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坐在驾驶座的沈煜看见了苏北音眼底的泪光,他不知道苏北音为何而哭。他保持着沉默,随手打开了车里的音乐。
      
      到了酒会现场,苏北音看到了陈谦和赵霏霏,两人一黑一白,穿得像极了情侣装,她一眼就看穿了陈谦的小心思。
      
      “北音,你来了。”赵霏霏一看到苏北音就跑到了她身边。
      
      “今天穿得很搭。”苏北音挑眉看了看一旁的陈谦。
      
      赵霏霏一下子脸红地低下了头,懊恼道:“哪有,你别乱说。”
      
      “小北,你来了。”陈谦刚和生意上的朋友打了声招呼就也跟着赵霏霏走了过来。
      
      “嗯。”苏北音应了一声。
      
      见两人要说话,赵霏霏主动退了下去。
      
      苏北音见状,拉住了她的手,这时,现场的舞曲响了起来,她用眼神失意了一下陈谦。
      
      陈谦放下手中的酒杯,缓缓走到赵霏霏面前,弯腰伸手邀请她跳舞。
      
      赵霏霏犹豫地看向苏北音,苏北音笑笑,将她的手放在了陈谦的手上,两人缓缓走向了舞池。
      
      两人走后就只剩下苏北音一人了,看着陈谦和赵霏霏,不由来的落寞充斥着她内心的每个角落,她拿起一杯香槟独自走向了后花园。
      
      夏日的晚风充斥着热气,苏北音走到外面,耳边安静了许多,可气温却高了不少,她不由感到有些口渴,不禁拿起手上的酒喝了两口。
      
      “这位小姐。”
      
      突然,苏北音听到一声熟悉而清朗的男声。
      
      她转身望去,一位身穿深蓝色西装,眼带眼镜,手持拐杖的男子站在她的面前。
      
      或许是在酒吧的印象过于深刻,她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
      
      “徐正则徐先生。”苏北音回忆起他的名字。
      
      “不错。”徐正则微笑着看着她,向她伸出一只手,“你好。”
      
      “你好。”苏北音伸出手,颔首微笑回应。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不知小姐的名字是?”
      
      “苏北音。”苏北音回答,她又说:“我爸平时最爱收藏一些瓷器,贵公司的名字一听就是做瓷器的,所以就记下了。”
      
      “原来如此。”徐正则向前走了两步,伸手示意苏北音坐下。
      
      苏北音还在疑惑酒会正进行的热闹,怎么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然后眼睛看到他手里的拐杖,瞬间就明白了。
      
      “不知令尊都喜欢些什么瓷器?”徐正则放下手中的拐杖问她。。
      
      苏北音不禁望向他,此时的他右腿腿交叠在左腿上,完全看不出腿有任何的问题,他说话很慢也很温柔,整个人都十分的儒雅,当然,这是苏北音所看到的样子。
      
      “我对瓷器也不是特别了解,但我爸他比较喜欢雍正的风格。”
      
      “雍正的风格,淡雅不失精致,在雍容华贵的帝王风格之下的确实别具一格。”
      
      他的声音像这夏日的晚风,轻盈而带着暖暖的气息,苏北音忍不住将目光定格在他的脸上。
      
      “不知苏小姐是否喜欢瓷器?”徐正则侧身望向她,“我与你两次相见,可见也是有缘,我也没有什么可送得出手,若是不嫌弃,改日送上礼物一份。”
      
      苏北音愣了愣,正好过段时间就是她的生日,可两人非亲非故,怎么好意思开口。
      
      “不了,这怎么好意思。”她连忙拒绝,突然又想起下个月她爸的生日要到了,又说:“不过我爸的生日快到了,我倒是想买份礼物给他。”
      
      “哦?那你是想买什么样式的瓷器吗?”徐正则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苏北音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她拿出自己的手机从相册里找出了一张照片,起身凑向徐正则,指着照片说:“这个雍正款祭蓝釉胆式瓶、葱绿釉白里碗、还有这个绿釉暗划…云龙纹…白里碗这几个颜色都挺好看的。”她费力地说出这些拗口的名字。
      
      苏北音没有听到徐正则的回应,她抬眼看向徐正则,正好撞上了他的目光。
      
      徐正则正襟危坐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浅色的眼眸泛着温柔,此刻正与苏北音对视着,苏北音这才反应过来二人的距离过近。
      
      她撤下自己的目光,强装镇静地起身,“不好意思。”
      
      徐正则不小心看到她的脸颊微红,不禁低笑:“没有关系。”
      
      “先生,我们该走了。”
      
      突然,一位男子闯入了他们的视线。
      
      “好,马上。”徐正则应了一声,随后起身对苏北音说:“你说的我都记下了,之后我找人送上。”
      
      嗯?都要吗?太多了吧。
      
      苏北音还未来得及说话,徐正则停在酒桌前,拿起一杯香槟,转身微笑着看向她:“苏小姐,谢谢你。”
      
      ?
      
      苏北音满脸问号,徐正则随即转身就走了。
      
      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
      
      苏北音正转身要走,余光瞥见了一个身影。
      
      不知何时,蒋南承目光沉沉地站在拐角处,此刻正与她对视着。
      
      刚刚那些画面,他都看到了?苏北音脑海中的第一反应竟是这个。
      
      蒋南承慢条斯理地走向她,黑色的双眸一直落在她的脸上,直到离她只有一寸的距离,他才停下。
      
      他的眼神很冷,冷到苏北音忘记了刚刚徐正则带给她温暖的气息,可她却毫不退怯,与他对望着。
      
      “你喜欢那样的?”蒋南承冷冷质问她。
      
      苏北音冷笑,毫无感情地抬眸,“那样是哪样?我喜欢什么样的人和你有什么关系?总之,不是你这样的。”
      
      蒋南承紧握着双拳,想起他们刚刚甜蜜的画面他就忍不住愤怒。他紧紧逼向苏北音,将她抵在柱子上,她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凭什么?
      
      “苏北音,你凭什么一脸无辜的样子,又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他紧紧抓住苏北音的肩膀。
      
      苏北音吃痛,却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蒋南承的胸口起伏着,额头的青筋起起伏伏地凸起。
      
      看着这样的蒋南承,苏北音不解,很不解。明明说分手的是他,现在却三番五次地来招惹她。
      
      “那你又凭什么来质问我?”苏北音无力地问出这一句。
      
      蒋南承眼中的愤怒渐渐平息,渐渐黯然,手也渐渐从苏北音的身上滑落。
      
      苏北音强忍着心底的情绪,转身就离开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