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建庙 ...

  •   三百米处果然有一处小河。四周都是繁茂的树林,河水自上游欢快奔流至此,水速渐缓,宛然曲折,浇灌着河边灌木草丛。

      二人沿着小河野炊了两三天,调养生息。黄大爷在河两边展开搜索,终于在小河边二里地外发现一处庙观。

      “你家庙观的标准,长这样?”岳桐杉看着面前的建筑物,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庙观很小,只比她原来在荒郊野岭住的那个小破茅草屋大一点点。四面由土块垒成,屋顶堪堪挂着两片瓦,承重柱长满蘑菇,房梁摇摇欲坠。岳桐杉进门先捂住了脑袋,生怕哪阵风路过,不小心碰掉了上面的烂木头。

      “看样废弃了很久,修一修应该能用。”黄大爷伸手想关观门,咔吧一声,把门扯掉了。

      “所以我们只是换了个地方风餐露宿对吗。”岳桐杉苦笑道。

      “不,你要相信,勤能致富。”黄大爷一本正经说。

      “好好好,你勤,我富。”岳桐杉找了个角落,盘腿打坐。

      这几日她一直在自学法术。

      为什么是自学呢。因为黄大爷说,咒术仙法他可以教,但如何催动体内的灵气为己所用,各仙各不相同。这是成仙者生来带有的,他就是出生两天就炸碎了狗窝,气得狗妈断了他三顿奶。

      黄大爷无法教导自己,这一段启蒙需要她自己琢磨。

      修仙非容易之事,岳桐杉这几日努力洗脑,自己是北冥神君的女儿,有大把的财产,啊不是,天赋等着她继承。她是电视剧中高高在上翻云覆雨的神仙,不需要特效就可以打激光雨。她不是什么二十一世纪大好女青年,不相信什么马克思恩格斯,人的本质是灵魂,世界是唯思主义……

      可是,这世界上怎么会有神仙呢!

      潜意识里二十多年的思想品德教育,让她始终不能彻底抛下过去。气的她直撞墙,想着若是真失忆了多好,她成了大傻子,肯定一下就能接受了。

      黄大爷出去砍树,岳桐杉坐在庙观里,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上松散的白云,长长叹了口气。

      嚓,细微的声响自上方传来,岳桐杉应声望过去。

      清风吹拂,一根破碎一半的房梁,受不住腐蚀,随着咔的一声,彻底断裂。

      碗口粗的木头朝着她砸过来。

      岳桐杉骤然瞳孔一缩,慌乱抬手挥了一下。

      一道蓝光闪过,击中粗木。下坠的粗木被整齐切成两半,闪着晶莹的冰屑,在岳桐杉两边倒下。

      卧槽!冰??

      她刚刚是不是触发了什么隐藏条件?

      树林中的黄大爷,正在挑选合适做房梁的木头。他手起,风至,碗口粗的树木应声倒下。

      他砍了十几根木头,正打算捆起来一起扛回去。突然,他听到了岳桐杉的叫喊。

      “怎么了!”黄大爷焦急冲回庙观。

      只见岳桐杉不知怎么,爬上了庙观那岌岌可危的墙。

      “大爷,我下不去……”岳桐杉哽咽道。

      她趴在墙头上,满眼泪花。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像是受尽了委屈,黄大爷强忍笑意把她抱了下来。

      落地后,岳桐杉蹬了蹬发软的腿,勉强站立。

      她只是想试试,如果自身有危险的话,会不会触发那个条件。结果,刚爬上去,她怂了。这墙又晃晃悠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坍塌。

      她不得已才叫黄大爷。

      黄大爷听她颤颤巍巍的解释,不禁嗤笑,说:“真是笨蛋啊。”

      岳桐杉不服气,但又理亏,她甩下一句“透透气”,红着脸跑出了庙观。

      “你才笨,你全家都笨。”

      岳桐杉站在一棵大树下,背着手,轻踩树根,嘴里嘟囔着。

      树林茂密,黄大爷已经清理了一番,已经少见毒虫,偶尔会有小鹿野兔路过。

      岳桐杉托着腮数,这只兔子是晚饭,那只小鹿是明天的,还有棵果树,可以做夜宵。

      一道黑白相间的物体飞快穿过树林,向庙观方向飞去。

      岳桐杉纳闷,这小树林动物的颜色可真是奇怪。忽的,又从她身边窜过去一道橘黄。

      橘黄停下脚步,歪着脑袋,仔细端详了一下蹲在树根下的岳桐杉,弱弱“瞄”了一声。

      是只大橘猫。

      橘猫并没有过多停留,朝着黑白猫消失的方向奔去。

      好壮实的小猫咪,岳桐杉心里想,壮壮的小猫咪可比壮壮的黄狗可爱多了……

      狗!

