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 12 章 ...

  •   清早,谢明舟来到拍摄现场。今天是陈叙扮演的明帝和沈书行的重头戏,也有许多探班的记者。而剧组的取景地,就在他上一世逝去的那棵花树旁。
      
      初春,正值落花时节。工作人员来来去去摆道具,布置宫廷背景。
      
      谢明舟刚换完戏服,坐在椅子上喝着拿铁看剧本,脸上泛着懒洋洋的光。
      
      这时,沈玉桥和杨媛也到场。路过谢明舟身边,沈玉桥目光落在谢明舟手上的咖啡,顿了下,半晌道:“早。”
      谢明舟从剧本上抬头,见是沈玉桥,眉眼一弯:“早上好。”
      边说,他从桌上桌上拿起另一罐,晃了晃递给沈玉桥:“给你也带了。”
      
      话未说完,谢明舟瞥见沈玉桥手里提了个小袋,袋子里......也放着好几罐拿铁咖啡。
      
      谢明舟挑眉,担忧道:“你买这么多?这拿铁是好喝,但喝这么多对身体可不好。”
      
      两人对着咖啡相顾无言了片刻。
      
      沈玉桥眸光闪了下,最终拎起袋子,冲谢明舟笑了笑:“我给剧组带的,大家工作辛苦。”
      
      “要开始了!各位演员快去准备!”
      副导演张罗着,让几位主演聚集在一起讲最后的细节。
      
      谢明舟顺势望去,副导演身边站着一道高挑的身影,穿着和他相似的玄色长袍,手里卷着剧本扇扇子。
      长相无可挑剔,但表情总带着几分浮躁。
      是昨天见到的“他”的扮演者,陈叙。
      
      谢明舟目光带着兴致,他的戏份都在下午,可以坐在场边观望陈叙和沈玉桥的对手戏。
      他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别人演自己。
      
      陈叙见四周来了记者,走到一旁,十分自来熟地把手搭在沈玉桥的肩膀,语调暧昧:“阿桥,一会吹箫的戏,就看你的了。”
      
      给这帮娱记几张和沈玉桥暧昧的照片,在开播前引起话题度,然后再买几个热搜,营销手段他这种“顶流”可是信手拈来。
      况且,这部剧本来就是打着双男主的噱头,靠两人之间的小暧昧,某些露骨的眼神就能圈一大波粉。
      
      沈玉桥似乎并不买账,淡淡笑了笑,不动声色退开半步:“嗯,希望咱们都好好发挥,速战速决。”
      
      手僵在半空,陈叙眼底极快闪过不悦。
      
      沈玉桥这家伙,仗着自己家世好,自命清高,不也来跟他演男男CP,说白了就是他“明帝”的小情人。
      
      “刚刚讲的,都听明白了吗?!”副导演大喊一声。
      
      所有人齐声回话:“明白!”
      
      这第一场戏是演谢明舟在收复凉州后的第二年,明先祖的寿宴上,上阵舞剑的名场面,是陈叙的高光镜头,也是明帝的当年名动京城的光荣事迹。演得好,很有可能出圈。
      
      副导演临走前,皱眉提醒陈叙:“舞剑动作干净利落,尽量有美感。”
      
      陈叙不以为然:“好的副导放心。”
      风流倜傥,简直就是让他本色出演。
      
      副导演走回摄影机旁,今天徐导临时有事晚点到,他代替徐导先把镜头过一遍。
      
      “三,二,一——Action!”
      
      谢明舟双手环胸,饶有兴致望向场中央。
      
      深宫的大院里,摆满了金雕玉桌,葡萄美酒,文武百官坐在席位上,望着场中央轻纱曼舞的美人。
      
      “皇上。”明皇后慈祥笑着,“今晚舟儿特地准备了一段舞剑,庆贺你的生辰。”
      
      “哦?”明先祖挑眉望向桌边刚行冠礼的儿子,笑道,“舟儿有心了,何不来一段?”
      
      陈叙饰演的明帝振衣走上前,拱手:“儿臣献丑了。”
      说着,挑眉朝一旁的沈书行暗送秋波。
      
      副导演蹙了下眉,手指悬在对讲机上,明帝再是风流人物,这些花花举动面对自己的父亲,也应该收敛才是。陈叙台词功底不差,容貌出众,但感情总是不到位,喜欢用浮夸的动作来掩饰。
      简单来说,就是浮躁。
      
      “不过。”场中的陈叙挽着剑,“听闻沈相的儿子书行擅长乐器,能否为在下伴奏一曲?”
      
      沈书行朝家父望了眼,取来了玉箫。
      现场的所有人都期待起来,京城最出名的两位翩翩公子,居然一起表演!
      特别是太子,早年就听闻太子惊才绝艳,却一直镇守边境没机会瞧上一眼,今天是第一次见他的真容。
      
      沈书行薄唇轻轻吹起玉萧,明帝闻声挥剑。
      陈叙动作虽舞出来,但力度软绵,腰部僵硬。
      ——但他也不在乎,反正有后期镜头拉远景加剪辑,这些瑕疵也能被掩盖。
      
      沈玉桥淡淡看了眼场中央舞剑的人,压下心中的尴尬感,垂下眼不疾不徐地吹奏。
      
      “卡!”
      
