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雨村小日常之——婚礼 ...

  •   秀秀要结婚了。
      那天,小花给我打电话说这事的时候,我刚开完视频会,跟闷油瓶一起坐在院子里看着胖子收拾他那个小园子。电话响的时候,我正在嗑瓜子,就直接让闷油瓶接了一把,开了免提。
      “通知你们仨一件大事啊,秀秀周五办婚礼,你那边的事应该忙完了吧,快快快,收拾收拾来北京帮忙。”
      我手一抖,一把瓜子就掉在了地上,胖子险些把他种的大葱苗当杂草拔了,连一直放空自己的闷油瓶都投来了诧异的目光。我也顾不上别的了,拍了拍手上的毛嗑皮,一把扑了过去抓起了手机,
      “不是这怎么就要结婚了呢?过年的时候不还是一个人来的吗?现在小年轻都这么速度了吗?”
      说完我就觉得也不太对,秀秀虽然比起我们几个要小上很多,但怎么说也三十出头了,不能算是小年轻了。小花听了我的话,叹了口气,这才跟我说了事情的经过。
      秀秀的那个对象是一名律师,跟她同岁,一直在美国工作。霍家在海外的生意一直都是秀秀负责的,两人是在三年前秀秀去加州谈生意的时候认识的,在一起也一年多了。小花说他也是几个月前才知道的,而且还是在对方直接站到他面前说来提亲的时候,才知道秀秀竟然还有个男朋友,当时差点没把他气的背过气儿去。但是对方非常的真诚而且认真,小花也不好当面发作,跟人客套了几句,又安排了酒店把人好好地先送走了,就拽着瞎子一起逼问了秀秀一个晚上,就差没问两人一天几条微信几个电话了。
      听到小花说到这儿时气急败坏地语气,我倒是挺能理解他的。秀秀可以说是小花看着长大的,他这个大舅子的身份也端的非常的稳,听完秀秀说了两人的恋爱经历后,立马就找人调查了对方,差点没动用非法手段把人祖宗十八代都扒一遍了。
      “不过,秀秀的眼光还是很好的。”
      秀秀的男友叫李瀚生,是个美籍华人,从小家庭富足,生活美满,在圈内名气很大,也有着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不过大舅子看妹夫总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自从知道了李瀚生因为工作原因要在国内呆一段时间之后,小花是一有时间就约人见面,恨不得一天48个小时监视对方看看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不得不承认,那孩子确实是个值得托付的人,正直、善良,很有责任感,最关键的是,他很爱秀秀,这就可以了。”
      小花说到这,语气突然有些古怪,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道,
      “而且,你知道他是谁吗?”
      听到小花这么问,我就是一愣,
      “谁啊?我认识吗?”
      “他是大哥。”
      大哥?我猛地听到这个称呼还有点懵,一旁的胖子却突然大叫了起来,
      “就是咱们快乐四人组的那个大哥?!”
      什么???听胖子这么一说,我也反应了过来,一时间有点被惊的说不出话来。所谓的快乐四人组,就是我们的游戏群,而大哥,就是一直跟小花胖子我们仨组队的那个人。
      “不是这也太巧了吧,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按小花的说法,那天瞎子给他了个支招,说现在检验一个人究竟脾气好不好,跟他玩把游戏就知道了,小花就本着不信白不信的原则当天晚上就拉着人一起玩游戏,结果一组队就露馅了,两方都惊的够呛,互相对视十来分钟不说话还把秀秀吓了一跳。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是大哥,小花对他才更放心了些。我们几个跟大哥相处的时间很久了,对他的印象都非常好,现在又有了这么巧合的事情,小花在考察了几个月之后,最终也同意了这门婚事。
      我听着小花说这话的语气,像是终于如释重负了一般,也不免有些唏嘘。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折腾了这么些年,整日在鬼门关里面晃悠,其实早就已经被磨平了棱角,唯有秀秀的事,始终是小花的一块心病,这我很清楚。霍家虽身为九门之一,但自打霍仙姑嫁给那位军阀丈夫起,霍家的生意逐步洗白,到了秀秀这一代,已经极少会涉及到道上的事情。而现在,因为我们这些破事把秀秀牵扯了进来,可以说是把霍家两代人的努力都毁于了一旦,再加上当年霍仙姑的事情,不光是小花,这些年,我也始终对秀秀有愧。
      所以,在听到秀秀要结婚的消息时,震惊之余,知道她能有个好归宿,我的心也终于是放了下来。
      “胖子,快!快订机票,我们现在就飞北京。小花通知的也太晚了,没时间准备礼物……”
