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时不我待 1 ...

  •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你,如果当初在我爸出现之前你的初恋出现在你面前,并且你们可能有更多交集,你会怎么办?”
      于孟雁想也不用想:“那当然是冲上去抓住初恋啊。想什么呢,不把握时机,那还是人吗?豺狼虎豹都知道要伺机而动,你妈我当人难道还比不上禽兽么。”
      
      木乙羽:“……”
      想到你生猛,没想到你这么生猛。但能看出她是她妈亲生的了。
      因为她也是这么想的。
      时不我待。
      
      木甲岱放下蝈蝈回来看女儿,顺便指出这种思维的怪异之处,“老婆,你怎么把自己跟禽兽比?你要是禽兽,那我是什么?”
      “你是帅哥。”木乙羽真诚道,“你们在一起是‘帅哥与野兽’。”
      “哎哎哎——”于孟雁揪着抱住木甲岱腰间软肉,自然无比地迁怒无辜百姓,木甲岱连连求饶,“这不是我说的!我不同意‘帅哥与野兽’!这应该是‘帅哥与猛禽’……阿哈哈哈哈哈你别胳肢我!痒!哈哈哈。阿对了喈喈,我明天把个蝈蝈笼子放你家行不,有只老蝈蝈快羽化了,我不忍心看他走。你帮我送他最后一程,等他……再找个树底下给他埋了……”
      木乙羽说行啊。
      
      日光西斜,白昼即将过去,暮霭被艳丽的霞光包围,从她们家阳台看出去,正好面对着泛绿的河道。木乙羽往萝卜排骨汤里放入最后的葱花,把于仲燕的晚餐/夜宵/早餐盛装进保鲜盒,在阳台感受日落。
      大道车水马龙,桥两旁的路灯渐渐亮起,指引倦鸟归巢,也昭示夜行动物一天的开始。突然响起的电话铃打破独处的静谧,木乙羽接起,“刘老师好?”
      
      “喂,老师!”一个充满朝气的少年音,但明显和手机号的主人对不上。
      木乙羽拿下手机再确认一遍屏幕,这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刘老师的号码没错,“……你是?”
      
      “我是罗乔丹!”
      好吧,他多说几个字就有那调了,是最爱钻办公室的罗乔丹同学没错,“呃,罗乔丹,你拿着刘老师的手机吗?”
      “对,我们明天考试,今天晚上刘老师带领我们出来玩!”
      “玩什么?”不是说明天考试吗?“你们在哪儿?”
      
      “哦,刘老师告诉我这不是玩,他说,对一些人是考前放松,对另一些是考前放纵,对最后一些人,啥?没有一些人,只有我。”电话那边的声音忽远忽近,估计是他跟刘老师确认了一番说辞,最后回来告诉她,“对我是考前放弃!”还用特别得意的语调,“嘿嘿”地发出被夸奖的声音。
      醒醒啊少年,你是考前放弃啊!还有,为什么补习班老师要带学生出去放纵,确认这不会出事吗?
      “你把电话给刘老师听,我问他怎么回事。”
      
      过了片刻。
      又是罗乔丹的声音:“老师!刘老师正在烤串,忙不过来!我们在中央公园的烧烤点野餐!你来!”
      木乙羽不懂这一出是怎么回事,虽然听起来很嗨皮的亚子,“我今天不太行,你们——”
      还没说完,电话那头远远地传来罗乔丹的话:“木老师说她不行了!”
      
      不是,“等下,那个‘了’不能乱加,罗乔丹!”你回来!
      “都是住宿舍的同学们,有好多汽水,老师,我们还在放苏打绿的歌呢!你听!”然后他估计是把手机贴在了扬声器旁边,听筒里立马传来熟悉的歌声:天上风筝在天上飞,地上人儿在地上追噫哟~
      “……”木乙羽囧,是因为之前那个“苏打绿不是雪碧”的梗所以他现在开始听苏打绿了吗?
      
      最后得知他们只是出来吃个晚饭,而且除了刘老师,还有刘老师的爷爷、生活老师在,木乙羽稍稍放心。应该不会出问题,中介机构那边和家长也打了招呼。都是些来中国的小留学生,谁也不希望他们出什么事。
      但这么看,平时说话严肃谨慎的刘老师,那个教生物的刘老师?是个狠角色。放得开,能干大事啊。木乙羽和罗乔丹道别后对着手机点点头,“人才。”她这么总结。
      
      木乙羽高效率地码完字、吃完饭,看看钟:八点差一刻。
      再迟一点天就太黑了,会有未知的危险。
      她躺上床,摸出床头柜里的助眠喷雾,朝空气里喷洒含有褪黑素的细小水珠,然后阖上双眼,等待失去意识的时刻到来。
      
      房间里静悄悄,时钟踢踏地走过一秒又一秒。
      窗外路过的车灯偶尔一闪,间或响起几声不耐的笛鸣。和房间里古井无波的静谧截然相反,外头是喧嚣的、躁动着的夜。
      “噗噗”,漆黑的房间中响起微小动静。紧接着是两物相撞的闷声——“咚”,和尖锐物擦碰到另一个物体的“呲啦”划痕声。听着像是个不熟悉房间地形的盗贼,左冲右撞下来,结果碰了一连串的壁。
      
      “……叽……”
      罪犯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扑棱扑棱”
      罪犯站上了逃逸的唯一出口:窗户。
      它最后转头看了一眼床上平缓呼吸着的人,“喈喈”地叫了两句,蓄力腾空,小小的、圆滚滚的身体,展翅后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竟能被翅膀托住。
      迎向夜晚,它乘着一阵暖风飞向远处。
      

  • 作者有话要说:  
    木乙羽:我怎么能连盏灯都不留给自己?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