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徐导脸色凝重地打完电话后,走到谢明舟身边,若有所思:“辛苦了,先去场边歇会儿吧。后面还有段率兵回营的剧情,等下也一并拍完看看。”
      
      谢明舟微微颔首。
      徐导并没有肯定说用他。
      
      见谢明舟走到场边休息,徐导眉头依然紧皱着。
      
      傅言工作室亲自打电话,阻止他用谢明舟,但谢明舟的表现远超他预期。
      他想再给谢明舟一次机会,一次彻底说服他的机会。
      
      谢明舟坐到场边的长凳上,刚刚骑马加上情绪投入深,身体失水过多,唇色有些苍白。
      
      一瓶拿铁咖啡递至他跟前。
      
      谢明舟抬头,沈玉桥一身白衣,温润出尘,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望着他。
      如果沈书行也重生到现代,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谢明舟接下水瓶,拧开瓶盖:“谢了。”
      经过上次的综艺,两人也算熟识,再加上沈书行滤镜,谢明舟对这个同行还是颇有好感。
      
      见沈玉桥坐在身侧,不停打量着自己的脸,谢明舟懒懒靠在椅背上,揶揄道:“怎么,丑得认不出来了?”
      
      “你化成这样,的确很难认出。”沈玉桥淡笑道,“但不难看。”
      谢明舟挑眉,转过头望着那张端正的脸,坦言道,“你很适合这个角色。”
      沈玉桥愣了下,扫过谢明舟拧瓶盖的手,十指修长如劲竹——那晚在综艺上,这只有力的曾触碰过他的手背,那股熟悉的温热涌上耳廓。
      
      工作人员望着谢明舟和沈玉桥坐在长凳上调笑,一人黑袍修身,一人白衣胜雪,顿时有种这才应该是历史上明帝和右相的错觉。
      谢明舟拿着咖啡瓶端详片刻,喝了一小口,眸光明亮:“嗯?”
      
      “谢明舟过来下!”副导演大喊一声。
      谢明舟应下,朝沈玉桥望了眼,放下水瓶利落起身。
      
      沈玉桥望着谢明舟英挺的背影片刻。
      
      “玉桥,你的剧本刚刚落车上了。”杨媛喘气,走到沈玉桥身边递上台本。
      
      沈玉桥翻开了本子,一旁的杨媛望着谢明舟的背影,迟疑了下还是说:“玉桥,以后你少和那糊比搭话,而且你别忘了,他上次综艺还故意买水军,在你热搜下面蹭热度!”
      
      “够了。”沈玉桥声音有些冷,“他......不是那样的人。”
      杨媛还想说什么,最终讪讪闭嘴。
      
      沈玉桥手拿剧本,目光还是向谢明舟飘去——
      不料,谢明舟也正回望他,眼神带着探究。
      目光相撞,沈玉桥略带尴尬地转过头。
      谢明舟竟然......也在关注他。
      
      谢明舟促狭笑了笑,走到徐导身边,徐导拿着台本和他分析剧情。
      
      这段戏讲述少年明帝策马回京城,路过了一座破庙,庙里只剩女人带着哭啼的孩子。朔风凛冽,少年明帝抚摸着孩子的头,派人送上了棉衣的一幕。
      
      “属下把棉衣给你,你亲手给孩子披上,目光尽量柔和。”徐导顿了顿,“这也算你唯一一次机会正脸示人,把握好机会。”
      
      谢明舟当然明白徐导的意思。几场戏里,这一场他能露出白净的小脸,卸甲换衣,光鲜亮丽回朝。演得好,估计也能靠脸吸粉。
      
      “去换装吧,换完我们开始。”徐导拍了拍他肩膀,转过头准备和摄影师沟通细节。
      谢明舟却喊住他:“徐导,有个细节想和你商量下。”
      徐导疑惑转过身,谢明舟附在他耳侧说了两句什么。
      
      准备妥当后,谢明舟没换衣服,负手朝场内走去,迎面也走来一道高瘦的人影。
      面容干净艳丽,黑色尊贵龙纹长袍,是青年明帝的扮演者陈叙。
      同样一个角色,待遇却千差万别。
      
      陈叙见谢明舟一身狼狈,扬着下巴轻笑:“好好演哦,小明帝。”
      谢明舟身姿挺立,冷冷瞥了他一眼,勾唇:“戴反了。”
      “什么戴反了?”陈叙疑惑问,顺着谢明舟视线往下看了眼。
      草。
      众目睽睽之下,他把腰带戴反了。
      尊贵的飞天腾龙变成遁地腾龙。
      
      陈叙羞愤回过头,谢明舟已经脚踩马镫,稳稳翻身上马,高束的马尾潇洒恣意。
      陈叙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什么时候连谢明舟也敢踩在他头上?
      
