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无数灯光相交织,人群错落间时空静止。
      苏北音与那道冰冷的目光相对。
      昏暗的灯光之下,那道冰冷的目光幽深,直直地、毫不避讳地朝她看来。

      苏北音也毫无畏惧地迎上那道目光,悬在半空中的手落在邹凯的头上,微笑温声安抚:“一切都会过去的。”

      邹凯止住哭声,以为她生气了,否则不会突然这么温柔。
      他立即拉开自己与苏北音的距离,瞳孔骤张,心有余悸。

      苏北音抬眸看他,带着些许隐忍。
      “咳咳——”邹凯不敢看她,“我去洗个脸。”他怕自己小命不保灰溜溜地去了洗手间。

      苏北音长舒了口气,再次抬头望去,发现那道目光不复存在。
      她突然心中烦闷,起身走向吧台要了一杯酒。

      “苏小姐,好巧。”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她身侧,苏北音侧目,看见蒋南承微笑着看向她。
      他笑起来嘴角有个酒窝,这本应让他的笑容看起来很温暖,可苏北音在他的眼睛里没有看到任何温度。

      苏北音收回自己的目光,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这么多年不见。”蒋南承朝她靠近,手慢慢放在吧台上,声音渐沉,“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
      他越靠越近,声音缱绻又调.情:“还是怕记起我?”

      苏北音满脸淡漠,想要逃离这越来越近的气息。却不想在她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蒋南承的另一只也撑在了吧台之上,将她整个人围在了吧台。

      台上缠绵抒情的歌声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夜色躁动的舞乐声,舞池灯光纵情闪烁,酒吧的夜场才真正开始。
      苏北音和蒋南承淹没于这场闹声之中。

      “蒋先生,男女之间过于亲密,在女方不情愿的情况之下,叫骚扰。”苏北音抬头对上蒋南承的目光,她的语气冷淡又疏离。

      蒋南承望着她精致的脸,细腻白皙的肌肤,圆圆的杏眼本带增添些许可爱,此刻却冷若冰霜,淡漠而疏离,饱满性感的唇珠充满着诱惑。

      一旁的吧台服务生见此场景,有些担心苏北音,于是上前解围,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蒋南承冷眼看去,带着冷酷和十足的威胁,服务生立即转身做自己的事。

      他双手慵懒地在吧台上敲着节奏,骨节分明的手在灯光下透着性感,他低头对苏北音一笑,缓缓在她耳边压低声音:“这里谁不比你穿的性感,你凭什么觉得我在骚扰你?”
      苏北音侧目,与他不过一寸距离,她看见他脸上恣意的笑,在这暧昧的气息之下格外邪魅。

      她伸手别开蒋南承高大的身躯,学着他的笑,“凭你衣冠禽兽,无耻至极。”

      蒋南承并没打算放开她,而是进一步逼近她。
      “请自重!”苏北音伸手抵住他的胸口。
      蒋南承低头,停在与她只有一寸的距离,问她:“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忘了我?”

      苏北音一怔,淡淡的酒香向自己扑面而来,她突然不确定眼前的人是否清醒。

      刚从洗手间出来的邹凯找苏北音找了半天,一看到苏北音被一个男人欺负,立即冲向前把他撞开。
      “你他妈是谁?竟敢……”他瞬间目光一滞,失去了自己的语言能力。

      蒋南承看着邹凯,不怒反笑,冷言道:“当了这么多年的舔狗,终于还是上位了。”
      他不屑地看着邹凯,眼中尽是鄙夷。

      苏北音彻底恼了,将自己未喝完的酒泼向蒋南承,怒视的与他对峙。

      酒滴顺着他的每一寸毛孔浸入他的肌肤,渐渐麻醉着他的神经,他似乎清醒了一些,又似乎更加沉醉。

      苏北音冷然撤下目光,拉着邹凯向门外走。

      酒滴还残留在他的睫毛之上,透过晶莹的酒滴,蒋南承看见他们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他也越来越清醒。

      她,大概是真的忘了。
      蒋南承自嘲地笑了笑。

      苏北音拉着邹凯出了酒吧。
      邹凯还没从见到蒋南承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他从苏北音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
      酒吧街口有一个花坛,他缓缓走向花坛,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倚靠在花坛边,逆着风点烟,可他怎么点也点不燃。

      苏北音难得见他深沉,知道他心情不好,又看见蒋南承,此时的心情可能是雪上加霜吧。
      她走过去,挡住了他面前的风。

      面前的风从自己的四周散去,邹凯这才将烟点燃,猩红的火光零星地闪烁着。
      他猛吸了一口,沉着声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一个任何人都不敢在苏北音面前提起的一个名字。

