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心里虽然紧张了那么一小下,黎风兰语气却没有什么变化。
      
      他刚才喊孟临洲的时候稍有些着急,没想到这一点居然让对方想起了黎扶月?
      
      自己在逆徒心中的形象,的确是不怎么地。
      
      “看来你师尊脾气不大好。”
      
      还不都是被你气的!
      
      “不……”孟临洲忽然低头小声说,“是我当年太过分。”
      
      收孟临洲为徒的时候,黎扶月已经是修真界第一人,不久更是被定为天眠宮下一任掌门仙尊。
      
      那时孟临洲并不懂这代表着什么,而等他自己成了持律仙尊,稍稍懂得那么一点的时候……黎扶月早已灰飞烟灭。
      
      只余一个雪域梅洲,却被孟临洲亲手烧了个干净。
      
      想到这一点,孟临洲的心脏忽然一阵抽痛。
      
      他并不懂这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心口处的那一片混沌,忽然破开了个口子。
      
      被压抑千年的情感,正在一点点的从那里露出……
      
      黎风兰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今天自己不但第一次看到这逆徒流泪,甚至还第一次听到了他认错。
      
      这还是孟临洲吗?
      
      只见孟临洲慢慢低下头,他咬了咬牙说:“我要亲手杀了程渡安,把师尊的道心拿回来……”黑色的长发从鬓边垂下,这一刻他的目光无比幽深。
      
      说完这句话后,孟临洲就沉默了下来。
      
      他没有看到,站在自己身旁的男人冷冷地将目光转到了别处。
      
      假慈悲。
      
      他可不会被这逆徒的花言巧语迷惑,孟临洲装什么乖乖徒弟,好像烧了为师梅树的人不是你一样!
      
      尽管在心里骂了逆徒一万遍,可黎风兰转头还是装作云淡风轻的点头微笑道:“你可真是有孝心。”师尊都要被你感动复活了。
      
      黎风兰在这将逆徒虚假恭维了一番,而孟临洲居然也厚着脸皮收了下来。
      
      就在黎风兰心中怒气值飙升的时候,逆徒终于御剑去之晓峰处理这件事,离开了他的视线。
      
      黎风兰深吸两口气,冷静下来也打算唤出灵鹤,回密光山休息。
      
      但正是此时,危险忽然发生了。
      
      原来刚才有不少明心宗弟子也趁乱逃出了之晓峰。
      
      躲在其它无人山峰上的一个明心宗修士,被律法堂的弟子发现。慌不择路下,他竟跑到了黎风兰这里来。
      
      远远看到黎风兰,那人还以为黎风兰也是来抓自己的。
      
      不等黎风兰这边做出什么反应,他倒是先下手为强了。
      
      这人想都没想就冲黎风兰拔剑。
      
      不过这个修士显然有些蠢,他忘记自己在天眠宮的地盘,也忘记了最近是什么日子。
      
      就在黎风兰打算用原主师尊给的灵宝挡一挡的时候,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乐音。
      
      下一秒那个修士就尖叫着倒在了地上,而黎风兰的视线,则不由自主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落去。
      
      “……怎么是他?”
      
      只见男人怀抱琵琶,披散着长发。
      
      碧空中柔和的阳光漫不经心的投在了男人的脸上,他本就极其清隽五官更显得温柔至极。在黎风兰的记忆里,他本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看谁都是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
      
      只是……现在这双眼里只有一片冰冷。
      
      宁青默。
      
      黎风兰想宗门大会果然是个再遇故人的好地方。
      
      自己到底又在这里遇到了熟人。
      
      只不过黎风兰记得,宁青默上一世和“乐于助人”这四个字可没半分钱的关系。
      
      这千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叫宁青默这样自私的人转了性?
      
      看到宁青默落在不远处,黎风兰赶紧站在原地,与刚才赶到这里来的律法堂弟子一起向他行了个礼。
      
      正向这里走来的男人没有说话,宁青默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眼神中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感情。
      
      黎风兰不由皱眉,千年不见宁青默怎么变成了这样?
      
