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焦黑的人溅射出的脓汁染脏了陆旗的衣服,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臂上已经出现了一层又一层青紫色的淤痕。这都是刚才被那些“人”的手掌碰到时留下的,看上去并不像普通的磕碰淤青。
      
      每走一步,陆旗都会感觉到这些地方传来一阵刺痛。
      
      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这些淤青还会蔓延。
      
      从被碰到的地方开始,淤青有如水墨晕染开来,从那一点向还完好的皮肤开始蔓延,淤痕的颜色愈来愈淡。陆旗只觉得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四肢传来一阵又一阵钻心剜骨的痛。
      
      他只是个在家写稿的宅男,对疼痛的忍耐力自然不可能太高。这疼痛来得古怪,和平常最多小磕小碰完全不同,仿佛有人割开了他的血肉,还在伤口上反复磨刀一样。
      
      陆旗牙都咬酸了,愣是不愿意发出一声痛呼。
      
      他不敢发声。
      
      但是他听到了其他声音。
      
      是痛苦至极的叫喊声,从他背后传来,而且越来越近!
      
      陆旗这才发现,有个人影正在快速接近,那个人影和刚刚跑掉的男人之一非常相似。直到人影出现在他的身后,陆旗才确认,真的是刚才跑掉的人。
      
      他的脸上全是眼泪和鼻涕,看上去丑陋异常。他的脸上也完全被红色晕染,到处都是溅射的血红。
      
      男人的嘴里似乎在咀嚼着什么,口中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涎水从嘴角流下,都带着一丝血红。他看着陆旗,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噗嗤、噗嗤、噗嗤……
      
      男人双眼无神,咀嚼了一段时间后,将口中的东西吐了出来。落在地上的是一团肉糜,看起来像是……嚼碎了的舌头。
      
      “你说话呀。”男人看着他说,“你说话呀。嘻嘻嘻嘻嘻嘻嘻!”
      
      接着,他已经没有了舌头的嘴巴里,伸出和女人一样的黑手来!那些黑色的手伴随着怪笑,直直向陆旗伸来!
      
      陆旗开始没命地奔跑。
      
      身后传来又一声惨叫,还有躯体落入烂泥之中的黏糊声音,但是陆旗无暇顾及。他跑了两步,确认那黑手没有死追的欲望,就停了下来。
      
      他害怕跑得太久,自己会忍不住喘气,发出声音来。
      
      地上不知何时,已经没有那些焦黑的人体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平整的路。
      
      地面上有深红的颜色微微发亮,仔细一看,前路完全被这种颜色所覆盖了。
      
      虽然看起来是很正常的一条路,但是陆旗却不能用正常的心态来看待了。
      
      他看了看自己手臂上还在扩散的淤痕,当时他写怪谈时可没想那么多,只是描述了一下巷子里有很多焦黑的、乱袭击活人的“人”……并没有让那些“人”拥有这样的能力。
      
      这里到底和自己写的怪谈一样吗?自己的记忆还有用吗?
      
      陆旗思索着,同时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地上的红色是一种粘稠的液体,踩在鞋底会发出啪嗒啪嗒的古怪声音。陆旗只向前走了几百米,就愣住了。
      
      在他面前,巷子终于到了尽头,眼前的景物变成了车水马龙的街道!
      
      那是他平日里就会路过的街道,道路两边的店铺和记忆里并没有区别。不仅如此,街道上的人一点都不少。
      
      他们有些沉默地拖着步子,有些则是用手机高声对话……马路上车流不断,这些都和陆旗记忆里毫无差别。
      
      只有他自己满身狼狈,看上去像刚刚从泥地里爬出来的。
      
      陆旗正在发呆,忽然听到有人叫他。
      
      “小伙子……小伙子!”
      
      “……”
      
      “小伙子,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摔跤了?”
      
      陆旗一言不发,他发现开口的是个矮小的老太太,头发几近花白,只能看见几根黑丝。
      
      她脸上皮肤干瘪,遍布了皱纹,挤作一团,让她的脸看上去有点可怖。但是那语气却十分和善,忍不住让人心生亲近。
      
      陆旗不明所以,只是看着这忽然出现的老婆婆。
      
      老婆婆指着他的手,淤痕已经蔓延到了手指上,陆旗皮肤偏白,因此很明显。老婆婆满眼担忧:“小伙子,你是脑袋撞了?不要紧吧?”
      
      “……”
      
      陆旗抿着唇,摇了摇头。
      
      “哎哟,这么严重,可要去擦个药……”老婆婆不打算放弃,反倒伸手去拉他,“小伙子年纪轻轻的,难道是个哑巴?你先随着阿婆去擦擦药吧,哎呦,你怎么不走?”
      
      “你怎么不说话?”
      
      “你说话呀。”
      
      老太婆黑白分明的眼珠映照着陆旗的身影
      
      陆旗摆了摆手,后退了一步。
      
      老婆婆语气依旧温柔和善,但是陆旗本能觉得不太对劲。他眼珠一转,从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想要确认一下情况。
      
      手机屏幕是黑的,陆旗尝试了几次,都不能开机。难道是电量用完了?
      
      不,不可能。
      
      我真的回到了现实世界吗?
      
      陆旗皱起眉头,正在此时,伸手拉他衣袖的老婆婆忽然抬起了头!
      
      那张干瘪的脸上,许多条扭曲的皱纹正在蠕动,像是一群/交叠的虫子。从那双浑浊的黑白眼珠当中,射出一道精光来,老婆婆竟然一把拽住他的手。
      
      那双干瘪的手,十指直接嵌入了他的血肉当中!
      
      也不知她的手指是什么组成的,竟然轻而易举地将皮肉撕开。陆旗虽然早觉得不对劲,但是完全没料到她这么凶悍。
      
      他手臂顿时一阵剧痛,令他几乎叫出声来。周围来来往往的路人被这里的情况吸引,纷纷向这边走来。
      
      陆旗差点就想高呼求助,但他很快看清,向他们靠拢的那些路人,根本没有脸!
      
      他们的面容是一团焦黑,完全没有五官。烂泥一般的黑色糊住了他们的脸,但他们依旧向陆旗和老婆婆靠拢,接着,他们接二连三地扑到了陆旗身上!
      
      霎时,他便被淹没了。
      
      这些“路人”不算太重,比普通的人实在轻太多,好似烂泥组成的。但它们堆积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陆旗埋在了底下。
      
      老太婆的脸也开始了融化,从额头的皱纹开始,许多黑色的烂泥从那里流下,她整个都化作了焦黑色的烂泥。陆旗狠狠地将她甩开,但已经来不及了。
      
      那些压住他的人也渐渐地融化为焦黑的软泥,自上而下,将陆旗包裹得严严实实。
      
      黑泥漫住了口鼻,陆旗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那团黑泥吞掉。
      
      难道我的应对不对吗?
      
      这其实不是我写的怪谈?
      
      陆旗的脑中闪现无数想法。或许接下来就是他人生的最后了,难道就这么默默无声地去死吗?
      
      但他还是一言不发,甚至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直到黑泥完全吞没他。
      
      这行为与自杀没有差别,陆旗却没有想太多,他只是仍然有一丝可笑的坚持罢了。
      
      陆旗的意识逐渐模糊,他紧闭着双唇,好似完全放弃了生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