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混乱 ...

  •   起初邵秉只觉得一阵刺目的日光映入眼帘,周遭的一切模模糊糊具是重影,但是唯有面前一朵锈红色的玫瑰格外显眼。
      
      于是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在秦奚准备溜走的那一刻,邵秉伸手钳住了他的手腕。
      
      拉斐尔先生的逃跑计划就此中断,在他略显惊慌的目光下,邵秉缓缓的站了起来,秦奚不矮,但是邵秉一米九的个头格外的有威慑力。
      
      彻底清醒之后,邵秉棕褐色的眸子重新变的清明,于是周遭的一切映入他的眼帘,十五世纪的衣服,十五世纪的建筑风格,眼前拥有着油画笔触的世界,以及……那个别着锈红玫瑰的蒙面先生。
      
      邵秉低头看着秦奚,眼角瞥到了那朵玫瑰。
      
      秦奚抬头看着邵秉,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他藏在风衣下的手铐。
      
      一蓝一棕两双眼睛在此刻相对。
      
      短暂的一秒过后。
      
      邵秉反手自腰侧掏出了手铐,几乎是同时,秦奚一脚踹向他的腹部,趁他分心的时候反手挣脱开来,然后拔腿就跑。
      
      中途似乎撞到了什么,只听到一声女人的惊呼,秦奚无暇他顾,找到一扇门打开便钻了进去。
      
      邵秉路过被撞倒的蒙娜丽莎小姐时动作顿了一下,犹豫一瞬后还是选择追上前去,赶在门闭合之前重新抓住打开,跟了进去。
      
      周遭的景象随之一变,转而成了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
      
      秦奚将犹大扒拉到一边,向周遭建筑上的一扇门跑去。
      
      一片花瓣自玫瑰上落下,同身形不稳的犹大一起转着圈圈。
      
      却在即将落地的那一刻,被紧随其后的邵秉带起的风再次扬起。
      
      好不容易站稳的犹大又被邵秉一撞,失了平衡的身体向后倒去,同身旁的另外几个门徒滚做一团。
      
      桌上的饭菜被扫落,惊呼声此起彼伏。
      
      一片狼藉中。
      
      那片花瓣最后飘飘悠悠的落在了犹大的鼻子上。
      
      邵秉赶在最后一刻跟着秦奚进入了那扇门。
      
      周遭景色一遍顿时化为了一片森林。
      
      林木葱茏,繁花灼灼,一条小溪自远方蜿蜒而来,在日光下显得波光粼粼。
      
      然而其笔触和《最后的晚餐》又有所不同,像是另一个画家所画——这并不是邵秉已知的任何一幅画——但是浮空城内本来就有很多私人收藏的画作,平时并不展现于人前。
      
      而邵秉也并不关注这个,此刻,他的全副心思都在那个带着面具的先生身上,一个想法渐渐出现在脑海。
      
      或许这种画作间的移动同画作的距离没有什么关系?
      
      这个猜测一闪而过,紧跟着,无数片锈红色的花瓣被风吹了过来,绵绵不绝,犹如一条红色的缎带。
      
      邵秉立刻抬头,枝叶掩映间,落红飞来处,一片灰色的袍角一闪而过。
      
      邵秉目光一凝,立刻追了上去,脚下的繁花被他踩的凋零一地,周遭的景物飞速退去,两人之间的距离在逐渐缩短。
      
      邵秉奋力的伸出手,指尖擦过帽檐,一触及分。
      
      落下的玫瑰花瓣飞至邵秉面前,此刻那花枝上只剩下两片花瓣了。
      
      秦奚频频垂眸,看着那凋零的花朵眼中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焦躁。
      
      紧跟着眼珠子一转——身后,邵秉已经近在咫尺!
      
      高大的警官伸出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勾住面具的带子,然后狠狠扯了下来!
      
      然而就在那一刻,秦奚眼睛一眯,飞速的从空间中取出一瓶水来,反手泼在自己脸上。
      
      颜料溶解在了水中,秦奚的脸顿时成了一堆意义不明的色块,像是打了马赛克的照片。
      
      各色的颜料染做一团,渐渐往下淌。
      
      邵秉终究是没有看到秦奚的真面目,他只在水覆盖秦奚全脸的前一刻,于极其短暂的时间内看见了秦奚精致的下巴,以及嘴角勾起的那个半是自得,半是挑衅的微笑。
      
      秦奚逃了,他似乎远比邵秉要熟悉这幅画。
      
      趁着邵秉因为变故而愣神的时候,他飞速的拐过一丛灌木,打开其后的一个小木屋,熟门熟路的闪身躲了进去,并在邵秉跟上来打开之前,一瓶水毁掉了那扇门。
      
      哗啦——
      
      木门逐渐变得模糊,像是融化的冰淇淋,邵秉意欲伸手去推,却只沾了一手棕褐色的颜料,还有一片飘飘悠悠荡下来的,如晚霞般的玫瑰花瓣。
      
      第二十三片。
      
      邵秉时常关注细节的脑海中响起了这个数字。
      
      ……
      
      咚——!
      
