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胡搅蛮缠 ...

  •   宋潮风被残寒呵斥是那个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肩膀不由自主地抖了两下,他低垂着眼帘,只敢用余光看向残寒,那委屈的样子,真的好像一只被欺负的小狗。

      残寒看到宋潮风这幅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明明犯错的是宋潮风,袒护别人的也是宋潮风,受委屈的明明只有自己,宋潮风还经常用那种“你总是欺负我,我要哭给你看的”的表情面对残寒,残寒坐在床上,指着宋潮风的鼻子说道:“我告诉你宋潮风,你今天要么走,要么就尽早决定!”

      “寒!”宋潮风那个朝残寒挪了挪步子,又用舌头舔了舔残寒的手掌,他委屈地地垂下了头,腮帮子被团在了一起,整张脸都被挤得变了形。

      残寒见他这幅模样,火气更大了,他指着宋潮风的鼻子有些口不择言道:“别这么叫我,我可担不起,我改变主意了,你还是找你可爱的师父去,咱们从此两不相见,两不相欠,我可不想再碍了你大道士的眼!”

      “寒,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宋潮风有些急眼了,语气也不由地加重了几分。

      宋潮风的语气又将残寒的“气愤值”推到了另一个高度,他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吓得宋潮风差点儿没伸出狗爪接住他,残寒叉着腰,大声吼道:“我不让你说话了吗?我问你的时候,你回答了吗?你犹豫了,谁知道你在想什么,估计是想着怎么尽快摆脱我们三个,不,四个累赘!”

      宋潮风指着自己的肚子,眉毛气得都立了起来,眼睛更是亮得吓人,被怒火点燃的目光差点儿没将宋潮风给烧死,他赶紧低头认错道:“对不起,寒!你别生气了,我的大儿子一会儿就被你给气出来了!”

      残寒冷笑一声道:“气出来好,气出来,你就无牵无挂,也不用待在我们身边,省得每天变着花儿得想要跑了!”

      “寒!”宋潮风拧着眉说道:“别这样说话,宝宝会听见的!”

      残寒这才后知后觉地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他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肚子揉了揉,似乎想要安慰听到了他这话的宝宝。

      宋潮风跑到残寒的腿边,蹭了蹭他的腿求饶道:“寒,你别气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要你,要你和孩子,不会跟我师父走的!”

      残寒摸着肚子的手停顿了一下,他冷声道:“可是刚刚你犹豫了,你犹豫的那几分钟说明你心中所想和你所说的不一致!”

      宋潮风觉得无力极了,他已经开始后悔刚刚为什么不立刻答应残寒,而是要犹豫那一分钟,现在好了,看残寒这样子,估计自己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宋潮风自暴自弃地躺在残寒的脚边说道:“寒,我真的不走了,你到底要怎么才肯相信我?将我的心挖出来让你看看?”

      残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突然眼睛一亮,吓得宋潮风赶紧捂住自己的心脏,可是,残寒已经咬牙切齿地张开手指,恶狠狠地说道:“好,这是你说的,那我就成全你,让我将你的心挖出来,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宋潮风没想到残寒来真的,他本来想要后退,却突然想都什么,毅然决然地迎上残寒的手指,他说:“寒,既然你想要就拿走吧,只要你相信我就好!”

      宋潮风闭上眼睛准备赴死,冰凉的指尖插上胸口的时候,宋潮风表现的十分地坦然,自己的媳妇儿别说是想要自己的心了,就算是想要全世界他都想办法给他。

      冰凉的指尖慢慢地伸展开贴在宋潮风的胸口处,一股温热的气流顺着宋潮风的胸口快速地传遍他的全身,宋潮风感觉自己的骨头,全身上下,五脏六腑都变得如同烈火灼烧一般,有些难受。

      宋潮风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残寒手掌中的金色气息正慢慢地输入到自己的胸口,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宋潮风胸口的毛正在慢慢地褪去,接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地拉长,变得宽广阔。

      宋潮风欣喜地低头看着自己的“狗爪”变成人手,自己的两条后腿也慢慢地变成了人脚,宋潮风惊喜地看向残寒问道:“寒,我要变成人了!”

      金色的光芒快速地消散,宋潮风也变回了英俊的模样,只是残寒的脸颊变得异常苍白,就连双手也在不断地颤抖,收回手的那一刻,残寒觉得喉头一紧,嘴里一阵血腥味,他赶紧闭紧嘴巴,不敢开口。

      宋潮风很快就恢复了人身,他跑到残寒的身边将他抱起来,现在的残寒已经觉得头昏眼花,哪里禁得住他这样“熊抱”,一口血直接喷在宋潮风的脸上,吓得宋潮风愣在了原地,残寒就在他的怀里苦笑着说道:“宋潮风,我tm上辈子。。。就是。。。欠你的!”

      说完,残寒彻底晕倒在了宋潮风的怀抱里。

      宋潮风抱着软倒在自己怀里的残寒,彻底慌了神,他将残寒横抱起来,快步地跑出门去,一边跑,一边喊道:“寒,你可别死!”

