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蝶山之危 ...

  •   第三章 蝶山之危

      南雨嫣走后,白斯再想踏入人间,身体又被弹了回来。白斯用爪子抓了抓被摔疼的屁股,起身落寞地走回蝶山。

      它没有开口对任何人说起雨嫣,它怕自己想去凡间的事儿被父母姐姐知晓,又免不了被骂。

      月亮越来越圆了,五百年来,白斯第一次如此期待月圆,如此想脱下这一身狐皮。可是月圆未至,大难却来袭。

      南雨嫣回到蛇族青脉山,把打探来的消息告知蛇族蛇帝南截空。蛇族与狐族不同,蛇族生而冷血,但异常团结。狐族是由族人推举长老为首,蛇族则由帝王世代承袭。

      九尾狐九尾需修炼历伤而得,蛇族九头却是生而有之。蛇族从幼蛇出生之日起,便可辨出等级。九头为贵,八头次之,以此推之。单头或双头蛇,只能做兵卒,终其一生只为下等。

      南截空生有三子一女,雨罗、雨羊为双生子,仅有八头,长子南雨存与小女南雨嫣皆为九头尊身。

      雨存太子与雨嫣公主,是南截空的左右臂膀,南雨存四万岁,而雨嫣只有一千五百岁。南雨嫣百岁化人形,至此成了蛇族最美的公主。

      南截空对小女儿甚为宠溺,雨嫣恃宠而骄,从不把几个哥哥放在眼里。只一件事儿,南截空不许她提,便是关于雨嫣的母亲。每要提及,蛇帝便会动怒,时间久了,她便不敢再问了。

      雨嫣与三位哥哥同父异母,她对母亲的记忆,仅限于幼年。母亲常与她提起蝶山和山上的狐狸,不许她伤狐族,还说狐狸肉酸不好吃。后来母亲突然消失了,接下来蛇狐二族大战,她曾听人议论说她的母亲来自青宇蝶山,是狐族最美的九尾雌狐。

      南截空听闻有人提起此事,便下令割了妄议之人蛇信。从此之后青脉山上,再无人敢提狐族,无人敢问青宇蝶山。

      南雨嫣心中一直有疑,她想找到母亲,也想知道千年前两族为何相争。南截空看起来野心勃勃,甚至扬言要掌了三界,与神族齐位。可雨嫣知道,他只是心中有恨有悔,却不知恨着何人,悔着何事。

      青宇蝶山外的结界,是蛇毒封印。蛇族能入,狐族却不能出,千年来狐族备受压迫,出了蝶山,便会中毒,法力尽失。

      雨嫣修得蛇族瞬移之法,第一个念头,便是去蝶山这个听过却未见过的地方看上一眼。蝶山脚下,正好遇见了去寻丛宛的白斯,无意中打听到狐族在寻“玲珑血”的消息。

      “他们在寻玲珑血?果然狐族忍了千年,还是想反。”南截空大怒,派南雨羊带兵,去安临截杀寻血之人,雨存与雨罗举兵去袭青宇蝶山。

      “爹爹我也要去!”南雨嫣请命。

      “你去做什么?谁准你去蝶山的?你此生不可踏入蝶山半步。”

      “我带回了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就我不能去?”

      “来人,带公主回房,这几日不准她出门。”

      “爹爹!”

      丛宛一走就是一月,要知蝶山一日,人间一年。30年人间游历,丛宛一行人四处取血,偌大一个安临城,从城主到百姓,未得一滴可破结界的玲珑血。丛宛怀疑这世上,可有玲珑血存在。

      人间三十年,她谨记父亲叮嘱,除用媚术取血之外,不曾对凡人动用法术。可她容颜未隐,常有不知死活的凡间男子向她示好,后来的二十几年,她学会了易妆,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女孩,生生化成了年老的婆子,本以为因此可以躲过凡人纠缠,却不想现时看上她的,竟都是老男人,还不若从前。

