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6、道爷最好 ...

  •   这是两个人分别这么久第一次地结合,感觉很是奇妙,就像是两块干涸的田地中间突然冒出一股冒着清香的泉水,将两个人的身心和灵魂彻底地结合在了一起。

      “寒!告诉我,嗯。皇天洛寅那个混蛋到底教给了你些什么?”宋潮风趴在残寒的身上,坏心眼儿地停下了动作。

      本来处在暴风雨中的残寒,突然被迫停止了飞翔,已经迫切继续飞的心被迫停在半空中,不上不下,难受得很,残寒抱着宋潮风的肩膀,声音粗哑地说道:“宋潮风,呃。。干正事儿呢,你认真点儿好不好?”

      宋潮风挑挑眉毛,不为所动道:“寒,你得告诉我,不然咱们两个就这么待着!”

      “艹!”残寒爆粗口道,他扭了扭自己的身体,却越动越难受:“道爷,求你了,别说话了,赶紧动一动!”

      躺在床上的残寒面色潮红,眼尾也因为难受染上了一抹嫣红,就好像春日里初次绽放的红花,妖艳动人。

      宋潮风看到残寒销魂样子,也难受得紧,但是若是不问出皇天洛寅到底对残寒说了些什么,他是真的不甘心,皇天洛寅喜欢残寒,每天都对着残寒嘘寒问暖地搞暧昧,还时不时地附在残寒的耳朵边嘀嘀咕咕。

      宋潮风每次都很生气,但是又不敢乱发脾气,因为他师父倾阳的事情,残寒没给过他好脸色,他可不敢再惹到残寒。

      如今皇天洛寅走了,残寒也不再生他的气了,宋潮风的“小人之心”突然犯了,他要“秋后算账”好好审问一下残寒,看看皇天那个人到底给残寒灌输了什么不良的思想。让他前不久那样对他。

      宋潮风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他知道残寒是什么的性子,虽然平日里在宋潮风面前总是可爱娇羞,但是骨子里的残寒却不是这样的,残寒是谁,堂堂的鬼王,高高在上的一界之王,胡搅蛮缠绝对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所以,一定是皇天搞的鬼。

      “你现在就告诉我,皇天洛寅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才让你那样对我?”宋潮风这一次直接趴在残寒的身上,有些委屈地问道:“你知道我刚刚有多害怕,你要是真因为我师父的事情放弃我,那我还活不活了?”

      残寒将宋潮风的脸扭向自己,毫不留情地给了宋潮风一拳头,直接将宋潮风的眼睛打成了乌眼青,宋潮风惨叫道;“寒,你做什么?”

      “打你!”残寒面无表情地说道:“宋潮风,你就是个小人,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师父倾阳是被皇天带走的!”

      宋潮风一愣问道:“他干嘛带走我师父?”

      残寒冷笑一声,眼尾的嫣红彻底消失不见:“为了我,他喜欢我,帮我将情敌带走,让我能够清静清静,不行吗?他对我说了什么,呵,他对我说的可多了,不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是和你过不下去了就带我走!”

      残寒提道“他喜欢我”这四个字的时候,宋潮风的脸色明显一僵,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宋潮风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将自己的头埋在残寒的肩颈处,声音低迷道;“寒,你喜欢他吗?”

      残寒听了宋潮风的话,又将他的头摆正面对自己,然后一拳挥了过去,宋潮风哀嚎一声,他的另一只眼睛也变成了乌眼青,残寒的声音更加的冷冽了。

      “我要是喜欢他,我就跟他走,跟他上床了,还有你什么事儿?”

      宋潮风捂着自己的眼睛,虽然疼,但是心里却是美的,他欢天喜地的在残寒的呃胸口亲了一下说道:“我就知道,寒喜欢的只有我一个!”

      残寒低垂下眼帘,语气中带着几分自嘲:“要是知道我会遇到你这么个混蛋,我还不如跟了皇天,最起码,他。。。心里装的只有我!”

      残寒的语气中透着难以名状的悲伤,看的宋潮风心里一阵发紧,宋潮风恍然,虽然残寒嘴上说原谅了自己,但是心里对他师父倾阳的事情还是太过在意,宋潮风低头在残寒的唇角吻了吻说道:“寒,不管你相不相信,倾阳他只是我师父,况且师父对我们两个做了那样过分的事情,我心里是记恨他的!”

      “说谎!”残寒毫不留情地低吼道;“要是你记恨他,这几天干嘛还因为他的失踪痛苦流泪?”

      “我哪有痛苦流泪?”宋潮风觉得自己冤枉极了,十个窦娥加起来都没有他冤枉:“我只是。。只是担心他,他是我师父,一把屎一把尿将我养这么大,千年前,他自己作死,将自己搞进了十八层地狱,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我就想着,我这个师父如此地不作为,我得将他留在我身边好好看顾他,让他别总是整出这么多幺蛾子来,没想到却被你误会了!”

      宋潮风越说越委屈,薄薄的唇微微的撅了撅,眼眶中居然蓄满了泪水,看得残寒一阵恶寒,宋潮风的长相属于偏刚毅那一派的,剑眉星目,脸颊棱角分明,硬朗帅气,一点儿阴柔的感觉都没有。

      他现在是典型的“猛男落泪”,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招人心疼,既滑稽又别扭,残寒赶紧将他的头偏了过去。

      “你这想法为什么不早说?”残寒问。

      宋潮风摸了摸夺眶而出的眼泪,声音不由地大了一些,他问:“寒,你让我说话了吗?每次我一开口,一就开始用我那一分钟的犹豫压我,我委屈呀我!呜呜呜。。。。”

      残寒噎了噎,这件事情上确实是自己做的过了,但是刚刚他的态度那么的强硬,若是现在服软,那他的面子何在,地位何在,于是一生要强的鬼王说出了一句让他后悔了好几天的话。

      “别哭了,看看你那样子,皇天为了我什么事情都肯做,你呢,这么想一想,还是皇天好!”

