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失窃 ...

  •   浮空城内,一声嘹亮的警车鸣笛突兀的响起,数辆警车于空轨之上流星一般的划过,红蓝双色的车灯在空中留下一道耀目痕迹。
      
      此刻是32世纪,或者说联邦七世纪,七百年前,系外生物的来访迫使地球同整个宇宙接轨。
      
      一时间,无数的外星文明开始觊觎起这个资源丰富的蔚蓝星球。
      
      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下,这个蔚蓝的星球爆发出了空前巨大的潜能,人类以近乎全灭为代价,成功击退了第一个妄想侵占地球的文明,然而地球自身的文明却也因此近乎消亡。
      
      所有的建筑、音乐、艺术、绘画、文字乃至于秩序,都在炮火下濒临破碎,国与国之间的界限模糊不清,大战的幸存者聚集在一起组建联邦,开始在荒芜的地球上重建自己的家园,那一年,称之为联邦元年。
      
      前三百年,联邦拼尽全力发展科技,当年大战留下的外星飞船几乎被他们给拆了个干净,到了第四百年的时候,联邦已经在银河系中站稳了脚跟,之后的三百年,联邦开始进入了空前的繁荣。
      
      繁荣盛世,居民的精神需求空前强烈,然而经过七百年的那一战,加之之后的三百年拼命发展科技而忽略的对文明的发掘,承载着地球文明的所有东西几乎全被毁灭,与太空接轨的地球,因为自身文明的消亡,其文化也开始同太空的趋于同一。
      
      空轨、AI、机甲、高楼,触目之所见的一切都散发着科技的冷光。
      
      于是大约在一百年前,整个联邦开始掀起了一阵返古的风潮。
      
      艺术、音乐、文学开始受到空前的追捧。
      
      他们利用科技将当年埋藏于地下的文化艺术品挖掘修复。
      
      甚至依照发掘出来的资料在联邦各地1:1复刻曾经存在于地球上的各大博物馆。
      
      而浮空城,则是返古风潮的最集中的体现,堪称联邦新的艺术之都,这儿拥有着联邦近二分之一的艺术院校,错落有致的房屋多为木质结构,构造精巧,各具特点,除此之外,这儿还坐落着无数的博物馆复刻品。
      
      其中就包括的曾经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的——卢浮宫。
      
      幸运的是,当年随卢浮宫一起埋在地下的艺术品也挖掘修复,重新得以展出。
      
      其中就包括了那副举世无双的名画——《蒙娜丽莎的微笑》。
      
      领头的流线型警车稳稳的停在卢浮宫门口,从里面下来一个人来。
      
      此刻卢浮宫门前乱做一团,警官手忙脚乱的拦截着围观的群众和试图挖到第一手资料的记者。
      
      黄白相间的封条互相交错,像是乱糟糟的毛线般将博物馆围了个结实。
      
      馆长在门口焦躁的踱步,不住的拿手绢擦拭额头的汗水。
      
      就在这时,原本乱哄哄的人群突然让出一条道来,馆长抬头,看见来人顿时眼前一亮,立刻小步迎了上去,微胖的身形像是一只摇摆的企鹅。
      
      “邵警官您可算来了!”
      
      来人是一个约莫二十七八的青年,身形高挑,身姿笔挺,脚蹬马靴,一身警服利落的穿在身上,外罩过膝长风衣。
      
      漆黑浓密的头发被服帖的梳向一侧,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两缕剑眉横亘在眉骨之上,眉毛下边便是一双锐利的眼睛。
      
      他不怎么爱笑,因此面容稍显冷峻,用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眸定定看着人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像是被猎人盯上的错觉。
      
      “我已经在来的路上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但是具体的还是要问一下您。”
      
      便连说话的声音都像是覆了霜的松枝,仅仅称得上是礼貌,决计算不上热情。
      
      邵秉耐心的等着馆长的回复,待那胖乎乎的和善老人连连摆手道谢后,他便微一颔首,随后便加快了脚步,长腿一迈,如一阵风般干脆利落的迈过了警戒线,向展馆内走去。
      
      警车上剩余的警官也分散开来,其中走出一个娃娃脸青年,同保安一起,扬起笑脸将门口的记者群众拦在了门外,剩余的则找到了昨夜留在卢浮宫的一些人,开始调查取证。
      
      展馆内显然空旷很多,邵秉快步向前走着,鞋跟“笃笃”敲击地面的声音回荡开来,很快就将门口的喧闹甩在身后。
      
      馆长跟在他身旁,向他讲解着今早发生的事情。
      
      “虽然这座卢浮宫是仿建的,当初建成的时候只花了三天,但是里面的艺术品却是货真价实的,为了保留这人类留存的文明,展馆建造时所设计的安保措施可以媲美浮空城的城主府——当然,几乎所有的博物馆都是这样——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儿依然失窃了。”
      
      “那么您又是怎么发现这件事的呢?期间可有什么异常?”
      
