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意外 ...

  •   警局之内,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光屏上显示着遭到“盗窃”的名画,邵秉坐在上首听着其他警员报告勘探的情况,然而一无所获。
      
      邵秉看着手下馆长的口供,钢笔无意识的一下一下的点着桌面,眉心渐渐隆起,面色沉凝,原本就严肃的面容显的越发的严肃,像是沉沉笼了一层寒霜。
      
      叙述的警员说完最后一个字后,默默闭上了嘴,一时间,会议室内雅雀无声。
      
      半晌之后,坐在邵秉身边的娃娃脸青年默默举起了手,开口道:“那个……”
      
      “嗯?怎么了?”
      
      邵秉闻言回过神来,转头看向他。
      
      娃娃脸青年名为亚当,是邵秉的副手,长相显小,一笑就露出两个酒窝,加之性格开朗,同谁都能说上两句。
      
      但邵秉却似乎自带教导主任的气场,尤其是此刻面无表情看着人的样子,哪怕是擅长交际如亚当,在他面前也忍不住自动变的乖巧起来。
      
      现如今已是下午六点,天边漾出一抹红霞,众人的肚子此起彼伏的唱起了空城计。
      
      他们无比一致的看向亚当,似乎都指着他开口。
      
      顶着众人殷殷期盼的目光,亚当抽了抽嘴角,挤出一抹微笑:“警长,目前遭窃的有梵高的《向日葵》、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还有莫奈的《日出·印象》,这三起案子之间,无论是作案时间,还是遭到盗窃的物品,都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
      
      “还有作案的手法,作案的动机……”
      
      亚当干笑几声,接了下去:“除了知道画周遭的监控有过短暂的故障,其他的都暂时不明,不过现在天色已经暗了,大脑运行的多数能量都靠葡萄糖供给,警长……嗯……我觉得为了能继续思考案情,现在应当适当的补充一点葡萄糖……还有淀粉。”
      
      邵秉闻言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他转头看了看天色,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渐暗,高耸的路灯在道路两旁亮起,投下一地斑驳了树影。
      
      “那你们先去吃饭吧。”
      
      邵秉低头收拾散落的资料,大手一挥,放他们出去补充葡萄糖和淀粉。
      
      会议室内的人顿时欢呼一声,如同没了束缚的羊群一般,撒开了蹄子,争先恐后的跑出了会议室。
      
      顿时,一阵哄闹过后,会议室中只剩下了邵秉一个人。
      
      落在最后的亚当发现邵秉没出来,脚步一转,又扒着门探进了一个头。
      
      “邵警长,需要我给你带点什么吗?”
      
      “一杯咖啡就好,谢谢。”
      
      “就一杯咖啡?”
      
      亚当声音微微提高,原本就圆的眼睛瞪的更加的圆了,得到邵秉肯定的答复后,他张了张嘴,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几分无奈,轻声嘟囔:“我再帮你带瓶胃药吧。”
      