      胖子很理解我急切的心情,把锄头一扔,在身上蹭了蹭手上的泥,一边找手机一边就安慰我,
      “你先冷静一点,现在太晚了,咱明儿一早走也来得及,这才周一,周五才结婚呢,你先跟小哥上楼收拾东西去。”
      要是往常,其实我是很喜欢干整理行李这件事的,但今天总是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我是想早一点去北京帮忙的,但是听到胖子说明天一早就走的时候,心里却还是有点……害怕。
      大概是看出了我莫名的焦躁,闷油瓶默不作声地包揽了整理行李的工作,动作非常迅速,把箱子装好之后放到了楼下,又坐回到了我的身边,沉默了一会,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既然他给你打了电话,那位霍小姐,肯定是希望你能去参加婚礼的。”
      听着闷油瓶的话,我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盯了他半晌,才用力的回握住了他的手,轻轻点了点头。反正北京是一定要去的,也没必要现在就自寻烦恼。
      —— —— —— —— —— —— —— —— —— —— ——
      我们是在第二天中午到的北京,小花直接把我们安排在了他原来的房子里,他现在跟瞎子住在一起,不过两家都在同一个小区就是了。来的路上,我以为小花这么早叫我们来北京,是过来压阵给新郎官立规矩的,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事情忙。
      因为秀秀决定仪式之前要按传统的婚礼习俗来,这就涉及到了接亲等一系列非常麻烦的问题。本来这些是应该都是娘家人和闺蜜朋友什么的帮着忙活的,但是秀秀这些年因为身份特殊,交心的朋友就只有两个,而且因为工作原因一个在上海,一个在英国,也就只能在婚礼的前一天才能赶回来。而自打秀秀父母去世的这二十几年来,她和霍家的关系,不说是势同水火也差不多了,秀秀有小花的帮衬还废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才在霍家有了绝对的话语权,她那帮亲戚婚礼当天能来几个走个过场就不错了,也不能指望他们,全权交给婚庆公司小花还不放心,所以,整场婚礼的从策划流程到婚房布置的主力军,就变成了我们五个人。
      按照这边的接亲习俗,婚礼当天新郎会从娘家把新娘接到婚房,李瀚生早年在北京买过房,一共也没住过几次,正好可以拿来当婚。,不过新房的不归我们管,我们只要把秀秀家弄好就行。
      最开始小花把布置的图纸发在群里的时候,我还觉得没什么,就这么点东西,忙活一天怎么也能搞定了。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这是啥啊?”
      我看着小花塞给我的一个心型的泡沫板子,还有几大袋子的红枣、桂圆、花生和莲子,迷茫的看了他一眼,
      “早生贵子盘啊,你就照着这上面的图摆就成了。”
      “不是,这摆完了放哪啊?”
      “放床上啊,保佑早生贵子嘛”
      这时候,一边打气球的胖子也凑了过来,
      “这还用得着摆盘?不是直接洒在床上就行嘛。”
      “撒床上不好看。”
      但在我看来,最后的效果应该,大同小异。不过这个活还算轻松,我照着图半个小时没到就摆完了,但不知道是因为当时开袋的时候弄丢了,还是发货的时候就偷工减料了,放在最中间为了防止这些干果乱滚的红绸子没了。我正打算去客厅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是能利用一下的,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连串气球爆炸的声音,跟放连环炮似的,走出去一看,原来是闷油瓶的手劲实在太大,系一个气球爆一个,胖子看着也指不上他,就打发他去跟瞎子一起贴窗花,转身朝我招了招手,
      “天真,来跟胖爷一起吹气球。”
      我走了过去,拿起打气筒开始帮忙。不过这个系气球真的是个手艺活,而且这个还是双层的,要把里面一层气球的头拽出来系到外面,我才系了五六个,手指就被勒的全红了。
      “这结个婚也太不容易了吧。”
      看着我愁眉苦脸的样子,胖子呵儿呵儿一乐,
      “知足吧,咱们这是嫁姑娘,婆家比咱还得忙活呢。”
      这倒是实话,我听小花说起过,李瀚生他们家提前一个月就已经开始准备了。正在我艰难地跟气球奋斗的时候,里屋传来了小花喊声,
      “来进来个人——”
      我丢下刚系好的气球进了屋,只见小花正拿着一支笔在秀秀卧室的墙上比划着,见我走了进来,拿着手机给我看,
      “我觉得这屋就棚顶上挂一个绣球和四边喜字太空了吧,这墙上是不也应该挂点东西?”
