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红围巾的双生子(一) ...

  •   “今天的横滨也好和平啊…”在餐厅内,白色一刀切刘海的少年弯下腰,将自己的脸贴在桌面上。
      
      在他的身边,侦探社的谷崎直美一如既往地调戏着她的兄长,把谷崎润一郎逗得浑身发烫。
      
      “你们稍微注意一点,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国木田独步制止道。
      
      太宰治丝毫不以为意,歪在边上吃着蟹肉煲,含糊地说:“是国木田太正经了,今天可是开心快乐的团建哦。”
      
      和港口黑手党之间关于人虎的争夺暂且告一段落,虽说依旧风雨欲来,但武装侦探社在今日迎来了难得的休息时光。在良心社长的出资资助下,一群人干脆来餐厅聚餐。
      
      虽然某个乱步猫猫不知道又把社长给拐到哪里去了,目前不在。
      
      与谢野晶子抿上一口酒,对满脸正经的国木田独步说:“虽然不想赞同太宰这家伙,但是这句话说得对。今天是聚会时间,偶尔也放松一些吧。…啊,这个肉给你,贤治。”
      
      金发少年美滋滋接过,在边上大口大口塞饭。
      
      眼下的场景确实让人心神放松,国木田独步紧绷的肩膀微微松懈,也向后靠了一些。虽然非常不明显,但是对他来说这就是难得在外面松懈的模样了。
      
      这一桌子的氛围正好,此时餐厅的门被人从外侧推开。店里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立刻凑上前,拉高声音,辛勤地招待着。
      
      “欢迎光临,请问是一位么?”
      
      “一位。”说话的人年纪不大,是个声音清脆的女孩子。但是她语气飘忽,好像因为太震惊而正在梦游,“麻烦给我一个能看见港,不,天空的位置。”
      
      ‘港’什么?
      
      中岛敦难得好奇,从他们这边的圆形沙发卡座探出头去。一眼不要紧,他像看见鬼了一样,猛地缩回来。
      
      “怎么了,敦。”太宰治问道。
      
      “因为,黑手党。”中岛敦口齿不清,慌张地压低声音。“也不对,但是那个,看起来就很像。”
      
      “哈?”
      
      几人发出了疑惑的声音,暗戳戳地探头去看。
      
      只见在门口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她的身形有些消瘦,以至于叫人怀疑有没有好好吃饭。
      
      她的肩上披散着赭红色的长发,发丝卷曲,带着一股子纯真的妩媚。加上她那张精致的脸,怎么看都带着超越年龄的美感。
      
      赭发少女右侧的刘海有些长,遮住了那一边的眼睛,而露出来的那只左眼是鸢色的。
      
      靠着这三分之二张脸,太宰治看清了她的容貌,并且露出了想要呕吐的表情。但是少女身上的衣服又让他目光变得玩味,满是探究。
      
      少女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色短裙,腿上则套着长筒袜和皮靴。而在这身衣服外头,她披着一件长且略旧的黑色风衣。在她的肩膀上,还搭着一条暗红色的仿佛鲜血凝聚而成的红色围巾。
      
      难怪中岛敦是那个反应,毕竟这个容貌中带着张扬的侵略性,衣着也很黑手党风格的少女看起来的确不是一般人。
      
      而这个被几人品评着的少女丝毫没有注意——或者说,注意到了也并不在意——他们的目光。
      
      她跟着服务员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背对着他们这桌坐了下来。
      
      随便点了一人份的餐,少女打发走了服务员,肩膀立刻一垮。
      
      许久,她发出了莫名的感叹。
      
      “天空,好蓝。”
      
      与谢野晶子刚刚还在为她的衣着而震惊,这会儿一个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少女没管背后的声音,她整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天空上。或者说,放在那五栋黑漆漆的大楼上。
      
      这算什么啊!!!!
      