      说罢,缩回爪子,利索的关上了门。
      
      浅淡的月光照进室内,天空的角落还有着最后一丝暗色的红霞。
      
      邵秉仰头看着光屏,拿着遥控,重新打开了《蒙娜丽莎》周遭的监控。
      
      有很多人经常会有这样的经历,当某件事差一步就可以做完时,他们往往会选择接着做下去,即便晚一点吃饭、晚一点睡觉,也不能容忍那种即将做完的事被突然打断的感觉。
      
      邵秉同样有这个毛病,但是他的这个毛病显然更为严重。
      
      每当一件案子开始时,直至案子结束,在这期间他习惯于将全付身心都扑上去,不然的话,没破的案子就会像一个秤砣吊在他的心上,让他无论做什么都忍不住分几分心思上去。
      
      邵秉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所以他选择在健康允许的范围内尽快的将案子破了。
      
      因此,虽然邵警长有着整个警局最为惹人歆羡的体魄,但是五脏庙却是不怎么好,不过在他看来,有着一点点小胃病仍旧属于“健康”的范畴。
      
      亮白的灯光将邵秉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邵秉抿了一口水,将录像重新放了一遍。
      
      三幅画作的周遭都有着极为严密的监控,但是无一例外的,这些监控都在失窃的当天遇到了一点小问题,或是突然花屏,或是突然短路,时间从一到十分钟不等。
      
      而《蒙娜丽莎》附近的监控,则在凌晨五点四十五分的时候短暂的黑屏了十秒,当屏幕再次亮起时,画上了蒙娜丽莎便成了哭泣的模样。
      
      这是三起事件中监控出问题时间最短的,可是十秒的时间,不足以让一个大活人从巨大的卢浮宫中逃出去而不被发现。
      
      因为被破坏的监控就只有《蒙娜丽莎》周遭的一个,而除此之外,从展厅到卢浮宫的出口,都遍布着密集的监控和数不清的机器人守卫。
      
      ——除非这个小偷先生是从别的地方离开的。
      
      邵秉按下了暂停,黑屏前短暂的时间中,一个极其细小的银色亮点出现在监控中,可是因为太小了根本看不清,但是邵秉可以肯定这是导致监控黑屏的元凶。
      
      而就在监控的边缘,显出了画框一角——在《蒙娜丽莎》的周围还有另一幅画。
      
      倘若这个“拉斐尔先生”真的有能在画中穿梭的能力,那么从另外一幅画中不知不觉的逃走,似乎也不失为一个极好的方法。
      
      邵秉眯起了眼睛,按下了关机键。
      
      下一刻光屏关闭,紧接着,会议室的灯一盏一盏的熄灭。
      
      当最后一盏灯熄灭的时候,亚当恰好推门进来。
      
      一手咖啡一手三明治,兜里还揣着一包药。
      
      他被这骤然暗下、宛如鬼片的场景吓了一跳,脖子下意识的一缩,反应过来后便轻声咳了咳,迅速上前,装作无事的样子将手中的东西摸黑递到了邵秉怀里,附带着一个带着期盼的笑容:“那……邵警长,我们可以下班了?”
      
      邵秉闻言一顿,拿起挂在椅背上的风衣,斜照进来的月光勾勒出了他深邃坚毅的半张脸,冷静的脸上显出几分抱歉来。
      
      “今天早点回家,另外我有了点新的发现,之后细说……麻烦各位帮我查一下《向日葵》《日出·印象》《蒙娜丽莎》周遭展出的画作,以及有关那些画作的信息。”
      
      “……好的。”
      
      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早有预料的亚当目送着邵秉出了会议室的门。
      
      事实上画作的信息并不难查,难得只是收集和汇总罢了,不过这些对于经验丰富的老警员来说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此刻正是晚上七点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整座浮空城恍如深夜的大海,一片漆黑之中,无数的灯光恍如海面的浮游生物,聚集闪烁,远远看去像是晕出了一片霓虹。
      
      邵秉驾着车于这霓虹之上行驶而过,雪白的车灯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片刻之后,稳稳的停在了卢浮宫门前。
      
      邵秉有心再来卢浮宫探查一次,看看有没有那个能让监控故障的不明物体的线索。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风吹在身上有点冷,巨大的玻璃金字塔矗立在卢浮宫门口,因为失了往日的游客,此刻孤零零的显的有几分肃杀和冷清。
      
      吹来的冷风拂乱了邵秉的发,邵秉上前,跨过警戒线,出示证件后,走入了卢浮宫内。
      
      空旷的展厅中,蒙娜丽莎双目垂泪,如同孤独的女演员看着空无一人的剧场一般,悲伤的注视着面前空旷的一切。
      
      坚硬的鞋跟敲击在瓷砖上发出阵阵回声。
      
      邵秉在展厅中走了一圈,早上他已经来过这里,此时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看法。
      
      距离蒙娜丽莎最近的一幅画就在它右手边二十米处,在短短的十秒钟内,跑过去绰绰有余,若是跑的再快一点,甚至还有时间将造成监控故障的物件收回去。
      
      邵秉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从监控的画面中看那应该很小很小,但如此微小的体积,加之当时黑暗的环境,在极短的时间中,小偷先生很可能找不到、也来不及将其带回。
      
      邵秉拆下了摄像头,并在其背面找到了一只芝麻大小的机械蚊子。
      冷硬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就在他打算带着东西回去的时候,空旷的展厅中突然传来一声极其明显的动静。
      
      咔哒。
      
      像是有人穿着马靴踏上了台阶。
      
      邵秉猛的转过头。
      
      下一刻,灯火通明的卢浮宫骤然陷入黑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