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白斯表白 ...


  •   第五章白斯表白

      白斯穿着大哥白葵的衣裳刚走出门,就撞见了前来道喜的白葵。

      “霏霏不说,你化了雌,怎么穿成这样?”白葵看到白斯穿着自己的旧衣,惊讶地问道。

      “大哥,从今日起,不要在我面前提“雌狐”两个字。”

      白斯拖着两条腿,别别扭扭地走出狐狸洞。

      “两条腿走路,太不舒服了。”

      白斯现出原形,此刻的它已然脱了幼态,脸尖了起来,她拖着两尾跑到溪边,看着水中倒影。

      “丑死了。”

      白斯还是接受不了化身后的自己,在去蝶山峰崖的路上,偏偏又遇到了云夕,他已于昨夜修成四尾,这样比下来,白斯觉得自己更没机会了。但她还是想告诉丛宛,自己是喜欢她的,如若不开口,怕是这一生都会后悔:管它雄雌,真的喜欢哪顾得上这些。

      白斯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已来到峰崖。丛宛正在给各位守着结界的叔伯奉茶。白斯叫了一声:

      “宛儿姐姐!”

      “是谁叫我?”

      “是我,白斯。”白斯此刻才想起自己的声音变了,丛宛已经认不出她了。丛宛走到白斯面前,看到两条长长的尾巴拖在白斯身后,笑着说道:

      “我的斯儿终于化身了,快给我看看,什么模样?”白斯闻言,转了身,白气四散,一个俊朗的少年出现在丛宛面前。白玉面庞,高鼻媚眼,微厚的唇上,泛着桃红。

      “真好看,斯儿长大了,竟如此俊俏。”丛宛从前只当白斯是个孩子,斯儿顽皮,从小就喜欢在丛宛面前打滚,露出白白的肉肚皮来,让丛宛挠痒,今后怕是再不能了。

      “宛儿姐姐,你随我来,我有话说。”

      “有什么话,在这儿不能说?”

      “秘密。”

      白斯走向蝶山峰崖后的林子,丛宛笑着跟了过去,心里还想着:小狐狸长大了,也是这般任性。白斯想走得快些,奈何这两条腿,用着不习惯,走起来歪歪扭扭的。

      “斯儿,好好走路。”

      “不会。”

      丛宛快步走到白斯面前对她说:

      “男子走路要大迈步子,挺起胸膛才有气势。”

      “我,我不是……算了。”白斯再次越过丛宛,走在前面。步子确实大了些,走的也顺畅了许多。来到无人的密林深处,白斯才停住脚步,转过身面朝丛宛。她有很多话想说,可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丛宛笑着问她:

      “斯儿,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这里没人了,跟我不必藏着什么。”

      “我,我昨夜化身成了雌狐。”

      “啊?怪不得说话有些娇气,那你为何这身打扮,怎么,连我你都想骗?”

      “可我不想做雌狐!”

      “其实我也不想,可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情。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这样多好。我从前还担心你娶不到妻子,现在看你这般好看,想着用不了多久,提亲的人可要踏破白家的门槛了。”

      “我,我其实……”白斯急得皱起眉。

      “这可是害羞了?我的斯儿妹妹。”丛宛像从前一样,捏了一下白斯的脸蛋,白嫩的脸还是软软的。白斯看着丛宛,她的姐姐笑得很好看,弯眼修眉,极为可亲。

      “我喜欢你!”

      “什么?”丛宛收回手,看着白斯。

      “我喜欢宛儿姐姐的。我想化身之后来娶你,可是现在我……”白斯可怜巴巴地看着丛宛。丛宛从未想过,白斯对她有这样的心思。

      “你还小,不知何为情爱。你对我的喜欢,不是男女之情,更何况你是雌狐,与我如何做夫妻呢?”

      “虽然是雌狐,可我还是喜欢你,我就想跟你在一起,宛儿姐姐。”

      “怎么说不通你呢,可能等你遇到心爱的人之后,便会明白了。那种感觉,试过才会知道。”丛宛说。

      “你是说,这样吗?”白斯化身之后,比丛宛高出半个头来,身材也似男子,丛宛才会看错。

      此刻白斯把丛宛拥在怀里,咬住了丛宛嘴唇,丛宛没想到白斯会如此,惊得愣了神,才让白斯得逞。

      小狐狸觉得姐姐嘴唇松软,咬上去比吃过的任何东西都美味。丛宛推开白斯,用手抹着嘴巴,生气地说道:

      “白斯,你在做什么?为何要咬我?”

      “云夕咬得偏我咬不得吗?”白斯舔着唇,意犹未尽地红着脸说道。

      “你,你看见了?小小年纪竟要偷看这些?”

      “我哪有偷看?我去找你时,看你与他如此,这就是你说的喜欢,我也可以!”

      “斯儿!以后再不许如此对我。”

      “宛儿姐姐,是不喜欢我了吗?”白斯的眼睛生得极为明亮,此刻含着泪的样子,让丛宛不忍心伤她。

      “我喜欢斯儿,但,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喜欢。”

      “因我是雌狐?”

      “不全是。斯儿你应知我已经许了别人,在这蝶山上,再无人能入我的心了。现时狐族有难,我无心谈及情爱,也希望你知道,我是在意你的,可我只当你是姐妹,莫要再多心了。”

      “反正就是不喜欢我了?”白斯任性惯了,哪里听得进从宛的话,豆大的泪珠流个不停,丛宛走上前,想帮白斯擦泪。

      “斯儿,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要听!是你说,喜欢就是想把好的自己留心在意的给她,我那时心里就只能想到你,可你现在又说这些,我再不要理你了。”

      白斯哭着挡开丛宛的手,变回双尾白狐,朝着蝶山下跑去。

      “斯儿,莫要跑远,外面危险!”丛宛看着白斯离去,还是有些心疼。白斯陪在她身边整整五百年,那惹人怜爱的小白狐,她从舍不得责罚,现如今伤她的竟是自己。

      如若早知她的心思,或许能早些说明,也免得她如此伤心了。丛宛摇着头,去寻白霏,想让白斯长姐劝劝那小狐狸。

      红异来到青脉山,进入蚺明宫见蛇帝南截空。

      “红异长老前来,有失远迎。”

      “蛇帝别来无恙啊,距上次相见已过了千年。”

      “请坐。”

      “不必了,我来是想问,蛇族何故围我青宇蝶山?还在山下杀我狐族子孙。”

      “这我倒想问问您,狐族要寻玲珑血,是何用意?”

      红异心中一惊,原这寻血一事,只有狐族和神族知情,狐族内也少有人知,这消息是如何被蛇族知晓的?

      “并无此事!”

      “哦?小女贪玩,去了趟青宇蝶山,偏巧遇见了只未化身的小狐狸,随口打听到狐族在寻玲珑血,这玲珑血能破结界,到时狐族就可出了蝶山。连幼狐都知道的事情,你说并无此事!”南截空起身,将茶碗摔在红异脚边。红异知无可瞒,便应声道:

      “南截空,你欺我狐族太甚!当初若不是丛龄放你,你早死在青宇蝶山之上,谁知你恩将仇报,囚了狐族千年,每年还要百颗狐丹。今日我来,就是要告诉你,若结界不除,我狐族将死战到底,再不会献狐丹与你。”

      “好呀,既如此,便休怪我不留情面。”南截空弹出毒线捆住红异,红异并未设防,此刻被毒线困住。

      “南截空,你这庶子要做什么?”

      “我想借长老狐尾一用。”

      “你敢!”

      “有何不敢?狐尾祭旗,我要让狐族看看,谁才是这妖界的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