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025】 ...

  •   【025】
      
      试探性地想伸出手去抓住眼前闪烁着光的希望,乙骨忧太洗漱完,就一个人忐忑而期待地跑去了隔壁,找伏黑惠开始控制咒力的特训。
      
      于是祈本里香又独自留在了那间绘着月辉与星空的客房中。
      
      咒灵是不需要睡眠的。
      
      她穿着车祸那天的白裙子,坐在窗边,目送乙骨忧太走入伏黑家的院子里,看他在门口立定了数十秒,才深呼吸抬手叩门。
      
      少年沉寂已久的眼中落入了星光,继而乘着光,消失在她目光所及之处。
      
      哪怕什么都看不见了,祈本里香依然固执地将额头贴在冰凉的玻璃上,视线眷恋在乙骨忧太曾经站过的地方。
      
      也是她不能触碰、不可靠近的地方。
      
      ……啊啊,“理性”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东西。
      
      如果是之前那个完全被诅咒所支配的咒灵形态,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打碎这片窗户,撕裂所有阻止她和忧太在一起的存在,即便忧太会痛苦。
      
      可是现在她知道忧太会痛苦。
      
      所以,不可以。
      
      祈本里香能够忍耐这样沉默的守望,几个小时、一夜、一天,都没问题。从幼时起,她早就习惯了被束缚、被迫漫长等候这种事情。
      
      然而夏目沙罗并不打算把落单的玫瑰锁在笼子里。
      
      沐浴后换了身粉色的猫咪睡衣,抱着定制的惊吓鹤枕头,她一脸小学生春游的兴奋表情,敲开了客房的门。
      
      “里香里香,今天忧太不在家,我们一起睡吧!”
      
      甚至在得到许可前,还不忘规矩地站在门外,先乖乖举手打了个申请,并没有身为强势方的自觉的样子。
      
      ……是真的吗?
      
      敛起不该有的情绪,祈本里香知情识趣地侧身,为夏目沙罗让开进入房间的空间,关门时,并不意外地同靠在走廊墙上的伏黑甚尔对上目光。
      
      那个男人轻慢地冲她笑了笑,指尖闪烁的白光正是曾经将她压制到无法反击的咒具。
      
      身为被锁定的猎物,祈本里香很清楚,伏黑甚尔连一瞬都没有放弃过“杀死她”这个选项。包括此时此刻。
      
      但那又如何呢?
      
      她弯起眉眼,露出完美无暇的笑容,再慢条斯理地将门合上,这样的行为比言语更能起到挑衅的作用。
      
      ——只要忧太还是夏目沙罗的玫瑰,那条有了主人的疯狗就不会擅作主张。
      
      祈本里香很自信自己的判断。
      
      即便外表年幼,可她的人生经历却并不单纯:五岁时母亲死亡,六岁时同父亲一起失踪,后来只有她一人被发现,父亲持续下落不明。
      
      阿婆按照法律规定收养了她,可人老眼花、脑袋也糊涂了的阿婆,坚持认为父母是被她所害,导致她幼时一直被阿婆当作仇人和罪犯看待。
      
      小孩子总是想让自己活得轻松一些的,察言观色和求生都是本能,托这幅美丽皮囊的福,祈本里香相当擅长分辨和控制大人的情绪。
      
      就算是阿婆,有时也会因为她不经意间表现出的父亲的影子,而失神将鞭子松开,让惩罚不了了之。
      
      而这一场游戏的通关密码,叫“夏目沙罗”。
      
      当祈本里香想让一个人喜欢自己的时候,很少有人能讨厌她。
      
      甜蜜的笑容和言语都恰到好处,不留痕迹地表现出自己的弱势,再用崇拜的眼神赞美对方。满足对方的需求当然是必要的,可偶尔的任性也会起到相得益彰的效果。
      
      陪夏目沙罗玩完了女子夜谈会的节目,撒娇吃醋般拿走了抱枕,祈本里香用手勾住对方的肩膀,乖顺地依偎进夏目沙罗怀里。
      
      她听见和忧太一样的,独属于生者的鲜活心跳声。
      
      多让人嫉妒。
      
      嫉妒到想将那颗心脏剖出来看看,到底跳动起来的样子如何鲜活,血液是怎样漂亮的红,而舌尖又能否会品尝出特别的甜味。
      
      并不存在的心脏感受到疼痛,似被火舌舔舐,留下丑陋的瘢痕,祈本里香脸上笑容灿烂不变,伸在夏目沙罗身后的手却痉挛般颤抖,隐隐露出咒灵的利爪。
      
      ——然后,被握住了。
      
      “正好明天是周末,忧太大概要在惠那里加训,干脆明天我们一起去逛街吧?女孩子怎么能只有一件衣服呢!”
      