      小花给我看的是一个婚庆公众号上发的设计图,上面的背景墙上贴满了气球,
      “你说搞这个彩虹桥吗?倒是也行,正好一会出去买的话,明天还一天时间能弄完。”
      话是这么说,我又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叹气,又是气球啊……正在这时,突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我以为是订的花送到了,想也没想的就开了门。所以,当在门口看到秀秀的时候,我的脑子空白了一下,
      “秀秀?你,你怎么来了?小花不是说你今天去选伴娘服了吗。”
      秀秀看到我也挺惊讶的,
      “你们这么早就来了啊,我还以为要等到晚上或者明天呢。”
      我侧身让她进屋,秀秀跟胖子和闷油瓶打了招呼,就拉着我们继续商量装饰的图纸,我和小花也把想法说了一下。这一商量就是一下午,等到最后敲定了方案,已经是傍晚了,
      “太麻烦你们了,不过我这边也实在是找不到信得过的人了。”
      秀秀抱歉的朝我们笑了笑,我还没说话,胖子先摆了摆手,
      “嗨,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到时候好好请我们吃几顿饭就是了。”
      我正为胖子的吃货属性赶到无奈,突然发觉秀秀把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我顿了一下,随即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对,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是,这可是咱们家的大事。”
      秀秀听到我这么说,也笑了出来,一瞬间,我心底的担忧消散了不少,心也安定了些。
      “对了,瀚生说今晚请大家吃饭来着,已经订好桌了,正好还要买东西,现在就走吧。”
      我也看了一眼表,可不是,已经五点多了,婚庆都快下班了,我就让秀秀先带他们去饭店,拉起小花就往婚庆公司赶。
      晚上这顿饭吃的很热闹,这回大家都算是熟人了,有不少话题能聊,当时线上就能感觉到李瀚生是一个情商很高、很健谈的人,现在线下聊天,感觉就更明显了,我和胖子交换了一个眼神,对他的满意值也提升了不少。不过晚饭也没有吃很久,毕竟第二天还有一堆事要忙活。
      果然,第二天一赶到秀秀家,就看到瞎子在拿着一块红布正在比划着,旁边还堆了一堆衣服和盒子。胖子看到他这个样子就觉得好笑,
      “嘛呢?摆摊呢?”
      瞎子这两天都有点被折腾的没脾气了,白了他一眼,把手里的红布举了起来,
      “这是给新娘包包袱用的布,但是这玩意是双面的,而且绸面太滑了,我怎么包都散架,你快来试试。”
      瞎子把包袱布递给了瞎子,自己躲到一边接着吹气球去了。胖子坐到了地上,翻了翻旁边堆着的衣服,
      “这吊牌都没拆呢,包袱里是要包新衣服是吗?”
      “对,什么都得是新的。”
      我还从来没见识过这东西,也坐到了胖子的旁边,看到旁边还放着一个红盆,里面还装着没拆封的梳子、筷子什么的,都是成对的。
      “这是干吗的?也要包起来吗?”
      我把盆举起来问瞎子,
      “那个不用,那是聚宝盆,好像到时候是要让秀秀端着给他们家人的。”
      我听的就直咂舌,这门道也太多了。我们家亲戚特别少,我老妈是独生女,我爷爷虽然有三个儿子,但我二叔、三叔都是老光棍,所以从来没有参与过家里人的婚礼操办,以前参加婚礼都是直接到了会场,说白了就是去吃饭的。
      我一边帮胖子叠好要包起来的衣服,一边就去问正在扎气球束的闷油瓶,
      “我说小哥,你们家小时候办过婚礼吗?也这么麻烦?”
