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阻拦 ...

  •   雨水打湿了窗帘,透过窗帘渗入车厢,沾湿了岳桐杉的衣襟。

      车厢口,梦莲和黄大爷还在僵持,岳桐杉把屁股向前挪了挪,离窗户远一点。

      雨越下越大,车厢就像一张鼓,雨点敲击的声音越来越闷。

      岳桐杉都在怀疑是不是下冰雹了,她想看看窗外,回过头,赫然看到了自己的眼睛。

      一只剑刃,穿透车厢顶,剑尖正指在她刚刚坐着的地方。剑身反着寒光,清晰的映着岳桐杉的脸。

      她连滚带爬掉下座位,引起了车厢口两人的注意。

      梦莲先看到了那点一闪而过的剑光,立即抢过辔绳,说:“我驾车,你去解决!”

      黄大爷还在气头上,他站起身来,伸手掰着车厢外沿,翻身上了车厢顶。

      车厢顶趴着一个黑衣人,他一见黄大爷,毫不犹豫跳下车,车厢后跟着的是数十名快马斗笠的黑衣人。

      斗笠轻抖,数道寒芒向马车喷射而出。黄大爷脚蹬在车厢壁,一手抓住车厢上沿,另一只手掏出包里的毯子,抡圆了甩动。

      雨水很快打湿毯子,毯子变得沉重无比,黄大爷舍不得扔,用力向上一甩,啪的一下,糊在了车厢顶。

      车厢里的岳桐杉只听到一声闷响,抬头一看,车顶上扎着密密麻麻的长针。

      外面果然激烈!

      幸亏她早一步蹲下,不然真要被扎成刺猬。

      岳桐杉现在觉得车厢里哪都坐不住,不知道什么地方就会冒出新刀子。

      她小步挪到梦莲身旁,想帮点忙,又发觉自己不会驱车,碍手碍脚。

      “会骑马吗?”梦莲突然开口问道。

      岳桐杉想起自己曾经在游乐场骑过二十元跑两圈的马,磕磕巴巴道:“不不太会。”

      “那就好。”梦莲说,“衙门这群黑犬们我知道,接的都是死命令,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你的侍卫可以牵制他们一会。”

      梦莲站起来,纵身一跃,骑在了马背上。她从靴子里拔出一柄匕首,砍断马车绳子,剩最后一根,回头对岳桐杉伸手。

      “快上来!”

      岳桐杉一愣,说:“我去叫黄大爷!”

      “叫他干什么,保住你的命要紧!”梦莲焦急喊,“快啊!”

      两侧有黑犬乘马追上,梦莲用力拍马,马速加快,车厢牵引松散,摇晃得更加厉害。

      车轮压上路沿石子,猛地一颠,岳桐杉站不稳,向前一个踉跄,眼看要掉下去,她脚下用力一蹬,握住了梦莲的手。

      梦莲为女子之身,力气不大,她拉不动岳桐杉,岳桐杉就半挂在马与车之间,吃着马蹄激起的尘土。

      两侧黑犬仍有追击之势,岳桐杉一咬牙,起身要跳上马。

      反正黄大爷那么厉害,一定能摆脱他们……

      吧。

      老天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偏不如她意,就在她奋力起跳时,那唯一的一根绳子不堪重任,徒然崩断。

      岳桐杉脚下一空,借力失败。然而,挂在车厢后方的黄大爷,重量要比她重的多。车厢受力不稳,向后仰倒,前方突出的木板把悬空的岳桐杉狠狠撅了上去,梦莲的手被强行挣开。

      岳桐杉死死抱住木板,后方黄大爷及时跳车,车厢又失去平衡,向前扑倒。前面的木柱擦地,车厢被迫停下,岳桐杉贴着地面飞了出去。

      马儿受惊,载着梦莲乱窜,没了踪迹。

      黑犬们纷纷停下,围住车厢。他们目标明确,就是取岳桐杉黄大爷两人小命。

      大雨磅礴,路面泥泞,岳桐杉滚了一身泥,脸着地,吃了一嘴泥巴。

      石子般的雨点密集敲着她脑瓜,砸的生疼。

      “你没事吧。”黄大爷焦急问。

      “呸呸呸,有点。”岳桐杉趴在地上,缓缓爬起来,刮去糊在眼睛上的泥,说:“碰上这对父子,真倒霉。”

      黑犬成包抄之势,围住两人。路上黄大爷打掉许多,奈何数量众多,仍剩下七八个黑犬。

      “打还是跑?”黄大爷说。

      “打残。”岳桐杉冷声道。

      “好。”

      ……

      乌云遣散,湛蓝重现,天边挂着一道浅浅的彩虹。路边的树木经过雨水洗刷更加翠绿,地上散落残枝败叶,融入花草中。太阳撒照大地,烘烤着水分。

      岳桐杉坐在路边的树荫下,用力搓着衣服上的泥巴,抱怨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水源啊。我身上的泥巴都结块了!”

      空气湿热,黄大爷擦擦额上的汗,说:“快了。白塔河水流不小,上游肯定有很多小分支。”

      区区几只黑犬,暗器花里胡哨,拳脚功夫差劲得很,没几下就丧失了行动能力。黄大爷把他们明晃晃堆在路上,都留着几口气。但具体该怎么处置,就要看他们主人是怎么想的了。

      岳桐杉掉下车,受了点擦伤,很快就自愈。只是这一身的泥巴恢复不了,两人正到处寻找可以用的水洼。

      走走停停,已是临近傍晚。天空飞过阵阵鸟群,丛林里夜习的野兽逐渐苏醒。晚风吹拂,草丛沙沙作响,引得岳桐杉不禁打个冷颤。

      她想起今日,自己两次差点抛弃黄大爷,可最终还是和他走在一起。心里百感交集,她不禁加深了今日的决定。

      “大爷,你能教我怎么用法术吗。”

      黄大爷正在嗅天嗅地找落脚的地方,听到她的话愣在了原地。

      “你,真的?!”

      “昂。”岳桐杉也不知道这货在吃惊什么。她知道她习惯躺平,这偶尔表一下决心,就这么令狗意外吗。

      黄大爷激动得一拳干碎了旁边一颗大树,回身抓着岳桐杉的两只肩膀,说:“太好了。冰系神仙真的十分少见,每一位都是仙榜排行在前几。你好好发挥你的本事,日后别说是北冥神殿,整个北海都是你的!”

      “啊?那不本来就是我的吗?”岳桐杉满头问号。

      她爹的,不就是她的吗?日后还能继承给私生子吗?

      私生子!

      岳桐杉心里默默记下,要是回到仙界,一定要暗中打听一下她爹的为人,有多少相好。毕竟是个古代社会,仙界也见不得有多开明。

      黄大爷说:“我的意思是,你会成为一个强者,说不定,可以位列仙榜前三。你父亲北冥神君,乃仙榜第一神君!”

      岳桐杉看黄大爷就像是,主人做官,脚边那只幸灾乐祸的狗,说:“我打断一下,你说的仙榜,是实力还是功德。”

      黄大爷不争气得瞥了岳桐杉一眼,说:“当然是实力,功德第一是天帝,北冥神君位列第三。”

      “哦,那也还凑合。”岳桐杉一手拖着下巴,心里小算盘开始噼里啪啦响。

      她这位素未谋面的爹,可真不错啊。

      “走吧,前面三百米有条小河,我们要在天黑前生起火。”黄大爷指了个方向,岳桐杉沉浸在算盘里,闷着头跟上。

  • 作者有话要说:  白塔城副本结束啦,开启神奇的喵喵屋副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