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冷酷杀手×邪魅魔修 ...

  •   “池景行。”

      少年神色冷淡地看向盛却,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忽然远处刮来一阵腥臊的血腥味,耳边传来沉闷厚重的脚步声和野兽断断续续地难闻的喘息。

      一眨眼,近在眼前。

      好快。

      那是一只外形似虎,皮毛漆黑的庞然大物。只见它背上长着一对黑色的肉翅,兽爪锋利,张着血盆大口,露出满嘴獠牙,兽眼聚满了贪婪凶恶,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池景行两人。

      “不好,先天三重凶兽玄翅魔獜。小鬼快跑!”

      盛却一把拉开愣在原地的池景行,躲过玄翅魔獜突然的猛扑。

      见攻击落了空,那凶兽眼中人性化的显出愤怒,发出一声凶狠的怒吼,伸出利爪再次发起攻击。

      这次池景行二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玄翅魔獜的爪风带着刚劲的魔气,凶恶无比。二人虽尽量在躲却难免因修为低下落了下风,无法反击。

      盛却的胳膊被兽爪划伤,露出深可见骨的伤口散发着黑气。

      他的修为不过后天六重,年仅十岁能至如此,也算是天纵之资,但仍无法与先天三重的凶兽做抵抗。

      只见不知何时盛却手上突然出现一把利剑,他抓住魔獜扑过来的空当挥剑一砍。

      居然真叫他砍中,他于是连忙带着修为将将后天四重的池景行快速逃窜。

      次次攻击落空,现在又被蝼蚁砍伤的凶兽逐渐不耐烦了起来。

      身后传来猛兽的怒吼,玄翅魔獜已经彻底被激怒了。

      它忽然停下,摆出攻击姿势,狰狞的头颅仰天抬起,周身魔气包裹。

      【不好宿主,这家伙在酝酿大招,小心啊!】

      池景行在奔跑时回头,只见那玄翅魔獜体形比之刚才至少增长两倍,肉翅完全张开,正准备向他的方向扑来。

      “三天之上,以道为尊;灵宝慧香,超三界三境!”

      盛却忽然拿出一张术符,运气真气吟诵法令,二人消失在原地。

      玄翅魔獜再次扑了个空。

      池景行不知道刚刚盛却拿出的是什么术符,竟直接将他们传送到了幽煞之森的尽头,寥寥几棵枯树的缝隙透进外界的阳光,那里就是出口。

      “咳!”盛却捂住胸口吐出一口鲜血。

      他左手臂伤口的魔气已经完全被魔气侵入了,却还是死死地抓着池景行的手。

      盛却强撑着对池景行露出一个笑容,“我会……保护你。”说完便失去了意识。

      而从刚进入血煞之森开始到被符咒传送到出口的池景行的表情始终冷漠。

      他眼尾低垂,看着倒在地上的盛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良久,才拉着盛却那只没受伤的手臂,拖着他在地上不紧不慢的走向出口。

      【宿主,冷酷无情的人设欸,干嘛要救他。】

      413完全忘记了刚刚就是盛却冒着生命危险拼死保护,自家宿主才免受凶兽伤害的。

      【他还有利用价值。】他有符,看他念口令那么熟练,应该还有不少。

      池景行看了一眼被他吃力拖着,昏迷不醒的盛却,凉如秀水的金眸里透露着坚定。

      以后在他身边,一定要努力骗钱,不对,骗符。

      加油池景行,你可以的!

      “一、二、三......十二。地上这个还活着吗?”

      天七正在点着最后出来的人数,少年们的身上都大大小小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痕,有的人甚至肢体都被截断了,上面还带着野兽狰狞的咬痕。有的身上带着人为的刀伤,应该是被鬼气迷惑后的自相残杀。

      但他们的眼中都透露着坚毅的光,捏紧了拳头尽全力挺起腰站着。

      天七看到后十分满意,后生可畏啊。

      走到池景行这里的时候,天七脸上露出讶异的表情。

      只见他身上还穿进入幽煞之森时的那件黑色布衣,脸色容貌精致红润,挺背直立,没有一丝受伤的样子,甚至衣衫都未见凌乱。

      居然有人能不受一点伤地从幽煞之森走出来。

      这个少年不简单啊。

      他心里这样想着,却不知道少年实际上一点力都没出,从头被人护到尾。

      反观他身边的少年就狼狈的多,不仅昏迷在地,生死未卜,左臂还明显被魔气笼罩,伤口狰狞。

      “活着的。”

      池景行看着天七,平静地说道。

      最终原本的六十位少年只余下十三位进入血煞楼内门。

      【在诛仙这个世界里,修真分五个等级,后天、先天、重天、极天和混沌。其中除了混沌以外,每个等级各分为九重。
      修真者修为达到混沌时,身体里的灵气就会被积攒,修为便不会有明显提升,待有朝一日灵气到达圆满时上天就会降下渡劫雷劫,只要挺过便可一举飞升成仙。
      而上万年间,只有本书男主任邪一人挺过雷劫飞升成功了。】

      系统413如是说。

      【嗯。】

      ......

      你这样真的让我很不好接。

      时间一晃,十年过去了。

      月夜里,月光洒下皎皎清辉,照在院中舞动的人身上,清冷而空灵。

      真的像仙人一样啊。

      站在一旁的天二发出了一声叹息,清明深邃的眼中满是向往和仰慕,却在有人靠近时迅速掩藏起来。

      院中舞剑的动作不停,池景行旁若无人的舞着变幻莫测的剑招。

      他的身姿挺拔优美,修长窈窕,一身锦纹白衣在风中飘逸如飞,竟把原本阴毒狠辣的剑招舞出了一种圣洁高贵的感觉。

      “不属于你的东西还是不要肖想为好。”

      天一也就是盛却走到天二身边站定,严峻冷然的眼一瞬不移地看着院中舞剑的人,但这话分明是对身边人说的。

      “明天天字杀手便要分开前往钰国十三主城,你该明白你们日后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那你们就有可能吗?”

      天二原本清朗明亮的眼睛黯淡了一瞬,他转身看向天一。

      如果忽略他紧紧握着的拳头,他的表情还算平静。

      “我承认是我配不上他,但是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站在他身边。”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

      月光下的美人还在舞着,银白的发色掠过精致的脸庞,水光潋滟的金眸覆着冰冷的寒霜,他指尖点剑,皮肤白皙,竟让人一瞬间不知他与那天上明月谁更美些。

      “我会一直保护他。”直到我死。

      盛却看着池景行的目光如炬,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带着偏执的占有欲。

      总有一天,你会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太会写打斗的场景,大家将就着看看吧。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