      谢明舟立在马上,依旧穿着那身溅血银甲,满脸灰土——丝毫没有凯旋回朝的光鲜亮丽。
      
      身后的灯光师蹙眉提醒:“喂,你没换衣服!”
      站在场边的杨媛嗤笑一声。
      这傻逼,连衣服都没换。
      
      然而徐导严肃挥了挥手,示意继续。
      望着谢明舟马上飒爽的背影,他目光透着难得的欣赏。
      刚刚谢明舟告诉他,这场戏不需要卸甲洗面,白白净净示人。
      
      其一,明王朝的军营里,并没有侍女跟从,都是帮糙老爷们,哪会把脸洗得干干净净。
      其二,将军凯旋归朝,脸上的刀痕,铠甲的血,都是象征将士的荣耀。
      
      言下之意,他想披回染血的铠甲,就着现在那张灰黑的脸拍摄寺庙的镜头。
      也就意味着,谢明舟放弃了剧里高光吸粉的镜头,只为还原历史。
      
      徐导叹了口气,从业这么多年,这样细致揣摩角色,融入历史的演员真的少见。更何况,这人的气质谈吐仿佛为了古装而生。
      他双手握紧对讲机,大声道:“Action!”
      
      天色已暗,冬末寒风彻骨。
      
      谢明舟立在为首的马上,带领一行人穿过凉州边境,荒凉的边境只剩枯草破庙,和哒哒的马蹄声。
      
      谢明舟路过一座破寺庙门前,轻拉缰绳,目光敏锐扫向眼尾:“什么声音?”
      
      徐导下意识点了下头,感叹身披沉重的铠甲,谢明舟的身姿依然挺拔如松柏,虽然肩部稍显瘦削,但反衬出少年感。
      
      谢明舟身后的下属竖着耳朵:“好像......有小孩在哭!”
      
      谢明舟眸子微凛,目光扫视四周,最终落在一座杂草丛生的寺庙上。半晌,他翻身下马,抬脚朝里走去。
      
      几个护卫也纷纷下马,紧随其后:“谢将军......”
      
      谢明舟抬手,示意噤声,放轻了脚步踏进破庙。
      
      借着门外的灯火,谢明舟隐约看见一团人影缩在角落。准确说是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五六岁大的小孩,衣衫破旧,瑟瑟发抖。
      
      见有人进庙里,小孩哭声更尖锐,女人吓得脸色发抖,以为是叛军:“你......你们别过来!!”
      宛如受惊的野猫。
      
      谢明舟脚步一停,被那道恐惧的目光刺痛。
      ——当年回城的路上,他见过太多饱受战争欺凌的百姓。
      
      谢明舟目光复杂,声音放轻下来,嘴角扯出笑意:“别怕,我们是明军。夫人,外面战事已经结束了。”
      
      “已经...结束了?”女人傻了似的喃喃,片刻后直摇头,“不相信!我不相信!”
      谢明舟柔声安慰,灰黑的脸上眸子淡如月色:“真的结束了。”
      
      女人睁大眼,愣愣看着谢明舟鲜血未干的铠甲,猛地抬头,眼圈通红:“结束了,那为什么,他还没回来?”
      
      女人绝望的眼神,像极了当年凉州边境流离失所的百姓。
      他的子民。
      即使知道剧情,谢明舟还是喉头微哽,每走一步,都感觉脚下拖着铅。
      徐导一瞬不瞬盯着镜头,他觉得十分奇怪,从业这么多年,他不是没见过沉浸式的演员。
      但眼前的少年帝王,却有种超乎常理的真实感,把帝王复杂的心境,游刃有余地融入动作,姿态和眼神。
      
      谢明舟走到两人跟前,闭了闭眼,缓缓地蹲了下来,仿佛怕惊吓到眼前人一般。
      他目光望着两人,仿佛又透过两人望向更远的地方,声音有些哽咽:“都结束了,我......对不起。”
      战乱的年代已经结束了。
      
      “呜呜呜!”女人怀中的小孩哆嗦更甚,“阿娘我好冷,阿爹什么时候回来啊!”
      女人咬着唇不敢回答,他的阿爹已经化为枯骨,再也回不来了。
      
      按照剧本,谢明舟的下一个动作是挥手,让下属送上棉衣。
      
      送衣的下属已经站在门口,所有人都死死盯着谢明舟的手,等待他的指令。
      
      徐导也坐直了身子望着放慢的镜头,结尾之处是展现帝王柔情的关键点!
      
