个人都热别热情,笑眯眯地冲封将招手。

      大概是女人的第六感作祟,明明连这两个人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但是,她们刚才说的那句“我们有三个人”,却在封将脑海中挥之不去。
      看着半敞着的门,看着两个女生向门的方向投去的视线,封将的心跳越来越快,连呼吸都变浅。
      什么玩意儿......封将鄙视自己。
      摸爬滚打这么些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怎么现在反应这么激烈。

      八卦嘴B同学对着门的方向说:“言叶,你快来!你看我们遇到谁了!”
      “言叶”两个字一出口,封将几乎想翻个白眼。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都能遇上?!
      封将握了握拳头又松开,维持着波澜不惊的表情。
      被这两个人呼唤的言叶,终于出现在封将的视野里。
      大概是没有预料到的缘故,言叶一向完美的面容,在看到封将的瞬间,露出了片刻的错愕。
      四目相对,封将觉得自己头脑一片空白。
      拳头又忍不住攒紧,指甲微微抠进手心的肉里。

  • 作者有话要说:  请大家多多支持!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