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初见雨嫣 ...


  •   白斯送走丛宛,没精打采地回了狐狸洞。母亲端来一盘红果,是蝶山上独产的梅子,味美多汁,这是白斯平日最喜欢吃的东西,可是今日它看都不看。

      “我的儿啊,今儿是怎么了?”

      “娘亲,丛宛姐姐下山去了,不肯带我。”

      “她定是有事儿要做,你呀,总想着玩儿,也不知修炼,别人家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都修成人形,有了两尾。你这性子若化雄,谁肯嫁你?娘亲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化了人形,跟爹爹成亲了。”白斯把听了无数次的话,还给了母亲。母亲只好放下梅果,摇着头叹气离开。

      白狐一家五口,白斯是最小的一个。白斯的母亲是只赤狐名红梓,嫁给白斯的父亲白坚时刚化人身,不过470岁。

      白斯长兄白葵现已是修行三千年的五尾花狐,并与赤狐联姻娶了小他三百岁的红宁。娶妻后长兄独立门户,搬出了白坚的狐狸洞。

      长姐白霏也早化人形,现有三尾,白坚正欲为她寻一良配。至于白斯,从小时险些被取丹开始,父母对它就极为疼爱。

      白狐一族没落后,少有同族联姻,这纯白的狐狸少之又少,白斯偏又生得如此怜人,连板着脸的白坚都舍不得责罚与它。

      “本就是捡来的运,它想如何便如何吧。”

      白斯自由惯了,虽然没什么能耐,但是摄魂的本事儿倒是用得不错。常靠着媚术,骗些比它还小的狐族子弟的吃食。从前好像除了吃,没什么能影响它的心情。可自从丛宛跟它提到情爱,它便有了自己的心思。

      五百岁虽未化人身,却已然通性,那喜欢的感觉,就是肯把自己在意的一切让与那人。这蝶山之上除了父母家人,它肯让的,唯有一个,便是丛宛。白斯懵懂,认为这就是喜欢。

      丛宛走后,白斯开始在蝶山上修行,冥思静坐,默背口诀。这对白斯而言,是很难的事情。毕竟它从前半个时辰都坐不住,可现在心念丛宛,只想为她修得人身。

      “我要娶宛儿姐姐,只此一念,望狐族先祖成全。”白斯诚心祈愿。

      在小白狐眼中,这500年来最美的就是雨后的彩虹,现时彩虹与丛宛相比,竟不算美的。

      丛宛出落得清丽脱俗,狐族生而貌美,丛宛之貌更胜一筹,衣袂飘飘,天风琅琅,恍若仙子。白斯揉着自己这圆滚滚的毛肚子,叹了口气:

      “少吃些,许是能更好看。”想到这儿,白斯用前爪把身前的果子踢开,继续冥思修炼。

      “这孩子,怎么突然变了?”母亲远远地看着白斯,发出疑问。白霏站在母亲身边说道:

      “许是长大了,谁能一辈子做娃娃呢。”

      白霏走到白斯身边,捡起被它打翻的果子,对它说:

      “莫要心急,化人形需静心。你可知化身之痛,不只是升尾,更是历劫。多少小狐死在这化身之时,你不能操之过急啊。”

      “可我不想等了。”

      “为何?”

      “宛儿姐姐那般厉害,我要用心才是。”白霏挠着白斯肉嘟嘟的下巴,舒服得白斯直想哼哼。

      “丛宛自是厉害,可我家斯儿也不差啊。”

      “真的?”

      “当然!想那时你刚过百岁,野鸡一顿能吃三只,可是好胃口呢,九尾狐族千年难遇,如此能吃的白狐。”白霏边说边笑。

      “姐姐,又在取笑我!”白斯能吃已是狐族人尽皆知的事情,两刻钟吞下三只鸡的它,被嘲了几百年。

      “非也。你宛儿姐姐,就喜欢你这个憨劲儿。提到你,她就开心。”

      “她走了许多时日了,也不见归,许是不想我。我若早早化了人形,便能随她同去了。”

      “斯儿不要多想,丛宛确有要事。你可曾听闻玲珑血?”

      “不曾。”

      “她此去便是为了寻血……”

      白霏与丛宛是因白斯相熟,两人志趣相投,丛宛有很多事儿都会告诉白霏,这次出行也不例外。不忍见白斯伤心,白霏才把玲珑血之事,告诉了白斯。

      “蝶山之外是安临城,过了安临城就是结界所在,狐族世代被困在结界内,安临城中的人能出入结界,看外面的世界,而我们只能被困在这里。”

      “外面的世界,比安临城还大吗?”

