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你是我的劫 ...

  •   七月初,烈日当空,B国郊外的火车站没有一丝风,连空气都滚烫灼人。
      
      拥挤的等候大厅内,一个女生倚在石柱边,头顶的鸭舌帽遮住她小半张脸,纤柔白嫩的手摇着一把巴掌大的小扇子,整个人惬意慵懒。
      
      她骨架小,长相娟秀,有一种浓郁的古典韵味,宛如从老上海画报走出来的江南美人。
      这般具有东方气息的样貌在国外很惹眼,
      就像现在,炙热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来。
      奚潼压低了帽檐,瞄了一眼悬在中央的巨型挂钟,估摸着时间快到了。
      
      开往唐人街的列车很准时,5分钟后她不紧不慢的进入车厢。
      奚潼出国读书不久,因为想念家乡食物,一个月至少会去一趟唐人街解解馋。
      
      寻了个位置坐下后,她随手摘下帽子,支着手,百无聊赖的偏头往窗外看。
      不一会儿,火车进入隧道,锃亮的玻璃映出她姣好的面容,还有……狗啃般的发型。
      奚潼唇角微弯,笑出了声。
      国外人工费太贵,为了省钱,她第一次给自己剪头发。丑是丑了点,起码没剪秃啊,而且她头发长得快,过段时间就好了。
      
      从小到大苦头吃多了,她的心态好得异于常人。
      
      半个小时后,奚潼戴好帽子,走出车站。
      唐人街就在出口不远的地方,红柱金字的牌坊高耸在马路对面,庄严而显眼。里面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前方的交通灯已经变红,奚潼停下脚步,向四周张望。
      
      午后的阳光刺穿云层倾泻下来,肆意涂抹在每个角落。
      忽然,一个人影闯入她的视线。
      那是比钻石还要璀璨的存在。
      
      少年肌色极白,甚至比身上的T恤还要亮几个度。他五官凌厉,有种棱角分明的疏离感,眉目间藏着一股清冷,飘逸如仙人。
      倏尔,少年如墨的眸子透过车流遥遥的看向她。
      对视刹那,世界一片寂静。
      只有“砰砰砰”的心跳声。
      回神后,奚潼慌乱的把目光向右移动,快速掠过他。
      
      “滴滴滴” 急促的绿灯提示声响起,奚潼调整了一下呼吸,循着斑马线走去。
      她疾步向前,距离牌楼两侧精雕细琢的铜狮愈发接近。
      同一时间,交通灯的数字也在有节奏的变换着:10,9,8,7,6……
      
      “boom”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
      奚潼呼吸一窒,强有力的听觉冲击,让她心脏漏跳了几拍。
      
      与此同时,一个不明物体随着巨大的气流朝她砸来,那种触感像是烧热的钢板。
      奚潼闷哼一声,后背火辣辣的感觉让她深感不妙。
      不确定它是否带着火苗,以免引燃内层的短袖,奚潼只能忍着剧痛把风衣拉链一拉,三下五除二的脱下,手一甩,毫不留恋的把它丢在了碎片堆。
      
      不远处的双车巴士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喉咙发紧,紧紧咬合的下唇渗出了血丝,上身的灼热感迅速蔓延到全身。
      大脑空白了片刻,只浮现出一个念头。
      跑。
      
      奚潼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把自己挪到了后巷的拐角处。
      巷口四通八达,连接着一条条蜿蜒狭窄的小巷。
      空无一人,暂时还算安全。
      
      帽子在路上弄丢了,奚潼拨了拨被汗水浸湿的头发,狼狈的蹲坐下去。没想到后背稍一触碰到冰冷的红砖墙,从神经末销传来的刺激便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哼叫。
      100米之遥的马路布满残骸,一阵阵哭啼声3D立体环绕在耳边。
      空气中的每一颗粒子都紧绷的要炸裂。
      藏匿在暗处的□□静静的欣赏着这一幕,目露凶光,诡异的笑着。
      
      奚潼舔了舔干涩到起皮的下唇,稍稍挪动了双脚。
      下一刻,机枪扫射的声音在前方传来。
      子弹穿透人的躯干射进地砖的响声似乎要炸裂她的耳膜。
      奚潼反手撑着墙壁,腰腹开始使劲,无奈痛感涨潮般一波波涌来,疲惫不堪的身体快要被淹没。
      