      身为宅系少女,名为真姬的少女在此刻无能狂怒。
      
      欺负她没看过文○野犬么!她看过!连她身上这套衣服都是打算去漫展溜达街之前换上的!
      
      脑内闪过看过的各类动漫常有的,那种cos后穿越的同人文,少女啪地一声捂住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这算什么事啊,我找个楼跳下去能不能醒过来啊。”
      
      她只听说过cos哪个角色后可能顶壳穿越,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连单纯去漫展玩都会穿啊!
      
      因为她穿了港口mafia首领的衣服么!因为这个么!可是她只是想试试被整个漫展里所有港口mafia成员包围的快乐啊!
      
      还有她家那个戏精竹马,现在到底在哪里!?
      
      真姬的记忆中止在穿越的那一秒。
      
      她只记得自己和竹马——和也,两人中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亮起一团白色的光,然后她就察觉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吸引力。因为紧张且不知所措,所以她下意识揪住的竹马的手。
      
      遭了,既然她已经穿了,那被她拉住的竹马呢?不会也穿了吧?
      
      完球球。
      
      少女思考了半晌,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旁观的人甚至觉得她要把肺里所有的空气吐光了。
      
      中岛敦就是在这个时候走到她身边的,小老虎很紧张地问她,“你还好么,请问你需要帮助么?”
      
      少女头也不回地摆摆手,“不了不了,这种事没办法麻烦你。”
      
      “敦,你搭讪的技巧还有待提升啊!”
      
      “诶?!”中岛敦委屈死了,“我不是在搭讪啊,太宰先生!”
      
      “…太宰?”
      
      在众人眼中,这个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少女终于有了反应。
      
      她缓缓地扭过头,瞪大了那没有被头发遮盖的左眼。她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好像有什么不应该存在的怪物在对她说话。
      
      鸢色是一种很深的瞳色,但是放在这个发色张扬的少女身上,就算是这种颜色的眼睛也显得格外明亮。
      
      而作为距离她最近的那个人,中岛敦显然从这片迷人的鸢色背后看出了什么,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啊真恶心,她长得和某个蛞蝓真像。
      
      太宰治在心里毫不在乎地品评着。
      
      少女站起来了,她一手扶着桌面,一手死死地捏住自己的围巾。在旁人眼里,这就是她在向这物品寻求力量。
      
      ——实际上并不是。
      
      只是习惯性找点东西捏住,以缓解紧张激动情绪的真姬觉得自己快要喊出声来了。
      
      瞳孔地震.jpg
      
      这,这是穿越定律么!落地必见到主要人物什么的!
      
      问题是她现在没有壳子啊!
      
      嘶,她自己的头发和脸据别人评价跟中原中也有个七分像,请问她假装自己是平行世界性转中也来得及么?
      
      可是她不会演戏啊!救我!和也!我会被玩死的,尤其是太宰治!我绝对会把剧情全部吐出来的!
      
      勉强勾起嘴角,赭发少女向后退了一步。她显然不是很想看到太宰治的那张脸,以至于慌乱到将身后的椅子碰倒。
      
      木制的椅子倒在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请不要靠近我。”再接近我,我怕自己一个腿软坐地上呜呜呜。
      
      赭发的少女用小兽哀嚎般的声音祈求着。
      
      “那个,你还好么?”中岛敦听话地向后挪了挪。
      
      而太宰治明显与他不同,鸢发的男人反而上前一步,想要握住少女的手。
      
      “我说了。请不要靠近我!”我这是什么弱小生物自救法则么?炸毛以用来膨胀体型什么的。
      
      面对着她变得暗沉的眼瞳,还有一瞬间危险起来的气息。国木田独步默默掏出了自己的记事本,而谷崎兄妹也收敛了动作,暗自戒备。
      
      真姬的视线滑过空气中细小的银绿色光点,慌到极致居然笑出了声音。
      
      “【细雪】么,真是小题大做。”
      
      很好,他们更戒备了。
      
      在这紧绷的氛围里,太宰治是唯一一个不受任何影响的人。他脸上挂着轻挑的笑,悠闲地晃到赭发少女身前。看着她的眼睛,男人也笑着眯起了自己同色的眼。
      
      “这位可爱的小姐,请问你的名字是什么?我简直是受到了命运的指引,才能在这里见到你!”
      