      副导演站起身,走到陈叙身边:“舞剑不是让你跳舞,得使点劲,古代人舞剑是能舞出风声。”
      
      陈叙皱了下眉,语气有些不耐烦:“美感又要使劲,到底要怎么演。”
      
      副导演知道他是陈总的儿子,耐着性子说:“好好想想前几天动作指导教你的,再来一次我看看。”
      
      陈叙对着副导演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徐导都没对他这么严格,一个副导演就敢这么对他?
      
      “Action!”
      箫声起,陈叙挥剑。
      “卡!”
      “Action !”
      “卡!”
      ......
      “哐当——”
      
      陈叙狠狠把剑扔在地上,不耐烦对上副导严肃的眼睛:“我说,副导,你是诚心刁难我呗?”
      连卡好几场,副导演心里也有些火气:“动作不到位就得重来,这是演员的基本规则。”
      
      “基本规则?”陈叙笑乐了,“我呆过这么多剧组,没有哪个剧组像你们这样,连个靠谱后期都没有吗?动作镜头,随便修修剪剪就过了!”
      他人气顶流,背景厚实,哪个剧组不是把他当尊佛供着。
      这部《大明春秋》网剧,还不是得靠他拉人气。
      
      “去TM的修修剪剪。”副导也动怒了,脸色沉得可怕,“我跟着徐导做剧这么多年,哪次不是对演技高要求,演技是根本,后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陈叙冷笑了声,怪不得这些年你们的剧一个都火不了。
      
      一旁的沈玉桥脸色也越发冷冽,现在整个剧组的进度都被陈叙拖累,下午还排着几场关键戏,看样子得推到半夜,陈叙丝毫没有悔意,还冷嘲热讽。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副导额角青筋暴起:“去场边练十遍再来,动作指导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说真,他那水平就那样儿,再练也好不到哪去。”陈叙冷冷道,“副导,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要美还要舞出风声,拍玄幻剧呢?”
      
      副导双手握拳:“你......!”
      
      “哧——”一阵破风声划过陈叙的耳后,剑风掀起他的长发。
      
      陈叙和副导同时一愣,转过头。
      
      谢明舟收回那柄雪亮的三尺剑,低笑了声,微微抬头,剑光照出一双潋滟的桃花眼,“要不我来教你舞出风声如何?”
      虽然朽木不可雕。
      
      众人这才注意到,今天的谢明舟还未上脏妆,身着和陈叙相似的玄衣红龙纹,举止尊贵,一张素颜明眸皓齿,线条锋利。
      ——仿佛昨日的桀骜少年郎卸甲后,又是昳丽公子。
      
      陈叙正在气头上,一看是谢明舟,不屑挑了下眉:“哪有你说话的份?”
      谢明舟这个糊得妈不认的,敢来教他?以前在选秀欺凌谢明舟,这人可是连手的不敢还,现在说,教他舞剑。
      
      副导从震怒中渐渐找回理智,疑惑问:“你会舞剑?”
      
      谢明舟笑得从容。
      再不试试,他那场戏估计要推到半夜。
      
      “你试一段我看看。”副导心里疑惑更甚。
      
      “既然都说了,那就来一段我看看呗。”陈叙想看好戏一般双手环胸,嘴角轻翘。
      这剑身少说也将近一公斤,还能舞得比他好不成。
      
      谢明舟挽剑走到花树下,沈玉桥望着谢明舟不疾不徐的背影。
      
      “玉桥,还有力气给我伴奏下么?”谢明舟像是有心电感应似的,停步侧首,眉眼含笑。
      
      ——“书行,给朕伴奏。”上一世,深宫寒寂,沈书行的箫声一直伴着他走在孤独的皇权路上。这一世,竟然有机会将这一幕重现。
      
      “好。”沈玉桥垂眸笑了笑,不知怎的,谢明舟总能让他心生安稳。
      
      悠远的箫声起,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唰——”
      
      锋利的寒光一闪,谢明舟随着韵律突刺横挡,高高的马尾随着稀薄的落花扬起,一张古典精致脸展露无疑,优雅的身姿带着久居上位的尊贵感。
      
      就像一柄藏鞘已久的锋刀,出鞘一瞬间,锋芒夺目耀眼。
      
      风声萦绕,副导演眼睛不敢眨,在现代,竟然真的有人能舞出风声!这才应该是当年一舞艳惊四座,名动京城的明太子。
      而沈玉桥的箫声,也被带的比刚刚动情许多。
      
      身边的椅子被人拉开坐下,副导演转过头,徐导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副导演:“徐导,刚刚——”
      
      “嘘。”徐导噤声,一瞬不瞬望着花树下舞剑的青年。
      
      谢明舟动作利落稳如风,信手转锋。
      沈玉桥箫声转急,忽地,耳畔一阵呼啸的剑风过——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那把雪亮的剑锋,生生横在沈玉桥脸庞三寸的地方。
      
      沈玉桥箫声断了,转过头,如雪的剑锋上,拈着他耳边落下的火红花瓣。
      
      鬓发随风浮起,沈玉桥心跳有些加快,深吸口气才接着吹奏,抬眸却对上谢明舟那双潋滟多情的眼睛。
      
      四目相对了片刻。
      
      下一秒,谢明舟眼底闪过坏笑,嘴角轻挑,手霍然抽剑。
      “唰啦——”
      
      剑风带着花瓣扬至空中,再如雨般落在沈玉桥眼前。
      
      沈玉桥眸子骤然一缩,箫声跑了调。

  • 作者有话要说:  落花时节,当逢美人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