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陆厌 ...

  •   明明是天寒地冻的雪原,四周却有这么多人。
      
      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定定望着他,有轻蔑、有不屑、有玩味、有怜悯,这视线比风雪更冷,直把殷玉衡看的浑身僵硬。
      
      殷玉衡仰面躺在雪地上,血铺了一地,分外惨烈。他动弹不得,声音细若蚊蝇:“老师……”
      
      高华淡漠的白衣剑修搂着自己心爱的小弟子,冷冷瞥来一眼,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去。
      
      殷玉衡闭了闭眼,努力把呼吸放平。实在是伤口可怖,每呼吸一下,就像刀尖在皮肉里翻搅。
      
      耳边传来模模糊糊的笑声:“毁灵台、剔仙骨、断手脚,他能挺到现在,着实不易。”
      
      “若我是他,干脆直接自我了断!挺到现在有什么用?接下来还要剜心炼魂,还不是生不如死。”
      
      “他被喂了牵丝莲,君上不让他死,他是死不了的,再多折磨也只能活着忍受。”
      
      “他以前好像还是个皇子,也算锦衣玉食金尊玉贵,竟然落到这个下场。”
      
      “真可怜……”这是一个好听的少年音,似是惋惜,似是玩味。
      
      殷玉衡觉得自己在向黑暗坠去,可偏偏有一道神念把他往上拽,让他不得解脱。连晕过去都不行,只能生生忍耐着入骨之痛。
      
      殷玉衡想笑一笑,可实在笑不出来。他努力张开干涩的唇:“我要见陆厌……”
      
      他已经拼尽全力,可声音还是只有那么一点点儿,没人听见。
      
      就算听见,恐怕也只会嘲笑他“有什么资格求见君上?”
      
      还好,陆厌还是来了。
      
      他是来亲手行刑的。
      
      陆厌提剑踏雪,一步步向他走来,风华绝世,烨然若神。
      
      殷玉衡记得陆厌剑术十分好,杀人也利索。可惜这人偏不肯让他痛痛快快的死,不仅用上了牵丝莲,还准备了昆仑镜,要把他的神魂困于其中,继续经受无穷无尽的折磨,不得解脱。
      
      殷玉衡目光涣散,连看一眼陆厌的力气都没了。剑尖刺入胸口的那一刻,陆厌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阿衡,你后悔遇见我吗?”
      
      ……
      
      殷玉衡醒了。
      
      梦境过于真实,胸口仿佛还残留着剑尖的冷意,但是周围没有陆厌,也没有朔雪。他在马车上,只是不小心睡着了。
      
      殷玉衡并没有发呆很久。从小到大,他做这个梦已经一百一十三次,一开始的痛苦窒息早已成了习惯。
      
      他围着狐裘,抱着手炉,舒舒服服地靠在软榻上,撩开车帘,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到哪里了?”
      
      秦统领正专心致志地骑马,闻言立刻道:“殿下,离朝歌还有五十里。天要黑了,咱们的乌睢马也受了伤。前面好像有家客栈,要不歇息一晚再走?”
      
      “客栈?”殷玉衡笑意愈加温柔,“好啊。”
      
      殷玉衡在心里唤了一声:“小白。”
      
      殷玉衡的识海里悬浮着一本虚幻的白色书籍。听到殷玉衡的声音,书灵小白立刻应答:“衡哥,我在。”
      
      “前面的客栈就是第一次遇见阿厌的地方,”殷玉衡目光向往,语气期待,“好激动。”
      
      见到未来要杀自己的人,有什么可期待的?
      
      小白忍不住抖了抖书页。
      
      距离皇都朝歌五十里处的荒山野岭,唯一的一家小旅店酒旗招展,偶尔有四方往来的旅客行商在此歇脚。
      
      面对三四十人的队伍,客栈掌柜又激动又惶恐。在这偏僻山野,有时半个月也见不到这么多人。这实在是个大生意。
      
      “在此歇脚一晚,明早便走,”秦统领翻身下马,腰挎长刀,“我们的马需得精心照顾,喂些好草料。”
      
      “晓得晓得,绝对不敢怠慢!”掌柜看了一眼这群人身上的铠甲兵器,连连赔笑,招呼小二把马牵去歇息。
      
      秦统领招了招手,几位下属率先进入客栈,四处检查了一番。有人上楼整理了客房,把原本的棉被换下,铺上一层织锦软被,才折回来肃声道:“秦统领,已经安排妥当。”
      
