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盛夏的雨,淅沥沥地下着。
      昏暗的天色,沉闷的空气,这样的光景实在是不适合工作。

      偏偏在这时,苏北音得了急召,赶来顶替赵霏霏的工作。
      她化着精致的妆,深色干枯玫瑰红口红为她增添了十足的气场,冷白的皮肤配上不苟言笑的神色,职场气质满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眼底的黑眼圈明眼可见。

      苏北音踏着雷厉风行的步伐赶到规定的会议室,一到会议室就将自己的外套挂在椅背上,拿起桌上的资料。

      “听说恒北公司的董事长一直都在国外,这次因为上市的事才专门回国。”陈谦侧身对眼带疲惫的苏北音说。
      “嗯。”苏北音冷应了声,眼睛却没有离开手中的资料,她刚出差回来,就被赵霏霏安排来了这个签约仪式,她还什么都不了解,什么准备都没有,这让她感到有些慌乱。

      “你说,这恒北的董事长在美国市场游荡了这么多年,怎么会选择在中国上市。”
      “看来,美国资本市场也不是那么好混喽。”
      “美国的资本就像是吹起来的泡沫,每个人都想吹一口,越吹越大,一不小心吹破了,每个人都得沾上点泡沫星子,还是咱们这市场稳定靠谱。”

      “不仅仅因为这个关系吧。”
      几个人说起了八卦,声音开始压低了下来,这不禁引起了苏北音的注意。
      她依旧眼不离纸,耳朵却听到其中一个同事说:“听说和欧华集团签了对赌协议,明年年底是最后期限。”

      众人有些吃惊,众所周知,对赌协议的成功率只有20%几,人称“生死状”。

      这一点,苏北音也有些惊讶,毕竟这恒北的董事长一直在国外,对国内市场可以说是半分不知。

      “那不应该在美国上市更快吗?”
      “也许是对方要求在中国上市吧。”
      “啧啧啧,这恒北的董事长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希望他不是这条路上的‘烈士’吧。”

      突然,门外传来脚步声,众人起身。

      门外走来几个人,其中中间那位身姿挺拔,气质高冷矜贵,一身黑色西装加持,眸色幽黑,神色冷若。

      苏北音起身,一抬头,她原本好看的眉渐渐紧锁。

      “蒋总,你好,我是陈谦。”陈谦礼貌地向对面的男子伸出了手。
      “蒋南承。”对面的人只惜金般的吐出三个字,目光直落在苏北音的身上。

      陈谦注意到对方的态度,有些尴尬,但好在他一直都是个很会为自己圆场的人,立马将注意力放到自己身边的苏北音,介绍道:“这位是……”

      “苏北音——”

      陈谦还未来得及说出口,蒋南承先开了口。

      苏北音心一坠,只觉这三个字从眼前这个男人口中发出,太冷,冷到让她觉得这湿闷的空气回寒到了十月深秋,她感到无比的寒冷。

      她轻扬了下眉,皱眉道:“我们,认识吗?”

      大概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蒋南承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伸出自己的手在她面前,神色的眸子浅笑,“蒋南承,你曾经的同学。”

      苏北音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回答,她也装作想起来的样子,顺着他的话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她笑了,笑得明媚:“不好意思,忘了。”
      她轻轻伸手碰了一下蒋南承的手,然后收了回去,转身间笑容也瞬间收了起来。

      蒋南承微微一怔,目光在她身上顿了顿,随即找到自己位置坐下。
      紧接着,双方人员开始开会,议定公司审查内容和进程。

      苏北音立马进入工作状态,一丝不苟地翻看资料和记录重要内容。
      可她总觉得有一道视线在紧跟着自己,她抬头一看,果然,蒋南承正直直盯着自己,眼神冷漠,看不出任何情绪。

      出于礼貌,苏北音对他笑了笑,然后不再理会他。
      蒋南承也渐渐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会议结束后,蒋南承拿出一份协议,说:“我想你们知道,审查很容易涉及公司内幕消息,所以我想有必要签一下这份保密协议。”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苏北音在内都有些诧异,这大概是他们头一次遇到这么冷酷无情的客户,也不怕得罪审查人员,给审查报告浓墨重彩几笔。

      蒋南承也不顾众人目光,先是在协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最终将目光落在苏北音身上,将协议交到了她的手上。

      苏北音微愣,骑虎难下,拿起笔就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协议之后,苏北音终于可以解放了。

      陈谦开车送她回家。

      坐在车上,陈谦坐在一旁询视着苏北音,小心翼翼地问:“小北,你真的不认识蒋南承?”
      正在闭目养神苏北音突然醒神,睁眼看向陈谦,毫无感情地吐出三个字:“不认识。”

      “不是你的同学吗?”
      “也许是的吧,一个班上那么多人,我哪记得他是我的哪个初高中同学啊。”
      陈谦半信半疑,“那他为什么一直盯着你看?”
      “嗬嗬……也许是我今天化的妆太美了,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他。”苏北音抬头在后视镜里看到了自己快拖到腮帮子的大黑眼圈,心想:的确挺吸引人。
      陈谦显然不信,苏北音也看出了他的不信,她也不想解释,她现在只想睡觉。