      “当然,听爹爹说,外面的世界很大,住着很多人,很多妖,还有很多我们没见过的好吃的,好玩的。”

      “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那就等着丛宛的好消息,如果我们出了结界,也分你一颗定身丹,姐姐带着你吃好吃的。”

      “好。”

      送走姐姐后,白斯还是坐不住了,按理说她升尾的日子应该快了。父亲说如发现四肢有异,便是将要化身之兆,可它这四爪早有热感,却生生拖了几十年。化身要逢八月月圆方可,距下个月圆之日,还有三天。

      “这次一定行的。”

      白斯觉得烦闷,偷偷地跑到蝶山青峰下,伸出爪子试探。从前这人间与蝶山的屏障,它碰到便会被弹开,可是今日,它竟能轻松跨过。

      正不知发生了什么时,它眼前出现了一道青光,青光散去现出一个女子,此人样貌不似狐族之媚,有种凌厉的气势,让人生寒。可这长相倒是极美的:原来凡人女子竟如此好看。

      白斯向后退了几步,试探着说了一句:

      “你是谁?可能听懂我说什么?”白斯记得母亲说过,未化人形前,凡人是听不懂狐族讲话的。

      “你这白肉团子,居然会说话。也不知道,这肉好不好吃?我娘说狐狸肉酸,我倒想试试?”那人说话时,嘴里吐出信子。

      “你是凡人吗?你可知我是妖,你吃不得我。”白斯嘴上不让,心里却怕了。自己这点儿本事儿,别真让人做了下酒菜。

      “妖?巧了,我也是妖。”

      那人伸手来抓白斯,白斯退了几步,毛竖了起来,露出獠牙示警。

      “肉团子,还挺凶的,你等等,我也现个身。”

      美艳女子转了身,变成了九头青蛇,白斯愣住了,露着獠牙的嘴巴,慢慢张大。

      “怎样呀,怕了吧,我的午饭。”

      “谁怕了,谁是你的午饭?我我我……”白斯面上故作镇定,前爪却抖个不停。

      “你有什么本事儿?让我不吃你。”听了这话,白斯有了主意,它可是会媚术的。可是这蛇有九个脑袋,到底对哪双眼睛用媚术啊?最后,白斯缩成一团,示弱道:

      “我不好吃,我是来找姐姐的,你别吃我,行不行?”

      “哈哈哈,逗你的。”

      “你还是变回去吧,这样子好……丑。”

      “丑?谁给你的胆子说我丑?我是蛇族公主,哪个不夸我貌美,你是瞎了吗?”

      “刚刚是好看的,但真身太吓人了。”

      “好吧。”九头蛇重回人形,坐在小狐狸身边,伸手抱起它。白斯萌软,热乎乎的与九头蛇冰凉的体温对比强烈。

      “还真沉,你人形什么样,给我看看?”

      “我还未修人形。”白斯在美人怀里乖乖地说道。九头蛇在这胖乎乎的毛球身上揉捏了一阵。

      “是个幼狐啊,小狐狸,我跟你打听个事儿。”

      “你说。”

      “蝶山上都是狐狸啊?”

      “对呀。蝶山是狐族的领地。”

      “那你为何在此处寻你姐姐?”

      “我姐姐去了安临城。”

      “去了人间?”

      “嗯嗯,她去寻玲珑血了,说有那血就能打破外面的结界,我们就不用困在蝶山了。”

      “什么?此话当真?”九头蛇问道。

      “当然。”

      “我送你个印吧,以后方便我找你。”九头蛇在白斯前腿上灼了一印,白斯吃痛。

      “你干什么?”

      “放心,不会伤你的。”白斯明明看到她留了一印,却不想再看腿时,竟一点儿痕迹都没有。

      “肉团子,我有事儿先走了,你呢没有丹定身,本事也不大,别去安临城了,早点儿回家,要不然再遇到什么狼妖,蛇妖,保不齐姐姐没找到,先成了别人的口中餐。”

      “哼,才不会。”美人转身要走,白斯才想起问她:

      “你叫什么名字。”

      “南雨嫣。你呢?”

      “白斯……”

  •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的第一次面见,狐狸说漏了嘴,危机将至。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