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7、第四十四章 ...

  •   “呐,老师,我们接下来去哪里,久作有些饿了。”
      “哎?”
      现在的时间才不到四点,吃晚饭的话太早,只能去吃个下午茶,芥川龙之介摩挲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把决定权交给了梦野久作。
      “唔,我也没怎么在东京玩过,不太熟悉,久作有什么想吃的吗?”
      “寿司!久作要吃寿司!”
      “寿司啊,确实,来东京的话还是去吃高档寿司比较好......”因为并不是很了解东京,芥川龙之介向开车的安室透询问,“透君,你作为一个东京人,有什么推荐的寿司店吗?”
      “少爷,或许你们可以去普通的回旋寿司店体会一下平民的感觉。虽然回旋寿司比不上正统的寿司餐厅,至少对小孩子来说,乐趣是比较多的。”
      “这样啊。”芥川龙之介若有所思,“那就去回旋寿司店体验一次吧,其实我也没去过。久作,可以吗?”
      “久作听老师的。”
      说起来,成为梦野久作的老师并不在芥川龙之介的计划和预料之内。梦野久作虽然很可爱,性格还是比较好纠正,成为他的老师无疑是接手了一个大麻烦。
      说实话,事情发展到现在,芥川龙之介也有些懵。
      推开安室透推荐的那家寿司店,梦野久作有些兴奋的冲进去,好奇地四处打量着,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横滨,也是第一次来到外界的饭店吃饭。
      “久作,坐下,想吃什么就自己拿转到你面前的寿司吃就好了,不过,一定不要把拿过的盘子再放回去。”
      梦野久作疑惑地问:“为什么啊?”
      芥川龙之介解释道:“这家餐厅是以不同花色的盘子来进行收费的。如果你拿起一盘寿司,机器就会感应到你拿走了这份,如果再放回去,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
      “这样啊。”
      “久作,这份是别人点的,不可以拿。”
      梦野久作把手伸向转到自己面前的一盘寿司,芥川龙之介按住了他的小手,在他不解的注视下继续解释。
      “如果有想吃的寿司没有转到的话,是可以点餐的,想吃什么寿司?”
      “久作要吃青花鱼寿司!”
      “好。透君,帮忙点一份青花鱼寿司,你也一起吧。”
      点好的寿司转到面前的时候,发出了“滴”的一声,梦野久作惊叹道:“好神奇!”
      芥川龙之介微微一笑:“那么,久作喜欢吗?”
      梦野久作两眼放光,非常兴奋:“嗯嗯!感觉很有趣的样子!老师,下次久作还可以出来玩吗?”
      “当然可以了。”
      “谢谢老师!老师最好了!”
      “当然了,前提条件是,久作不可以伤害自己。”
      “久作明白!”
      作为芥川龙之介的执事,安室透却并不知道梦野久作,也不知道不到十五岁的芥川龙之介有这么一个学生,稍微多注意了一下这对师徒。
      两人的相处非常的和谐,但梦野久作的反应像是没有接触过外界的样子,还有那句“不可以伤害自己”令他非常在意。
      难道这个叫做梦野久作的孩子有自残倾向?这种开朗的性格不像啊。
      这个时候,店里响起了孩童的吵闹声,芥川龙之介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了某个熟悉的小身影。
      芥川龙之介:在下现在换一家店还来得及吗?
      “呀!是梦野同学!”
      “哎!真的耶,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梦野同学!”
      女孩的声音响起,接着,两个男孩的声音也先后出现。死神小学生和少年作死团都出现了,命案还会远吗?尤其是餐厅这种地方,真的不会出现氰/化/物这种东西吗?
      说到侦探这种职业,芥川龙之介第一时间想到了江户川乱步和被关在异能特务科的绫什行人。说起来,应该庆幸江户川柯南没机会和绫什行人碰到一起吗?要是这俩人真的碰到一起,恐怕真的会变成阿加莎(代表作《无人生还》)吧?
      芥川龙之介面无表情的坐在位子上,往自己嘴里塞了块寿司压压惊。
      “咦,是新源哥哥!”
      为即将去世的那个不知名的人默哀三秒,芥川龙之介咽下嘴里的食物,对江户川柯南打了个招呼:“江户川君你好,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没想到,梦野同学居然和新源哥哥认识。”
      “啊,久作现在和我住在一起。”抿了一口安室透刚买回来的奶茶,芥川龙之介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久作刚放学有点饿了,想吃寿司却没来过这种平民店,所以在下带他来体验一次。”
      说着,芥川龙之介扫了一眼跑去和少年侦探团的三个孩子坐到一起的梦野久作,他问:“说起来,世界还真是小啊,没想到阿笠博士居然也认识江户川和灰原,还和久作的新同学很熟。”
      江户川柯南的眼睛反射着白色的冷光,他问:“新源哥哥和阿笠博士认识?”
      “认识啊。”阿笠博士笑着回答,“新源小哥是昨天搬过来的,就住在新一隔壁,昨天上午的时候有来拜访过,还带了挺贵重的手办礼。如果不是那会儿新源小哥已经走了,我都不敢收了。”
      “很贵吗?”芥川龙之介歪了歪头,“说起来有些抱歉,因为在下昨天才搬过来,手办礼是犀星帮忙准备的,不过您喜欢就好。”
      芥川龙之介和阿笠博士聊的很愉快,一旁的梦野久作已经和少年侦探团的三个孩子打成一片了。
      “我,小岛元太以少年侦探团团长的身份宣布——梦野久作加入少年侦探团!”
