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离城 ...

  •   黄大爷皮糙肉厚,岳桐杉的拳头不过是按摩。他得令,抱起岳桐杉点足越过高墙,消失在巷中。

      巷子里的凡人们满脸懵逼。他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去往何处。

      “鬼啊!”

      狗肉馆店员一声响彻天际的喊叫,打碎了城民的镇定。

      黄大爷飞檐走壁,向白塔城郊外跑。

      “我在花楼见到了那个黑面具的人。他是白塔城的县令,陆老爷叫他义父。”黄大爷边跑边说。

      岳桐杉抱着黄大爷的脖子,说:“义父?穿成那个样子?”

      黄大爷说:“我先前在大牢的时候,听有的狱卒说,他们县令久病不起,两个月前突然痊愈。我刚看到黑面具的时候没反应过来,现在一想,应是有人假冒县令。”

      岳桐杉说:“那白塔城城民岂不是很危险。”

      黄大爷皱着眉,说:“我不确定。我昨晚跳上花楼,就看到他跳下河,被鲛人撕碎了。那陆老爷还想跟着跳,我好不容易才拦住他。”

      黄大爷越过中心街口,突然,街道两边整齐的屋檐上,窜出十几个黑衣人。他们伏在房顶,手里的短剑闪着朝阳的光辉,如一只只恶犬,安静等待猎物出现。

      “我确定了!他没死!”黄大爷迅速转身,逃离街口。

      黑衣人们发现二人,立即提剑追着上来。

      黄大爷跳到地面,拐入小巷中,遮挡身形。他走得毫无逻辑,快步穿过小巷,路过一处废宅时,听到一声清脆的女音。

      “大叶!这里!”

      黄大爷听着奇怪,察觉到对方并无恶意,循声赶去。

      房屋荒废许久,长满青苔和杂草,杂草之上堆着许多新鲜的干草垛,像是刚堆上不久。在草垛间隙中,立着一位白衣蒙面女子。

      “梦莲姐姐!”岳桐杉从黄大爷胳膊上跳下来,认出眼前的女人,是她心心念念的梦莲。

      “跟我走。”梦莲来不及叙旧,拉着岳桐杉向草垛内走。

      废宅院子里有一口枯井,梦莲观察着外面的动静,伸手扇了一下黄大爷的手臂。

      “你先下去,接住我们。”

      黄大爷讨厌被不熟的人触碰,平白无故被扇了一下,心中不悦。他看了眼岳桐杉的花痴相,冷哼一声,翻下枯井。

      井底十分开阔,向内看去,有一个小小的洞口。

      “慢一点。”梦莲扶着岳桐杉,一点点,探下去。

      岳桐杉被黄大爷稳稳接住。梦莲直接跳了下来,枯井很深,黄大爷客气伸出一只手,托住了梦莲的鞋子,以作缓冲。

      梦莲借力跳到井底,她再次伸手想要扇黄大爷,被黄大爷躲开了。

      “少碰我。”黄大爷一手搂着岳桐杉,对梦莲说。

      梦莲并不介意,语气依旧冷淡,说:“我听说你力气大,你把这个搬过去,堵住洞口。黑犬对白塔城很熟,很快会查到这里。”

      黑犬自然是指外面那群黑衣人。黄大爷顺着指引看去,井底墙壁上,嵌着一块巨石。

      他再次看向岳桐杉。

      岳桐杉也在看着他,满脸写着:

      站这干嘛,快去啊!

      黄大爷无奈妥协。他抱着巨石,两手用力向上一扔,黑暗瞬间将光明侵蚀殆尽,巨石死死卡在了洞壁上。

      周围一片漆黑,岳桐杉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身侧有几道深长的喘气声。

      梦莲找到了火把,井底被照亮。

      火光摇曳,梦莲拿着,岳桐杉没有感到很强的不适感。反倒是黄大爷指尖打火,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黄大爷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梦莲走到洞口,招呼着岳桐杉,“走吧,这条路可以通往郊外,我已经安排好马车。你要是不想走,随便。”后半句是对黄大爷说的。

      黄大爷始终对这个女人心怀戒备,可岳桐杉相信她,他只能暗自提防。

      岳桐杉痴痴的跟着梦莲,脸上挂着笑意,问:“梦莲姐姐,桃楼发生什么事了吗?”

      梦莲说:“桃楼没事呀。你们昨天弄断了房梁,现在还在修。”

      岳桐杉说:“我是问,姐姐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呀。我昨日看到陆老爷把你绑起来,我以为……啊梦莲姐姐我不是有意诅咒你啊,我真的是很担心你。”

      “嗯,我知道,小杉心善。”梦莲看向岳桐杉,眼里似有泪光,说,“陆平原本是想拿我献祭,我认为青桃更有资格,就让她去了。桃楼的人以为我失宠,在我的茶水里下毒,我就离开了。”

      “就…就这么简单?”岳桐杉问。

      献祭这么大的事,可以随便换人?桃楼那地方,她刷了十天盘子,最后还得靠黄大爷,梦莲说出来就出来了?

