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当牛做马? ...

  •   宋潮风这才愤愤不平地松开那个漂亮女生的衣襟,他问:“你们把弄到这枯井里到底要做什么?”

      漂亮女人说道:“你既然心甘情愿给我们的主上当牛做马,当然就得赶紧接任务,这魂归司的鬼将们都派出处理各种事务了,剩下我们三个老弱病残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小道士你来了,正好给我们排忧解难了!”

      刚才的一场闹剧,让宋潮风有些分神,现在终于回过神来,他才看到他到的这个地方别有洞天,他现在应该是在刚刚的那口枯井里,可是脚却踩在有些泛黄的地面上,这井底的空间很大,却啥都没有空旷得很,只有泛黄的土地和不知道从哪里投射进来的光线,铺陈在这空荡荡的空间里。

      宋潮风抬头不仅惊讶地张大嘴巴,因为他看到的不是泛蓝的天空,而是泛蓝的水,那些水居然神奇地飘在他们的头顶,像是透蓝色的轻纱一般,宋潮风也终于知道了那些光线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投射进来的,应该是外面的阳光透过水面投入到了井底。

      宋潮风有些纳闷地问道:“请问这里是?”

      “魂归司,也就是你们古时候的地府?”那个漂亮女人介绍道:“我是暮春是魂归司的掌事,那个大胡子叫倚天也是掌事,我们相当于你们古时候地府的黑白无常。那□□小姐姐叫做月空流是魂归司的魂使,相当于古代地府的判官!我们有一个相当响亮的名字叫做地狱三煞!”

      暮春推推眼镜,有些羞于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宋潮风,宋潮风听了他们的介绍后,嘴唇不断地抽搐道:“诸位的名号。。好响亮!”

      “他是在嘲笑我们吧?”倚天一米九的大个儿瞪着两个大眼睛瓮声瓮气地问道。

      暮春闭了闭眼睛,嘴唇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说道:“我感觉像!”

      月空流冷笑一声说道:“你们听得没错,他确实在嘲笑咱们!”

      “一群笨蛋,让你们不要娶那么弱智的名号就是不听,看吧!让一个古人憋笑,真是将我们魂归司的脸都丢尽了!”一道纤细的身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啦,来人是残寒,他一身粉红色的西装,奶油白的小皮鞋,柔顺的短发乖巧地趴在脑袋上,看起来既可爱又灵动。

      若是第一次看到他的人,肯定以为他是哪一家的良家少年,初入社会的青涩,让他看起来特别好欺负。

      宋潮风撇撇嘴,他可不是第一次看到残寒,所以绝对不会被他的外表欺骗,他扭过头,不想理这个让自己失身又伤心的男人。

      残寒却对宋潮风的嫌弃视而不见,他走到宋潮风的身边,十分亲密地拉起他的手说道:“我忘了,我离不开你的!”

      宋潮风顿时黑了脸,而一旁的三个吃瓜群众,直接傻了眼,他们震惊地看着残寒,实在难以想象魂归司的这个“千年大冤种”居然会有撒娇的一天。

      “主上,你你你,你别这样,我害怕!”倚天的大胡子已经被吓得揪在了一起,他双手捂着胸说道。

      暮春更是吓得漂亮的下巴都掉下来了,她问月空流:“流啊!咱们主还是咱们主吗?”

      月空流相对冷静,毕竟这俩人滚床单的时候。。咳咳。。。之后,她看到了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她沉默地摸了摸自己的双枪说道:“主还是主,还能不能正经就不知道了!”

      残寒拉着宋潮风,双手在空中一挥,一道铁门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铁门上面居然还安装了一个密码锁,残寒修长的手指在锁上按了一通,门开了,一座弯弯的桥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桥应该是玉制的,桥面上还有三个奇怪的小人,一个小人拿着一把剑,一个拿着一台笔记本,另外一个手持双枪,虽然三个人的姿势很酷,但是配合卡哇伊的画法就显得不是太正经。

      一行人踏上玉桥,碧绿的波光随着脚步犹如烟花般在脚底下绽放,宋潮风感觉到了那碧光是令人窒息的阴煞之气。随着他们的脚步绽放开的,还有桥两边的血红色的彼岸花,绿色的茎颤颤巍巍地从桥下冒出来,花苞轻轻地打开,细细密密的花瓣慢慢地伸长,慢慢地绽放,就好像舞者修长的手臂,妖娆得让心魂激荡。

      “这个地方就是魂归司的主殿了,最高级别的任务都在这个地方,既然道爷答应我为我当牛做马,当然得说话算话,任务领最高级别的,这样才能表现出道爷的真情实意!”残寒挑眉道。

      宋潮风直接给了残寒一个大白眼,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可以低头,但是斗嘴他必须胜,这是他作为男人最后的底线,他打哈哈道:“在下最乐意的是作马,马行千里不低头,鬼王承认否?”

