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 5 ...

  •   清苑看到消息已经是第二天了,琴酒发的信息显示凌晨一点。这个没什么时间概念的琴酒不知道自己发的信息是多么多此一举,也挡不住清苑在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止不住上扬的嘴角。
      
      琴酒哥哥还是关心她的。
      
      某个眼里琴酒最好的小姑娘也没有发现琴酒的信息有什么不对,就是发现了也只会觉得琴酒工作完还想着她,心里更加欢喜就是了。
      
      因为琴酒的短信,一天都好心情的清苑高高兴兴地出门了。不管多忙,只要工作结束,琴酒就会回来。为了庆祝久别了一个多月的琴酒,清苑想要多买点菜。
      
      一想到琴酒穿着粉色印有hello Kitty的围裙,清苑脸上扬起笑容。
      
      在超市里扫荡了一圈的清苑提着满满当当的菜,脚步轻快,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回家,希望看到好久没见到的琴酒在家里等着她回去。
      
      沉浸在马上就能看到亲人的喜悦中,清苑没有注意到身后嘈杂的声音。
      
      凌乱的脚步声引起了清苑的注意,回头看到一个拿着刀的男人面目狰狞地朝她跑来,后面还追着人。
      
      什……什么情况?
      
      清苑茫然的眨了眨眼,大脑停止了思考。
      
      而在她愣神的时候,男人已经到了眼前。见自己逃亡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个阻碍的身影,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男人凶神恶煞地对着清苑吼道,“不想死,就滚开。”说着,手上的刀也向着清苑挥过来。
      
      从来没有遇到持刀的歹徒,清苑哪里还会有反应,直愣愣地看着歹徒一手捞起她,泛着冷光的刀子架在脖子上。
      
      清苑手里的菜也因为歹徒的动作,散的满地都是。
      
      “都不许过来,谁敢靠近一步,就别怪我不客气。”
      
      第一次生命受到威胁,清苑当场就傻了。泪水很快就凝聚起来,模糊了眼眶。
      
      琴酒哥哥,好可怕……
      
      小孩儿恐惧地想要远离威胁她的刀,用尽力气挣扎。歹徒见小孩想要挣扎,威胁的刀更靠近了,“不准动,小鬼!”
      
      清苑感受到脖子被刀划破了皮肤,微微的刺痛终于让清苑的恐惧达到了顶点,“呜呜呜……”眼泪涌出来,说着脸颊划进脖子里。
      
      周围的人见歹徒如此动作,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何况他确实伤害了小孩儿。
      
      “麻烦了……”追着歹徒后面的是难得有一天休息的荻原研二,出校门就遇到抢劫的,被他戳破后,一直再往人多的地方逃窜,哪知正好碰上一个小孩站在路上,还被歹徒当作人质呢。
      
      “你先别冲动,伤了孩子,罪过就更大了。”荻原企图让男人冷静下来,可是被逼到绝处的人怎么会听的进去。
      
      拿着刀的手一扬,那把刀尖就对着荻原,男人绝望又疯狂的声音吐露出恶意满满的话,“你不是多事吗,不是不想我伤害这个孩子吗,我就让你后悔!”说着,男人持刀的手再次紧逼清苑的脖子,和之前威胁不一样,这次,他的刀口抵着小孩儿细嫩脆弱的脖颈,鲜红的血液顺着刀口流出来,清苑害怕地眼泪都停了下来,睁着大眼睛和荻原对望着。
      
      那纯洁无瑕的眼睛里什么也没有,和小孩儿对视的荻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内心的绝望。面对这样的歹徒,他好像没有一点回手的余地。如果,如果这个孩子真的丧命于此,荻原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鲁莽。
      
      “都往后退,谁再敢靠近一步,我可不知道这个刀子它会做什么。”歹徒狠狠瞪了一圈的群众,害怕小孩受伤的群众纷纷往后退,给歹徒空出了位置。
      
      清苑感受着脖子传来的微弱的痛感,抵不住内心涌上来的绝望,她觉得自己可能再也看不到琴酒了。如果她看不到琴酒,不知道哥哥会变成什么样。
      
      即使和琴酒初见的记忆变得模糊,清苑也忘不掉当时的琴酒身上环绕着死亡的气息,和现在的琴酒不是同一个人,如果她不在了,谁能看住那个充满死亡气息的琴酒?
      
