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活在过去 1 ...

  •   午后灼眼的日光从办公室落地窗穿进来。被百叶挡了一半,还有一半,照得木乙羽手背肌肤微微发烫。手机屏幕因为感光,骤然亮得刺眼。
      屏幕上的信息和她大脑当机的表情前后呼应。
      
      【您正在一台新设备登陆QQ,需要进行安全验证,通过后下次无需验证。】
      【密保手机号码:155******79】【更改】
      【开始验证】
      【其他验证方式】
      
      什么情况?木乙羽使劲回想了一下,这个密保手机貌似是她上次被盗号的时候更换的,如果没记错的话,已经停机一年了。意思就是……
      她戳下那个小小的“更改”键。
      
      事情是这样的,她在某文学城的一篇完结文被编辑告知有公司询问电视剧版权的事,她准备跟编辑QQ详聊的时候,发现自己大概四年前卸载的QQ,现在要重新登陆,身份验证居然关卡重重。
      
      【请输入新的手机号】-->【补充资料验证】
      
      到这一步,不仅要输入身份证号、真实姓名、曾用密保手机、曾用密码,还要输入经常使用QQ的手机型号?这些也就算了,还得匹配两个QQ好友的真实姓名、QQ号和手机号。
      劝她干脆直接重新申请一个号?
      不,服务器很忙。不,服务器认为你的新手机号存在风险。不,服务器不允许你有个崭新的号。
      
      木乙羽v.s.人类社交软件——Executed.**
      
      要匹配两个QQ好友的话,木乙羽沉思,目前能确定的是于喳喳还在用QQ。是的,这个三十七岁的女青年律师声称微信和QQ的分界就是她穿西装和没穿西装的区别。而木乙羽的QQ里全是些在微信里断了联系的人,网上下棋遇到的网友啦,从小学到高中的班级群啦……啦,之类。
      哦,忘记跟你们介绍,那个多出来的“……”是她脑内的羞耻封条,目测贴掉了两个字。
      
      “老师。”视线里突然出现一颗黑黑的脑袋,把她吓了一跳。
      黑得发亮的皮肤和锃亮的白牙,这是她的学生罗乔丹。看样子是来问她作业的,手上拿了份中文常用词汇试卷。
      “你说。”她回神,努力用转移注意力压制住脑内撕封条的小手。
      
      “这里为什么不能写气泡水?”学生很努力地发音,虽然仍旧大部分不在准确四声上,但木乙羽经验丰富,脑内的歪果仁听力系统立马高速运转,把语句自动转换成了正常的中文。“气泡水是sparkling water,这里根据语境你应该是想请小红喝soda吧?那就写汽水。”
      罗乔丹打破沙锅偷吃栗子:“那这里也不能请小红喝苏打水吗?比如苏打绿?”
      木乙羽:“苏打绿是个乐队组合。”你这个比如用得有点让人窒息。
      
      罗乔丹:“我以为苏打绿是sprite……被拐了,所以coke*,额soda,就是苏打对吧?”
      木乙羽估计他是想说自己被骗,点点头。
      
      “谢谢,你的裙子很漂亮!你的波棱盖儿也很漂亮!”
      “……什么盖儿?”
      他有读心术吗?!她并没有要企图盖住什么事实,不!她没有自欺欺人!
      封条微微翘起一角,像个哂笑。
      
      罗乔丹蹭了蹭自己的膝盖:“就是这个,不叫波棱盖儿吗?”他继续嘀嘀咕咕,“打游戏的时候他们说波棱盖儿中了一箭,我还以为是膝盖比较fancy的说法。”
      木乙羽迅速搜了一下:“不,您还是说膝盖吧,这边是南方,人听不懂你说啥。”
      
      为了防止罗乔丹继续尬聊,她起身做出一副收拾东西回家的样子。
      罗遂退下。换做平常,木乙羽是很有耐心的,但今天不一样。人总是在年少时候做过一两件长大后不想被回忆起来的事情。而在封条松动的这天,再不退她就得表演爆体原地反复死亡了。
      
      木乙羽的词典表示,今天对以下成语有了新的释义。
      左右为难:编辑还在等着她上QQ,难;她记得住的QQ号,那个人的名字,啊啊啊啊啊——(此为“难”字的新发音)
      
