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逛街 ...

  •   幸得之前在小树林里,跟黄大爷成天跋山涉水,岳桐杉体魄强健了许多,到小镇十里地,全程走下来,脸不红心不跳,脚不虚头不晃,半天就到了。

      小镇名为芦花镇,依河而建,生产草席,规模不及白塔城十分之一。小庙附近的那条河一直向下延伸成为一处浅滩,产草席原料。

      从前,浅滩生有大片芦苇丛,每至春末夏初,芦花开满浅滩,白茫茫一片,煞是美丽。后来因为芦苇太过密集,容易引起火灾,就被割去了大半。

      进入小镇,虽不及白塔城繁华,却也有人间气息。街道两旁有许多店铺和摊贩,临近中午,更是油香四溢。

      岳桐杉早就把什么梦啊心魔啊抛掷一边,进了餐馆大手一挥,点了七八个招牌菜,便开始和左右邻桌热情交谈,把芦花镇的情况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这座镇上,没有只手撑天的富商,没有利益熏心的官员,只有一批浑水摸鱼的乡绅。

      她还听到白塔城的传言,说是白塔城县令因贪污数额巨大已被撤职清查,他的劣迹被神明知晓,降临神迹摧毁了河上戏台。

      那县令刚被撤官没几天,病死了。

      那位大娘说,他这叫富贵命,有命富贵,没命穷闲。

      黄大爷不这样想。他认为,早在一年前,神明就已经惩罚了刘县令。而刘县令因为曾经养育孩子的善举,获得了陆老爷的机缘,才捡回来一条命。

      残害无辜妖兽,一样要受天谴。鲛人蛊惑船员放火炸花楼,算是报应,称不上神迹。不管是刘县令病逝,还是陆老爷断腿,都是报应,是他们欠鲛人的。

      “可是鲛人伤害了很多无辜的城民,按照你的说法,他们也有罪。”岳桐杉说。

      两人吃完饭就上街闲逛,此时的摊贩大多已经收摊,街上没什么行人。

      黄大爷说:“确实,他们伤害城民的数目已经打破了平衡。他们的罪,最终由神官酌情考量。我们在这干想也没有用。”

      “那你想点有用的,帮我看看哪个好看。”岳桐杉抽出两只玉簪放在头上比量。

      黄大爷啧一声,应声看过去。

      他盯着两只簪子看了许久,久到岳桐杉以为他魂被抽走了,才缓缓道:“有什么区别吗?”

      两只簪子,一模一样的外形,都刻着一朵绽放的莲花。

      “有呀,这只是绿的,这只是白的。”岳桐杉在黄大爷面前,挥了挥,“你说梦莲姐姐她经常穿白衣服,应该是喜欢白色吧。可是这个绿色颜色好漂亮。”

      黄大爷悄悄指尖微动,一丝不可察觉的灵气爬上脖子,汇聚在双眼之上。

      “嗯,颜色确实不错,像初生荷叶,你若纠结,不如都买下,若再见到你的梦莲姐姐,让她挑一只。你俩一人一只。”

      “好主意。”岳桐杉满意收起簪子,从怀里掏出银子。

      摊主喜滋滋的接过银子,夸赞道:“姑娘好眼光,我这里还有许多小东西,姑娘赏赏脸,瞧一瞧。”

      岳桐杉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微笑着拒绝道:“不了,我们还要赶路。”

      摊主不依不饶的说:“我这里还有些寺庙高僧开过光的护身符、桃花符,还有通灵符。可灵了,用过的人晚上都会梦见神仙出现,答疑解惑。”

      “什么东西,我瞧瞧。”岳桐杉说。

      她的梦里神仙没有出现给她答疑解惑,反倒是有个特别慎人的声音骂她屁都不是。

      虽说岳桐杉知道这是骗人的玩物,但她心里还抱着一丝丝侥幸。

      万一梦到她爹了呢。

      通灵符价格不是个小数目。摊主报出价来,岳桐杉感觉自己浑身肉都在疼,好像在叫嚣着,让她赶紧把这罪恶之手剁了吧。

      黄大爷很快感受到了岳桐杉的情绪。

      他有些无语。那祝林生给的钱,够买一箱子符纸了,这小家伙还在这难受。

      “通灵仅靠一个符是做不到的。”黄大爷说。

      摊主心虚,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很快被他藏匿起来,笑着说:“这位大爷,您好歹是这位姑娘的长辈,虽说是长得年轻了些,可这胡话怎么能乱说呢。我这可是跑了八十八座寺庙才求来的符,人人都说灵验。你若说不能,难道您有什么与神明通灵的本事不成。”

      黄大爷眉头一挑,没回应摊主,手搂着岳桐杉的肩膀,架着她脖子。看上去举止亲密,可再一琢磨,更像是威胁。

      “你若是想通灵,回去我通给你玩。快走吧,我们还有很多东西没买。”黄大爷说。

      岳桐杉被他结实的肌肉勒着脖子,顺岔了气,被自己口水呛到,咳嗽几声,说:“你每次通灵,不是尖叫就是喊冤,吵得要死,有什么好玩的。”

      摊主听了二人的话,深知自己的碰上内行人,默默把五颜六色的符放到了下层。瞧黄大爷那五大三粗的模样,他也不敢找茬,微笑送走了二人。

      岳桐杉和黄大爷又逛了两条街,把庙观需要的东西买得差不多,打算回去。

      路过一条小巷,黄大爷头顶动了动,止住了脚步,说:“好像有个熟人。”

      岳桐杉一听黄大爷的熟人就没什么好印象,问:“人还是别的?”

