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第28章 ...

  •   第28章
      “谁准你这样跟我说话的!”

      “妈,你干什么?”

      打完电话回来的贾向阳见到这一幕,急得挡在时跃面前,沉着脸,眼底的情绪犹如幽深的潭水那般沉,他没想到他妈会甩时跃巴掌,如果是别人,他可能就甩回去了。

      时跃是他老公,不是别人,他见不得别人欺负时跃。

      但他从来没想过他妈妈会这样对时跃,他以为他妈妈只是不喜欢时跃,但不至于到讨厌的程度,反正他们不住在一块,维持表面和谐就可以了。

      “妈,你以前是不是也打过他?”

      “你是在质问我吗?我是你妈。”

      “你是我妈,你也不能打他,你凭什么打他,谁给你的权利打他,你要不是我妈,你以为他能容忍你打他!”

      贾向阳从来不知道他妈私底下是这么对时跃的,这一幕太让他震惊了,他见识过时跃对打他的人是怎么样,别人打他一巴掌,他绝对反手打回去的,正因为这是他妈,他才会忍让。

      他总以为他跟时跃的问题出在他们两身上,是他做得不够好,但没想到还有他家人的因素。

      “你吼什么?我凭什么不能打他,你是我儿子,你胳膊肘往外拐是不是?”

      贾向阳看到他妈一副不讲道理的样子,只觉得不可理喻,“妈,我以后要是再让看到你对他动手,你别怪我。”

      “怎么样,你还会打你亲妈吗?你是要打我吗?就为了他?”

      时跃不想参与他们母子两的争执,想离开了,可又想到贾向阳的奶奶现在没脱离生命危险,他是贾家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所以还是留在那里,只不过没有在病房门口,而是走到楼梯那边。

      他突然想抽烟,只是他没带烟,他从楼梯下去,在医院附近的小商铺买了一包烟跟打火机,在楼下抽完一根烟再上去。

      “你去哪了?”

      “买烟。”

      贾向阳抱住他,一直跟他道歉,说对不起。

      在这件事上,时跃并不怪他,他从来都不知道他家里人私底下怎么对他的,他也没告诉他,他们一家人也很擅长表面和谐,在贾向阳面前从来不会对他做什么说什么,只不过贾向阳不在的时候就暴露真面目。

      他觉得是他自己的问题,太想着讨好他家里人,所以一步步忍让,爱情使人盲目,他的确觉得自己配不上贾向阳,只是一名小律师,工资不是很高,跟贾向阳相比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妈是不是之前还打过你?”

      赏巴掌倒是第一次,往他身上砸过东西,两次,其他时候还好,只是嘴上不饶人,说些不好听的话,他妈妈算是好的,他爸爸贾建豪才是真正对他不满意,从头到脚都不满意,就差把钱甩到他脸上让他赶紧离开贾向阳,从来没正眼瞧过他,还有他那个娇生惯养的妹妹贾凌菲。

      时跃觉得他们家只有贾向阳脾性好一点,至少人是善良的,虽然也有不少毛病。

      贾向阳看到时跃不说话,就知道之前肯定也有过,他那个心真是一点点往下沉,因为是他妈,他也不能做什么,他从来不知道时跃受了这么多委屈,所以时跃在他们的婚姻里不开心。

      “时跃,你可以跟我说的。”

      “他们是你的家人,说了又怎么样,你们终究是一家人,不是吗?”

      “但我也不会什么都不做,我会护着你,你可以试着相信我。”

      “我不知道,你答应我的事情很少真的完全能做到,算了,不说这个,奶奶醒了没有?”

      “还没有。”

      贾向阳捧着时跃的脸,覆身吻他。

      时跃也由着他。

      紧接着贾向阳的手机响了,他才松开,接起电话,他爸爸到了。

      “你先去忙你的,我在这边待一会,等会再过去。”

      贾向阳点点头,走出楼梯间。

      时跃在楼梯间还是忍不住抽烟,尼古丁的味道在唇腔里能够减少他的焦虑,他不知道他跟贾向阳现在算是什么关系。

      过一会儿,他从楼梯间里走出去,走到病房那边。

      贾建豪已经到了,一家三口站在病房外面围着医生沟通。

      时跃没有围上去,而是站在一边,跟贾向阳视线对上时,他也淡淡地移开视线,不过有认真听医生的话。

      动手术有风险,尤其是对八十几岁的老人而言,可又怕时间拖久了,人就更不清醒,还有瘫痪的可能,所以他们决定明早动手术。

      在他们跟医生沟通手术细节时,他进去病房里面,没想到何秀香有醒来的迹象,在呢喃,他过去握住奶奶的手,喊了一声奶奶。

      何秀香也慢悠悠地睁开眼睛,似乎认出他,“时跃,是你啊,你好久……没来看我这个老太婆了。”

      “是我,我是时跃,最近工作忙。”

      “你啊,天天忙,你要跟向阳好好的,只有你们好好的,奶奶才放心。”

      何秀香握他的手握得很紧,可他却不敢握得太紧,老人的手瘦小孱弱,他只是任由奶奶握着,之后贾向阳一家人也进来了,他便让出位置,默默站在一边。

      贾向阳也站到他旁边,又握住他的手。

      老太太醒来后精神看上去还不错,说话也清楚。

      再过一个小时,贾向阳那些二叔二婶等亲戚也过来了,都围着老太太说话,只不过老太太说了一会话,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可能今晚很关键,大家都没走。

      时跃在病房外面,贾向阳一直牵着他的手,他看到贾建豪脸色不大好看,他小声问贾向阳他家里人知不知道他离婚的事,贾向阳点点头,说他妈告诉他家里人了。

      “你为什么还牵着我的手,我们已经离婚了,他们会误会的。”

      “时跃,我们会复婚的,我那么爱你,你也那么爱我,我一辈子都缠着你,别再说离婚的事,我们应该说复婚的事。”

      晚上,贾向阳跟时跃陪床,其它大人回去休息。

      到第二天早上,贾向阳的妹妹贾凌菲也从国外赶回来了。

      到上午十点,老太太便被推进去动手术。

      时跃跟其他人一样守在手术室外面,蒋嘉慧过来跟他道歉,说她昨天不应该动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贾向阳跟她说了什么,他只是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之后他听到贾凌菲小声问蒋嘉慧为什么在这,不是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嘛,然后两人走远,他就听不到了。

      贾向阳说要跟他复婚,可他们的婚姻已经千疮百孔,不只是贾向阳家里人的问题,还有很多问题,他的问题,贾向阳的问题,他们还回得去吗?

      时跃很迷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