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雪之少年 ...

  •   漫天大雪覆盖了整个世界,目之所及全都是纯白景色,阿飞呼出一口白气,走出了水之国大名府。
      
      作为大名近日来最喜欢的厨师,他在大名府的地位很高,能自由进出府邸同时,还能查看府邸的藏书,其他的不说,后面的这点十分重要。
      
      阿飞走进风雪中,来到大名府半年,因为枸橘矢仓的出色引导,让他快速适应了忍者世界的生活,这里跟故乡的差别很大,但还在他承受范围之内。
      
      水之国不算富裕,都城跟故乡种花的小县城差不多大,城里只有一条繁华商业街。在这个贫富差距巨大的国家里,贫民温饱尚且困难,更别说其他,除了节假日庆典,他们几乎不会去商业街,因此在街上逗留的多为武士,商人,还有忍者。
      
      城内街道积了厚厚一层雪,踩在上面嘎吱嘎吱地响,阿飞在一家拉面馆前停下脚步,他观察了一下,抬步走了进去。
      
      这家拉面馆生意很好,条形长桌旁坐了好些人,他找了空的位置坐下,点了碗豚骨拉面,成品端上来时,他失望了。战争促进了强者诞生,却也阻碍了文化发展,就餐饮而言,这个世界太单一也太粗糙了。
      
      勉强吃了一些,阿飞放下碗筷,转头之际,看到了蹲在面馆廊下的小孩。
      
      小孩抱膝蹲在那里,裸露的双臂和小腿带着伤,新旧交替,层层叠叠。让阿飞在意的是过往行人看向小孩的眼神,那是一种很复杂的眼神,恐惧鄙夷甚至仇恨,唯独没有怜悯。
      
      阿飞将面钱放到台子上,起身时,看到那个小孩站了起来,他摇摇晃晃走在雪地里,一步一步地往前挪。
      
      水之国不是一个和平国度,内乱时有,战火也从未停歇,乞丐更是数不胜数。大名耽于享乐,尸位素餐,国家武力的掌控者枸橘矢仓被人控制,在雾隐村实行高压恐怖的统治政策,把雾隐村搞成了血雾之里,这导致民众的生活更加困苦。
      
      现在只希望枸橘矢仓能尽快解除控制恢复正常,雾隐村能从阴霾中走出来,恢复生机,那么水之国就还有救。
      
      小孩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阿飞收回了目光,他去集市买了些衣物,开始思索接下来的计划。在大名府半年,该阅读的文献已经阅读完,之前他给雾影高层去了信,准备离开这里,去水之国其他地方看看。
      
      雪依旧下着,越来越大,他补买了蓑衣,提着商家打包好的行囊推开店门。
      
      天色渐晚,阿飞走到城外石桥边的时候,再次见到了那个小孩儿。他蜷缩在雪地里,右腿受了伤,涔涔地冒着血,那血将洁白的地面染成了猩红颜色。
      
      阿飞走到小孩身边,发现对方已经陷入昏迷之中,他皱起眉,将其抱了起来。在面馆的时候,隐约听到有人说小孩是怪物,这会儿回城,可能会引起很大麻烦,他思考了片刻,抱着小孩儿朝远方走去。
      
      夜幕降临,荒野雪地里传来了狼嚎声,一座废弃的屋子里,小孩睁开了眼睛。
      
      身旁的火堆散发着暖意,小孩怔忪片刻爬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狼皮上,右腿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上面传来一股奇异的味道,小孩知道,那是药的味道。
      
      “咯吱……”屋子的门被推开了,小孩抬起头,看见了那个走进来的人。
      
      那人穿着藏青色的衣裳,眼睛就跟山间流淌的清泉一样凛冽明亮,他是小孩见过的长得最英俊的人,
      
      “醒了?”阿飞将温在火堆旁的水壶拿起来递给小孩,“先喝点水。”
      
      见小孩儿把水壶接过去了,他又指了指小孩身边的衣服,“穿上吧。”这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御寒衣服,给小孩儿穿肯定大了,但也能起到保暖作用。
      
      小孩有点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将衣服拿起来套在身上。
      
      阿飞拨弄了一下火堆,见小孩换好了衣服,抬眼问道:“名字?”
      