      然而谢明舟早已经沉浸在历史的场景下,眼前是风雪交加的夜晚,哭啼的孩子和女人都是他们一帮将士守卫的子民。
      
      沉默片刻后,少年将军抬手,门口的下属刚想送衣——
      却眼睁睁看着少年将军褪去了象征荣耀的铠甲,绕过女人的肩部,将厚实沾满鲜血的银甲披在女人和小孩身上,笑容温柔得令人心醉:“这样就不冷了。”
      女演员呼吸一窒。
      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全场呆愣了片刻,似乎都在等导演NG。
      然而过了三秒,无事发生。
      
      气氛凝固成冰,一位下属咬牙出声:“将军,您的铠甲......”
      沾血的铠甲,是将士最重要的证明!
      
      谢明舟目光紧紧望着眼前的母子,垂眸笑,月光流转:“天下黎民,才是我最重要的铠甲。”
      他微微抬眸,双手温柔扶着女人的肩膀,目光坚毅,“我不过是,物归原主。”
      
      女演员和一帮下属彻底呆住,这一段完全脱离剧本。
      
      “卡!”
      徐导大喝一声,语气果决。
      众人吓了一跳,纷纷松口气朝徐导看去,
      
      除了谢明舟。
      他似乎还沉浸在过去的记忆里,当年他从凉州回城,众人朝拜的路上,只有他自己知道,战乱后的城池有多荒凉。
      
      虽然过去多年,但回想起来当时那一幕,还是无法平静。
      如今他能做的,是将这段历史重新演绎,不被世人忘却。
      
      谢明舟半蹲在地上,直到工作人员过来给他擦汗,他才回过神站起身,回头看着向他走来的徐导。
      
      气氛有些凝重,徐导严肃地望着他,欲言又止。
      
      徐导还没开口,谢明舟抱歉笑了笑:“刚刚擅自改了台词,能否再来一......”  
      良久后,徐导走到谢明舟面前,深吸了口气:“不用了,演得......很不错。”
      剧本大纲里,只有短短的“帝王柔情”四个字,却被谢明舟演绎得震撼人心。
      
      他刚刚还想问谢明舟为什么卸甲,但很快了然。
      谢明舟已经把所有答案都写在了他的眼睛里,他还有什么好问的。
      
      谢明舟勾了勾唇,望着他,似乎在等他下文。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徐导紧抿着唇,拍了拍谢明舟肩膀:“今晚合同签完字发我。回去好好准备后面的剧情。”
      
      谢明舟微怔了下,随即懂了徐导的言下之意,笑道:“徐导放心,这个角色是我重新出山之作,虽然戏少,但每场我定会全力表达出他的意义。”
      
      不是演绎,是表达。在真正融入到角色里时,演员下意识的表现才最触动人心。
      
      徐导看着他,眼底少见的闪过一丝赞赏。他不知道谢明舟从哪里学到这些词,但确实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角色。
      
      徐导下定决心,谢明舟的出山之作,又何尝不是他的收官之作。
      傅氏工作室不断施压,让他换掉谢明舟。圈内人都知道傅言资源人脉极广,得罪他们,以后也别想在娱乐圈好过,更何况是谢明舟这种没背景的小人物。
      
      但十年专心做剧,却一直不温不火,这最后一次,他想遵从本心为自己搏一次。
      目光扫过谢明舟,以及沈玉桥所在的化妆间。他想把砝码,押注在这些年轻人身上。
      送走了谢明舟,徐导掏出手机,回拨郭磊的电话。
      
      谢明舟褪去沉重的银甲,掀开化妆间的门帘,沈玉桥刚补完妆准备出来。
      沈玉桥一见是谢明舟,淡淡笑了笑,夸赞道:“辛苦了,刚刚那场,演得很出彩。”
      出彩得......让他这个主演都觉得不可思议。
      谢明舟点了下头:“期待你的戏份。”
      
      沈玉桥望着那双多情的桃花眼,内心微动。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谢明舟演戏的时候,也时不时在偷看他。
      
      “哦对了。我有件事想问你。”谢明舟双手环胸抵在门边,一身黑衣俊美,又带着股琢磨不透的气场。
      
      沈玉桥笑容微敛。
      今天谢明舟对他格外关注,结合之前温柔的举动,难道是对他......
      
      沈玉桥深吸口气抬头,耳根却微微泛红。
      
      谢明舟慢慢凑近,含笑的眼睛中带着探究:“刚刚的咖啡哪里买的?”
      竟然比他的碧螺春还好喝!
      
      沈玉桥笑容垮掉:“?”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搞晚了一丢丢(滑跪QAQ)明天会早点!鞠躬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