      宋潮风朝残寒猥琐地眨眨眼,话中的含义可谓是意义深远,你可以这样想,也可以那样想,但是残寒似乎是那样想的,他挑眉看了一眼宋潮风,冷嘲热讽道:“道爷这匹马不合格呀!骑上去太痛苦了!”

      侮辱,绝对是对宋潮风这个真男人的侮辱,宋潮甩开残寒的手刚想要反击,就听到残寒说道:“既然道爷喜欢当马,那这马面里你就随便选一个吧!”

      只见残寒的手指轻点,半空中出现了一墙的面具,这些面具都是马头,而且造型不一,奇丑无比,宋潮风黑着脸问道:“所以,当牛做马的另一层含义是?”

      残寒笑得春光灿烂:“没错,就是成为牛头马面中的一员,我们现在称为勾魂使!”

      这一局宋潮风完败,他不仅丧失了身为男人的尊严,甚至连他最最珍视的面子都碎得一摊糊涂,他沮丧地低下头,残寒一点儿也不可怜他,直接拿了一个“囧”字模样的马头面具戴在了他的脸上说道:“别说,这张面具和道爷听配的,囧到家了!”

      “残寒!”宋潮风咬牙切齿道:“早晚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残寒傲娇地抬了抬下巴说道:“那残寒就等着!不过,现在道爷你得先接任务!”

      他走到桥边上,点上了一朵彼岸花的花瓣,那朵彼岸花快速地衰败凋谢,一个小光球飞到残寒的手中,接着一行小字出现在了半空中:“安宁医院,恶鬼勾魂!”

      残寒的手一收,那小光球立刻化成了一道符咒化进了宋潮风的手腕上,宋潮风看着手腕上出现的一个金色的咒环,皱眉道:“没想到,师父自创的咒法存留至今!”

      残寒一愣,接着笑了笑说道:“你的师父是个高人,也是个狠人!”

      宋潮风出乎意料的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只是沉默地看着手腕上的咒环,残寒拉起他的手说道:“放心吧,有我这个鬼王护着,你的第一个任务绝对没问题的!”

      宋潮风看着满地的彼岸花无风自动,就如同鲜艳的血色在蓝天下奔涌,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憋闷感。

      残寒手掌一挥,这些彼岸花迅速凋零,化成漫天花雨,鲜艳的红如同染血的霜,有着一种特殊的惊艳感。

      “你真的好会挑哟!地狱三煞欢送你!”

      就在宋潮风沉浸在一种奇怪的情绪时,三个沙雕的声音同时响起,那声音不仅不整齐,甚至还因为喊得声音太过响亮而微微有些变调了,导致本来念四声的“煞”变成了三声。

      那声音一落就是死一般的寂静,宋潮风抽动着唇角,他特别想要装作非常非常的正经,但是,他的嘴角根本不受他的控制,最后宋潮风干脆放弃了抵抗,张开大嘴笑道:“哈哈哈。。。地狱三傻。。。哈哈哈。。。”

      一旁的“地狱三傻”本傻拳头紧握,眼睛紧闭着,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最后性情最暴躁的倚天终于忍不住了,他抡圆了拳头照着宋潮风就是两拳,宋潮风轻巧地躲开。

      “小道告辞!”宋潮风撒丫子就跑,身后的残寒似笑非笑地看着宋潮风的背影,不知道再想什么。

      月空流走到残寒的身边说道:“还不赶紧跟上去,心都给了人家了,不得跟紧点儿!”

      残寒捂着自己的胸口,可怜巴巴地看着月空流说道:“空流,没有心真的很空虚!”

      月空流无语地对残寒说道:“我看你不仅空虚,身体还虚!别对我撒娇,我不吃你这套!”

      “真冷酷!”残寒叹气地将手插进自己的裤兜里,他撇撇嘴说道。

      这时候,暮春也走到了残寒的身边问道:“主上,你真的没事儿吗?”

      残寒摇摇头说道:“没事儿,死不了,等我的好消息,不久之后我们就能回去了!”

      一旁的倚天说道:“可是主上,你这样做会不会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你怎么办?我们又怎么办?”

      残寒勾了勾唇角,他冷漠道:“不会出意外的,筹划了百年,我们绝对不能失败!”

      月空流叹气道:“主上你还是好好养养你的身体吧,不要去跟宋潮风捉鬼了,看看你的脸比死人还白!”

      残寒温柔一笑道:“可是我的心还在他身上呀!离不开他呀!”

      众人沉默。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