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在自己原本的世界里,白菱舟一直都是个早睡早起的乖宝宝,十点睡五点起是常态,就算是穿书也没有改变她的作息。

      晚上九点多,白菱舟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眼睛眯成一条缝,哈气连天。

      0162恨铁不成钢,在她脑海里大声咆哮:“宿主能不能有点上进心啊!女主就站在那里诶,你怎么还打起瞌睡来了?!”

      白菱舟半眯着眼,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听见系统这句话,总算是动了一下,她把身体的重心从左边换到右边。
      这是她第一次穿高跟鞋,感觉很不适。好在她的平衡力和敏感度还在,才没有出丑。

      0162:“……”

      这幅懈怠的模样令0162火冒三丈,它正检索新手系统指导,寻找解决宿主执行任务不积极的任务时,白菱舟这才开口。

      “你就不担心我再说三句话又掉了50点好感度?”白菱舟心态平稳,还有心情跟系统开玩笑。

      0162声音小了下来:“我们总要做点什么吧?除了女主以外,这里还有很多导演、制片人,还有很多事业上的机会。虽然主线任务是辅助女主,但只有当你地位更高,才可以为女主提供更大的助力。”

      白菱舟困意逐渐上头,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懒洋洋地在脑海里回话:“以我现在的状态,没有哪个导演和制片人会搭理我。”

      虽然看不见剧情,但是从旁人的目光、态度、议论声中,白菱舟将原主的处境猜到一些。

      原身口碑不好,没有作品、出名全靠炒作,亏得影后好脾气还愿意搭理她。白菱舟忍不住在心里再次感慨女主的好涵养。

      0162一听,感觉宿主还不是完全的懈怠,连忙问道:“所以你有什么计划吗?我一定会完全配合你!”

      白菱舟困得快睁不开眼,随口道:“帮我看看哪里人少,我找个地方打盹。”

      0162:???!!!
      “我不!”

      没过多久,宴会在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不少人都颇有收获,危际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众所周知危际出身豪门,拍戏只是出于兴趣,不少导演都想和她合作,奈何以前一直没有机会。如今危际稍微松口,送上来的邀约便如过江之鲫。

      助理萧露早早就在外面等着她了,待危际一上车,赶紧把一杯热水递过去,殷勤地问:

      “姐,怎么样?”

      危际颔首:“之后会有人联系你合作安排。”

      萧露赶紧应下。
      过了一会儿,萧露忍不住说道:“姐,你又看见白菱舟了吧?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邀请函,竟然也混进去了。”

      “她这回不知道又打什么歪主意。姐,咱们也不能太好脾气,这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扒着你炒作。”萧露忍不住抱怨道,她知道自家艺人向来高傲,不屑和那些人计较,因此只是随口说说,也没指望对方真的有什么反应。

      白菱舟……

      危际脑海里浮现她随意瞥见的场景,年轻的女艺人独自待在宴会的角落,垂着头,头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似乎在打瞌睡。

      以白菱舟的性格,她怎么会放过攀附的机会?

      危际不禁想到年轻的女艺人刚刚站在她面前,目光清澈,言辞真诚的夸赞,似乎不像作假。

      真是好演技。

      危际的手指敲了敲椅背,冷淡地说:“这种小事你们处理,不用来跟我说。”

      “姐,你同意啦?!”萧露瞪大眼睛,十分欣喜,小声嘀咕道:“下车我就联系陈姐,一定要给这些人点颜色瞧瞧!”  

      *

      那边,白菱舟的经纪人曾姐姗姗来迟,然后接到了一个困如老狗的自家艺人。

      她恨铁不成钢的伸手去戳白菱舟的脑门。不料,白菱舟看似闭着眼打盹,脑袋忽然一歪,准确的避开了她。

      “怎么了?”

      曾姐听见白菱舟困顿的声音就来气,张口就骂:“你个死丫头,怎么在这个时候打瞌睡?”说完又靠过来,问道:“和那几位导演、制片人搭上了吗?”

      白菱舟压根不知道她说的是谁,诚实地说道:“没有。”

      曾姐恨铁不成钢:“我费尽心思给你弄来的邀请函,你就这么给我浪费了?真是不中用。”她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回头一看,这臭丫头竟然坐在后排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一副浅眠状态。

      曾姐:?
      她记得这丫头睡觉浅的很,怎么现在坐在车上都能睡着?

      曾姐看不得白菱舟懒惰懈怠的模样,又训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遍,这行竞争很激烈,你要抓住机会啊!黑红也是红,等你真的红起来,公司会给你洗白的。”

      才怪呢!这个公司就是靠割新人韭菜,在圈子里臭名昭著。前面的助理默不作声,默默在内心反驳。要不是她暂时找不到其他工作,早跳槽了。

      曾姐叹了口气,“算了,等你自己想明白吧。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你签了五年的合约。”

      前面的助理皱起眉,这是□□裸的威胁。

      她抬头看了一眼镜子中的女孩,只见对方仍闭着眼睛,神态安然,完全没有被困扰的模样,助理心也稍微定了下,再听经纪人的絮叨竟然也没有那么烦躁。

      车内安静了一会儿,曾姐忽然大叫一声,洋洋得意说道:“白菱舟,你上热搜了!我就说吧,我们公司的黑红路线还是有用的。”

      白菱舟猛然睁开眼,眼睛一闪而过的锐气被低头的经纪人错过了。

      她接过曾姐的手机一看,娱乐热搜十九位:白菱舟危际情同姐妹花。点进去一看,配图正是她和影后交谈的时候,图片有些模糊,但是不难辨认当事人。

      白菱舟被气得一下清醒了。

      情同姐妹花?这不是赤.裸.裸的谎话吗?!

