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鬼门大开 ...

  •   宋潮风跑出去一段时间后,看着周围金黄金黄的土地沉默了,谁能告诉他怎么出去呀!

      身后的残寒慢悠悠地跟上他,眼睛弯成了眯眯眼,他的声音很是欠扁:“道爷这是迷路了吗?残寒恰好知道回去的路,道爷要不要说几句好听的,让残寒高兴高兴!”

      宋潮风的嘴角不断地抽搐着,他说:“鬼王大人,在下有一事不明?”

      “你说,我听着呢?”

      “到底是任务重要还是玩笑重要?”

      “任务可以一边放放,反正那只鬼也不会跑,残寒现在就想要听几句好听的,道爷赏个脸呗?”

      宋潮风从前觉得,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到了哪里都难逢对手,但是自从遇到残寒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地缝里钻出来的鬼王后,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已经慢慢开始腐烂,腐烂到词穷了。

      残寒见宋潮风闭了闭眼睛,拳头握得嘎吱嘎吱响,心里很是愉快,这个小道士不会服软认怂,嘴上更是不饶人,挫挫他的锐气以后好征服。

      宋潮风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他拂尘一挥,往地上一坐说道:“好吧!那在下就在这儿等着,等鬼王大人高兴了,我在去做任务!”

      论耍赖,他宋潮风认第一还没有人敢认第二呢,说完,还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嘴里还哼着奇怪的小调。

      宋潮风会宁死不屈也是在残寒的意料之中,他笑容不减,靠着宋潮风坐了下来,宋潮风嫌弃地将残寒推到一旁说道:“你离我远点儿,男男授受不亲!”

      “道爷可不能这么说,咱们都有肌肤之亲了,还在乎距离的远近吗?再说,我的心还在你身上呢,我怎么能远离你呢?”残寒朝宋潮风眨巴眨巴眼睛,宋潮风看着快要贴上自己脸颊的漂亮脸蛋,心跳竟然漏了一拍,他赶紧又往一旁挪了挪说道:“你这样道爷不喜欢!”

      残寒笑笑不语,不过也没有继续往旁边挪,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宋潮风,不知道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头顶是波澜的水,脚下是柔软的沙,两个人就这样相对无言地看着投射进来的光线慢慢地西斜,黑暗像浓烈的墨汁一般将周围的一切都淹没其中。

      “噼里啪啦”的声响突然在两人周围响起,强烈的红光将黑暗中的魂归司照亮,宋潮风的眼睛适应红光后慢慢地睁开,只见本来空旷的空间里居然多了百十来个小门,每个门口都站着两个牛头马面,小门的周围被浓重的红色包裹着,让整个空间看起来幽然阴森,那些牛头马面手里拿着斧头,个个人高马大的比起宋潮风正经多了。

      从小门里慢悠悠地走出一排排半透明的游魂,他们目光空洞,脸色惨然,都低垂着头,走起路来像一个个提线木偶一般,他们身上的阴气交织在一起让原本还算温暖的空间里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宋潮风不禁揉了揉胳膊,别说还真有些冷。

      游魂的旁边是几个手拿长鞭的小鬼,小鬼头上扎着两个冲天髻,同样的面色惨白,不过小鬼的脸颊两侧有两块诡异的腮红,嘴角噙着有些渗人的微笑,红腮陪白脸就如同给死人陪葬的纸娃娃一般。

      “这是?”宋潮风问道。

      残寒:“鬼门大开,今天是这些鬼魂的头七,他们得回去看望自己的亲人,走出鬼门关,站上望乡台,一生从此了,轮回来生见!”

      “那些小鬼是?”

      “那些小鬼是鬼差,他们手中的长鞭是锁魄鞭,这些鬼魂中有执念特别深的人,在回到自己离开的地方的时候,容易因念化厉鬼,锁魄鞭能将即将化为厉鬼的魂魄抽散!从此不如轮回。”

      “太残忍了吧?执念不过是未得偿所愿的梦,就算化为厉鬼,也不应该魂飞魄散呀!”

      残寒笑道:“没想到道长还有一颗仁心呢,一个厉鬼就能要了上百号人的命,杀一救一百,若是道爷你该如何选择?”

      宋潮风正色道:“在下会拼尽全力救这一百零一人,世人皆无过,有的只是世事的磋磨罢了!人之初,性本善,杀人者焉有杀人之心也!”

      这是宋潮风捉鬼一向保持的原则,人能救一个是一个,鬼亦然。

      残寒听了他的话微微一愣,深深地看了一眼宋潮风说道:“道爷还真是特别!”

      这样单纯的想法估计也只有真正心存良善这人才会有,没想到这道士捉鬼无数,居然还能有这样一颗赤子之心,倒也让残寒有些刮目相看。不过,在宋潮风看遍世间之事后,会不会还会有这样的心,也未曾可知。

      听了残寒的话,宋潮风难得地面颊一红说道:“赶紧办正事儿吧,鬼门已经大开,我们可以去捉鬼了吧?”

      残寒笑了笑说道:“原来道爷知道我在等鬼门大开,看来是残寒小看道爷了,你远比我想象的要。。聪明!”