      又一声枪声如催命符般朝着她逼近,强烈的震感近在咫尺。
      从地狱爬上来的□□仿佛要拽着她的脚,把她拖进无边的深渊。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奚潼左手扒着墙壁往前挪,微颤的身体摇摇欲坠。
      刹那间,右肩猝不及防的被一股外力撞击,向前的俯冲力让她重心不稳,倒下去的那一秒,双手条件反射的想要抓住点什么。
      
      离奚潼最近的是一个高大欣长的身影。
      然后她就看到自己的手扒拉过白色的衣角,囫囵的捏到他结实大腿,掌心顺着冰冷的衣料滑过,最后虚圈住他半截雪白的脚踝。
      
      伴随着一声闷响,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她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手心还残留着软绵的触感,恩,居然有点Q弹。
      奚潼心虚的收回那双邪恶的手。
      
      “你还好吗?”
      清冽如泉水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怕她听不懂似的,又用英语复述了一遍。
      兮潼抬头,几分钟前对视过的那双眼眸凝视着她,眉宇间透着寒意。
      她的脑袋突然轰的一声炸了,绚丽繁复的烟火漫天绽放。
      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还……好。”
      软软糯糯的南方口音,尾音上扬,落在耳里酥麻得不行。
      
      受到惊吓的人群还在四处逃窜,场面极度混乱。
      面前的女生大字型趴在地上,精巧的小脸沾满了烟灰,头发也乱糟糟的,但眼睛灵动的眨啊眨,有种说不出来的好看,。
      单是看一眼就足以惊艳了时光。
      半晌,他的视线停留在她渗出血的背部,神色变得凝重。
      
      领头的蒙面分子把子弹上膛,瞄准了远处一大片落地玻璃,扣动扳机,开了一枪。
      与此同时,他们身后10米开外的橱窗玻璃碎了一地。
      少年迅速弯腰,抓着她的手臂,稍一用力,把她提了起来。
      奚潼佝偻着,后背涌来一阵阵钻心的痛。很显然,摔倒加重了她的伤势。
      
      “你受伤了,坚持一下,这里不安全。”
      耳畔传来少年沉稳平静的声音,在这个生命随时就停止在下一秒的境况里,莫名的让人安心。
      他动作轻柔,小心的绕过了她受伤的部位,稳稳的把奚潼背了起来。
      少年的背脊宽厚结实,并没有看起来那般清瘦,她甚至能隔着布料感受到紧致的肌肉线条。
      喷薄的男性气息近在咫尺,奚潼听着他的呼吸声,羞红了脸。
      
      少年背着奚潼穿梭了五、六个窄小的巷子后,带她逃出生天。
      铺满鹅卵石的地面,涂满灰泥的小巷,经过无数次的地方第一次让她有泪目的冲动。
      奚潼靠在墙壁上,缓了缓,努力让心率恢复正常。
      
      少年握着手机的手修长白皙,薄唇不时吐出流畅的音节。
      因为发音的关系,声音清润了许多,少了几分拒人千里。
      奚潼听通话内容,估计是打给了警察局,通知他们唐人街发生了爆炸案。
      
      她突然浑身一激灵,低头瞟了一眼右手。
      还好,表还在。
      她手腕很纤细,表带扣到最紧也还有一指宽的空隙,不注意的话很容易滑落下来。
      这是一只款式老旧到小学生都会吐槽的石英表,尤其表盘中央的Hello Kitty图案憨傻得不行。
      
      奚潼定定的看着它好一会儿,神情专注,像透过它回忆着什么。
      直到冰凉的液体划过肌肤时,她才发现自己哭了,胡乱抹了一把脸,泪水却止也止不住。
      奚潼转过身,努力压下喉咙深处的呜咽,肩膀却肉眼可见的抖动着。
      她蹲下后,屈着手肘,想要捂着脸,却因为动作太猛,不小心扯到了伤口。
      疼痛在此时放大了无数倍,紧接着她痛快的哭出了声。
      
      少年结束了通话,一抬头,便是女孩脆弱不堪的背影,还有断断续续的哽咽。
      他没遇过这样的情况,以为是劫后重生的后怕让她情绪失控,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办。
      
      逐渐变大的哭泣声回荡在巷子里,凄厉得像是有化不开的悲痛。
      他不是个感性的人,但是望着这一幕,心却揪着生疼。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要追溯到12年前。
      那天,狂风肆虐,豆大的雨点不知疲倦的坠下,砸在身上竟有点生疼。他眼角刚溢出的泪,瞬间就被雨水冲走。雨幕中,他目光涣散的看着铁门外那个容貌秀丽的女人钻进奥迪车内,然后驾驶座上的男人踩尽油门,伴随着刺耳的声音,这辆车如一个胜利者般消失在视野里。
      从此之后,汽车的轰鸣声响彻了他整个童年。
      