      邵秉微微低头,耐心的听着馆长絮絮叨叨的抽泣,他路过了《断臂的维纳斯》,瞥了眼《胜利女神像》,最后来到了一个展厅门前。
      
      “没有异常,警官,什么异常都没有,”馆长苦着一张脸,“没有触发警报,没有留下线索,那个卑劣的小偷轻的像是一粒灰尘,当我第二天开门的时候,便发现《蒙娜丽莎》已经遭了他的毒手。”
      
      “不过遭窃的并非是画作本身……”
      
      馆长领着邵秉来到了展厅内,一副高八十公分宽五十公分左右的画作悬挂在面前的墙上,一眼便可以叫人看到。
      
      “那个盗贼偷走了整幅画作的灵魂……他偷走了蒙娜丽莎的微笑。”
      
      村长的脸垮了下去。
      
      他扭头看去,画作上诞生于十六世纪的妇人依然端庄,但是那为人所乐道的“神秘的微笑”却突兀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悲戚,还有留在眼角的一滴将落未落的泪水。
      
      ——这位妇人此刻正在哭泣。
      
      可正如从未有人能真正参透她的微笑一般,此刻也无人知道她为何哭泣。
      
      “倘若是画作遭到了修改,以现有的科技肯定能查看出来,可是没有!没有!我们用尽一切手段,都找不出哪怕一点修改的地方,这是十六世纪的画布十六世纪的颜料,好像……好像这副画本来就是这么画的一般!”
      
      馆长此刻的情绪稍显激动,他挥舞着左臂,拐杖敲在地上发出一连串急促的声响。
      
      邵秉上前,他凝神看着眼前“哭泣的蒙娜丽莎”,眼睛一瞥,突然上前从画作背后取出了一片玫瑰花瓣。
      
      这片玫瑰花瓣呈现与众不同的锈红色,自花瓣基部直边缘逐渐变身,拿在手中好像留住了一片锈红的夕阳。
      
      “拉斐尔……”
      
      邵秉盯着手中的这片花瓣,神情分外的凝重。
      
      一旁的馆长听罢却是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拉斐尔?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那个拉斐尔?”
      
      “不,”邵秉眼睛微微眯起,复又抬头看向面前的哭泣的妇人,“是小偷拉斐尔。”
      
      他将手中的玫瑰花瓣递了过去,馆长见状眼睛微微睁大。
      
      这种锈红色的玫瑰是近几年来培育出来的无数玫瑰的一种,共五十四瓣,色如晚霞,据说这种特殊的颜色取自拉斐尔的某幅圣母像中,故名拉斐尔。
      
      但是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叫拉斐尔而不以画作命名……
      
      想必是因为这样有利于打开销路了。
      
      早几年这种玫瑰卖的非常的贵,但是如今热度过了,加之不断扩大养殖规模,如今已经成为了花店里随处可见的花卉之一。
      
      然而就在半个月以前,这种普通的玫瑰引起了浮空城警方的视线。
      
      “这是我们半个月以来找到的第三朵玫瑰花了,半个月前,梵高名画《向日葵》中的向日葵被人摘去了一朵,一周前,莫奈的《日出·印象》系列中,每幅画上都突兀的多了一顶女式的礼帽,当初的情况同现在的一模一样,因为在所有的案发现场都留下了‘拉斐尔’玫瑰,所以我们暂且将这位盗贼称作‘拉斐尔先生’。”
      
      邵秉将那片玫瑰花瓣妥帖的放到证物袋里收好,又抬头看向馆长。
      
      “格林先生,经过研究,我们断定了‘拉斐尔先生’能通过某种技术进入画中,而他对画中世界产生的影响也会投射到画作上,简而言之,这是位能进入画中的小偷。”
      
      “你的意思是他进入画作……然后弄哭了蒙娜丽莎?”
      