      “白,我叫白。”小孩抱着膝盖蜷缩在火堆旁,用很小的声音回答道。答完,他用眼角的余光悄悄地打量着阿飞,眼神里透着一种很奇怪的感情。
      
      阿飞辨别了一下,那眼神好似久旱之人逢甘霖,他把自己当成救赎了吗?而且这孩子没有姓吗?拨弄火堆的手停了一下,可他并没有问出来。
      
      屋子安静了一瞬,只有柴火燃烧的噼啪声,阿飞拿出干粮,正准备放在火上烤的时候,屋外传来轻微的响动,他眯起眼睛,对白做了个保持安静的手势。
      
      “嘎吱……”有人靠近了废屋,他踩在雪上的声音很轻微,却没瞒过阿飞的耳朵。拜传说厨具所赐,他除了得到巨大能量,身体也得到了改变,五感变得异常敏锐。
      
      “呼……”寒风刮开了屋门,雪花飞了进来,火堆上的火焰跳了两跳,熄灭了,屋子陷入黑暗之中,阿飞放缓的呼吸,将白推到墙角隐蔽处。
      
      “刷!”白刃划过黑夜,阿飞侧身躲过了袭击,他带着白破窗而出,跳到了雪地里。借着雪光,他看清了袭击者。
      
      这人身材魁梧,样貌狠厉,没有眉毛,他扛着一把大刀,上半身穿着紧身线衫,额头上斜斜地绑着一个护额,护额上画着“水”的图案。
      
      “桃地再不斩。”阿飞皱眉,桃地再不斩刺杀枸橘矢仓失败后,就叛逃了雾影村,枸橘矢仓为了保护这位深爱忍村的忍者,并没派暗部追击他,寻回再不斩的任务倒是挂在了雾影楼里,目前为止还没人接。
      
      “大名府有我的情报?”再不斩神色变了一下,问道:“你想离开水之国?”
      
      阿飞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认识我?”
      
      “能做出灵魂料理的大名府神秘厨师,我在情报册子里,增加了你的记载。”再不斩吊着眼角,“你知道了大名府秘密,还想离开水之国?”他的声音带着嘲意,似乎在说阿飞异想天开。
      
      大名府秘密?阿飞眼底闪过一丝幽光,他看向再不斩带着刀痕的护额,说道:“大名应该不会派叛忍来追杀我。”
      
      “追杀你的忍者马上就到。”再不斩眼神一暗,举刀指着被阿飞护在身后的白:“把他给我,就放你走。”
      
      冲着小孩来的?阿飞低头看白,问道:“你认识他?”
      
      白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阿飞将目光重新转回到雾隐叛忍身上,“他不认识你。”
      
      再不斩似乎被这句话气到了,他扯了扯嘴角,语气有些狰狞,“再耽误下去,雾影暗杀部队就会来,你不要命了吗?”
      
      再不斩显然不知道自己和雾隐村的关系,阿飞垂下眼帘,对方这满是欺诈的话语到底是为什么?只为了身边的小孩儿?“你在骗我。”他挑明了再不斩话中的漏洞:“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身边肯定有监视,根本就出不了城。”
      
      再不斩神色愈加狠厉,他将大刀掼到雪地里,声音沉闷:“不是忍者却能躲过我的斩首之刀,死在这里太可惜了,再说一遍,只要你把那个小孩交给我,立即放你走。”
      
      衣摆被拉扯了一下,阿飞看出了白的恐惧,他用沉默拒绝了再不斩的要求。
      
      雪簌簌地下着,气氛徒然紧绷起来,四周突然起了浓浓的雾,昏暗一片。
      
      “我在雾影暗杀组时,杀的都是有名之辈。”黑夜里传来再不斩的声音,“你虽然厨艺高超,但在忍界并不出名,被我杀也是一种荣耀,我会记录下来。”
      
      阿飞眼睛微眯,听了这话,他完全无法说出“谢谢”两字。
      
      “忍法·雾影术!”再不斩话落,雾气更浓了。
      
      阿飞抓住白的手,将体内的能量导入白的体内,带着他融入了浓雾之中,他俩的气息突然消失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桃地再不斩一直没有动作,阿飞将闭上眼睛,放开了五感。
      
      “躲在这里了吗?你想要个什么死法?刺破你的肝脏,肾脏,还是心脏?”
      
      浓烈的杀气布满整个空间,阿飞无所觉。白则懵懂地依偎在阿飞腿边,他没明白这个忍者的意思,他们一直在原地,躲藏说的是他们吗?
      
      不等白想通,就有动静传来,再不斩一个跳斩,“砰”的一声,废屋毁了。
      
      “不在这儿?”再不斩的声音有些诧异。
      
      阿飞嘴角抽了一下,觉得作为忍刀七人众之一的桃地再不斩,智力可能没发育完全,难怪他会去直接刺杀水影,智商决定了计划上限。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小天使点个收藏啊,你的收藏是我的动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