      当年的他,与现在相比完全不是一个人。
      
      ……
      
      黎扶月是在追踪魔修的时候遇到宁青默的。
      
      那天正好是人间的拜月节,城内的镜月湖上漂满了河灯。远远看去,好似星子坠入了凡尘,飘荡在湖面之上。
      
      不过黎扶月并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眼前的美景。
      
      他追一名魔修追过了四座城池,没想到了这里居然跟丢了。黎扶月的目光从湖畔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不远处的湖心。
      
      他看到在河灯间,有一艘玄木画舫正随着湖水微微晃动,并传来了隐隐约约的琴声。
      
      舫上有几个人正坐在那里饮酒赏月,看上起好不惬意。
      
      最重要的是,那是几名修士。
      
      犹豫几秒后,黎扶月还是决定上前询问一下。
      
      他发现了画舫上的人,舫上的人自然也看到了他。
      
      那天的宁青默,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
      
      湖面上是悠悠荡荡的莲花灯,灯下的碧波一圈圈的漾着,远看灿若云霞,甚至浓艳到了有些俗气的地步。
      
      直到一个少年出现。
      
      黎扶月一身红衣白氅,就这样踏着满湖的莲灯向画舫而来。他的足尖轻轻从河灯上点过,只叫那河灯如被夜风吹拂了一下的微微晃动。
      
      常年在雪域梅洲与剑相伴,叫黎扶月的气质变得格外冷。
      
      但是那天的夜色又太过温柔,温柔到了差点融化这雪域梅洲最冷的一片雪。
      
      宁青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美人,他的手不由自主的从琴弦上落了下来。
      
      琴声断了,饮酒的人也全都放下了酒杯。
      
      “诸位道友,”黎扶月悬空立在了画舫前,他极其礼貌的行了一个礼,接着才问,“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出现?”
      
      其它人还没有说话,就见那音修放下自己的琵琶,接着起身朝黎扶月笑了一下说:“当然见了。”
      
      “他去哪里了?”黎扶月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你先上画舫,我再同你说。”宁青默笑着卖了个关子。
      
      见状黎扶月也没有多想,他点了点头下一刻就站到了那艘画舫上去。
      
      “道友……”他刚想重复这句话,就见到宁青默放下琵琶倒了一杯酒端了过来。
      
      “今日是拜月节,道友可否赏我一个面子?”
      
      黎扶月有些纠结的朝着周围人看去,没想到他们非但没有帮自己解围,甚至还隔空敬起了酒来。
      
      怎么办怎么办,这就酒究竟喝不喝?黎扶月在心中疯狂纠结了起来。
      
      宁青默也看出了黎扶月的为难,可对他而言,这样的少年更有趣了。
      
      离近后宁青默细细观察起了少年的相貌,叫他倍感惊艳的是,近观来人非但看不出一点瑕疵,甚至更能感受到对方五官的精致程度。
      
      少年的皮肤白似象牙,鼻梁纤细笔直,唇色浅红。他额头上有一道红痕,配着如瀑的墨发,只能用“靡颜腻理”四个字来形容,可偏偏身上又有着极清冷的气质。
      
      宁青默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黎扶月很想直接拒绝,但是宁青默已经把酒杯递到了他的眼前。
      
      没有办法,少年轻轻咬了下牙,还是将酒杯从对方手中接了过来。
      
      在内心倒数过“三二一”后,黎扶月终于闭眼一口将杯中的酒都灌进了肚子里——他看过师尊饮酒,所以酒的味道应该也不差吧?
      
      然而现实和黎扶月的想象完全不同。
      
      刚将那杯酒喝下肚,一股灼烧之感就从嗓子蔓延至了胃部。
      
      少年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接着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原来酒是这个滋味!
      