      见惯了高科技的井喷式发展,格林馆长倒是对这个结论接受良好,只是他对于这个小男生恶作剧般的行为感到了一丝不可置信。
      
      “是的。”
      
      即便是此时邵秉脸上依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接着道:“格林先生,这三个案子我们会并案调查,因为只找到了一片花瓣,所以我们接下来会对这件事的有关人员进行询问,看看能不能找到余下玫瑰的线索,只是在案件尚未明朗的时候,还请您暂时关闭‘蒙娜丽莎’的展厅。”
      
      格林馆长立刻点头答应,不用他说他都不会再将《蒙娜丽莎》展出了,失了微笑的蒙娜丽莎就好像没了火腿的三明治,有谁会来想看《哭泣的蒙娜丽莎》呢,不,或许会有更多人也说不定,毕竟从未有人见过蒙娜丽莎哭。
      
      馆长的思绪漂移了一瞬,又转瞬被自己扯了回来。
      
      但是不管这么样,这幅名画显然要暂时尘封一阵子了。
      
      勘察完展厅后,邵秉取了昨夜展厅的录像,接着便打算离开,馆长跟在他身后送他。
      
      邵秉很高,目测快要将近一米九,一身深灰的长风衣在以浅色为基调的卢浮宫中分外显眼,几乎是还未靠近大门便被眼尖的记者看到了。
      
      浮空城面积颇大,经济在联邦中数一数二,年纪轻轻就能进入警署工作已经证明了他的优秀,更何况他并非普普通通的警员,而是浮空城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警长,做事雷厉风行,精准狠辣,刚刚到任三个月,便将整个浮空城的犯罪率下调了0.5个百分点。
      
      记者们见到他就像狼看见羊一般,眼睛一亮,随后便爆发出了一阵高过一阵的喧嚷,各种刁钻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像是涌动的海浪般使劲向前挤着。
      
      邵秉总觉得他们手中用来拍摄录音的仪器下一刻就能戳到他的鼻尖。
      
      于是他脚步一顿,走了后门。
      
      路上他给留在卢浮宫的警员打了电话,告知了行踪,又指了一条不用被记者围堵的明路。
      
      紧接着他放好了手机,下一刻,恰好同迎面而来的人撞在了一起。
      
      一声小小的痛呼响起。
      
      邵秉站稳了身子,但是那个撞到他的人显然没这么好运。
      
      “抱歉,你没事吧?”
      
      他蹲下身将那人扶起,待看到那人的面容后,身后跟着的馆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拉斐尔先生!”
      
      一时间,邵秉两道锐利的目光凝聚了在了来人身上。
      
      馆长忍不住挠挠头,立刻解释道:“邵警官,您搞错了,此‘拉斐尔’非彼‘拉斐尔’,秦先生是个画家,拉斐尔……是他的外号。”
      
      “对,因为我的画……咳……只比拉斐尔差一丢丢。”
      
      来人似乎是个混血儿,面庞深邃而不失柔和。
      
      西装裤,白衬衫,外罩一件咖啡色马甲,深棕的头发微卷,被松松挽在脑后扎了一个揪,左眼上驾着单片眼镜,衬衫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一小片胸膛,整个人看起来温和但不失桀骜,复古的像是从十八世纪街头走出任何一个恃才傲物的画家。
      
      秦奚抬手正了正被撞歪的单片镜,边说伸出手,比了小小一段距离,比完似乎觉得自己有点太不要脸了,于是轻咳一声,将距离稍稍拉大。
      
      邵秉见状微微颔首。
      
      “邵秉。”
      
      “秦奚。”
      
      见两人之间和谐中透着尴尬,馆长立刻出来打圆场。
      
      “邵警官,秦先生几乎通晓古今一切有关绘画的知识,无论是笔触、风格、还是颜料……因此我们经常会请他来帮助我们修复出土的画作,今天若不是出了这个意外,他现在应当在协助我们进行一副画作的年代判定和修复才是。”
      
      秦奚闻言眨眨眼,视线在面前的两人间来回移动,忍不住挎下了脸。
      
      “这么说……我今天是白来一趟了?”
      
      “抱歉,突发事情,忘记跟你说了。”
      
      馆长闻言抱歉的笑笑,又忍不住补充道:“要不我送你回去吧,麻烦你白来一趟。”
      
      但是很快他便想起自己之后要去做笔录,于是声音又渐渐轻了下来,犹豫的看向邵秉。
      
      “你住在哪儿?”
      
      邵秉问道。
      
      秦奚撇撇嘴,“洋甘菊街二十八号。”
      
      “抱歉,不顺路。”
      
      邵秉脸上冷硬的线条软化了些许,有点抱歉的看着他。
      
      秦奚叹了口气,闻言摆了摆手。
      
      “算啦算啦,本来我也要来这儿办点事,那……我不打扰你们啦?”
      
      同二人告别后,秦奚来到了街边的一个咖啡厅里。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邵珺和馆长离去,又看着卢浮宫门口的记者警官陆续离开。
      
      当最后一辆车开走,卢浮宫的大门关上后,他一口喝干了面前的咖啡,动身走到了距离卢浮宫不远的一条街上,伸手拦了辆出租。
      
      “洋甘菊街。”
      
      他说,解开了马甲。
      
      卡其色的马甲内袋中,赫然放着一朵仅剩下五十三片花瓣的锈红色玫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