      小清苑害怕自己真的死了,那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管那个坏东西去伤害她重视的家人。
      
      “大哥,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人都围起来了。”伏加特犹豫开口。
      
      琴酒有些心不在焉,他头一次有喘不过气的感觉,总有种很重要的东西就要离开。可能因为这种奇怪的感觉,琴酒目光望向窗外,伏特加说到的人群缓慢地挪动着,被包围在里面的场景也逐渐露出来。
      
      一琴酒的目视能力,一下就看到了被钳制的身影。这个身影他再熟悉不过了,况且那身衣服也是他买的。
      
      伏特加感受到琴酒身上的煞气,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他了从来没见过大哥这么愤怒。
      
      而琴酒本人已经下了车,伏特加惊讶地看着琴酒直接开了门,从后视镜里看到驶过来的车辆,伏特加的话语被堵在喉咙里。
      
      琴酒只是转头看了一眼车辆,那辆车竟停了下来。而他的大哥好像没有看到车辆似的,几步就到了对面,缓缓走向人群。
      
      “……”
      
      这边看着渐渐空出来的道路,歹徒脸上露出笑容,眼见着马上就能逃离,却被不速之客挡住了去路。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黑衣男子,他戴着黑色礼帽,一双眼睛被隐藏在细碎的刘海下面,充满了神秘感。
      
      清苑看到了琴酒,停止的眼泪再次涌出来,小孩儿颤抖着,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琴酒看到清苑脖子处的鲜血,周身的气息更冷了,看着钳制着清苑的男子眼里不带一丝感情。
      
      被这么一双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眼神盯着,歹徒嚣张的气焰弱了下来。刀口也渐渐离开了清苑的脖子,荻原注意到歹徒的分神,想要上前救出人质,哪知有人比他更快。
      
      一抹黑色的身影从他眼前晃过,再定眼一看,持刀的歹徒已经被制服,黑衣男子脚踩着歹徒,手上抱着小孩,怎么看都有种违和感。
      
      好快的身手!
      
      荻原感叹道。
      
      “呜呜呜……”获救的清苑双手紧紧地抱着琴酒的脖子,猫一样的呜咽声被小孩埋在琴酒脖颈里传出来。
      
      琴酒森冷的目光有了一点暖意,轻轻拍着小孩的背,安抚着。
      
      他的头发不经意间碰到了小孩脖子的伤口,就听到小孩痛呼声。这时,琴酒觉得只是脚才断那个歹徒伤害小孩的手有点太轻了,应该直接让伏特加带回组织去。
      
      愣了一下的荻原见人质已经安全,这才控制住歹徒。
      
      琴酒瞥了一眼荻原,心知这个歹徒他是带不回组织了。
      
      “谢谢你制服了歹徒。”在群众的帮忙下,已经把犯人捆好的荻原跟琴酒道谢到。
      
      无论是两人职业上的不对盘,还是这个人逞强让清苑受了伤,琴酒都不会对他有好脸色。何况这个人两者都占了,不给他突突两下就很好了。
      
      被甩了脸色,荻原悻悻地摸了摸鼻子。
      
      “谢谢大哥哥。”在琴酒怀抱里发泄完了恐惧,清苑的脸上还带着泪痕,还是记得和荻原道谢。
      
      “刚才很勇敢哦。”荻原夸奖到。
      
      想到刚才吓哭的清苑羞愧地转回头,趴在琴酒肩头,做鹌鹑了。
      
      太羞人了,还被夸勇敢了。
      
      光顾着羞愧地清苑没有注意到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怎么会劫持的?”
      
      “买菜回家的时候……”被琴酒一提醒,才发现菜没了的清苑“……”
      
      “去买菜。”琴酒瞥了一眼小孩已经结痂的伤口,默默改变了想法。
      
      只是,要不要试一下去监狱逛一逛?
      
      清苑不知道她的哥哥脑海里危险的想法,和好久没见到的亲人一起去买菜,然后一起回家是清苑期待的事,连着刚经历过劫持的恐惧悄悄散去都没有发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