      真姬…真姬更炸毛了。
      
      “不要碰我——”
      
      在太宰治触碰到少女的前一刻,一只手从她的身后探出,拦住了男人的动作。
      
      穿着一身衬衫长裤,外搭黑风衣的少年留着半长的鸢发,它们披散在少年的肩头,让他看起来有些颓然。
      
      在少年蓬松的刘海下,则是一对儿诡异的异色眼瞳——右眼是鸢色,而左眼却是钴蓝。
      
      只不过,由于少年自身的神色阴郁,以至于再明亮的蓝放在他的眼眶里,看起来都跟个黑洞似的。
      
      “还请离她远一些…毕竟她说了,让你不要碰她。”
      
      光听这个嗓音,真姬就猜到了这个解救自己于脚软之间的大佬是谁。她脸上一喜,笑着回头叫他的名字。
      
      “和也!”你这家伙之前跑哪里去了!
      
      而在旁人眼中,这一系列的反应都是少女对他的依赖。
      
      就很可怕,一个长得很像中原中也的女孩,对一个比较像太宰治的男孩露出这种表情什么的。
      
      有点恶心。
      
      太宰治快吐了。
      
      那少年毫不在乎太宰治的心情,他一手揽着少女的肩膀,露出了有些许阴沉的笑容:“中午好…不,应该是初次见面,武装侦探社的各位。我是和也,太宰和也。”
      
      太什么宰?
      
      真姬顿住了。
      
      “这是我的妹妹,太宰真姬。”
      
      屮艸芔!你个戏精又在做什么!
      
      真姬一阵气血上涌,一把拎住了倒霉竹马的衣领子:“闭嘴,你丫的能不能别瞎说了!”
      
      这神仙剧本我不会演啊!
      
      和也任她摇晃,等真姬的动作停止后,他才无辜地笑笑:“对不起?”
      
      我错了,但是我不反省。
      
      靠着从出生就认识的关系,真姬清晰地分辨出了他的真实心声。于是少女冷着脸挥出拳头,一拳锤在他的脑袋上。
      
      竹马在手,缺了一半理智和勇气的少女猛地惊醒,找回了主心骨。
      
      反正就算玩废了也有和也在这里,再坏的情况一起担,这么多年以来他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按着这颗鸢色的脑袋瓜,让对方深弯着腰和大家道歉。赭发少女脸上带着一点点烦躁,对众人说:“没错,我就是太宰真姬,这家伙是太宰和也。有什么问题么!好,没有!”
      
      自己的竹马,除了宠着还有什么事可以做吗!没有!她从现在起就是太宰真姬了!
      
      这样想着,少女烦躁地撩了一下过长的刘海。在那赭色发丝的遮掩下,钴蓝的眼瞳正熠熠生辉。
      
      与少年的左蓝右鸢不同,破罐子破摔承认自己叫太宰真姬的她拥有着左鸢右蓝的异瞳。
      
      “你俩真恶心。”太宰治不知看出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一瞬间淡了下来。
      
      “哈!?我可是很喜欢自己的眼睛的!”真姬炸了,差点去锤这人。
      
      我粉太宰治和我想揍他之间有什么矛盾么?没有!
      
      太宰和也拦住了她,笑着对太宰治说:“所以呢?我们都很喜欢自己的眼睛。毕竟是天生的,又换不了。”
      
      “换不了…么?”太宰治的笑容意味深长。
      
      要是能换我早就跟和也互换了,他一对蓝眼睛,我一对鸢色眼睛。
      
      口可。
      
      真姬目光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随缘更新,非常无脑www
    我就是想看双子乱玩乱穿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