      沉默许久后,少年一点点的走近了她。
      他轻轻拍了一下女孩的肩,动作小心得如碰矜贵的艺术品。
      换做平时,兮潼一定不会让别人看到如此狼狈的自己,但是此刻的她身心疲惫。
      奚潼放弃掩饰,扭头,泪眼婆娑的望向他。
      
      眼前的女生脸上的污渍被泪水洗刷得七七八八,露出的皮肤如剥壳鸡蛋般剔透。长睫轻颤,眼边有泪水欲滴未滴,十分楚楚动人。
      少年眸子一颤,静止几秒后,从口袋里掏出了几颗用彩色玻璃纸包着的糖,递了过去。
      “我没有纸巾,只有这个,吃了糖就不要哭了。”
      说完后,他便表情不自然的别过身子,没再看她一眼。
      
      这话听起来有点生硬,但语气明显放软了好几分。
      这是少年第一次哄女孩,只记得母亲就是这般哄他的。至于有没有用,他真的没把握。
      奚潼大脑一片混沌,愣了几秒后,也没心思去想他为何有糖,一把接了过来,带着哭腔,“谢谢。”
      
      细碎的阳光洒在糖果上,镀上了一层绚烂的光。
      她剥开糖纸,把它送进嘴里。
      甜腻的味道瞬间占据口腔。
      
      这时的少年正在往回走,蓦地顿了顿脚步。
      回头,瞥了一眼女孩还在渗出血的背部,嫩白的手臂也布满了伤痕,“我带你去医院吧。”
      她的情绪好了很多,只是平静过后,内心涌起了铺天盖地的羞耻感。
      
      奚潼嗯了一声,不敢直视他,手却在身上游走。
      她翻了一遍口袋,才想起钱和手机都在那件外套上被她一并丢了,她挠了挠头,顾不上害羞,“可是我没钱了。”
      “我有。”
      少年干脆利落的回答。
      
      奚潼不习惯欠人情,何况是一而再三的麻烦别人,她抬眸,“谢谢,那当我借你的啊,还有今天你救我这件事。”她顿了好久,组织措辞完毕后,真挚的道:“我需要时间想想,怎么感谢你。”
      闻言,少年没说话,脸上却有了笑意,唇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两侧浅浅的梨涡像盛满了馥郁的佳酿,让人不知不觉就醉了。
      奚潼有一瞬失了神。
      
      最近的医院离这里有两条街远,奚潼婉拒了他的搀扶,身残志坚的独立行走。
      在途中,奚潼得知了他的名字:言礼。
      她无声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言礼,言礼……”
      真好听,果然人如其名。
      
      说话间,他们10米开外的交通灯已经变红,或许是因为服务了太久的时间,灯光并没有像别处那般殷红。
      停住脚步的奚潼环顾着四周,等候绿灯的行人只有他们两个。
      汇入的车流随着时间的流逝少了许多,一辆返古式宾利车速缓慢,与前车始终保持着三米的安全距离。
      指示灯滴滴答答的声音催促着司机加速通过。
      这时,那辆宾利车猝然失控朝他们冲来。
      “呲呲呲”,轮胎摩擦地面发出难听的声音。
      奚潼猛然抬头,车子离二人越来越近,仿若一头生性暴烈的北非公牛怒目而视那猩红的布料,狂奔而来,不死不休。
      
      生命又再次陷入了倒数。
      
      奚潼腿脚不利索,而身旁的人拖着她全身而退的几率微乎其微。
      思及此,她卯足了全身的力量推了少年一把。
      反应不过来的少年瞬间失去了重心,踉跄着往后倒。他瞳孔扩大,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后脑勺便撞到了路灯柱子,失去了意识。
      
      “嘭”的一声巨响,划过夜色灿烂的长空。
      奚潼被瞬间抛起后,又沉闷的砸向坚硬的地面。
      她喉咙一阵血气上涌,“噗”的一吐,血水染红了衬衣。
      救护车短促的鸣叫声由远及近,侧躺在坑洼不平青砖上的少女安静得只是睡着了一般。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他们的初次相遇~有一丢丢沉重
    之后的文风还是高甜沙雕为主的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