      小型医务室里,残寒慢悠悠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宋潮风满眼红血丝地死死盯着他,残寒哑着嗓子问道:“瞅啥瞅?”

      “呜呜呜。。。”宋潮风见到残寒醒了,立刻撇了撇嘴巴,哭得好不凄惨:“媳妇儿,你以后不要这样吓我了好不好,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可不能失去你呀!”

      “道爷,我早上刚吃的饭,你可别恶心我了!”暮春翻了个白眼说道。

      “道爷,我们还在这儿呢,体己的话关上门,干正事儿的时候再说!”倚天一脸调侃地说道。

      “安静,主上需要休息!”一旁正在给残寒输液的月空流说道。

      “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对他说!”实在受不了有有些聒噪的三个人,残寒闭上眼睛挥挥手将四个人打发走。

      医务室里就剩下了宋潮风和残寒两个人,宋潮风委屈地想哭,却又不敢哭,他有些害怕残寒会嫌弃他。让他走,又嫌弃他,那他真的就没退路了。

      残寒叹了口气说道;“你这灵魂狐王前不久就给你修补好了,只要用你的阳气重塑肉身就好了,只是我怀着宝宝,帮你渡阳气怕伤到他,想着等生完宝宝再帮你变回人身,可是,我见你心里想要离开,也不能总是绊着你,就将阳气渡给了你!幸好没有伤到宝宝!”

      残寒给宋潮风输送阳气,实在是无奈之举,宋潮风的身体已经毁了,别说阳气了,就连一点儿人气都没有了,而残寒体内恰好有宋潮风的阳气,于是只能残寒来救他。

      “我没有想走,寒,你怎么就不信呢?”宋潮风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呀,他明明都已经说了要留下来和残寒一起生活,残寒却怎么也不肯相信他说的话,他真是又气又急。

      残寒将头扭向另一边说道:“反正我觉得你有,要不然你怎么会犹豫那几分钟呢?”

      “是一分钟,不是几分钟!”宋潮风有些气急败坏地喊道。

      床上的残寒却淡定地将宋潮风怼得哑口无言:“一分钟也是犹豫了,犹豫了就证明你想要去找你的师父,去吧!”

      “我没有,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媳妇儿,饶了我好不好?”宋潮风讨饶道,他就不明白了,这个“一分钟”真的就那么重要吗,非得让残寒反复提醒才行。

      残寒突然扭头,眼睛通红地看向宋潮风,然后将头扎进枕头里,不肯出来,他的声音从枕头里面传出来,闷闷的,听不真切。

      “好了,你现在不仅整颗心都是你师父,还为你师父的事情凶我,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听了残寒的话,宋潮风这次真的急了,他二话没说将残寒从检查床上抱起来,然后快步地朝卧房走去。

      “你要做什么?”残寒使劲儿地挣扎着,想要脱离宋潮风的“铁手”。

      他越是挣扎,宋潮风抱得越紧,残寒有些气急地吼道:“宋潮风,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宋潮风面无表情道:“情人之间若是言语上无法交流,就用心灵交流,若是心灵交流不管用的话,就用rou体交流!”

      “这又是谁教你的?”残寒愤怒地问道。

      “倚天教的!”宋潮风说道,残寒翻翻白眼,看到倚天也被他们这几个“不着调”的人同化了。

      “明天就让倚天去忘川河里摸鬼捉魂!”残寒咬牙切齿道。

      “那是你这个鬼王的事情,我现在做正事!”

      残寒当然知道“正事”是什么意思,于是挣扎地更加厉害了,他说:“宋潮风那个你不可以那样做,我怀着孩子呢,伤到他怎么办?”

      “六个月了,没事儿的!”

      “我刚刚吐血了,为了救你吐血了,我需要休息,需要好好休息!”

      “月空流说了,你这是虚的,阳气匮乏得太过厉害造成的,所以我得给你输点儿阳气!”

      “不要,不要,用不着,宋潮风,我自己的身体棒得很,自己能够恢复的,真的不用你输阳气的!”

      “不行,月空流说了,我的阳气对你和宝宝都有好处,你都吐血了,怎么能马虎,这阳气必须得输!”

      “我真的没事儿,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的身体特别好!”

      “可你刚刚吐血了,事实证明你有事儿,必须得双修!”

      “我不要,我的身体。。。。。”

      残寒猛地抬头看向宋潮风,他突然反应过来了,宋潮风这是想要“情景重现”,来说明自己刚刚有多么的胡搅蛮缠,一个问题翻过来调过去的就是说不通。

      “你套路我?”残寒难以置信道。

      宋潮风无辜地耸耸肩膀说道:“我可不敢,我只是想要帮你输阳气!”

      “我不同意!”残寒坚决地反对道。

      宋潮风却痞痞一笑,不老实的手顺着残寒的脊背划向那处,他蛊惑的声音在宋潮风的耳边响起:“寒,别挣扎了,你想的!”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