      听了他的话,宋潮风一愣,接着皱眉道:“怎么感觉鬼王所言并非夸赞呢!”

      残寒噙笑不语,宋潮风也懒得和他计较,继续说道:“阳时行人事,阴刻行鬼事,日落西山,阴阳交接,鬼门大开,万鬼出动,这些是阴阳两界的规矩,这规矩亘古不变,不难猜到!”

      残寒:“既然时辰以到,那道爷请!”

      宋潮风刚刚的傲娇表情瞬间垮塌,他说:“你让我走,倒是告诉我门在什么地方呀!”

      残寒伸手一挥,一道泛着白光的小窄门出现在了宋潮风的面前,残寒说道:“鬼界的任意门,只要心中所想,那就是你要到达的地方!”

      听残寒如此说,宋潮风心思一动,那他想着回到他的世界是不是也能回去。

      残寒拉着宋潮风走进任意门,白光随着他们的脚步将周围的黑暗驱逐,残寒说:“不过这个门只能穿越空间,不能穿越时间,道爷想回去还得另觅他法!”

      宋潮风微微翘起的唇角利落地放下,他就知道这个残寒怎么会轻易让他回去呢。

      “好了,到了!”说话间,残寒和宋潮风已经到了另一个小窄门前。

      两个人走出门来到了目的地,安宁医院。

      “嗳?!这个地方好眼熟!”宋潮风说道:“这不就是我上午被送到的那个地方!”

      “这里是另一间医院,不过,医院的摆设都大同小异,你觉得眼熟不奇怪!”

      “医院?”宋潮风手握紧自己的拂尘,这个地方让他觉得有些不安,这里的墙面惨白,阴气聚集,还有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阴气在这间医院中徘徊着,宋潮风捉鬼多年,他知道这种地方就如同古时候的义庄一般有死人,而且是有很多很多的死人,所以才会有如此强烈的阴气。

      “这是个治病救人的地方和你们古时候的医馆很像,不过,这个医官有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太平间,太平间里都是治疗无效而死去的人,一般这些人的魂魄会有魂使来取,只是有时候会有漏网之鱼,或者有执念过深,不肯转世的鬼魂。今天我们来这里就是要找一个马上就要化煞的厉鬼!”

      “化煞?厉鬼成煞,那就算是十个道士也对付不了的!”宋潮风面色凝重道。难怪这里的煞气如此的浓烈,阴气聚集到一定程度就会凝结成煞气,而煞是比厉鬼还要更高一阶的鬼物,宋潮风见到快要化煞的厉鬼一般都是躲得远远的,命只有一条,保命要紧。

      残寒倒是一点儿都不紧张,他说:“所以这个是高难度的鬼界任务,道爷别担心,残寒在呢!”

      宋潮风听他如此说心也就放下去一半,有鬼王在身边,别说是煞了,就算是鬼刹他也心里有底了。

      虽然刚刚傍晚时分,天还不太黑,但是医院的走廊里已经静悄悄的了,没有一点儿声响,这种诡异的安静让宋潮风的头皮发麻,暴雨来临前的宁静往往是最有压迫感的。

      残寒:“小心些,这个地方有结界,我们已经进入了结界里面!”

      宋潮风也感觉到了,傍晚时分大街上都灯火通明的,怎么可能就只有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白惨惨的灯无助地闪烁着亮得让人头晕目眩的灯光,医院的雪白的墙面上映照着宋潮风的影子,不知从何而起的阴风吹得宋潮风心惊胆战的。

      宋潮风捉鬼无数,见过闹鬼的地方也不少,但是像现在这般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他还是第一次来。饶是极品捉鬼师也有些害怕,宋潮风咽了咽口水问道:“我说,鬼王,还没到吗?”

      残寒背着手走在宋潮风的身侧,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模样让宋潮风不禁有些佩服,不过转念一想,他是鬼王,什么样地鬼煞没有见过,肯定不会害怕的,宋潮风如是想,便觉得心里又有了几分勇气,他壮着胆子迈开步子。

      他们穿过走廊来到了一个楼道里,残寒突然停住了脚步,宋潮风没有看到他停了下来,继续脚步不停地超前走,刚迈出一只脚,脚下不知被什么黏住了,怎么抬都抬不起来,宋潮风低头一看,差点儿没吓得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只见一张血呼啦子的人脸贴在楼梯上,那张人脸的左眼不知道为何被抠掉了只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血洞,嘴巴也不知道被什么给喇开了,伤口从两边地嘴角一直延伸到脸颊靠近耳朵的地方,伤口还再不停地渗血。

      宋潮风的脚就踩在人脸的嘴巴里,那张血盆大口里伸出长长的舌头将他的整个脚踝缠绕住,宋潮风被吓得头发都立起来了,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猛劲儿,一把拽住那人脸的舌头,直接将舌头抽了出来,然后快速地抽回自己的脚,连滚带爬地跑回残寒的身边。

      残寒勾着唇角,笑着调侃道:“道爷这是怎么了?一个小小的障眼法怎么就将道爷吓得连滚带爬的,道爷不是最强捉鬼师吗?真正的鬼煞可还没有出现呢!”

      宋潮风摸着胸口将气喘匀,他问:“你们这处的鬼都这么。。。恶心吗?”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