      苏北音侧身,与邹凯并肩倚在花坛边。
      “大概是今天吧。”苏北音看着酒吧来来往往的身影,给出一个不确定的回答。

      邹凯抬头看她,酒吧霓虹灯光在她脸上闪烁,不经雕琢的脸,清冷又漂亮,长发连衣裙,看上去像是一个清纯的女神。
      而事实是,她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其实,我一直都不知道你们当初分手的原因。”邹凯低头说,带着些许暗示。

      顺着风的方向,苏北音的鸦睫轻颤,她低眉陷入沉默。

      沉默良久,邹凯嘴角轻扯,知道自己问不出原因。
      “走了。”他起身将烟掐灭,起身要走。

      “邹凯。”苏北音起身叫住他,看着他的背影,微笑着说:“生日快乐。”

      邹凯微微一顿,脸上的乌云烟消云散,脸上又露出平日吊儿郎当的笑,转头看她:“收到。”
      他比了一个手.枪的手势,向她开了一枪,表示收到。
      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

      苏北音笑了,这是多少年前的手势了,太幼稚了。
      她走上前去,很认真地说:“邹凯,我知道,你从来都不是,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从来都不是我的舔狗。

      “嘁——”邹凯不屑一笑,“不需要你的愧疚,又不是你的错。”

      苏北音与他相视一笑,在路边打了一个车就走了。

      ——
      休息了一个周末之后,苏北音回到公司准备新的工作。

      她一回到公司就看到手下的人满是松散状态,吃早饭的吃早饭,补觉的补觉,聊八卦的聊八卦,聊八卦也就算了,竟然聊上了她的八卦。

      “上次在恒北公司里,我跟你们说,他们的董事长一直在和我们的苏主管眉目传情。”
      “还有,他们两个的名字真的不要太配了,一个姓蒋,一个姓苏。”
      “怎么配了?”
      “两个都是草字头啊,一蒋一苏,一南一北,简直绝配。”
      “还有他们俩的笔迹,也是超级像的,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说话的人眉飞色舞地比着暧昧的手势。
      “最关键的是,两个人的颜也很配,都很冷。”
      “啧啧啧,看你这个样子,不会是嗑上他们俩的CP了吧?”
      “那可不。”说话的人一脸傲娇。

      突然,她感到身后一阵凉意,周围的同事都沉默了下来,意识到不对,她缓缓向后看去,苏北音正凉飕飕地看着他。

      “李晓雨,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么丰富的表达能力?”苏北音阴沉着声音。
      “苏主管——”李晓雨一脸求生欲地看着她。
      “几天不见,你们太闲了是吗?如果你们想在家舒坦地吹着空调给我写辞职信的话,我完全不介意。”苏北音看着众人,提高自己的音量。
      说完,随着一阵冷漠的高跟鞋声,苏北音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李晓雨紧接着端着一杯咖啡进门负荆请罪。
      “苏主管。”李晓雨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苏北音无奈,李晓雨平时是贪玩了些,但工作能力也强,脸皮也厚。她接过咖啡,问:“审计人员名单我不是发放了吗?你们怎么还有时间聊八卦?”

      “呃……”李晓雨有些为难地看向她,“那个我们要分配到恒北公司了,所以你之前负责的案子就作废了。”

      苏北音眉心一跳,分外不解,也分外不情愿。

      见她脸色不好,李晓雨一副不妙的样子。
      恰好这时陈谦进来了。
      李晓雨如看到救世主般,撒腿就下去了。

      苏北音抬头看他,问:“你怎么来了?”
      见他心情不好,陈谦放低声音,“通知你从今天起你就要到恒北公司做审查了。”

      苏北音眉角轻颤,暗自咬唇,抬眸问他:“为什么?”
      陈谦不紧不慢地解释:“签约你去了,保密协议你签了。”
      “所以呢?”苏北音用眼神质问他。
      “小北,你从来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苏北音愕然。
      感情用事?他于自己而言,怎么可能还有感情。

      “好,我去。”她干脆利落答应。
      也许是在证明自己吧。

      陈谦见她答应了,就离开了。

      苏北音看着自己的电脑出神,回想蒋南承那张冷漠无情的脸,她的心依旧会掀起涟漪,可这层涟漪,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感。
      是恨吗?
      她自己也不知道。

      “咚咚咚——”
      李晓雨敲门进来,向她报告:“苏主管,蒋总要求我们去他们公司审查。”

      苏北音沉酌半刻,平静回道:“好,知道了,你叫他们准备一下,一会儿和我一起去恒北公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