      秦统领点点头,回身走到马车前,恭敬道:“公子,请下车。”
      
      旅店掌柜被这般架势惊的坐立不安,内心揣测着“秦统领”和马车里那位“公子”的身份,不敢多言,只敢偷偷打量。
      
      只见一只纤细的手轻轻撩开车帘,下一瞬,从中踏出一位青年,身穿绣银纹的白狐裘,手里捧着暖手炉,墨发如瀑,脸色苍白,似有病容。他眉眼含笑,气质温润,让人联想到远山明月、无边春水。
      
      青年打量了一下旅店,没说什么,点点头走了进来。
      
      掌柜的愣在原地,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好看的人,让人觉得踏足这么一间小小的山野旅店都是一种对他的亵渎。
      
      秦统领恭敬的把青年请入房中,打量了一番老旧的木床、挂着蛛网的墙角,皱眉:“公子,这旅店又小又破,您身体……”
      
      殷玉衡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无妨。”
      
      殷玉衡的兴致很好,捧着手炉,站在窗边看星星。
      
      霜天悬孤月,星河万里明。
      
      小白却没有他的好心情,在识海里紧张道:“快把弓箭准备好,等下妖气一起,咱们射了就跑,把这个剧情点糊弄过去就睡觉。”
      
      殷玉衡穿书二十一年,大大小小的剧情点也做过不少,对此并不陌生,慢悠悠道:“急什么。”
      
      按照原书剧情,殷玉衡作为离朝太子,在出使魔域归来的路上,夜宿一家荒野客栈。半夜时分,忽然北边闪过一丝凶残的妖兽气息,原主以为有妖兽作乱,情急之下一箭射出,正中陆厌心口。
      
      还好陆厌戴了护心镜,勉强捡回来一条命,也记恨上了原主。后来陆厌再遇见殷玉衡时,表面不动声色的接近,暗中欺辱折磨。
      
      小白回忆起这一段剧情,十分忧愁。
      
      这种拉仇恨的狗剧情,衡哥肯定不想做。可惜剧情就是这个世界的命运,天命难违,哪怕再不情愿也一定会发生,它也没有办法。
      
      小白正思索怎么劝殷玉衡走剧情,忽然发觉殷玉衡放下手炉,施施然从乾坤袋里摸出了弓和箭。
      
      眼底不但没有半点不情愿,反而兴致勃勃。
      
      小白:“……?”
      
      弓名“射天狼”,取昆仑清石铸为骨,镌刻三十三道法阵,是名满天下的神弓。
      
      箭名“不回头”,以火山地心的沉木制成,威力巨大,坚不可摧。
      
      这一弓一箭加在一起,可裂石,可崩山。
      
      小白直觉有点不妙:“等……等等!”
      
      剧情上明明说的是“殷玉衡随手摸出一只银弓,长箭离弦,化作银光向北面射去”。
      
      这里用的应该是普通的银弓,您他妈的怎么把神器都搬出来了?
      
      小白懵逼的时候,殷玉衡已经微微勾起唇角,弯弓搭箭。夜风吹动他身上狐裘,扬起他额边碎发,明月流光,衬得他美色无边。
      
      北面一片树林里,猛地闪过一股妖气。
      
      来了!殷玉衡目光一亮,一箭射出。
      
      长箭离弦,势如惊雷,宛若天火坠落,一瞬间映亮整个夜空,直奔那道妖气!
      
      轰——
      
      林木倒伏,烈火四起,地面都被轰出了一个大坑。
      
      殷玉衡收起弓箭,笑吟吟道:“死了没?我到要看看那护心镜还护不护得住他。”
      
      小白:“……”它早该知道它衡哥不能以常理揣度!
      
      客房门外传来秦统领焦急的声音:“殿下!刚刚发生了什么?”
      
      殷玉衡悠悠道:“无事,退下吧。”
      
      他眯了一下眼,翻身跳出了窗,还没忘把手炉抄到怀里。
      
      殷玉衡一边暖手,向已经被轰的七零八落的树林走去,闲庭信步,好像只是出门踏青。
      
      小白好不容易找回声音,感觉自己整本书都不好了:“……衡哥,别冲动!”
      