      看到他的样子,刚才还想要逗一逗他的宁青默终于觉得自己有些过分。男人上前来帮他拍了拍后背,接着难得正经地说:“抱歉,我不知道你不会饮酒。”
      
      “咳咳……没事。”黎扶月想自己好歹也几百岁了,要是叫别人知道他没有喝过酒的话,似乎有一些丢人。
      
      “我叫宁青默,”男人终于放下了酒杯,接着问道,“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尽管被酒呛了一下,但身为元婴期修士的黎扶月还是赶紧调整了过来。
      
      “在下天眠宮,黎扶月。”
      
      “黎扶月……”宁青默重复了一下他的名字,下一刻就笑道,“我听说过你。”
      
      三百岁结婴,天才中的天才,整个修真界也只有他这么一个。
      
      听到来人是黎扶月,画舫上的其他人也都吃了一惊,并不由自主的对他另眼相看。
      
      天眠宮的修士筑基之后,隔上一阵子就要下山历练。但黎扶月的师尊却一直将他留在身边,直到结婴才放黎扶月出来。
      
      所以在此之前,黎扶月从来都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场景,酒香还有脂粉香……这一切的一切对他而言都陌生的不像话。
      
      画舫上的场景,叫黎扶月觉得很不自在。
      
      藏在宽大袖口中的那只手不安的攥紧了衣摆,他有点想雪域梅洲和师尊了。
      
      沉默一会后,黎扶月终于想起了自己上画舫来的正事。
      
      “请问宁青默道友,您刚才说的那个可疑的人,他后来去哪里了?”黎扶月问。
      
      “嗯?可疑的人?”宁青默终于想起了这件事,他笑了一下朝黎扶月眨了眨眼说,“刚才那个人么……他就在画舫上。”
      
      “什么!”黎扶月一瞬间紧张了起来,甚至手都已经按在了灵剑上,而那长剑也非常配合的嗡鸣了起来。
      
      只见宁青默笑着说道:“刚才遇到的可疑的人,不就是小道士你吗?”
      
      从认识的第一天起,黎扶月就知道,宁青默不是什么正经人。
      
      ……
      
      所以宁青默今天这是怎么了?
      
      看到眼前人奇怪的样子,就连决心与上一世撇清关系的黎风兰都忍不住好奇了一下。
      
      男人向这里走来,通过琴弦上残存的灵力,黎风兰很快发现了一点——宁青默的功法,与当年完全不同!
      
      宁青默所在的玄轻门是修真界第二大宗门,和满是剑修的天眠宮不同,玄轻门的弟子修什么的都有。
      
      玄轻门功法的核心,在心法。
      
      他们并不崇尚苦修,更不会像天眠宮人一样以维护三界和平为己任。玄轻门人喜好享乐,甚至有几分纵情声色的意思。
      
      黎风兰记得,上一世在自己死前,宁青默就已经是玄轻门年轻一辈中最被看好的弟子。
      
      改修不同的心法,就意味着男人已经离开了玄轻门。
      
      所以他到底是为什么会……重修一个与玄轻门功法截然相反的道法,又放弃未来门主的位置呢?
      
      宁青默当年为了门主的位置,可做了不少的“好事”,比如说利用自己这个朋友……
      
      想到这里,黎风兰心情有些烦躁。
      
      因为他回忆之后才发现,《天眠道生》里有关宁青默的剧情,好像都停在了一千二百年前。
      
      他以为在那之后,宁青默按部就班的成了门主,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然而黎风兰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朝着自己不曾想过的方向发展而去。
      
      发生在宁青默身上的事情实在过于诡异,黎风兰终于忍不住尝试着放出神识去探查对方,几秒钟后他忽然睁大了眼睛。
      
      ——宁青默不但放弃了玄轻门的功法,甚至……他还转修了无情道。
      
      他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音修宁青默,风流之名闻名整个修真界。这样一个人转修无情道,简直比自己复活还值得震惊好吗?!
      
      黎风兰灵根全废,神识也随之变弱了不少。由于是重生后头回做这种事,当惯了“仙尊”的黎风兰一不小心便忽略了这一点……
      
      他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收回神识的下一刻,宁青默的视线忽然跟着转了过来。
      
      一个筑基没多久,还灵根全废的小修士,居然敢光明正大的用神识探查仙尊?黎风兰的无礼行为,一下子就引起了宁青默的注意。
      
      男人不由抬起头,慢慢地向黎风兰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从今天开始日三几天,v后恢复日六QAQ(其实这章也很长哒)希望小天使们不要养肥呜呜,然后记得点收藏呦~
    第一次写古耽,希望大家能多给建议哈哈~爱你爱你爱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