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活在过去 2 ...

  •   “克拉莉糕点”位于这座城市的中心商务区,因为就在世贸大厦不远处待拆旧城区的胡同口,和同事来喝下午茶的白领不在少数。现代感的法语招牌,尽管没有特别格格不入的意思,但仍旧和周围街道的青瓦石板大相径庭。
      木乙羽也觉得自己此时此地,有种意料中的如坐针毡。
      她真的来了,相亲。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还得从两天前说起。
      
      # # #
      
      “于喳喳,上个月说好今天家里大扫除,你案子结了没?”木乙羽一边肩膀夹着手机,一边把书架上的东西搬出来。蹲在地上分类整理,她顺便把可以送人的书堆一堆,不明用途的旧物另堆一堆。
      “没结,你帮我理一下房间。你是好人,喈喈。”于仲燕在电话那头噼里啪啦地敲字。
      
      木乙羽就知道她会这么说,白眼都懒得翻,“算了,看在你工作的份上。记得帮我劝我妈,我不想去相亲。”
      于仲燕也没计较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语气,毕竟两个人除了血淡于水的姨侄关系,还有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合租伙伴这一重关系。
      
      “天哪……”木乙羽本来整理着,突然发现了引起她心情剧烈波动的东西,“这个本子居然还在?”通过电话信号处理的语音频率也跌宕起伏,木仲燕不由问:“什么本子?”
      
      “诶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个小学时候喜欢过的人,我……以前喜欢收集那个人的照片和文字剪报。咳咳,所以就是这么一个充满了历史气息的本子。”
      “哦,变态的收藏本。”
      “谢谢,有被冒犯到。”说是这么说,木乙羽自己也觉得好笑,该说确实是有点变态吗。
      
      不厚的一本A3绘画速写本,封面印刷着凯旋门素描图,内页大概是初中时候流行的道林纸。一本十几二十块,对当时的她来说却不是用钱来衡量的东西。
      满满的彩打照片和网络上、报纸上的文章,热烈而执着的向往。如果有人问当时的她,喜欢这种心情怎么卖,多少钱一斤?她肯定找不出秤砣,只能一股脑子地从心里把那些喜欢都掏出来,叫人自己看。
      不卖,我想给就给了。大方。
      
      现在?
      时过境迁,而她不想无病呻吟地感叹人生。
      木乙羽先挂了电话,再拿着本子坐下。主要是回忆杀,这些都是年少时真金白银的感情啊。人老了,还怎么不许她追忆似水年华。
      
      泛黄的书页,一翻开先是一张小学一年级的全班合照,她喜欢的人站在第二排椅子上,还没带红领巾,潇洒的短发,皱眉的表情——那天太阳太大了,晒的。她自己应该是坐在第一排……小短腿,还穿着白袜子和校服的背带裙,手里举着捧花。花是假的,但她龇牙咧嘴的笑倒是挺真。
      再来是校刊上一篇文章,文笔看不出多好,但对二年级的小学生来说遣词造句超过平均水平,再加点奇思妙想就足够让同龄人和老师惊艳。嗯,这是一篇把数学和生活结合起来的周记?那时候她应该就开始收集这本剪报里的内容了,后来买了本子才贴进去。
      二年级,真的好小。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在用同样的速度迈步成长。等到她好不容易大了一点点,校刊里却找不到这个爱写“数学与生活”的小作者了。
      人家跳级去上初中了。
      
      其实一切都有迹可循,比如被指名当数学课代表,比如被老师报名竞赛班,比如和其他六年级学生一起参加招生办面试。木乙羽从没妄想她们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只是每天可以在班上看见她,守着各种交集的可能,她以为她会一直触手可及。
      说从没幻想过自己是个天才,那是骗人的。
      但她真正羡慕的不是这个跳级天才的头脑,而是她寡言率直,又坦荡。
      就好像别人对她的评价全被空气无限稀释过,所以能够自由地呼吸,放胆地去闯出一块地立足,一片天翱翔。
      她喜欢的大抵是那个眉清目秀的眼神。像空旷宁静的田野,又像草木葱郁的夏夜。
      
      远处“咔嗒”一声,迫使木乙羽的思绪从旧物中抽出。
      谁开门进来了?
      