      她皱起眉,“这是假的。”

      曾姐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当然是假的,我特意找人拍的,不然你以为这个图怎么来的?”

      白菱舟:“……”

      她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影后会对她这个态度。她刚来就碰到这种事,之前……怕不是会更过分。

      白菱舟把她们两的名字打在了搜索栏,出来了的结果全部都是类似的通稿。底下的评论更是骂声一片,各方的粉丝、还有正义的路人……

      再点进去她的个人账号,底下恶评无数,删都删不完的那种。私信箱更是999+,不用点进去,就能看见的人.身.攻.击和让她滚出娱乐圈。

      她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那些人都用厌恶的目光看她,也清楚了经纪人口中所谓的“黑红”具体是指什么。

      白菱舟如鲠在喉。、
      她从小就被师父教导堂堂正正做人,向来真诚坦率,连撒谎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她的人缘、人品常常被小镇上的人称赞,没想到现在会落到这个地步。

      曾姐看她脸色不对,赶紧把手机抢回来,挤出好脸色安抚她:“你别理那些人,都是些键盘侠罢了,他们懂什么啊。咱们把自己的事做好就——”

      白菱舟冷声打断,坚决地说:“我不会做这种事!”

      “哎你这臭丫头。”曾姐眼睛一瞪,伸手就准备戳白菱舟。

      导航声忽然响起:“目的地已到达。”

      白菱舟甚至没去问系统这是不是她家,板着张俏脸,径直拉开门,下车了。

      “明天有个活动,早上来接你。”
      曾姐望着她背影喊了一声,也懒得好声好气再劝。在她看来对方又是甩小性子闹脾气罢了。不过曾姐并不担心,反正这小丫头什么也没有,最后还不是乖乖低头,依附她。

      *

      白菱舟气得够呛,她前十八年活得单纯,见过最坏的人不过是镇上的小无赖。

      师父那天穿着简单的黑褂,进屋什么也没说,手掌看似轻轻的往木桌上一搭,木桌随之断裂,王五吓得腿都软了,立刻取了钱给债主家送去,屁都不敢放一个。

      可是以前的经验放在这里并不合适,白菱舟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不会如了对方意。就这么过了一夜,一切竟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经纪人曾姐简单地告知她所有工作安排暂时取消,恢复时间待定。

      白菱舟从那个一面之缘的助理那里得知,危际的团队出手处理了,圈内向来见风使舵惯了,不可能冒着得罪危际的可能去邀请白菱舟合作。

      公司那边也是焦头烂额,无暇顾及白菱舟。

      白菱舟安然自得,天天打打拳练练剑,堪称穿过来后最舒心的一段时光。

      倒是系统急的快上火了,奈何后台数据没修复,天天在白菱舟脑海里嚷嚷怎么办,还被白菱舟笑它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一个多月过去了,曾姐刚开完周一晨会,身心俱疲,去办公室打印合同,准备和白菱舟解约。

      同事瞥了她一眼,有些诧异地说:“现在和她解约?你还不知道吧,白菱舟又上热搜了。”

      曾姐心一沉,赶紧点进热搜。

      白菱舟这次的热搜窜的飞快,和以前公司买的完全不同,很快就挤进了前五,又是中午十二点流量正大的时候,不少人都看见了。

      萧露更是气得要命。这白菱舟刚安分一个多月又做幺蛾子,真是贼心不死。  她呸!

      她划拉到评论区,撸起袖子就准备干仗。耳边忽然冷不丁一声:“在干什么?”

      萧露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隐瞒,不想给危际添堵。“没什么……”

      危际刚刚下戏,身上还穿着厚重的戏服,妆容大气端庄,气场侵略性颇强。她单单扫了一眼,萧露就歇了拒绝的心思,苦着脸把手机上交。

      “姐你别生气,马上就处理。”

      危际没有理她,自顾自点进视频。

      视频中的女生身穿简单的运动服,右手持剑,身姿翩若游龙,其劲刚柔曲直,纵横环研,闪展伸缩,变化无穷,极轻灵又极沉实,两足落地无声[1],却在草地上留下极深的脚印。

      视频时间不长,大概十几秒就结束了,萧露小心翼翼地抬头看自家艺人的脸色。

      危际目光晦涩不明,很快敛了所有萧露看不懂的情绪,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放到萧露手上。

  • 作者有话要说:  [1]出自《形意拳歌诀》的老本拳谱,《逝去的武林》里有也提到。原文是形意门人观前辈高手练武后的赞誉,其文如下:
    昔日刘奇兰练的龙形搜骨,起似蛰龙升天。宋世荣练的蛇形拨草,如常山蛇阵,首尾相应。刘维祥练的鸡形四把,其劲刚柔曲直,纵横环研,闪展伸缩,变化无穷,极轻灵而又极沉实,两足落地无声,却一步踏碎一块大方砖…………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hoto修勾、七月呆雁。、储、来自北极的鲨手鸽、薇雨辞寒cjy、CM靇 1个。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顾崽即理想、申亥 10瓶;与学习相爱相杀 4瓶。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