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孤僻学渣×高冷学神 ...

  •   池景行拉开把自己裹成一团的被子,用力睁开眼。

      为什么每次醒来都在陌生的环境?

      他坐起身揉了揉眼睛,被子从肩膀处滑下,他看了眼,伸出手扯回过于宽大,跟着被子一起落下的领口。

      池景行更加疑惑,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件,这是谁的T恤,穿在自己身上一点都不合身。

      这时记忆伴随着身体的酸痛感很有存在感地涌上来。

      池景行捏了捏自己动一下都疼的腰,掀开T恤下摆看见自己一片狼藉的身体,才想起来昨晚到底发生的什么。

      难以启齿的事情,盛星泽,在器材室嗯嗯了自己,还录了视频,虽然他后来也有shuang到。

      他双手揉着腰,牙齿叼着衣摆,看着自己身上每一块好皮的样子,眼眶瞬间红了,眼泪也顺着眼角大滴大滴地落下。

      昨晚他叫停叫得嗓子都哑了,盛星泽还在不停顾涌,upupdowndown的,自己腰都快断了。

      最让人生气的是,那啥之后他居然还能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能跑能跳,明明严格来说他才是在下面的那个!

      门把手拧动的声音响起,池景行保持着这个姿势条件反射地抬头,晶莹的泪珠从他精致的下颌滑下,顺着锁骨落入衣领。

      盛星泽一进门就卧室内香yan的景色,喉结不经意滚动了一下。

      眼底闪过晦明的暗色,勾起一抹笑道:“大中午性致就这么好吗宝贝,不过我是没问题的,看你。”

      “快滚快滚!”池景行马上从床上抄起一个枕头朝门口砸去,赧色布满红润的脸颊。

      盛星泽没有躲闪,眼疾手快地接住柔软的枕头,他看着手中的东西,鬼事神差地低头闻了闻。

      味道还不错,今晚就枕着它睡觉了。

      “睡醒了吗?”他顶着池景行看变态的眼神抬起头,笑得轻松自在,好像人前那个高傲冷漠的盛星泽是他的副人格,“醒了就洗漱一下吧,我先去做饭。”

      说完他还可惜地看了一眼池景行已经放下来的衣摆,闪电般关上门挡住池景行第二次枕头攻击。

      听着房间里池景行斯哈的下床声,盛星泽背靠着门侧着头,垂下眼帘笑得惬意,这种和人相处的感觉还不赖。

      不动的时候还好,一动起来衣料摩擦破损皮肤的疼麻感就明显起来,不算剧烈,只是痒痒的有些磨人。

      池景行尽量忽视奇怪的感觉艰难下床,领口不可避免地滑落半个肩头。

      他没穿裤子,赤着脚踩在木地板上,挪动步子走到衣柜旁,想找件衣服穿上,刚打开门的时候,他甚至以为打开了自己家的衣柜。

      那一排的不同款式不同花色的水手服、女仆装、护士制服甚至还有比基尼,变态程度比之原主简直更胜一筹。

      这不是盛星泽家吗,怎么会有这些,池景行环顾四周,书桌上的学习资料,床头柜上喝了一半的水杯,生活痕迹很明显,不像客房的样子。

      难道盛星泽也有这种癖好,他嘴角抽搐一下,心里开始盘算怎么从他家里逃出去。

      睡在盛星泽床上是原主梦寐以求的事情,只是上一世还没实施就嗝屁了,这一世他也算是为他完成梦想了。

      已经做到仁至义尽,再多的绝对不行。

      池景行好奇地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粉蓝色的水手服,这尺寸会不会太小了,想想盛星泽那大块头,他又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好像正合适。

      不会吧,他赶紧把衣服挂回去,砰的一声关上了衣柜门,然后快步走向卫生间,如果要他穿着那个,他宁愿套着这件松松垮垮的短袖。

      擦干净脸上的水,池景行拉开卫生间的门,入目的是双手撑在床上后仰,面对着自己坐着的高大男生。

      而他的身边,正整齐的叠放着刚刚自己从衣柜拿出来又放回去的衣服。

      “冰箱里好像没有食材了,”他拿起水手服的上衣抖开展示给池景行看,一脸期待地说道:“你穿上这个,我们一起出去买吧。”

      池景行看着他,准确来说是看着他手上的衣服沉默,他踩着拖鞋走到盛星泽跟前,盛星泽仰头看他,缠绵的眼神能拉出丝来,而少年下一秒的动作却让他呼吸加速。

      池景行向上掀起自己身上盛星泽穿过的短袖,露出纤细的腰身,紧致的胸线,和柔软的胸膛。

      不可避免地露出一大片暧昧的痕迹,青青紫紫的红色斑点密布在萤白的皮肤上。

      “你还好意思让我跟你出去,你看你把我啃成什么样了,疼死了。”少年保持着双手提着衣服的姿势,满脸不可置信,这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你属狗的吗,这么能咬。”