      一边说,夏目沙罗一边去蹭祈本里香的脸,猫猫贴贴,就好像握住咒灵利爪的那只手,并不是她所为一样。
      
      但黑泥一般的负面情绪在真实地、源源不断地被吞噬,祈本里香逐渐恢复理性。
      
      归于平静的眼中重新倒映出夏目沙罗,她顺势别过脸,脑中迅速思考该如何补救,却再一次被拥抱。
      
      “没关系没关系,我原谅里香了哦。毕竟里香这么可爱,还这么会哄人开心,就算做错了事情也是值得原谅的——这样想就好!”
      
      明明身材比祈本里香要修长,甚至可以把小女孩抱个满怀,可夏目沙罗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去蹭、去厮磨、去撒娇,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我都这么喜欢里香了,里香也多喜欢我一点嘛!好不好、好不好嘛?喜欢我很容易的,只要里香不讨厌我,肯定很快就会喜欢上我的!”
      
      说着过于自信的发言,她低下头,笑盈盈地环住或许是咒术师近百年记录中最危险的诅咒女王,每个字都想浸饱了蜜糖的毒药。
      
      “……只要在忧太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咒术师之前就好了呀。”
      
      一针见血。
      
      祈本里香忽然意识到,夏目沙罗才是比自己更聪明、更恶劣、更任性的坏孩子。
      
      她甚至无需做戏,只是明明白白地把交换条件捧在手心里,向你伸手的同时,也光明正大地、贪婪地向你索取她想要的糖果。
      
      说起来好像很残酷的样子,可对于祈本里香来说,明码标价才是让人最安心的方式。
      
      “好像是真的呢——喜欢上沙罗,说不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被握住的那只手,指尖微微用力,反过来勾住对方的手指,进而十指相扣,祈本里香将夏目沙罗拽下,毫不犹豫地亲吻在她的唇角,又一触即离。
      
      不甘在追逐游戏中落入下风,她笑得天真而狡黠。
      
      “这是以前忧太才有的晚安吻哦?”
      
      “晚安,沙罗。”
      
      ………………
      …………
      ……
      
      咒灵不需要睡眠。
      
      只是配合需要休息的夏目沙罗才闭上眼睛,等近在咫尺的呼吸变得平稳绵长,祈本里香才睁开眼睛,看见了窗外的月光。
      
      如勾的弦月高悬在夜空,清辉漫洒,虽不及阳光炙热明亮,却同样点亮了浓稠静谧的夜色,是独此一份的美丽。
      
      祈本里香喜欢太阳,因为忧太就像太阳一样,照亮了她黯淡落灰的人生,是她从幼年起就开始痴迷的火与光。
      
      但其实她更熟悉月亮。
      
      月亮是祈本里香最忠诚的第一位朋友。
      
      在无数个安静到死寂又无法入眠的夜里,是月亮陪她说话,听她倾诉,也照明黑暗中的路,让她能趁阿婆睡觉之后偷偷逃离那栋囚牢般的阁楼,与忧太手牵着手,在还未醒来的城市中一起冒险。
      
      而现在,似乎又有一轮月亮,落入了祈本里香的怀中。
      
      >>>>>
      
      既然跟守护玫瑰的蛇打过招呼了,那就可以开动了吧?
      
      (大家好,下章我让沙罗给大家表演一个把忧太按在墙上强吻的名场面,请记得过来买票围观,谢谢老板!)

  • 作者有话要说:  同类型预收:《目标是成为最强》
    【现代背景魔改版鬼灭+咒回+柯南】
    香取夏树的目标是成为最强。
    身负咒术天赋,又有鬼杀队柱级灵魂的守护,她也一直是最强。
    不管是猎鬼,还是地下世界年龄最小的王牌咒术师杀手,抑或后来被夜蛾绑去咒术高专进行义务扫盲,她从来都是最强的那一个。
    直到来年新生入学,她在校门口遇见了一个戴墨镜的鸡掰猫,和一个刘海奇怪的眯眯眼。
    气死学姐就算了,还打不过,这能服气的?!
    夏树陷入沉思。
    夏树打开手机。
    “喂?甚尔接活吗?鲨人。先鲨五条悟和夏油杰。”
    >>>
    1. 鬼灭原著的大正时期魔改成现代背景,带缘一玩。
    2. 咒回是漫画的最强DK时期,甚尔+夏油不死if。
    3. 柯南会搞酒厂里的那几瓶假酒,景光不死if。
    4. 主角有执念,性格烂,是真的坏女人。
    5. 看预收开,喜欢请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