      听到我的问话,闷油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想了一会,
      “有的,比这还要麻烦的。”
      “还麻烦?”
      我震惊的看了他一眼,还麻烦,那得什么样啊?
      “以前都是要办两次的,新娘家一次,新郎家一次,差不多提前半年左右就要开始准备。”
      ……突然感觉整个人干活都有动力了!
      —— —— —— —— —— —— —— —— —— ——
      婚礼的前一天,就只剩下对流程和彩排,彩排跟我们没关系,是小花和一位老夫人的事。这位老夫人是霍仙姑的表亲,也是霍家人,是看着秀秀长大的,跟秀秀关系非常好。因为婚礼有一个环节是要向双方父母敬茶,而且婚车上还需要新娘的弟弟来压车,所以就找了这位老夫人和她的小孙子——也是个跟秀秀关系很亲的小男孩。
      而在婚礼的前一天,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要给新郎新娘、伴郎伴娘拍摄婚礼上快剪视频的素材,因为婚庆公司的主持人提出最好是四个人,伴娘团最后还加了秀秀和小花的秘书。
      我们也没闲着,婚礼当天走流程的时候还有很多需要我们的地方,搞得我头都大了,幸亏瞎子说当天会有主持人,每一步都会告诉你该怎么做,我这才安心了些。
      婚礼当天,可以说是异常的热闹,两位新人家里的亲戚都不多,但是同事和朋友都来了不少,正是爱玩的年纪,他们一闹腾倒也分担了我们不少的工作。
      仪式正式开始的一个半小时之前,车队赶到了婚礼现场,秀秀要去新娘休息室换婚纱,我们则留在外面跟着小花一起接待宾客。忙活了大概一个小时,小花突然接到了秀秀的化妆师打来的电话,说婚鞋落在了刚才的头车里面,不过小花必须得守在这里,我就自告奋勇地去取了婚鞋送到了休息室。
      我赶到的时候,只有秀秀坐在化妆台前,其他人都不在
      “化妆师和伴娘呢?怎么不在?”
      “子玥他们已经去台子那边等着了,化妆师去取东西了。”
      我点了点头,把鞋盒放在了她身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看着面前穿着婚纱的秀秀,突然就想到了当年在新月饭店见到她时的情景,那时候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小丫头,一晃都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了。我虽然跟秀秀的感情没有那么深,但在这一刻,突然就有点体会了小花的心情。
      我站到了秀秀的身后,刚想开口,秀秀却突然抬起了头,从镜子里面看向了我,
      “吴邪哥哥……”
      我听到这个称呼就是一愣,印象中,除了儿时那点过于模糊的记忆,秀秀从未这么叫过我。而这声哥哥,就像是一个定心丸,彻底抚平了我心中的的顾虑和愧疚,
      “新婚快乐。”
      我伸手帮她正了正头纱,
      “以后,要是不开心了,受委屈了,就回家来,咱们这么多人呢。”
      秀秀的眼眶有点发红,笑着点了点头,
      “……那到时候,你们可得帮我找场子的。”
      “肯定的呀。”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许哭啊,新娘子哭了可就不漂亮了。”
      话音刚落,化妆师也推门走了进来,我让出了地方,看着秀秀情绪又恢复了稳定,这才走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人们总说,女人一生最美的时刻就是穿上婚纱的时候,以前我从没有感触,但今天觉得,这话说的的确不假,更应该说,是幸福的女人才是最美的吧。我本身就是一个挺感性的人,看见台上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的时候,我一边鼓掌,鼻头就有些发酸。
      秀秀结婚这件事确实对于我,甚至可以说是对于我们,都有着很特别的意义,我们这帮人的一生,尝过太多痛彻心扉的恨、算计过无数本不相干的人、做过太多身不由己的事。
      我忍不住悄悄握上了闷油瓶的手,朝他咧嘴笑了笑,
      所幸到了最后,我们每个人都有了一个不错的归宿。人生太苦,但总算是不负走这一遭。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篇的灵感来源于前两天当伴娘的经历,因为是很亲的表姐所以说是全程参与,真的忙成狗。
    盗笔里面虽然女性角色很少,但每一个都很有个性,作为极少数活到最后的女性,秀秀真的蛮不容易的,所以希望能给她一个好的归宿。
    感谢各位的喜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