      宋潮风不可思议地看向残寒,残寒一脸无畏地迎上宋潮风的目光,宋潮风觉得自己快要被残寒气死了,他低头在残寒的脖子处咬了一大口,声音刻意被压低,那声音就如同鬼片里的旁白一般,还没看到画面,就已经脊背发凉了。

      “残寒,我问你,皇天哪里比得上我?”

      残寒其实已经感受到宋潮风的怒火,却依旧无畏地用自己的声音攻击着宋潮风随时可能崩塌的心灵,他梗着脖子,坚决地说道:“他的心比你好,身体比你好,反正哪哪儿都比你好!”

      宋潮风冷冷一笑,声音压到最低,他附在残寒的耳边说道:“寒,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本道爷最强武器,用完了,你就觉得道爷哪里都好了!”

      一个撞击,残寒猛地抓紧宋潮风的后背,宋潮风小麦色的后背立刻出现了两道红印”,残寒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他颤声道;“宋潮风,我还没。。。准备好。。。呃。。。

      宋潮风的嘴角高高勾起,他略带报复地拱了拱身子,“凶残”地说道:“可是道爷已经准备好了,寒,别害怕!我会很温柔的!”

      四合院里不知何时飘起了大雪,将院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染上了纯白,地面上两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地在“刨土”,花园里干枯的花朵被纯白的雪压了一层又一层,努力地挺直腰杆,却也难逃被压折的命运。

      “咔嚓”一声枯枝断了,将屋里传来的低吼声掩盖起来。断了的不止枯萎的花枝,还有某人的腰肢。

      年三十下午,“地狱三煞”齐聚四合院,快到年关了,鬼界的业务也繁忙了起来,不仅要将人界各家没有投胎的“先祖”送回去,还要随时随地的在人间界走动,省的有些不老实的“先祖”犯了禁忌,将人间界搞得一团糟。

      忙活了几天,好不容易闲暇起来,“地狱三煞”已经彻底累成了“地狱三狗”,就连号称“鬼界小马达”的倚天也累得倒在床上起不来了。

      只是,他们那个总是爱“没事儿瞎放纵”的鬼王却根本不给他们休息的机会,离“倾阳失踪事件”已经过去了五天了,两个人依旧关在屋子里,不停地互相“安慰”着,床板的“吱呀”声,人不人鬼不鬼的叫喊声,还有那令人羞耻的pp声,时不时地从根本没有关好的房门里泄露出来。

      那“孟浪” 的声音任谁听了都睡不着觉,可怜的三煞实在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能跑到客厅里来斗地主。

      “对尖!”暮春手中的牌“啪”的一声摔在了桌子上,碰巧屋里传来一阵阵的低吟,一向话多的暮春也有些无语,她无奈道:“这个道长也太。。。猛了,这一回居然持续了这么长时间!”

      “对二!”倚天将手中的王牌打了出去,碰巧屋里传来残寒压抑的声音,倚天看看手中的牌,接话道:“主上也不错,居然能跟上道长的步伐,坚持这么久,不愧是咱们鬼王,勇猛无敌!”

      “炸弹!”月空流面无表情地扔出四张牌,屋里传来残寒低哑的声音“还来”,接着又是床板晃动的声音。月空流无情地说道:“主上需要克制!”

      “我靠,你这小三也敢拿出来炸,看我的无敌大炸弹!”暮春急了眼,直接扔出四个“k”,屋里持续碰撞的声音还没有散去,撞得暮春一阵心烦,她挠挠头看向门缝,忍不住问道:“主上真的就不避讳咱们吗?炸弹这么响,都引不起他的注意吗?”

      她旁边的月空流突然抬头朝暮春邪邪一笑,伴随着屋里不间断地低吟声,月空流毫不留情地将手中的两张牌扔了出去:“王炸,你们俩输了,今晚你俩值班!”

      “不是吧!”倚天和暮春哀嚎道。

      月空流无情地补刀道:“还有,主上不是不避讳你俩,而是根本没有把你们当人看,单身狗就应该喂些狗粮,这样你们才有前进的动力!”

      暮春生气反驳道;“你还不是一样,万年单身。。。

      “我有红崖!”月空流无情地打断了暮春的话,暮春那个“狗”字卡在嗓子眼儿里,翻滚了几周,最后胡做一声叹息:“好吧,我俩是狗,万年单身狗!”

      月空流拍拍暮春的肩膀说道:“承认就好,谢谢承让,今天我也得陪红崖做运动,就不奉陪了!”

      一向好脾气的倚天也急了:“你们过分了昂,我俩就算是单身狗,也不能一盆一盆地喂狗粮呀,待会儿撑死了!”

      月空流冷冷一笑道:“还有一个办法!”

      啥?”倚天和暮春两脸呆滞地问道。

      “你俩凑合凑合得了呗!”

      “。。。。。”倚天和暮春相互看了一眼,指着月空流的背影骂道:“去你大爷的!”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