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邀约 ...

  •   5.
      
      隔日一早到得博文馆时有些迟了,何逸跳下马车便直往里冲,红鳞拎着书箧跟在后面跑得满头大汗。
      
      到得课堂上时先生还未来,何逸喘了口气,进门先和几个熟识的同窗一一打了招呼,一头坐倒在垫子上。他渴得要命,见书院小厮已经在他的书案上放好了茶,顾不得仪态,先倒了一碗出来咕咚咕咚地喝了,因有些急,一个不慎茶叶子呛入喉管,顿时咳得惊天动地。
      
      满屋子人都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何逸尴尬极了,但眼下咳成这样他也无暇顾及其他,红鳞想要给他捶背,被他伸手挡开了。
      
      他心里啐了一口这个笨孩子,咳嗽乃是肺的事,捶背有什么用,你怎么不给我捶捶肺?
      
      何逸拿袖子遮着嘴,脸因为呼吸不畅涨得通红,所幸他不曾太失态地将茶水喷了一地,但形容仍旧十分狼狈。正难受着,旁边座位上的人递了一张手帕过来。
      
      那帕子雪白,叠得四四方方,面上绣了一棵竹子。何逸不记得旁边座位有人,当下转头去看,却见和他相连的那块席子上,跽坐着一个穿着靛青色直裰的少年。那少年生得灵秀俊朗,风姿卓绝,见何逸直勾勾地望着他,便微微翘起了唇角,是个千言万语欲说还休的模样。
      
      何逸:!!!
      
      这不是黄九郎是谁?!
      
      昨晚辗转反侧,想着此日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结果今天一大清早就见到了!!而且同在书塾,以后还可以常有往来,这叫人如何不惊喜!
      
      他一激动,咳得更厉害了。黄九郎显然也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大,一时间神情竟有些无措,只得把帕子往他手里一塞,伸手在他后心上拍了拍,道:“何兄且缓一缓,先生进来了。”
      
      中国人的智慧证明,无论过去多少朝代,“班主任来了”这句话效果总是立竿见影,其成就可媲美能止小儿夜啼。
      
      何逸拿帕子捂着嘴咳了几下,察觉到后背上那只手的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先前红鳞要给他捶背时他只觉得不耐烦,是无用功,现下居然有心思感叹黄九郎竟贴心至此。而不知道究竟是帕子上清淡的香气,还是那双骨节分明、细长白皙的手的作用,抑或是先生的威慑力过大,他只大力呼吸了两下,咳嗽便神奇地止住了。
      
      授课先生年过四十,蓄着长须,目光如电,进门先把座下学生挨个扫视了一遍,慢悠悠道:“新来的小子,年岁几何,何方人士?”
      
      黄九郎连忙直身而跪,答:“学生年方十六,临安人,投奔外祖家,故来湖州听学,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博文馆尚古风,别家书院都坐桌椅,独他要仿魏晋,矮桌跽坐,下设席垫,学生们上课都把屁股垫在脚后跟上,先生点到名便直起身来恭敬回答。何逸一边悄悄动了动酸麻的腿,一边感叹黄九郎仪态端方,举手投足自有一股矜贵气。
      
      先生捻着胡子点头,显然也对黄九郎很满意,便要考较他四书五经学得如何,一问之下满座皆惊。这个看起来出身高门大户的小公子,竟只识得几箩筐大字,史策经传一概不知。
      
      何逸也很意外,偏头去看他,恰好同黄九郎投过来的目光对上,那双似桃花般多情的眼眸立刻垂下,似是觉得窘迫,长睫微微颤动。何逸顿觉不忍,出言道:“九郎如果不嫌弃的话,以后想读什么书可同我借。”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在苕溪边上,黄九郎听见他热心邀约时别扭的神情。可若黄九郎真的讨厌他,方才也不会给他递帕子,所以,这位小公子究竟是个什么脾气?说到帕子,何逸不由得在袖中暗暗捏了捏那张材质上乘的绢帕,他并非认为黄九郎是因为家贫才读不起书,只是临安城的高门大户,会不让家中孩子打小便通习六艺经传吗?倘若不曾学过六艺,他周身的气度又是从何而来的?
      