      岳桐杉一个激灵窜起来,拔腿跑向庙观。

      她平常遛狗,小区里有很多流浪猫,黄大爷每次见着猫就呲牙,冲上去跟人家论高低。她因为这事没少受伤。

      她的狗黄大爷能如此,这只狗妖黄大爷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大爷!”岳桐杉闯进庙观。

      两只猫都在,它们高高竖起尾巴,脊背拱起靠着土墙,五爪抓地,对着黄大爷哈着气。

      而出乎岳桐杉意料的是,黄大爷正抱着胳膊,淡定站看着那两只小猫咪,一脸的无奈。

      他瞥了一眼喘着粗气的岳桐杉,幽幽道:“怎么跑成这个样子,你不会是担心我会对它们怎么样吧。”

      岳桐杉梗着脖子对上黄大爷“你竟然不相信我”的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

      黄大爷说:“想什么呢,我可是正规修炼的狗妖,怎么会有凡狗的习惯。”

      岳桐杉挪到黄大爷身前,逆着毛挑了一下黄大爷脖子上被激起的黄毛,再次坚定的点点头。

      对,我就是不信。

      黄大爷:“……”

      两只猫快步越过破败的墙壁,跑到庙观后喵喵叫着,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岳桐杉问:“它们怎么了。”

      黄大爷不想搭理岳桐杉,哼的一声别过头,说:“庙后面有一窝小三花,被我扔出去了,它们应该是发现孩子不见了,着急吧。”

      “什么!?”岳桐杉白着黄大爷的肩膀,跳起来拧他的耳朵。

      “疼疼疼!”黄大爷吃痛,连忙捂着自己的耳朵,质问岳桐杉,“你又怎么了。”

      “给我找回来!”岳桐杉说。

      黄大爷老老实实把一窝小猫端了回来。

      他丢的不远,树林里没有野兽,小奶猫们都平安无事。

      它们最大的威胁就是黄大爷。

      “没事啦~”岳桐杉轻轻摸着大橘猫,安抚道。

      大橘猫不怕人,岳桐杉一靠近,就会蹭她的脚踝。黑白花猫有些怕生,远远盯着岳桐杉和黄大爷,守着孩子。

      一窝小奶猫有四只,三只三花,一只小橘,刚学会爬。

      岳桐杉给了黄大爷脑门上几个爆栗,强烈谴责他。这么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哺乳动物,他怎么能忍心。

      黄大爷在岳桐杉的要求下,在庙后搭建了一个简易草棚,给小猫用。

      他有意见,他不敢说。

      谁让岳桐杉是他主人呢。

      岳桐杉不习惯以主人的身份说事。黄大爷若是她养大的狗,顶多算“我家有儿初长成”。都是搭伙过日子,没必要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庙观修建很快。虽然庙后的喵喵乱叫很扰心神,但黄大爷基建本事了得,几天就打好了房梁,重新和泥筑墙。

      一个月后,废墟终于有了个庙的样子。小猫都会四处乱跑,庙后雨棚扩大了好几倍,还来了一些生面孔。

      庙观周围的草木都被黄大爷清理干净,翻新后在树林中很是显眼。黄大爷打算在此供奉神仙,收集香火。

      一些冷门小神如果发现凡间多了个庙观,为了积攒功德,一定会多留意的。

      “供奉神明?你不觉得咱们缺了最重要的东西吗?”岳桐杉撸着怀里的小猫,说。

      黄大爷看岳桐杉沉迷别的猫咪的身体,总觉得心里堵得慌,但他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下,说:“你是说,神像?”

      “真是笨蛋。供奉供奉,当然是功德箱啊!”岳桐杉终于骂了回来,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黄大爷不以为意,说:“那是养凡人的东西,对于神仙,只要有信仰就足够了。”

      “那可不行,不落到实处怎么能见真情呢。” 岳桐杉说。

      “真情,是金钱可以衡量的?”黄大爷说。

      岳桐杉耸耸肩,“不可以吗?”

      黄大爷看着岳桐杉,岳桐杉看着黄大爷,一人一狗,大眼瞪大眼。

      “那个,请问,这里是神庙吗?”

      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位粗布素衣的书生。他扶着门框,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眼睛很亮,看着庙中二人,满面期许。

      书生衣着朴素、语气和善,岳桐杉不禁想起了小树林的高飞。

      “不是。”“是。”

      岳桐杉黄大爷异口同声,说完都鄙夷的瞥了对方一眼。

      “啊?”书生不解的挠头。

      黄大爷上前一步,客气向书生行了一礼,道:“是,只是尚在修建,神像还未安置。施主能来此荒芜之地想必是与本观有缘,不知有何愿望向神明诉说,待到神像安置完全,我等定会帮施主传达。”

      书生郑重点了点头,像是信了黄大爷的说辞,问:“草合人踪断,尘浓鸟迹深,庙观在此处设立,想必道长是淡雅薄利的性情中人。敢问道长供奉的是哪位神仙。”

      黄大爷正色道:“道梦仙子,掌管凡人梦境。”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是忘记上传存稿了,所以晚了个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