      他的表情和动作毫不拖泥带水,没有丝毫暧昧的情态,但看在盛星泽眼里却是赤/裸裸的引诱。

      “我能不能咬,”盛星泽一把揽过少年的腰身,让他□□跨坐在自己膝上,大手顺着他的脊柱一路往上抚摸,语气暗示,“你还不知道吗,汪汪。”

      “你,”池景行听懂他话里的意思,涨红着脸一把将他推开,偏过头露出白皙布满痕迹的脖颈,低声骂了一句,“臭流氓。”

      盛星泽刚打算把这个流氓称号贯彻到底,就听到身上的人一声吃痛。

      “嘶……”池景行疼得腰背蜷缩了一下,碰到他胸上的伤口了。

      “我去找药。”盛星泽看着他隐隐有血色的伤口,眼底闪过懊恼,暗骂自己不看场合,管不住身体。

      池景行看他出去就把衣服放了下来,瞥到床上男生没带走的手机,忽然想起他昨晚说录了视频。

      他心虚地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然后将手机拿起来,不知道锁屏密码,就试探性的按下自己的指纹,居然打开了。

      轻车熟路地打开相册,照片的分类被男生设置地井然有序,可以看出来手机的主人强迫症应该挺严重的。

      池景行一眼就看见了名为“他”的分类,封面是自己之前躲在盛星泽班级后门的背影,没想到那个时候他就起了这种心思。

      那主角受那边的剧情,真的开始棘手了啊,只能寄希望于他和陆释相处得还不错。

      “陆释,祁老师找你。”一个同学走到陆释桌前,战战兢兢地说。

      陆释此时的心情不太好,他身体后仰靠在椅子上,手上烦躁地转着笔,眉宇间笼罩着不耐烦,草稿本上写满了池景行的名字。

      今天他居然没来,早知道自己也不来了。

      他这两天比平常安分很多,为了和池景行多接触,一节课也没逃,今天更是早早地就过来了,没想到扑了个空。

      “知道了。”陆释把中性笔往课桌上使劲一拍,焦躁地站起身走出教室。

      路过那个男生时,男生连忙低着头往后退,大魔王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千万不要迁怒自己啊。

      一直等到陆释的背影消失,男生才敢抬头,不经意间往他的课桌上看了一眼,立即瑟缩了一下,那黑笔的塑料外壳已经被拍得粉碎。

      陆释黑沉着脸走在通往办公室的走廊上,迎面走过来一个人。

      林侨走到他身前停下,两人身高相仿,身材也相当,一时分不出谁更有压迫感一些。

      “滚开。”陆释不客气地说。

      林侨听到这挑衅的话好像并不生气,他表情平淡,俊脸上带着正常同学间的关心。

      “陆释,张阳是一直跟着你的那个人吧,他好像有什么急事,拜托我来告诉你一下,现在正在一楼等你呢。”

      陆释不认识林侨,也不知道林侨是怎么认识自己的,蹙着眉头狐疑地睨了他一眼,没在任何异样的表现,好像真的只是过来帮个忙。

      勉强相信了他的话,又猜想张阳是不是想说关于池景行的事,陆释转过身向楼梯口走去。

      林桥告知完事情并没有离开,而是放轻脚步跟在他身后,他看着陆释毫无所觉的背影,脸上的浅淡的关心消失,挂上满含深意的笑容。

      去死吧。

      陆释刚走到楼梯口就感到身后传来一道巨力,地上好像铺满了湿滑的像油一样的液体,他脚步一滑,竟顺着力道滚下楼梯。

      H高教学楼的层高比其他学校的都要高一些,楼梯也更陡,林侨站在楼梯的拐角处,黑暗将他的身体掩藏,这里是楼道的死角,监控无法拍到。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地上,已经疼得无法动弹的陆释,脸上是快意而疯狂的笑容,他咧着嘴露出尖锐的牙齿,眼中闪过锋利的红芒。

      现在,没人能打扰自己和小天使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楼梯下不省人事的陆释,步伐不带任何迟缓地转身离开。

      你最好识相点,直接死掉。

      “啊嚏!”池景行拿着手机打了个喷嚏,他不在意地揉了揉鼻子继续看盛星泽的相册,打开视频一栏翻找。

      却被一只大手扣住手腕,利用巧劲抽出手机,他抬起头,发现盛星泽正提着药箱挑眉看他,“干坏事呢,这可不是乖孩子应该做的事。” 

  • 作者有话要说:  咱们主角在上哈,被脐也是攻。
    虫族文搁浅了,世界观写太大,我的小弱鸡文笔撑不起来,下次一定吧。
    感谢在2022-06-23 00:19:49~2022-06-25 21:26: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熊软糖? 10瓶;cgwcbz、花谢花飞 5瓶;攻控患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