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023】 ...

  •   【023】
      
      出于自保的需求,伏黑惠还特意跑去买了瓶矿泉水,让乙骨忧太把手帕打湿,将哭得一塌糊涂的自己收拾好,不至于看起来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
      
      中间浪费这么多时间,为了不叫伏黑津美纪他们起疑,二人不得不加快进度,一路脚下步伐似飞。
      
      等赶回伏黑家,气喘吁吁的乙骨忧太直接两腿一软,抱着怀里的购物袋,跌坐在门前的台阶上。
      
      整个人湿漉漉的不说,脸颊都逼出了几分薄红。
      
      而旁边站得笔挺如竹的伏黑惠,连大气都没喘一下。
      
      一手打开玄关的门,他收回眼角悄悄关注的余光,抿了抿唇,那点本来就低于警戒值的疑心又被削去一截——太废了,废得很难跟“咒术师”扯上关系。
      
      就算是身为辅助监督的伊地知先生,在不面对五条老师的情况下,也是心存高志的相当可靠的人。
      
      大概真的只是普通人吧。
      
      虽说要尽快教会对方控制咒力有点麻烦,但……既然是鹤先生的远方亲戚,又要暂时寄养在沙罗他们家里,那就没办法了。
      
      弯腰帮忙拎起乙骨忧太的那个购物袋,伏黑惠一手一个,先一步进入厨房想归类放好,就看见伏黑津美纪、夏目沙罗和鹤丸国永三人围坐在桌边。
      
      盆里用湿布盖住的是面团,伏黑津美纪手边的盘子上摆着整整齐齐的饺子,问题出在另外两个人身上。
      
      “惠回来了!”
      
      脸上沾着面粉的夏目沙罗眼睛一亮,立刻把自己的小盘子举过头顶,要炫耀她的劳动成果。
      
      “你看你看,我捏了一个惠哦!是牛奶巧克力流心馅的!”
      
      中间实心的一小块面团,如果强行把上面软软弯下来的面条看做“刺”的话,那姑且,姑且的姑且,还是可以称作是海胆的。
      
      鹤丸国永更是得意地哼笑两声,也亮出了他的大作。
      
      “锵锵!惊吓鹤的完美造型!而且为了扣题,内馅都是我闭着眼睛调制的惊喜口味!呀,真期待啊,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呢?”
      
      虽说能单脚站立,还大鹏展翅的惊吓鹤造型捏得很完美,足以艳压小学手工课,但一听完介绍,就完全不想食用了呢。
      
      再说了……
      
      伏黑惠面无表情地点出问题所在。
      
      “这样已经完全不能说是‘饺子’了吧?为了塑性成功,面团太厚,馅料太少且不均,影响口感也不好煮熟。”
      
      ——根本就是变成小学手工课的橡皮泥现场了。
      
      扫过桌上也很小学手工课的一片狼藉,他看向笑眯眯围观的伏黑津美纪,眼神无奈:都说了,不要总是宠过头啊。
      
      这两个本来就已经够擅长让人头疼了。
      
      鹤丸国永倒是毫无这样的自觉,一扭头,坚决维护自己的艺术。
      
      “嘁。但是普通地包饺子也太无聊了!惠还是这么没有情趣,会不招女孩子喜欢的?”
      
      可伏黑惠根本不为所动。
      
      习惯了鹤丸国永和五条悟的双重折磨,承担过这个年纪本不该承担的太多,他现在在应对这种不靠谱类型的棘手角色方面,可以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不生气,不生气,气坏了对面笑得更高兴,说不定还会三百六十度连拍以留纪念。
      
      把购物袋临时放在冰箱旁边的角落里,伏黑惠挽起袖子,洗好手便在伏黑津美纪旁边坐下,也是夏目沙罗的对面。
      
      抬眼时注意到她脸上的面粉,伏黑惠本要出声提醒,夏目沙罗却忽然别过脸,向门那边招了招手。
      
      “忧太?欢迎回来。过来一起玩呀!我也给你留了一块面团。”
      
      胆怯徘徊在门外,旁观了许久不属于自己的热闹的乙骨忧太,一瞬间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
      
      但他只能看见对他招手的夏目沙罗。
      
      自那个逢魔时刻后,出于无处可去的依赖与对唯一希望的憧憬,“服从夏目小姐的话”成了乙骨忧太刻入身体的新本能。
      
      如果说之前他是流浪的野犬,被恐惧所驱赶,那如今项圈上所系的绳子,则被夏目沙罗握在了手心。
      
      身体比思考行动得更快,等乙骨忧太反应过来,人已经坐在了夏目沙罗身旁的座位。
      
      不容拒绝地,他被拽入这片被暖色灯光照得融融的世界。
      
      和兴致勃勃又在展示自己海胆型“惠饺子”的夏目沙罗目光相触,乙骨忧太同样注意到少女脸上的白色痕迹。
      
      “失礼了!”
      
      他一时间找不到哪里有纸巾,只摸到了口袋里伏黑惠给他的手帕,就先用水把手帕重新清洗一遍,才递给对方。
      
      “……脸上。这里,有一点面粉。”
      
      乙骨忧太甚至没敢点在夏目沙罗脸上,只是拿自己比了比位置示意,却不料夏目沙罗闻言,竟极其自然地扬起脸,等着被服务。
      
      见乙骨忧太迟迟不抬手,她还困惑地歪了歪脑袋。
      
      “忧太?”
      
      如此理直气壮,这样理所当然,让乙骨忧太也被蛊惑了,心中莫名萌生出本来就该是他来的念头。
      
      对啊,夏目小姐看不见,手上还沾着面粉,的确不方便。
      
      ——最重要的是,是夏目小姐亲自允许他、呼唤他的。
      
      乙骨忧太低下头,同夏目沙罗四目相对,小心翼翼地用湿帕擦去那点白色的印迹,比触碰脆弱的花瓣更加温柔。
      
      直到收回手,他才意识到刚才自己都忘了呼吸。
      
      像是怕惊走短暂停留的蝴蝶。
      
      *** ***
      
      可又好像,蝴蝶是自愿落在他掌心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惠惠看着忧太,在他家,坐在他的位子上,用他的手帕,给沙罗擦脸。
    哇哦.jpg
    存稿无了,赶着出去吃饭,今天短一点,明天长回来(大概)
    【咕日天的心动嘉宾名单】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yran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ran、梦想养猫、小淇淇淇淇儿 1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