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016】 ...

  •   【016】
      
      “骗人!”
      
      黑猫踩着鹤丸国永的手臂往下跳,落地的同时恢复人身。
      
      她指着偶人,义愤填膺地揭露真相。
      
      “明明是你先向我许愿的!”
      
      “你的灵魂在说,‘想再见一见惠’。一直说、一直说,黑巧克力的气息都浓得我闻不到其他味道了!”
      
      “要是真的心无执念,只想去黄泉长睡不起,早在诅咒师死掉、我为怨灵诵读往生咒的那个时候,你的灵魂就该消散了!”
      
      夏目沙罗越说越气,拳头硬了,抄出刚才与谢野晶子以防万一,临时给她拟的还债合同。
      
      上面白纸黑字,安排得明明白白。
      
      “想死可以,先还钱!你知道把你的灵魂完整保存下来,再制作式神偶人,还要成功发动引魂术有多难吗?”
      
      “而且我可是名取周一的亲传弟子,除妖师正统世家传承。我出任务很贵的!我超贵!”
      
      指尖用力戳了戳合同上算好的天价服务费,夏目沙罗摆出资()本家的冷酷嘴脸。
      
      按照横滨目前的平均工薪水平,再参考除妖师年年创新高的价目表(名取周一的慈善价例外),黑巧克力如果当武装侦探社的普通调查员,靠打工还债的话……
      
      姑且不考虑未来通货膨胀的问题,提前扣除吃饭、住宿等生活必须费用,他大概要免费打工五十七年四个月零一周。
      
      很贵还超凶的除妖师心想,既然得不到这块黑巧克力的心,那就得到他的人!
      
      反正黑巧克力看起来的确很能打的样子。再不济,就算卖去工地搬砖,看那身比谕吉先生还夸张的肌肉,怎么也应该一个顶仨吧!
      
      扬起脑袋,夏目沙罗单方面达成共识。
      
      “在还清债款之前,恭喜你,伏黑甚尔先生,祝工作愉快。”
      
      “不过,毕竟我这种每年依法纳税的良心好老板,也不是什么魔鬼。公平交易——‘惠’是你入赘伏黑家之前的孩子吧?现在姓‘伏黑’的‘伏黑惠’。”
      
      她对偶人伸出了手,掌心有灵力涌动。
      
      “他的住址,乱步已经推理出来了。而我买好了两个小时后出发去埼玉的车票。要一起去吗?”
      
      视线落在夏目沙罗白皙的掌心,可伏黑甚尔并没有握住那只手。
      
      然而夏目沙罗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冷淡,不讲道理地径直抓住了偶人,将灵力灌入,强制让他恢复成真人的大小。
      
      觉得低头变仰望很没气势,她干脆站上桌子,身高不够拍肩,也硬是霸道女总裁式地拍了拍伏黑甚尔的胸肌,残忍道。
      
      “没关系,甚尔君,习惯就好。打工人守则第一条:永远不要试图拒绝你的老板——反正拒绝也没用!”
      
      在天与暴君下意识用手指勾住她的喉咙时,夏目沙罗再次光速撤回灵力。
      
      她把偶人团吧团吧,塞进自己的小挎包里,然后再把拉链一拉,将其关小黑屋,面壁思过。
      
      用实力让打工人知道,什么叫老板的威严神圣不可侵犯!
      
      虽然福泽谕吉和鹤丸国永都不太认可,但夏目沙罗说到做到,还是执意要先带伏黑甚尔履约。
      
      他们去了埼玉市。
      
      当时,伏黑家的大人都已经下落不明,只剩下了相依为命的姐弟二人。
      
      夏目沙罗本来是要随便找个理由,去敲伏黑家的门的,可一直沉默的伏黑甚尔却拦下了她。
      
      恢复了真容的青年只是站在阴影里,目送还是小学二年级的小男孩背着书包的背影,一步也未曾上前。
      
      “伏黑、惠。不是‘禅院’啊?……哈!看来那个大少爷还真的来了。也不赖嘛。”
      
      自言自语了些摸不着头脑的话,伏黑甚尔转身提步就要离开,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好像那句发自灵魂的愿望是别人的一样。
      
      夏目沙罗不禁抓住他的衣摆,不解地问他,这就够了吗?
      
      “已经够了。不然呢?我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在泥里烂惯了的家伙,难道还指望我做什么浪子回头的好爸爸不成?别恶心人了。”
      
      伏黑甚尔低头,垂眼看向夏目沙罗,留有疤痕的嘴角弯起时自带几分痞气。
      
      “事先说好,我也很贵。工作内容百无禁忌,不过完成度得看钱。不喜欢长期任务,讨厌无缝衔接,没事别找我。但加钱就都可以,这个数起跳。”
      
      他用手比划了个数额,随后伸向对方。
      
      “然后,以前我的任务完成率是百分百——小老板,合作愉快。”
      
      记仇的夏目沙罗冷笑一声,“啪”地拍开那只手,并骄傲地提醒打工人,也很贵又如何,他以后赚的所有钱都是老板的!
      
      鹤丸国永对伏黑甚尔还有疑虑,只催她早点回横滨。
      
      走之前,夏目沙罗回头看了看那个即将消逝在街角的小海胆,又看了看好像万事不放在心上的黑巧克力,没有说话。
      
      不过她以鹤丸国永的名义,租下了正在对外出租的伏黑家隔壁的屋子,并把钥匙交给了伏黑甚尔。
      
      原话是他爱住不住,反正谕吉先生的家里是再塞不下第五个人,房租也相应加在了他的欠款清单里,不必客气。
      
      也不知道伏黑甚尔是怎么说服监护人的,但一次单独会谈之后,福泽谕吉和鹤丸国永都默许了伏黑甚尔的存在。
      
      他没有选择在武装侦探社负责“武装”,更像是职业的小白脸,辗转在牛郎店和女性客人的家中,要么就是去赛马场。
      
      夏目沙罗也不管他,只管给他打电话和转账。
      
      伏黑甚尔是夏目沙罗一个人的万事屋。
      
      上到紧急任务需要打手,下到鹤丸国永做的菜不好吃,急需特级大厨,甚至是觅食时遇到麻烦,只要一个电话,伏黑甚尔都能随时随地赶来,完美解决。
      
      当然,要钱的。
      
      按理来说,如果好的小白脸很赚钱,那伏黑甚尔简直是小白脸之王,完全能在一两年之内就还完和夏目沙罗的欠款。
      
      可他赚得轻易,花得也爽快,还偏偏赌运奇差无比,赛马场几乎就没怎么赢过。
      
      以至于每到月底该结算的时候,伏黑甚尔往往还不上多少钱,还经常倒欠新的债务,欠款清单逐渐变长。
      
      夏目沙罗觉得,别说这辈子,他下辈子可能都还不清。
      
      要不是她实在是个良心合法的好老板,但凡换个坏人做伏黑甚尔的债主,她怀疑可爱的津美纪和惠早就被迫父债子偿了!
      
      可恶,养人类就是这么辛苦又甜蜜的事情啊!
      
      为了保护津美纪和惠能健康成长,夏目沙罗决定,未来也要继续当伏黑甚尔的债主。
      
      唯一的债主。

  • 作者有话要说:  甚尔是故意继续放浪形骸,让账单越来越长,永远还不完的吗?
    不知道耶!
    大概这就是最强小白脸危险的大人的魅力吧。
    【休息一天,周四(后天)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