      至于她是怎么内心尖叫地一路狂奔至律师事务所,自带过不提。
      “于律师的侄女,来来,进来吧。”律所前台的刘爷招呼她。
      她从盒子里取出路上买的绿豆糕给刘爷,然后外表乖巧内心澎湃,克制而迅速地踏进了她妈的妹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窗帘遮得严严实实,但这不妨碍木乙羽看清桌上、椅子上和茶几上,甚至遍地都铺着文件还有摊开的资料。
      不用看桌上铭牌上的字,这种标志性的“我乱但我知道东西都在哪儿所以我有理”的风格,这间律所独此一人。
      
      她妈的妹。木乙羽嘴角抽动,从沙发上把一条几天不着家的咸鱼打捞起来,清了清嗓子,对着她的耳朵用中等音量发力:“于仲燕你叫我带的炒粉你快起来吃掉要是再像前几次一样无视它我——”
      
      “啪”地一个巴掌。
      
      木乙羽眼睁睁看着她姨把自己彻底扇醒,有些于心不忍地摸了摸她的脸。
      
      于仲燕掀开外卖盒子,劈开竹筷,眼镜后的眼神波澜不惊:“拿汤了没?”“忘了。”“要你何用,别靠在我的法典上。”“你把法典当枕头?放在靠枕下面?”“夜有所梦,日有所思。金牌律师就是这样来的,羡慕?”
      木乙羽:……
      
      “喳喳啊,我是来找你说事情的。我们先不嘴炮行不?”
      于仲燕终于把目光从案子里拔.出来看了看她,猛塞一口粉后稍微正襟危坐。如果忽略她鼓囊囊的两颊和皱巴巴的衬衫,倒还能有一丢丢她庭上的风采。
      “女叔(你说)。”
      
      要从哪里说起……QQ,对了。
      “你先把你QQ号发我一个,然后你资料里填的手机是你现在的号码对吧?”
      于仲燕马上单手操作手机,不解地拿筷子另一端挠挠头,“嗯啊。”
      
      木乙羽深呼吸。不知道多久没有和人说起这个事,但存在的不会消失。
      就好像窗帘的缝隙里投进来一束光,光束中明明在黑暗里看不见的尘埃现了形状,缓缓飞落。最后它们都会尘埃落定,重归于大地。
      她本来就深信只有把弱点暴露出来才会知道怎么对付。比起跟她妈于孟雁说,她妈的妹显然是个更好的人选。然后,几乎就在她放松防守的那一刻,命运的小手猛然揭开封条!
      
      “我以前喜欢过一个人。”命运的小手继而扼住了她的咽喉,“叫许,许——啊啊啊啊啊!”
      于仲燕不无鄙夷地拍她肩膀,“可以了,我给你说个故事。”
      木乙羽咬住嘴唇,用力点头。
      
      “我有个朋友,初中的时候喜欢了一个人。那人坐她同桌,整天上课就爱在抽屉下面跟她抢她的东西,她用心听课的时候就来骚扰她。她骂他,他就骂回来,笑得很拽,二五八万似的。结果我那个朋友没有讨厌他,反而喜欢上了他。”
      “哦,喳喳你知道的,有个成语叫,无中生友?”
      
      “我这个朋友吧。”于仲燕无视她的调侃,径自拨开茶几上的纸,掏出一个马克杯喝口水,继续说,“敢做敢当,喜欢一个人,一喜欢就喜欢了很久。”
      
      “……这就是你初中就‘破壳’的原因……”
      于仲燕飞一记眼刀过去,刀光和白眼都同锋芒相似,“比不上你小学二年级的记录。”另还有补刀,“我所知本族最早的,九岁。行啊,破纪录,家门荣光。”
      
      木乙羽v.s.于仲燕——You have been slain.**
      
      更惨的在最后。
      “对了,喈喈。有个事,”于仲燕状似不经意地说。
      
      “你妈给你安排了相亲。”
      
      ……命运终究还是对她这只小叽下手了。
      
      ——Your turret has been destroyed.**
      
      

  • 作者有话要说:  
    *英语同一个词“汽水”在美国不同的地区分别用soda, coke, 和pop,具体的地图分布感兴趣可以去搜。罗乔丹是个南部来的黑人小哥哥,老实人,大家别欺负他。
    **王者荣耀语音,是的jj支持语音功能了,我刚在文里发了三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