      不一会儿,苏北音很快就睡着了。
      到了家之后,陈谦把她给叫醒了。
      苏北音迷迷糊糊地被他拉下车,临走前陈谦还塞了一袋东西给她,她醒神一看全是吃的,不禁调侃:“这么贴心,不怕你家霏霏吃醋啊?”
      陈谦笑笑,把她推进门,“我是在替苏伯伯照顾你。”
      “嗯嗯。”苏北音附和着点点头,从门口探出头来,“突然想起来,下个月就是我生日了,是得多多照顾我。”

      “我什么时候少了你的礼物了,放心吧。”
      “那你别在那天给我找嫂子,我这人见不得别人抢我风头。”
      陈谦无话可说,替她关上门就离开了。

      苏北音看着掩上的门,脸上疲惫的笑终于渐渐掩去,脱下高跟鞋和外套,疲惫地走到房间,袋子里的东西很美味,可她没力气去看,去吃,她倒在床上立马就合上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暮色沉沉,夜色渐入,床上的人睡得浑浑噩噩。

      “叮铃铃~”
      苏北音正梦魇,昏昏沉沉的身子怎么提都提不起来。
      她费力地抬手拿起正在叫唤的手机,按了接听键。

      “喂~”
      “班长——”
      对面传来一声长嘶,震得她把手机远离自己的耳边。

      这该死的混蛋邹凯,诅咒他泡到妞给他戴绿帽!
      她在心里咒骂。

      “我来江北了!”对面的人欢呼雀跃,像是暗示苏北音给他放串鞭炮欢迎他。

      苏北音拖着身体起身,揉揉眉头,“嗯。”

      “嗯?你就这么冷漠,好歹我也是跟了你十几年的小弟,你都不表现得开心一点?”邹凯自言自说。
      苏北音起身拿着浴巾进了浴室。

      二十分钟之后,苏北音从浴室里出来之后,电话里还播放着邹凯滔滔不绝的声音。
      刚听到他说到撒哈拉沙漠,苏北音就打断了他。
      “说吧,找我什么事?”

      “嘿嘿~”邹凯干笑了两声,立马切换悲伤模式,“我失恋了,急需你的安慰。”
      苏北音翻了个白眼,准备挂电话。

      “好了好了,就是想见见你,过几天我的俱乐部就要开张了。”邹凯正经道。
      邹凯是她从小学跟到高中的同学,大学又在同一个城市,这么些年的交情,这点薄面她还是给的。

      苏北音回他:“发地址,我过去。”
      她挂了电话,吹干头发,换了一身长袖连衣长裙,穿得较为保守,因为邹凯去的地方,指不定是什么不正经的地方。

      果不其然,是一家名为“夜色”的酒吧。

      半个小时之后,苏北音来到了这家酒吧。
      酒吧位置较偏,店面较大,正门上方闪烁着“夜色”两个大字,门口冷清,也没有迎宾,看上去不像一个夜店酒吧,倒像是一个清吧。

      她走进去,酒吧清一色黑白配色,吊灯霓虹闪烁,音响里放着抒情的音乐,配上抒情的灯光,以及寥寥无几的客人,苏北音怀疑自己进了一家密室逃脱。

      她往里走了走,看到了邹凯,向他走去。
      邹凯见她来了,给她让出座位。

      苏北音见他一脸闷闷不乐,问:“到底怎么了?”
      邹凯垂眸,平日的玩世不恭尽数全失,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苏北音从未见他如此失落过,虽说他平日狐朋狗友诸多,可说得上话的却寥寥无几。
      她制止邹凯猛灌酒的手,“到底发生了什么?”

      邹凯看着他,突然发笑,像是没了魂似地说:“今天、我生日。”
      苏北音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和疑惑,下一秒又听见他说:“他们还是离婚了。”

      她自然知道邹凯说的是谁,但他们都无法干预,因为在那些大人的眼里,他们永远都是孩子。
      她放开自己的手,任由邹凯发泄。

      猛灌了五杯酒之后,邹凯情绪终于绷不住了,闷声哭了出来,那哭声似乎比台上女歌手的歌声还要响亮。

      苏北音看着难受。
      都说成年人的世界只在一瞬间崩塌,平日嘻嘻哈哈,什么都表现得无所谓的邹凯,也会因为父母的争吵而感到敏感,为父母的离婚而感到难过。

      “好了,别哭了。”苏北音拍拍他的肩膀。
      邹凯低着头,泪水肆意布满他的面容,他自知自己此刻有多丢脸,可是他还是想发泄,发泄这么多年以来积压在心底的怯懦,担惊受怕、小心翼翼。
      而这些,也只有在苏北音的面前,他才敢发泄。

      邹凯突然上前拉住苏北音,将头埋在她的肩上,失声痛哭。
      就这一次,哭完这一次,就再也不会了。

      苏北音惊了一下,虽然突然的亲密让她有些不舒服,但她知道邹凯是真的难过,就不介意了。

      “邹凯……”苏北音抬手刚要安慰他,突然撞上了一道目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