      黑暗寂静的房间中突然响起一声巨响。
      
      秦奚从画中滚落的地上,半屈着身子,疼的龇牙咧嘴。
      
      门扉通往的画作并非同距离全无关系,两幅画作绘成的间隔时间需要在五十年内不假,但是整个地球上满足条件的画作无数,最终出现在门后的画作,还是按照距离来排的,距离自身越近的画作,出现在门后的几率也就越大。
      
      但若是一副画中本身就带有多扇门,那么通道所通往的终点则同秦奚的推门顺序有关,他所推开的第一扇门后出现的画作多半是离的最近的那幅,第二扇第三扇以此类推。
      
      ——不过很可惜,此时此刻此地,离秦奚最近的那一幅画就在十米不到的位置。
      
      二者同处于一个富商的收藏室。
      
      秦奚转头看看自己身后的那副肖像画,又看向了正前方那幅熟悉的画作——森林,鲜花,小溪……
      
      还有那个在画中举目四顾,虽然面色严肃沉凝,但是不见慌乱的人。
      
      最后灰蓝的双眼挪到了那扇被水泼过的门扉上,一眨不眨的盯着,秦奚的唇角轻轻颤抖起来,最后忍不住□□一声,拿手盖住了脸。
      
      他进入画中时总是做到极尽小心,生怕改变画作的本来面貌。
      
      然而就在刚刚的几个小时中……
      
      秦奚的思绪自那条小溪起,于乱做一团的十二门徒处止……接下来的不忍细想。
      
      画中的邵秉仍旧于丛林间走走停停,眉头紧锁,他曾经数次尝试修复那扇门,但是均以失败告终。
      
      画外,秦奚再次抬眸看他,这次,他终于将邵秉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而不仅仅只是局限于那雕塑一般的身材。
      
      剑眉星目,薄唇紧抿。
      
      脸倒是他喜欢的样子,身材也不错,可就是……麻烦。
      
      秦奚挑了挑眉,忽然看见画中人看向自己,于是脊背一僵,待邵秉皱着眉毛回过头去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此刻邵秉应当只能看见一片苍翠蓊郁的森林才是。
      
      于是暗念自己小题大做,迁怒似的瞪了那毫无所觉的人一样,只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在此刻丢尽了。
      
      邵秉即便在画中也能感受到那如芒再背的感觉,然而转过头,看见的却只是苍翠的树木,但是当他回过头来时,却不由的瞪大了眼睛——那扇木门正在逐渐恢复,就连他之前被水沾到、因而糊成色块的袖子此刻也在逐渐恢复。
      
      一笔一笔,一道一道,就像是有人……拿着画笔重新画上去的一般!
      
      画外,秦奚收回了自己的画笔,那扇门再次出现,他看着邵秉在原地思索半晌,然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于是下一刻,秦奚不出所料的看见邵秉出现在他之前走出来的那副画作中,画上的女士看见邵秉眼睛都亮了,笑的花枝乱颤,忍不住上前调戏。
      
      邵秉脸黑了,秦奚勾起嘴角笑了。
      
      其实从画中到现实世界根本不需要任何一扇门,只要找到空间的边界走出来就是,可是邵秉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仍旧执拗的顺着门追随秦奚的踪迹。
      
      秦奚乐于看见这一点,并打算趁着这点时间将之前破坏的那些画作恢复原样,以免留下什么线索。
      
      至于邵秉,他当然不担心他跑出来。
      
      秦奚摸着凋谢了一半的玫瑰意味深长的笑笑。
      
      邵秉当然聪明,但是这个画作进去了可没有那么容易出来,时间待的越长自主回到现实的几率越小。
      
      毕竟……他带着这朵玫瑰,可不是因为一些怪盗的标志之类的无聊又无趣的原因。
      
      那么再见了,警官先生。
      
      秦奚笑着对邵秉无声说道,然后转身,攀上了另一幅画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