      “木乙羽!”是她妈于孟雁女士!
      “喈喈在吗?”还有她爸,相比之下懂礼貌讲文明的新世纪绅士,木甲岱先生。
      木乙羽听着脚步声渐近,眼疾手快地把被子掀开,用被子盖住本子。
      站起身的时候她妈正好到门口。
      
      于孟雁叉着腰,歪着头往她房间里看,“干嘛呢,叫你也不应。”
      木乙羽想起自己跟她的“相亲拉锯战”还没结束,冷着脸,侧身跨过她出房间,小声回复:“没干嘛。”
      到了她爸那儿换成笑脸相迎。
      “呀,帅哥。你来啦。”熟门熟路又热情地接过他手上的菜。
      
      于孟雁也不是没感受到这差别待遇,但这女儿跟她闹脾气一来二去就那么几招,她早习惯了。
      解除“隐身咒”的关键在于找准逆鳞,于孟雁在她身后说:“你别是还一直喜欢着谁。如果因为这个才不去见那金柯棋,这就本末倒置了。”
      
      这种情况,木乙羽通常没办法坐以待毙或沉默是金,总得稍微违心地反对一下,不然显得自己是默认。“没喜欢谁,你别乱想了。”“真没喜欢谁你干嘛不去见见他,交个朋友就当作。”“我怕生。”“我怎么不知道你怕生。”
      木乙羽关上冰箱门。
      
      “你不知道的事可多了。”
      “是,比如我不知道你偷偷喜欢哪个男孩子。”
      木乙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才发现最开始就不该反驳她。
      虽然没默认,但显得自己心虚。
      
      木甲岱出来打太极圆场:“我们今天过来是想看看你们过得怎么样,仲燕还在工作吗?一家人嘛,一起吃个饭,我买了敲鱼汤的材料。喈喈喜欢的。”
      木乙羽挽着他爸的手,缠着他要下棋。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给于仲燕留了饭菜,三个人的饭桌,总是只有两个人谈笑风生:要么就是木乙羽接过木甲岱的话题,要么就是木甲岱想把老婆拉进来一起聊聊,结果发现女儿又不说话了。
      木甲岱:做人好难。做个男人好难。做个好男人更难。
      
      吃完饭、下过棋,天色渐晚,父母该回家了。木乙羽隐晦表示自己要写教案,于孟雁颔首,拉着孩子他爸老神在在地往门口走去。
      走出门口之前,她决定最后劝说一波,这次放了个猛料:“你爸也不是我的初恋,所以你不能总想着自己等啊等地,就把初恋等来了。这不聪明,也不现实。”
      木乙羽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
      
      “咳!咳,我爸还在这儿呢,你当着我爸说这个不尴尬吗?”
      木甲岱马上表示自己还有半条命。
      于孟雁:“进去吧,最后再想想,明天之前我得跟那边答复。”
      她最后说:“你会想开的。”
      
      送走他们,木乙羽终于松口气。
      一看时间都这个点了,她今天的连载还没写,还有编辑那边已经用微信联系上了,但她还没看合同具体内容……唉,事情好多。
      常年不关机的电脑,她碰下触控板屏幕就亮起来,用户的头像是她自己。但她盯着原地闪动的光标,怔怔发愣。
      她没有在等谁。
      没有想不开,但也不想想开。
      
      这个心情真的码不了字啊啊啊。撞桌ING。
      木乙羽右手以拳轻击左手掌心,顿悟到,这种时候花钱最能调节心情!在文里给读者发红包也算花钱,发完红包再读读评论,多得是读者比作者有搞笑天赋。
      更惊喜的是,打开后台的木乙羽发现了两篇长评!
      她很感动,往常她都等留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细细品尝。但今天不一样,她得马上拆一篇82年的长评来品。
      吸一口读者,噢这该死的甜美香气!目测能续命。
      
      每次读长评,认识新的读者ID,就好像又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又收获了一个笔友,可可爱爱。这也是她能坚持写文的动力之一。
      
      第一篇长评来自一个老朋友,ID叫“刀上文言”。这是从她早期就开始追文的读者,每篇文下面都能看见,而且评论也好长评也好总是逻辑清晰,把剧情走向、几条明的线索、暗的伏笔都挖得干净准确。
      木乙羽是又爱又无力。
      
      一方面这说明她是认真读了文的,才能如数家珍地列举出文中剧情的走向和人物的可推论结局;另一方面这让她每次写大纲都更加谨慎,思考自己逻辑有没有前后不一的地方,是不是每个线索都藏好了首尾,带着“这次绝对不能让刀上文言轻易破译结局!”的决心和口号,选择了更偏僻的题材和波诡云谲的剧情。
      每当有读者发现她的新文又更难以捉摸,大喊刺激的时候,木乙羽泪下千行——都是被逼出来的。因为她不是可以凭空写文的那种人才,所以每次打磨大纲的时间,都赶得上写半本书的功夫,而且还有越来越久的趋势。
      感谢刀上妹子*的鞭策。
      哭。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某文学城女性读者占了绝大多数(根据百科男女比例=7:93),所以读者基本都是集美,众所周知默认性别为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