      与她同行的狐族子弟中,有一人名云夕,他是丛宛的表哥,亦是丛宛心许之人。云夕是同辈中资质极佳的一个,也是银狐贵族,现已是三尾,此次取血而归,便能再升一尾,他想那时再向丛严提亲,娶丛宛为妻。

      丛宛与云夕互生情愫,奈何身有重任,丛宛便将喜欢藏着,但是云夕怎会不知?人间这三十年,云夕时时守着丛宛,看到有凡间男子接近,便醋意横生。二人在人间兄妹相称,可狐族的子弟大多猜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日,丛严来信,急寻丛宛回蝶山。一行人便整理行装,连夜返程。

      返程路上突遇重重迷雾,丛宛一行被蛇族单头蛇兵拦住去路。蛇族已知玲珑血之事,此刻特派兵攻入结界,偷袭青宇蝶山,同时一小路人马,来截丛宛。

      领兵而来的,是蛇王二子南雨羊,八头神蛇英勇善战,丛宛仅有二十余众,不多时便死伤大半。

      “宛儿姑娘,你随云夕先行,我们拖住蛇族。”

      “那怎么行?”

      “现在蝶山上情况不明,先回蝶山要紧。”

      “好,你们多保重。”

      云夕拉着丛宛往蝶山而去,身后众狐现真身应敌,奈何寡不敌众,不久便殒于蝶山脚下。

      “二皇子,跑了两个,往蝶山去了。”

      “追!”

      云夕与丛宛归来之时,狐族各长老守在蝶山峰涯之上。九头蛇族大军压境,狐族被困千年,已无法同此时的蛇族抗衡,他们亦不知蛇族为何来犯。

      “爹爹,这是怎么回事儿?”

      “宛儿回来就好,我也不知为何,蛇族突然来袭,我与你众位叔伯已将蝶山峰崖护住,但仅能得一时之安,撑不了多久。玲珑血找到了吗?”丛严问道。丛宛默声,摇了摇头。

      “是天要亡我狐族!”

      “爹爹,不会的,我们尚在,就是抵抗不过,狐族子孙也不能任人宰割。”

      “叔伯放心,还有我们在。”说话的正是云夕,丛严看了看眼前的表侄,眉清目秀,有几分胆识,再看丛宛,心里稍作安慰。

      “蛇族既许狐族只要不出蝶山,便再不来犯,此刻又是为何来袭?简直不讲道理。”

      “丛严长兄,我愿去青脉山,问问那南截空到底何意。拖上几日,挨过八月月圆,为我族内小辈,再争取一次升尾的机会,你们在蝶山也早作打算。”赤狐九尾红异说道。

      “如此也好,红异兄弟,万事小心。”

      白霏叫醒正在梦中娶妻的白斯,白斯一脸的不情愿,呼噜声里带着埋怨:

      “姐姐,何事儿啊?”

      “要打仗了,爹娘,大哥大嫂都要去迎战,爹爹交代我,一定看顾好你。”

      “啊?打仗?打谁?”

      “昨夜那么大的动静,你都没醒?睡睡睡,就知道睡。”白霏生气地说。

      “那宛儿姐姐回来了吗?”白斯睁大眼睛问道。

      “昨夜就回来了。”

      “我要去看她。”白斯舔了几下胖爪心,在脸上胡乱抓了几下,就算洗了脸。

      “别去烦她,哪头轻重你可知道?”

      “我不去烦她,只看一眼。”白斯跳下床,跑向门外。

      白斯路过溪边饮了几口水漱口,看着溪水中自己的倒影,满意地往蝶山峰崖而去。

      到了崖顶,远远地瞧见丛严长老正静坐阵内,但却未见丛宛身影,明日就是月圆了,它的宛儿姐姐在哪,又为什么要打仗?

      它四处寻找丛宛,终于嗅到了丛宛熟悉的味道。抬眼间,正看到丛宛立于峰涯后茂林之中,白斯刚想上前,却见一人,站在丛宛身前。

      “那是,云…夕哥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