      “我没有冲动啊,”殷玉衡笑得万分无辜,“我走剧情多认真。”
      
      认真过头了!
      
      “那你现在去干什么?”小白心想别是要去补刀吧……是它衡哥干的出来的事。
      
      殷玉衡终于停下脚步,看向晕倒在地的青年。
      
      青年一身黑纱玄衣,现在已经染上了泥土与血迹,破碎不堪,露出心口已经黯淡无光的护心镜,十分狼狈。
      
      这就是陆厌了。
      
      殷玉衡挑眉:“竟然是用蛟鳞做的护心镜……啧,还真没死。”
      
      青年气息十分微弱,但还活着。
      
      小白小声说道:“我以前和你说过嘛,剧情人物是死不了的。”
      
      “我知道,”殷玉衡看着陆厌凄惨的模样,笑了笑,“只是随便试试。”
      
      殷玉衡仔细端详了一番地上的青年。
      
      他实在好奇很久了——做了一百一十三次梦,他从没看清过陆厌的脸。
      
      不得不说,陆厌长得很俊朗。
      
      明明满身脏污,发丝混着鲜血帖在脸上,脸色苍白,狼狈不已,可依旧能想象出他没受伤时该是何等的风华。
      
      殷玉衡想起来原文中形容对方的句子:年纪不大,一身黑纱玄衣。玉冠束发,眸若星辰,萧萧肃肃,清朗爽举。
      
      殷玉衡沉默地看了一会儿,忽然蹲下,扶起陆厌的头,往他嘴里塞了一颗丹药。
      
      精纯的灵气瞬间涌入陆厌的四肢百骸,修复他破碎的灵脉。
      
      小白觉得自己跟不上殷玉衡的思路,整本书都陷入了茫然:“衡哥,你要救他?”
      
      殷玉衡想杀陆厌它能理解,救人它实在看不透。
      
      殷玉衡轻笑:“既然杀不死,干脆救一救。”
      
      小白被这个逻辑搞蒙了。
      
      夜风从荒野上呼啸而过,浸入衣襟。
      
      殷玉衡的身体虚弱,忍不住咳凑了两声。他想了想,歪了一下头,把手炉塞进了陆厌怀里。
      
      暖意渗入心口,陆厌睫毛颤了颤,茫然转醒。
      
      ……刚刚发生了什么?
      
      对了,他被人追杀,躲在树林里疗伤时动用了金乌神火,暴露了妖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惊天动地的箭光直扑而来……
      
      陆厌头疼欲裂,努力睁开眼,忽然怔住。
      
      他被一个人扶在怀里,四周未熄灭的火光映亮了对方的面颊。
      
      陆厌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海棠垂露,风裁玉叶,不外如是。
      
      “你……你救了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殷玉衡:我不后悔遇见你,我会让你后悔遇见我*^_^*
      
      新预收,求收藏,爱你!
      《男友是海王,巧了我也是》
      裴风晚是圈子里有名的花花公子,人人都知道他情人无数,喜新厌旧,一个月就能换一个身边人。
      而且,他还有一个温柔、优秀、从不管他在外面沾花惹草的正牌爱人。
      圈子里人人都羡慕他,说他内有贤妻,外有知己,实乃人生赢家。
      
      作为裴风晚的合法伴侣,云倦从不干涉攻的私生活。
      裴风晚要和情人约会,云倦就知趣的避开。
      裴风晚要给情人送花,还是云倦选的。
      裴风晚玩累了想要回家,云倦为他亲自下厨。
      裴风晚心想,云倦爱他真是爱惨了。知情识趣的美人,他喜欢。
      
      直到有一天,裴风晚无意间打开了受的手机……
      未读消息:亲爱的,你三天不理我了,是不是生气了?
      未读消息:哥,我想在身上纹上你的名字,好不好?
      未读消息:宝贝想你了,明天有空吗。
      
      其中竟然还有一个熟悉的名字,那是裴风晚正在追的一个小美人:学长,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和那个渣男离婚吧,他配不上你……
      裴风晚:……就nm离谱。
      
      后来裴风晚爱上了云倦,才明白真正的爱是排他的,容不下第三个人。
      他恨自己领悟的太晚,已经没可能成为云倦的唯一。
      裴风晚悔的发疯,开始学着云倦曾经的样子,去当一个知情识趣的爱人。
      ——日夜心如刀绞,妒火焚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