      “好——!”×3
      重新点完寿司,安室透悄悄地问:“少爷,那孩子就这么跟着他们胡闹没问题吗?”
      芥川龙之介摇了摇头,有些欣慰的说:“随他去就好,久作能像正常孩子一样交到朋友,和正常孩子友好相处,在下很高兴。”
      江户川柯南垂下眼眸,很显然,一直很在意芥川龙之介和安室透的他听到了这句话。
      那个叫做梦野久作的孩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灰原哀会从他身上感受到组织的气息?为什么他又会和新源龙之介住在一起?他们又是什么关系?那孩子会不会就是被组织成员安排过去的呢?
      “唔,你们问我以前在哪里上学?怎么会上学啊,用老师的话来说,森先生就是个屑,久作有记忆的时候就一直在森先生身边,后来,森先生天天把久作关在小黑屋里,不让久作出去,也不让久作玩。还有久作最讨厌的太宰先生,久作每次偷偷跑出去都是那个坏蛋把久作重新关回去。”
      “欸!那个森先生和太宰先生好过分,久作这么可爱,居然要把久作关起来!”
      “是啊是啊,好过分,难道没有警察管吗?”
      听到这里,江户川柯南对梦野久作的身份有了大致的猜测,他问:“奈,久作,那个森先生和太宰先生那么坏,不让你出来玩,那你是怎么来东京的?为什么又和新源哥哥住在一起?”
      “是老师把久作带出来的。”说到芥川龙之介,梦野久作非常兴奋,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崇拜,“老师很厉害,教给久作看书,教给久作写字,还会偷偷给久作带玩具和零食......如果不是因为......”
      “久作。”
      “总之,老师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被芥川龙之介打断,梦野久作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说了不该说的,吐了吐舌头,卖萌讨好道,“老师,久作可不可以和柯南他们多玩一会儿?”
      芥川龙之介有些好笑道:“当然可以,注意安全,回去之后在下会检查你的学习进度。”
      “嘻嘻,老师最好了!”
      这顿饭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吃的都很开心。吃完饭后,小岛元太不小心把摞在桌子上的餐盘打翻了,几个孩子过去帮忙捡起来,被旁边的一个自称美食作家的中年男人恶意针对了几句。
      男人的人品很糟糕,和坐在他旁边那个被他称作“比目鱼”的男人起了争执,还点了一把距离他六个座位的一名大婶儿,或者说,是单方面挑事,被店长制止。不知几人之间有什么纠葛,男人以自己美食作家的身份威胁店长,不得已,店长给他免了今天的餐费,贪得无厌的男人露出了丑陋的嘴脸,再次坐到餐桌前点起了价格昂贵的寿司。
      梦野久作嘟起嘴,生气的说:“老师,这个人好过分,他这是威胁吧?还美食作家,完全没听过,和老师比起来差远了。”
      男人很生气,大吼道:“喂,小鬼,给我把态度放尊敬点!我可是个作家,你知道得罪一个作家有什么后果吗?!”
      “老师说过,想要别人尊敬你,你同样也要对别人报以尊敬,大叔你都这么不尊敬别人这么没礼貌,凭什么要别人尊敬你?而且,大叔你说自己是个作家,你有什么知名的代表作吗?”
      “你——”
      说到这儿,梦野久作一脸的不屑:“完全没有吧?你连老师的一根汗毛都比上!我的老师笔名叫作‘垂耳兔’,老师的每一篇作品都可以当作代表作,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和考东大的原因,老师也不会休刊这么久!”
      “久作。”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芥川龙之介有些无奈,上前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走吧,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再咬回去吗?你不是还想和柯南他们玩吗?早点走就早点换掉被那个肮脏的大人破坏的好心情。”
      “是,老师,久作知道了。”
      就在芥川龙之介正要和安室透,梦野久作走出餐厅门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掐着自己的脖子,猛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啊这......在下就说,有死神小学生在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命案?

  • 作者有话要说:  被芥芥提前六年纠正性格的久作很可爱是不是?果然还是森先生不会养孩子。
    今天休班,店长带我们去青铜山玩,因为昨天下的雨太大,那边溶洞被淹了进不去,只能爬山。那边的玻璃吊桥好坑,不买吊桥的票就过不去另一边,只能折回去从另一边上去再下来。在下快十年没去爬山了,没想到这次爬山才知道恐高又严重了。在玻璃吊桥和玻璃栈道上,完全不敢往下面和两边看,走到中间那三分之一的时候吊桥还在晃,最后三分之一的时候,吊桥上居然还有感应式特殊音效,走到那里我是真的跪了。在此感谢我们店长,如果不是他一直拉着我和另一个同事,我俩真的走不过去。走过去坐到长椅上休息的时候,我的腿抖得和帕金森似的。后面除了玻璃栈道不得不走,玻璃滑道我没敢去,走楼梯走下去的。
    比较庆幸的是,我们走的时候才开始下雨,下的特别大,车溅起来的水都快三米了。最后,比较悲剧的是,回到家才发现在下被蜱虫咬了,冒着雨跑去医院才弄出来的。希望不要出现那些可怕的症状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