      “咱庙的信徒。”黄大爷说。

      “啊?”

      庙观刚建,哪来的信徒,唯一一个进庙的……

      岳桐杉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东西。

      金主!

      “他怎么了。”岳桐杉紧跟着黄大爷进了小巷。

      小巷不深,几步就看到了巷尾。巷尾站着四个乞儿装扮的人,围成一圈,包着里面的人。

      岳桐杉抻着脑袋向内圈瞧,只见一个乞儿手向外一扔,丢出来一件灰色的外衣,怎么看都像是祝林生的那件。

      她不知怎么,心里竟浮起一丝期待。

      圈里不断传出弱弱的劝导声,“此间太平盛世,政律清明,赏罚分明。尔等竟光天化日之下强取豪夺,行苟且之事。若你们能放弃歹念,自此行善积德,必能取得功名……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其有曾行恶事,后自改悔,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声音断断续续说个不停,岳桐杉听的头都大了。

      乞儿们也受不了,一人捂住了他的嘴,说:“烦死了,要不是看在你这张娇嫩的脸,早就把你打死了。小兄弟,哥几个教教你,嘴皮子该怎么用。”

      那乞儿说着,像是从塞进怀里什么东西,然后开始解裤带。

      黄大爷已经忍不住拳头了,岳桐杉怕真出什么状况,赶紧咳嗽两声。

      乞儿们闻声转过身来,有的裤带已经解开,半挂在腰上。祝林生蹲坐在里面,被扒的只剩里衣,正死死抓着自己的衣襟。

      他们看到岳桐杉就转移了目光,岳桐杉看着他们,也默默移开了视线,一本正经说:“尔等当街欺辱,是要为之付出代价。”

      “小娘们,啰嗦什么,一起来……”乞儿正要继续脱裤子,就看到岳桐杉身后的黄大爷一步上前,胳膊上的肌肉暴起,身形足有两个岳桐杉那么宽。

      黄大爷指关节咯吱作响,脸上挂着惊悚的微笑。

      乞儿一个个瘦的跟鸡仔似的,哪敢对上此等壮士。他们神色慌张,提着裤子跑出了小巷。

      祝林生起来穿衣服,向岳桐杉二人行了一礼,“道长救命恩情,祝某没齿难忘,定当尽绵薄之力为道长献犬马之劳。”

      岳桐杉之前光顾着忽悠,还没仔细端详过此人。她瞧着祝林生的脸,确实有几分娇嫩。

      祝林生肤色白皙红润,比她见过桃花村居民的病态苍白要悦目得多。他五官生的也极好,不如黄大爷阳刚,也不如梦莲姐姐阴柔,卡在不刚不柔的中间,笑起来嘴角上两个浅浅的酒窝,活脱脱一个温润谦和的公子。

      黄大爷担心岳桐杉又要骗人,便把她拉到一边,回祝林生一礼,“施主不必答谢,救众生于苦难本该是我们的职责。”

      “不,我还是要谢谢你们的。不如今晚我先请二位道长到酒楼一叙。”祝林生穿好衣服,掏了掏背包,哎呀一声。

      岳桐杉见势不妙,捂住腰包,想逃。

      “可恶,我的钱竟被那群贼人抢走了。”祝林生懊恼道。

      黄大爷灼灼的目光已经锁定了想要开溜的岳某人,满脸写着:你好意思吗。

      “我有个提议。”岳桐杉举手,不敢与黄大爷对视。

      “说。”

      “我们不如追上那几个小乞丐,把钱要回来?他们应该还没跑远。”岳桐杉捂紧了腰包,笑嘻嘻的说。

      天色渐晚,光线渐弱,给寻人工作增添了不少难度。恰巧夜里芦花镇下起小雨,黄大爷把岳桐杉安置在客栈,找了一夜镇上可以避风避雨的地方,总算是把钱追了回来。

      祝林生对此感激不尽,当即提出把钱分给岳桐杉一半。岳桐杉虽然爱钱,但看到他剩的那为数不多的钱两,还是婉言拒绝了。

      北上赶考路途遥远,再苦也不能苦了读书人。

      读死书的读书人也不行。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不是因为写不好文雅书生,所以直接开摆,给小祝加了个读死书属性。(他的人设真的是这样)(狡辩)
    祝林生所有诗句文言,全部源自百度。(俺读书少,造不出来好看的)(在读了,在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