      “嗯,男人,都很简单。”梦莲杏眸微眯,笑着说。

      甬道出口是一片茂密的小树林,似乎很久没人经过,需要黄大爷强行开路才能走。

      出了小树林,就看到一驾朴素的马车停在小路边。梦莲摸了摸马头,跨上马车,朝岳桐杉喊:“一起吧。”

      黄大爷自然成了驱车人。

      马车做工结实,装饰简单朴素,非陆老爷的豪华,更像是后厨拉货的。岳桐杉和梦莲坐在车厢里,有这头没那头的聊着。

      梦莲:“抱歉,这一段路不安全,我特意选了一辆不显眼的马车,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会的,不会的,梦莲姐姐愿意带我们,我已经很感激了。”岳桐杉握着梦莲的手,激动的说。她总觉得这话好像不久前刚说过。

      黄大爷敲了敲车厢,问:“梦莲小姐,你知道陆平和衙门的关系吗。”

      “知道。”梦莲说。

      陆平确实为陆家之子,只不过是陆家养在外的私生子。他十三岁之前,都是和他养父,也就是现任县令刘广桦生活在一起。

      上一辈陆老爷为了封口,给了刘广桦一个官职。多年后陆平成为家主,刘广桦也在陆家的帮助下,从一个小官兵,混成了县令。

      他们两人的关系非常紧密,陆送刘财,刘送陆权,两人联手吃空白塔城。

      一年前,刘县令突发恶疾,卧病不起,陆平为了救他,花了大价钱寻来一只鲛人,取了精血,救活了刘县令。

      花楼,表面上是为了给陆平寻欢作乐,实际上是用来圈养那只鲛人的囚牢。

      “不止一只,花楼里囚禁了三只。”黄大爷说。

      “着火那天,火烧穿了墙壁,我看到货仓里,有两具鲛人干尸,是一对母子。他们全被剪去鱼鳍,挖去双目,拔掉舌头,被钉在了花楼的墙上。还有一个剩半口气的雄性鲛人,就是我发疯那天见到的那只。他还没被拔掉舌头,所以才能召唤同伴。鲛人性情温和,从不会主动攻击人类。昨晚,他们是真的很愤怒,所以才会献唱。”

      “……”岳桐杉沉默。

      她是为了什么跟黄大爷生气?因为他害死了人。

      可是,她为什么心里感觉怪怪的,就好像是,她冤枉了黄大爷。

      她甚至为了这个错误,生出了抛弃黄大爷的想法,到头来还是指望他会保护自己。

      既然黄大爷并不是她养大的狗,他连保护自己也不再理所应当。岳桐杉低头,盯着自己的两只手心出神。

      她或许也可以拥有力量。不仅是为了保护自己,更是为了如果下次黄大爷不得已扔人,她可以帮黄大爷接住。

      马车沿着城郊小路行驶,天空阴沉下来,乌云翻滚,骤风呼啸,路边的草丛随风倒伏,树叶被带上高空,随风漂浮。

      梦莲将马车的窗帘放下,说:“小杉,你不用担心。花城烧毁,死伤城民近百,必定会惊动郡守。刘广桦他们贪污钱财,很快会被查到的。他的杀手再多,也不过是个县令。”

      岳桐杉抿了下嘴唇,点点头。

      “小杉,你和大叶,接下来要回家吗。”梦莲靠近岳桐杉,轻轻拢着她的肩膀。

      岳桐杉受宠若惊,脸红了好几个度,说:“对,是回家没错。”

      “介意带我一个吗。”

      梦莲带着和善的微笑,柔声道:“我失去了记忆,对很多地方不了解。小杉,你可以帮帮我吗?”

      岳桐杉徒然瞪大了眼睛,连忙摆手拒绝。

      “不行不行,我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山高水远,路上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没命的。”

      梦莲徐徐道:“没关系,我会自保。我也会自力更生,路上我还可以照顾你的起居。大叶是男人,总归是不方便的。”

      车厢突然一顿,外面马匹嘶鸣几声,速度加快许多,边跑边叫,像是,挨了重鞭……

      岳桐杉想起外头那驱车的狗,弱弱道:“我说了不算,要不你问问黄大爷?”

      咔——

      一声惊雷划破天空,暴雨倾盆而下,打得车厢噼啪作响。

      梦莲表情十分认真,她真的掀开门帘,去问黄大爷。

      黄大爷脸色阴沉,像是被人借了三百根大棒骨八年没还。梦莲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侧头看向车厢内的岳桐杉,眼神像是要扒了她的皮。

      岳桐杉慌乱转移视线,尴尬咳嗽,自言自语道:“今天天气真不错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岳桐杉:我摊牌了,我是大sai迷。大美女可太招人稀罕了。美女姐姐快来贴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