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被迫留下 ...

  •   “你到底是人是鬼?”宋潮风将残寒从身上掀下去,一脸吃了屎一样的表情不断地抠着自己的嗓子眼儿,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将他的心喂给他吃了。

      残寒捂着胸口一脸看好戏地说道:“我不是人也不是鬼!你是道士应该知道我没有骗你,刚刚你吃的那确实是一颗心,我的心!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宋潮风忍着恶心,稍微回味了一下,那味道应该是心脏,而且是一颗“鬼心”,宋潮风看“怪胎”一般看着残寒一脸惊惧地问道:“你居然是鬼王?”

      只有掌管生死轮回大权的鬼王才会以鬼身生鬼心,没有了心的鬼王周身泛着绿气,阴寒之气充斥着整间屋子,宋潮风一脸戒备地看着残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前一秒还是正常的普通的残寒下一秒就浑身泛着鬼气。

      残寒捂着胸口点点头说道:“道爷果然是道爷,有点儿本事,居然能看出我的身份,你果然是当牛做马的最佳人选!”

      宋潮风拂尘一挥说道:“告辞,在下不奉陪了!”

      说完,右手用力拍在地面上就要用“遁地术”逃跑,可是,他砸了好几下地面周围还是毫无反应,他当然也没有能逃跑,宋潮风就算是仪态再好也忍不住咒骂道:“你祖宗,居然有结界!”

      残寒嗤笑一声说道:“道爷,你这是做什么,地面都快要被你砸碎了!”

      残寒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宋潮风向来是个“硬骨头”,残寒越是强迫他,他越是不想任他摆布,宋潮风冷笑一声说道:“既然鬼王大人不想放过潮风,那就别怪潮风不客气了!”

      说完,宋潮风将自己的手伸进“收灵囊”中,准备用自己最厉害的黄符镇住眼前的鬼王,宋潮风将手伸进囊中的时候,突然一愣,接着暗叫一声:坏了,他刚刚好像已经将自己的所有东西都赔偿给眼前的鬼王了。

      只见,残寒悠悠地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来一张画着奇怪咒发的黄符,“啪叽”一声贴在宋潮风的脑门上说道:“道爷是在找这个吗?还给你!”

      宋潮风保持着右手掏“收灵囊”,左手拿拂尘准备抵抗的姿势定在了原地,一动也不能动,悲催的宋潮风被自己的黄符定住了,现在只有眼珠子能转,宋潮风不能说不能动,只能眼神哀怨地看着眼前的残寒,他宋潮风的一生英明全都毁在这个鬼王手上了。

      残寒收敛自己身上的死气,对宋潮风说道:“道爷这符厉害呀!居然能让道爷如此安静,正好,道爷可以好好地听残寒唠叨几句了!道爷你可不能走,你身上有我的心,你要是走了,我就死了!”

      宋潮风保持姿势,两眼往上翻了翻表现着自己的不满,你死不死关我什么事儿,符咒一解,我立马就走,看你能那我怎么办。

      残寒似乎猜到了宋潮风在想什么,他硒笑道:“道爷可得心疼心疼人家,鬼王死了,心魂都会消失在天地间,也就是说世界上就没有残寒这个人了!”

      宋潮风想勾勾唇角,嘲笑一下眼前这个人,只可惜他被定住了,唇角根本没办法勾,只能不由自主地抽动,该你消失,谁叫你没事就喜欢让人当牛做马,我是道爷,这辈子绝对不做狗腿子。

      残寒:“道爷可别心里想着残寒该死,你不知道残寒的性子,我死之前会让全世界陪葬的。不过,残寒既然和道爷上了床,那清白也算是给了道爷,放在你们那个时代,残寒就是道爷的人了,那残寒就委屈委屈,只让道爷一个人陪我就好!我死之前,双手一捏,将道爷胸膛里残寒的心脏捏爆,这样我们就可以死后同穴了!”

      宋潮风不可思议地看着残寒,他的眼睛开始不停地眨呀眨呀,残寒也了然于胸地将宋潮风脑门上的黄符给摘掉,宋潮风恢复自由后,大吼道:“你卑鄙,你怎么能威胁我这个无辜的道士呢,我只是不想给你当牛做马,你怎么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威胁我呢!”

      残寒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说道:“留不留下来,道爷说了算,不过我可提醒道爷,我的心得有我身上的气息滋润,残寒离不开道爷的!”

      宋潮风似乎不太相信残寒的话,残寒修长的手指掀开宋潮风胸口的衣物,宋潮风刚要反抗,残寒略带着寒意的手指就摸上了他的胸口,他说:“这朵彼岸花就是我的心,花开则人在,花谢则魂灭!道爷可不能离开残寒百步,没了我鬼气的滋润,这花若是凋谢了,我会拉着道爷一起走的哟!道爷现在可以回答残寒了,能否留下?”

      只见一朵妖艳的彼岸花不知何时出现在宋潮风的胸前,红花绿茎,细长的花瓣张扬地绽放着,弯曲的弧度恰好包裹住宋潮风的心脏位置。

      宋潮风咬牙切齿地看了一眼残寒问道:“鬼王这是要用命威胁道士我?”