      此君身上实在迷雾重重。换了旁人定觉得怪诞无比,但何逸向来胆子大,不等黄九郎开口,他自己先找补了一句:“啊,若是九郎觉得不便,就当我多管闲事罢。不过你既然认得这许多字,史策经传学起来不是难事,万勿灰心。”
      
      黄九郎愣了愣,而后轻声道:“多谢。”
      
      下学之后,何逸见黄九郎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在那里收拾纸笔,便把书箧交给红鳞整理,自己蹭到他书案对面坐下,笑嘻嘻地道:“九郎。”
      
      少年闻声抬了抬眼皮,唇角轻轻一勾,道:“何兄有什么事吗?”
      
      何逸盯着那张昳丽的面孔,本想问他家住何处,何时有空一起探讨学问,出口的话却变成了:“你昨晚没休息好吗——”
      
      他此言完全没过脑子,说出口才觉得以他二人目前尚不算熟稔的关系,这样问着实有些失礼。说起来,遇见黄九郎之后,他冒冒失失的次数越来越多。
      
      何逸张了张嘴,却听黄九郎道:“啊,只是有些心事,想了一整晚,不妨事的。”说着伸手揉了揉眼睛,这个有些稚气的动作让他俊美的面容一瞬间柔软下来。
      
      听他的声音,像是完全没在意何逸的“冒犯”。何逸松了口气,瞧着黄九郎眼下浅浅的两团青黑,抿了抿嘴又道:“我之前说,你可以到我家借书,是认真的,不是客套话。”
      
      黄九郎笑道:“我知道。”
      
      何逸把手掌贴在下巴上,支着书桌看对面的少年用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把桌上的东西归类摆放整齐。后知后觉发现黄九郎收拾东西的习惯跟他一样,总要把砚台放到书案的右上角,笔架放在左上角。
      
      他把这个发现随口说了,黄九郎一怔,随即垂下眼睛笑了笑。手指拂过那方砚台的一角,然后站起身来。何逸连忙也起身,两人并肩穿过游廊,一直走到书院门口,何府的马车早在外面等着了,但是何逸不想走,磨磨蹭蹭地还待说几句话,黄九郎见他踯躅,便也随着驻足了片刻,忽然道:“今晚何兄有空吗,我可否登门拜访?”
      
      “……啊?”何逸正想着怎么开口邀人一起玩,被这突如起来的热情惊了一跳。
      
      黄九郎无奈地侧头去看他:“之前何兄不是说要借我书看?我想着,说什么感激不尽都太客套了,何兄不嫌弃我叨扰的话……”
      
      “不嫌弃不嫌弃!”何逸又惊又喜,一张俊秀的脸飞起两团浅浅的红,他有些懊恼道:“但是,我下学后要先回家一趟,等回苕溪那边可能已经是晚上了。”
      
      黄九郎轻轻扬了下眉梢,道:“那我便漏夜前来,我们秉烛夜谈,岂不美哉?”
      
      “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

  • 作者有话要说:  啊jj对小作者的审核也太久了
    尤其是我偶尔发完之后发现有虫,改来改去文章大部分时间都在被屏审核ing……
    好烦哟(垂头丧气)
    你黄哥行动派,认识第二天就夜袭(bushi)
    小何现在还不喜欢九郎哈,他就是觉得人家长得帅,想和他一起玩,就这么简单。
    无奖竞猜:
    黄九郎为什么没睡好,他有什么心事?
    A.他晚上去农舍偷鸡失败了,饿得睡不着
    B.他变成人形后的尾巴老是消不掉,很苦恼
    C.他想何逸想了一晚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