      残寒点点头:“没错!”

      “非得让我为你当牛做马?”

      残寒点点头:“说的对!”

      宋潮风肩膀一耷拉,瞬间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过了半晌,他突然眼珠子一转,眼角含笑道:“鬼王,能为您当牛做马那是道士的荣幸,不过,道士得吃得好,睡得好,才能尽职尽责地为您当牛做马,不知道鬼王大人能否尽量满足!”

      宋潮风这个人虽然骨头硬,但是该变通的时候也知道变通,现在这个残寒就是不打算让自己走了,那他可以迂回一下,再想其他的办法,不过,既然这牛马当定了,那还不如舒舒服服的,离开的办法以后再想,现在趁着自己还有点儿用,先谈好条件。

      宋潮风和普通的道士从来都是不同的,他爱享受,虽然不喝酒不吃肉不贪色,但是骨子里是俗人一个,他坚信人生在世是来享受的,而不是来受罪的。所以他每次捉鬼后都会大吃一顿,再在豪华的客栈里大睡一场,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不管多少钱都舍得花,他这个人就是俗得不能在俗了。

      残寒对他这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态度还是弄得一愣神,接着他失笑道:“好!不过,道爷明天就开始工作吧!月空流,明天你带着道爷去魂归司里走一走,将最难的任务交给道爷,道爷可是捉鬼的一把手,别怕为难他!”

      “。。。。” 在古时候顺风顺水的宋潮风从来没有想到过,他居然被一个长得看起来很好骗的男人给拿捏住了,这个漂亮的男人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

      “走吧,道爷!”月空流凭空出现,将正在撇嘴的宋潮风吓了一跳,宋潮风拍拍惊魂未定的胸口拱手道:“姑娘有礼了!”

      月空流努力憋笑了半天,说道:“公子有礼了,请随姑娘我来吧!”

      “。。。。”宋潮风怎么感觉他的着两句话这么别扭,像是鹦鹉学舌一般拗口。

      说完,两个人就前后脚的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月空流回头对残寒说道:“主上,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别作死了!”

      宋潮风也回头看了一眼残寒,只见他正闭着眼睛坐在桌子旁边,脸色不是太好,嘴唇也惨淡无光,宋潮风无奈地摇摇头对月空流说道:“鬼王他很坚强。。。应该暂时不会死!”

      “。。。。。”残寒无语。

      “。。。。。”月空流也同样无语,总结得相当妙。

      月空流带着宋潮风来到了四合院门前的一口大井前面,宋潮风一脸茫然地看着月空流问道:“姑娘,来这里作甚?”

      月空流淡淡一笑说道:“你说呢,当然是殉情喽!”

      宋潮风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月空流一脚踹进了井里,宋潮风的惨叫声在井里不停地回荡着:“救命呀!道爷我不会游泳啊。。。”

      很快宋潮风的话音就被灌入口鼻的井水给淹没了,一阵窒息感扑面而来,四面八方的水顺着他的眼睛口鼻还有耳朵钻进了他的身体里,宋潮风的脑子直接被突如其来的窒息感搅成了浆糊,就在宋潮风以为自己这么光荣而伟大,为世间做了无数贡献的道士快要英勇就义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一阵失重,他整个人突然被一股力量拖起,钻入口鼻中的水也被抽了出来。

      肺部的压迫感突然消失,宋潮风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他抬头看,一群人正围着他指指点点。

      “我靠,月空流,你弄来的这个人也太弱了,他应该是第一个被水呛昏了的人!”一个满脸胡子茬的老男人瓮声瓮气地说道,眼神中满是不屑。

      “月空流,你确定这人就是将主上给办了的人,看起来就是个弱鸡呀!”一个戴着眼镜,手拿笔记本的漂亮女人说道。说出的话,与她的气质一点儿都不搭。

      一道白幽幽的身影从宋潮风的脑袋顶上飞过,她的眼睛通红,脸色惨白,头发正滴答滴答地往外冒血的女鬼,宋潮风本来还晕着,看到这个女鬼直接来了精神,他一下子坐起来说道:“是你,是你,你就是在下要抓的那女鬼,快将在下弄回去!”

      那个漂亮的女人赶紧将那女鬼抓过来揉吧揉吧往笔记本上一拍,那女鬼彻底就消失了,宋潮风揪住漂亮女人的衣领说道:“那个女鬼对在下很是重要,请姑娘将她交给我!”

      那个漂亮的女人双手一摊说道:“哪里有女鬼?你们看到了吗?”

      周围的三个人配合地摇摇头,漂亮女人耸耸肩说道:“听说落水后被救的人脑神经会受到损伤,容易产生幻觉,估计先生产生幻觉了,先生还是先好好歇息一下吧!”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了!”宋潮风不依不饶道,他得找出那个女鬼,找到他也许他就可以回去了。

      漂亮女人低头指了指宋潮风抓住她衣襟的手问道:“公子,你们古人都是这么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地吗?我的衣扣都被你扯开了,马上就要走光了!”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